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原来房东可以这样当

原来房东可以这样当

时间:2017-12-31 在原本住的不远处租下一栋公寓的顶楼,将近40坪四房一厅满大的。
空着三个房间也可惜,就想把其它三个房间租出去,也好补贴家用,徵得房东同意就贴红单当起了二房东. 但是顶楼的房间并不好租出去,大部分的人多嫌夏天会很热,这也是真的。红单贴了近六个月始终没着落,只好委託仲介公司。
说也奇怪,委託仲介公司几乎天天有人看房子,一个礼拜内三间房间就全租出去了,而且三个都是女性。一个叫雅琪22岁;是个大学生;一个叫刘小姐,后来知道她叫毓萱,25岁,是间外贸公司的秘书小姐;另一个叫婷婷19岁未婚当槟榔西施;我呢?27岁,183公分72公斤称得上是标準的衣架子。
这是有次我们四人在客厅看电视闲聊才知道的,我就说:「不如我们称这里叫单身俱乐部如何?」雅琪说:「我才不呢,我有男朋友了呢?」也对啦。
七月份顶楼真的很热,四个房间只有我的房间有冷气。有一天,虽然已经晚上八点多,室温还是30几度真的像是一个大烤箱,我一回到家她们三个人全摊再客厅沙发上,我一见这景象就笑她们笨,天气热还坐在沙发上,雅琪嘟着小嘴说:「房东哥哥客厅能不能装一台冷气?」
婷婷也附和着说:「对啊!对啊!」,我回答说:「对!对妳的头啦!我头壳坏坏去啊!装冷气,冷气要钱、电也要钱省省吧!要不然各位小姐不嫌弃到我房间吹冷气吧?或者乾脆把衣服脱光呀!」带着不怀好意的眼神,没想到她们异口同声说好,就到我的房间去吹冷气、看电视,真拿她们没辄,我也只好去洗我的身躯了。
当我洗完澡出来三个人全躺在我床上看电视,而我只好坐在电脑桌前看电视。
时间过了11点,我说:「我要睡觉了请各位回自己的房间吧!」没想到三位小姐全睡着了我的天啊!每个的睡相都超爆笑的,雅琪因为有男友了所以她把T-shit拉了一半露出没穿胸罩的大半个乳房;毓萱则是露出她穿着的透明蕾丝内裤(隐约能看到内裤下的阴毛);而婷婷更是乾脆的脱光呈大字型的裸睡着。
欣赏了一阵之后,我决定先当个君子,只好一一摇醒她们结果没一个给我好脸色说我小气,刘小姐先回她的房间,雅琪也很不甘愿的回去,只有婷婷还赖在床上不走,我再打她的屁股一下,婷婷啊了一声白了我一眼说:「等一下啦!不然一起睡咩」又睡她的。
没办法只好玩我的电脑上我的网,边上网边想婷婷的臀部还真软,回头看一下婷婷仍然裸着身体在睡,睡姿还真是了人啊!她背向我,我可以看得很清楚她那浑圆的小屁股,只有一点美中不足的就是皮肤黑了一点,三围应有33c、24、35,可是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我真的很睏了,毕竟明天一大早还要工作(想到她说可以一起睡),也就不管她了我睡我的她睡她的,其实说真的上床后东想西想就是睡不着,毕竟一个女人自动地和我睡在一起,不对她怎样对得起自己吗?
也不知如何睡着5、6点醒来时婷婷还再呼呼大睡,此时此景我下面的阳具涨得好痛,再也忍不住了,耍什么狗屁君子,阳具一定要插入婷婷的蜜穴里去好好的安慰我的阳具。正当要行动时婷婷的眼睛忽然张开来看着我说:「你再看什么?」
我…我…我再看妳那美丽的躯体,真漂亮,婷婷看了一下自己,啊了一声赶忙的穿上内裤,说:「我怎么睡你房间」,我还跟你一起睡。
是啊!是昨晚我叫妳,妳自己说等一下,还说一起睡也可以的,后来我也懒得叫妳,我又没对妳怎样,妳紧张什么?不过妳的身材真的不是盖的,讚喔!讨厌啦!有什么好看的,婷婷的脸红的可真好笑。
我悄悄的靠近她的耳朵,近的几乎可以闻到她身体散发出来的体香说:「当然有好看的不然我也不会看那么久」话说完我的嘴与她的柔唇甜美的轻触,婷婷只是稍微的把头往侧边动一下,也并没有拒绝我的吻,这时我更大胆的用我舌头把婷婷的两片嫩唇拨开,让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在婷婷的嘴里纠缠,婷婷的心跳加速,我将左手抚摸着乳房,食指挑逗着乳头,她的乳头涨得好大。
此时婷婷的小嘴脱离了我的纠缠,以几轻微的声音轻轻的呻吟着说:「妳弄得我好舒服……啊……」
「说什么?大声一点. 」
「我好舒服……我…我…继续……我的全身好舒服!喔…嗯…嗯……」
我的嘴离开她的唇去吸住她的乳头,伸舌玩弄着她早已变硬的乳头,婷婷脸色通红喘着气:「不要这样,这样我会受不了…啊!」
原来婷婷的胸部是如此的敏感,我将另一只手伸往她的大腿再慢慢的往上抚摸,伸入内裤爱抚着她的下体,她忍不住叫出声来,也已不由自主的将大腿分开让我轻易的就抚到了她隆起来的阴阜,触手一片湿软,她阴道内流出的淫液已渗透了她的内裤,我的手拨开她的三角裤摸到她浓密的阴毛时,婷婷再也忍不住,挺起阴户迎合我的抚摸,我正在揉动她阴核肉芽的手指感觉到一阵湿热,她的淫液一阵阵的由阴道内涌出,把我的手沾的湿淋淋的,我知道机不可失,立即将她的三角裤扯下,婷婷下半身全部裸露在我眼前,乌黑浓密的阴毛,粉红色的外阴唇上清楚的看到她已经胀大的阴核肉芽,潺潺淫液蜜汁由紧窄的阴道内涌出。
婷婷整个人已经全身裸露在我的眼前,我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光,将身子压到她身上,当我硬邦邦的大龟头顶住她的穴口,龟头在她阴核上磨转时,阴道内又涌出一阵阵淫液,她反而羞涩的挺起已经被淫液弄得湿滑无比的阴户,欲将我的大龟头吞入阴道。
当她感觉到我的龟头进入穴口之时,手抓紧了我的肩。
「轻点,会痛。你要慢一点哦!你的好大。」
我将嘴靠近她的耳朵小声说:「会的我会好好爱惜妳的,妳说我什么好大。」
当我再跟婷婷说话时,已经将整跟阳具插到底。
「啊!讨厌啦!叫妳轻点……我会痛。」
「我已经很轻很轻啦。」
我相信她经验不多,因为我整跟阳具被她穴内的嫩肉包的好紧,尤其当龟头顶在她子宫深处花心时,龟头颈沟被她子宫腔口又紧紧的扎了一道,好像我与她的阴道已经完全吻合卡住了,她知道我已插到根部,鬆了一口气说:「我没想到你的这么粗大…」
「我可以动了吗?」
「可以……但慢慢来。」
我又吻她一下:妳别乱动,「我会很温柔的让妳舒服的……」
是我将阳具与她的蜜穴紧紧结合在一起,两人的结合好似蜜不可分。
经过缓慢的抽插运动,婷婷是乎已经习惯了,她呻吟着,修长圆润的腿害羞又含蓄的轻轻缠着我的大腿弯。
「舒不舒服?」
「嗯………好舒服……可以快一点……用力点…好…好舒服……」
婷婷呻吟:「用力插我…用力…插到底!」
我喘着气:「ok妳说的哦!妳要我用什么插?」
婷婷抱紧我上半身叫着:「用你的大鸡巴插我…用力插…」
「用大鸡巴插妳那里?」
婷婷满脸羞红,闭目不语. 我大力挺动,阳具在她的蜜穴内不停的进出。
我说:「快说啊…要我插妳那里?」
婷婷也忍不住了,迎合着我的抽插,叫着:「插我的小穴…我要你的大鸡巴用力插我的小穴……」
婷婷哼着:「哦~哼~不要…妳太强了…不要…我受不了…再插下去会把插穿的……」话没说完,她阴道急速的收缩,我知道婷婷要高潮了,婷婷的淫精狂洩出来……
「我要飘起来了~啊~好爽~~我好像飞起来了……」听到她叫得这么淫蕩,我忍不住问:「我棒不棒?喜欢不喜我干妳?」
「喜欢…喜欢……我要每天……和你做爱好不……好………」
「好好我会每天陪妳做爱…………」
滑腻的淫液使我进出她阴道的大龟头磨擦出「噗哧!」「噗哧!」「噗哧!」的美妙乐章。
婷婷狂野的大叫:「插我!用力插我…我要丢了…又要丢了…插快一点…我小穴好痒…真的好痒…快干我的小穴…用力插…不要停…」
我的腰被婷婷的腿缠绕得像快断了似的,她伸两手紧压着我的臀部,将我的阳具与她的阴道完全贴切的溶合,她豊美的臀部像磨盘般的摇摆旋转,大龟头被吸入子宫颈内与她的花心厮磨,马眼与她喷射阴精的花蕊心小口紧紧的吻住,剎时一股股热烫的阴精由花蕊心喷出,浇在我龟头的马眼上,我这时头皮一阵酥麻,脊樑一颤,大龟头在阵阵麻痒中,再也忍不住精关。
我叫着:「缠紧我…我要来了…我要射了,可以射在里面吗?」
婷婷也叫着:「没关……係……快………全射到我的小穴里去吧!」
一股滚烫的阳精像火山爆发般狂放的喷放而出,浓稠的阳精全部射在婷婷蜜穴深处的花心上。两人高潮过后,肉体依然像连体婴般不捨得分开,婷婷在我身上嚐到了欲仙欲死,水乳交融的无上美境。
两人躺了一会儿婷婷说要趁他们俩位还没起床前回自己的房间,我好。
(其实刘小姐早被婷婷的浪叫声吵醒了)
婷婷穿好衣服要走时又给我一个深深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