一碗65元!你吃过的黄焖鸡要攻占美国了!这只鸡有个征服世界的梦…

摘要: 杨铭宇终于带着他的“鸡”,走上了世界的大舞台


沙县小吃、兰州拉面

和黄焖鸡米饭被网友戏称为

“中国餐饮界三大巨头”


最近,“三兄弟”中“年龄”最小的

杨铭宇终于带着他的“鸡”

走上了世界的大舞台

宣布将在9月10日开设自己在美国的第一家店!


对,没错!

就是各个家属院门口都会有的

黄焖鸡米饭

Yang’s Braised Chicken Rice


店址选在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塔斯廷市



大家都知道国内的小店

营业面积大多只有20平米左右

但这次出了国

竟有139 平米,还提供了40 个座位!

简直可以在黄焖Jimmy饭里轰趴!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


Each pot comes with a generous helping of rice and chicken thighs that braise with vegetables in Yang’s secret sauce. The sauce is actually made in China and shipped to the US, meaning the flavor should almost perfectly replicate what Yang’s sells in China.

每份黄焖鸡米饭都有足量的米饭和用“杨氏”特制酱汁烹制的鸡腿肉和蔬菜。而这个酱汁百分百在中国制造又运至美国,这也意味着,这里的黄焖鸡米饭的味道和它在中国的味道几乎是一样的。



而洛杉矶的一个美食网站

也专门介绍了即将开业的黄焖鸡米饭餐厅




This Orange County location will have 40 seats in a 1,500 square foot space.

这个餐厅有1500平方英尺大(约140平米),设有40个座位。(这比国内的黄焖鸡米饭店可大多了!)


Based on Yang’s grandmother’s original recipe from the 1930s, one pound of marinated chicken thigh is braised in individual clay pot with a secret sauce, ginger, mushrooms and chilies. The eatery offers the clay pot chicken in three degrees of spiciness — mild, medium or spicy — along with unlimited sides of rice, for $9.99.

这道菜是根据上世界30年代,杨的外祖母的秘方烹制:一磅腌制好的鸡腿肉和特制酱汁、姜、蘑菇、辣椒等一起放入小锅中炖。餐厅还提供了三种辣度:微辣、中辣和重辣,并且,米饭管饱不限量。售价是9.99美元。




美版黄焖鸡打出口号是:

No add-ons. No sides

为什么呢?他们说:

One portion is enough!


呵呵呵,小途有些担心

当国外那些200斤的孩子是喝风长大的吗?


不过美国门店并不是黄焖鸡踏出国门的第一站

2015年就踏上了新加坡、澳大利亚的土地

目前杨铭宇黄焖鸡米饭在全球

有超过6000家门店!



黄焖鸡米饭墨尔本店


日本人甚至吃出了本土的味道



在黄焖鸡米饭登陆美国的时候

三大国民小吃的“兰州拉面”

也已经在日本开了第一家分店



拥有百年以上悠久历史的传统老店兰州拉面

于8月22日成功登陆日本东京

不过,这个店的老板却是日本人

店主清野烈则是“马子禄牛肉面”的

“忠实迷弟”

清野烈曾在中国留学

一不小心入了牛肉面的“坑”

为在日本吃到正宗的中国牛肉面

清野烈起了自己开店的念头

但是,中国牛肉面丰富的口感

和复杂的制作技巧实在难以把握

清野烈干脆来中国拜师学艺

再回到东京开“馆”



日本的食客们对兰州拉面的评价也相当高

吃一碗面得排好长的队




看来,又一道中国美食要征服美国了!


美国作家Calvin Trillin曾经写过一首关于中餐的诗——“Have They Run Out of Provinces Yet?”(他们的省份到底有完没完?)节选如下:


Long ago, there was just Cantonese.

很久以前,我们只有粤菜。


Long ago, we were easy to please.

很久以前,我们很容易知足。


But then food from Szechuan came our way,

但是后来,四川菜来了。


Making Cantonese strictly passé.

于是广东菜就有点过时了。


Szechuanese was the song that we sung,

我们对四川菜赞誉有加,


Though the ma po could burn through your tongue.

虽然麻婆豆腐会把你的舌头辣穿。


Then when Shanghainese got in the loop

然后来的是上海菜,


We slurped dumplings whose insides were soup.

我们啜起了小笼汤包。


So we thought we were finished, and then

我们以为差不多就这样了,然后


A new province arrived: Fukien.

又有一个新的省份来了:福建。


还有其他的省份——太多了,我数不过来。


美国人对中餐的又爱又恨,在诗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毕竟在“吃”这门学问上,谁能斗得过我们大吃货国?



根据2016环球国家形象调查报告,中餐已经成为当今中国在世界上的最强国家符号之一,扛起了中国文化输出大旗!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中国各地的美食总有一天会在世界遍地开花......


版权声明:部分图片和文字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问题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首页 - 郑州新东方前途出国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