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八章 灭绝师太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八章 灭绝师太

时间:2017-12-31 纽奥良这次被选为一级方程序大赛车的举办所在,无数车手游人都为此赶来,多数人都是为了观看车赛与赌博,少数人为了其他目的,当然还有极少数甚至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而来的,我们这群人就是其中的典範。
  从最近几天晚晚春宵的情形来看,其实我们还满像是买春团的,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年轻少女可以搞,什么买春团比这还实际?茅延平虽然不像我有香饵可钓鱼上钩,但他自己本身就是一条大饵,总是一到晚上就没了蹤影,外出胡混风流,我甚至开始怀疑,他以前在金雀花联邦任公职时,可能每天晚上兼差当牛郎,靠着男妓生涯赚钱。
  羽霓对于年轻女性的吸引力很强,但不明白实际情形的人,或许会认为她最近魅力减退了,因为小尼姑们从原本的蜂涌围绕,慢慢变成对她冷淡相隔,还以慕恋眼神追着她身影的小尼姑,人数一日少过一日了。
  会出现这种情形的原因很简单,儘管我也不是很明白,但凡是被羽霓给钓上,亲手脱了衣服送到床上给我干的小尼姑,隔日开始就会与羽霓形同陌路,脸上那种冷淡的表情,和前一天晚上的热情浪蕩,简直是判若两人。
  羽霓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法,我不得而知,反正只要没有搞出什么事来,我都不在乎,更何况灭绝贼尼好像已经发现我的钓鱼阴谋,过多的掩饰毫无意义,反倒是可以认真想一想,是否该奸人灭口,把老尼姑给解决掉,从此什么也不用顾忌了。
  (嗯,本来想过把事情推给大叔,让他去奸了老尼姑,从此就好办事,但现在老尼姑很可能是个漂亮尼姑,怎能白白便宜他?不过……女同志钓鱼法派不上用场,要怎么搞才好呢?强姦?这很不妥当啊……)
  不妥当的理由,是因为夏绿蒂查出的资料中,灭绝贼尼的武功似乎不容轻忽,有些鼎鼎大名的悍匪恶盗,就是在她剑下伏诛,儘管那几战都是团体战,不能说都是她的实力,但终究不是弱者,而且她诛杀奸佞的手法又狠又辣,完全符合灭绝之名,要是对她太过轻忽大意,身上可是会多几个血窟窿的。
  (况且,月樱姐姐随时会抵达纽奥良,这个尼姑与她有交情,不好当着她的面干,如果要搞她上手,这两天是最后机会,但……要怎么做呢?女狗仔说那串念珠是罪人赎罪的印记,赎罪之人心中总有些破绽,针对这点下去着手,或许能让她心防崩溃,做起事情就方便得多……)
  短短时间内,我作了很多思考,除了心理战之外,我甚至考虑驱虎吞狼,设计碧安卡来攻此处,双方一番激战,届时不管碧安卡、灭绝两女倒下哪一个,剩下一个必然有损伤,我趁虚而入就容易得多。
  考虑的东西很多,但是时间太赶,这些计划都来不及实施,结果整件事情就以荒腔走板的形式发生。
  当天晚上,我一如过去几晚的惯例,让羽霓钓了一条鱼儿进补。本来下午说要与阿雪同寝的承诺,找了个很烂的理由混过去,就说收到消息,今晚可能会有强敌来犯,要她好好守夜,别让敌人杀进门来,伤到了她新交的这些朋友,而我和羽霓则会藏起来守卫。
  这理由真烂,但阿雪却认真执行起来,而我就和羽霓来到牺牲者的闺房,要把握住月樱到来之前的最后时间,每晚进补,一面享乐,一面增进自身的魔力。
  连续多个晚上都干同样的事,实在是有些公式化,当那名蓝发尖耳的小尼姑被我破去童贞,悲泣着在床褥上留下落红,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完全无意知道。
  在我而言,她只是一个被我用来进补魔力的祭品而已,不需要名字,也没有任何意义,今晚之后,我们的人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然而,正当我百般无聊地做完应有流程,望着那趴伏在床褥上不省人事的雪白肉体,赤裸臀丘喷满白浊精浆,心里感觉自己真是像个机械时,羽霓突然靠了过来。
  刚开始,我以为羽霓是被这些黏稠浆液所吸引过来,但她的眼神却异常清醒,向我示意有人正朝这边靠近,试图窃听这房里的事,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周围左右会做这种事情的女人,怎么算也只有两个,女狗仔与灭绝贼尼,两个人都有水準以上的相貌,难得主动送上门来,不吃实在说不过去,但是带着相机的夏绿蒂倒也罢了,怀中藏剑的灭绝却不好对付,要是被她给伤了,很得不偿失,所以就要另外想办法。
  (对了,就用淫慾结界……)
  一下子有了主意,我向羽霓使了眼色,让她靠近到我身边,自己则同时低声唱颂咒文。
  「飞舞在天空中的淫慾的精灵呀,请将我的心愿传达在空气中,张开邪恶的结界,加速慾望的奔流。巴达斯,维达菲。」
  咒语唱颂,粉红色的薄雾无声无息瀰漫週遭,迅速朝外头蔓延过去。对于户外,淫慾结界并无影响,但我随即撩起羽霓的衬衫,「嘶」的一声,将她那条白色的蕾丝内裤似纸片般撕裂开来。
  一如过往,受到莹晶玉气味的诱惑,羽霓早已淫蜜氾滥,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
  「淫慾结界·二次方阵!」
  算不上突破,只是我开发出来的小小花招,让淫慾结界的範围陡增一倍,而且是从最外围往中心回涌,配合上本来向外涌的红雾,瞬间就会瀰漫整个领域内,效果也更形强化,我甚至感觉到外头传来魔力波动,似乎是有人察觉这红雾厉害,想用某些光明系的净化术法来清心凝神,让我肯定了来人身份。
  只是,淫术魔法超然于六大魔法系之外,光明系的净化术效果有限,更何况我不会多给猎物机会,在门外传来魔力波动时,我便扬起中指,默唸了一声「康!」
  水灵妖戒当中所蕴藏的反击咒语,有效替我摆平了重要问题,当魔法被反击破解的时候,术者本身等若处于不设防状态,对淫慾结界的抵抗力,比一个普通人更差,粉红烟雾急涌过去,马上就是阵阵急促呼吸声响起。
  (哈,这下子看你能支撑多久,等会儿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模样?可别真是个光头尼姑啊。)
  羽霓在我的挑逗下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抛摇起美臀,而她这些热情如火的动作,则让蜜液与我掌心接触后,加快化为淫慾结界的催情红雾,最后则是「咚」的一声响,有人晕倒在门外,不省人事了。
  「哈,光之神宫的本事也不过尔尔。」
  得志的小人总会大笑,我也不例外,一面笑着一面往门边走,回头看见羽霓已经趴跪在床边,掰开小尼姑的肥白臀缝,舌头一舔一舔的陶醉模样,彷彿温驯的小猫儿,这就让我笑得更大声。
  一打开门,一具女体软软地倒在我脚边,早已不省人事,但呼吸急促,完全被淫慾结界挑起了情火。二次方阵的效果极强,我顾虑灭绝的武功,刻意施了重手,如果熊熊慾火不被消解,继续于体内闷烧下去,最后甚至危及性命。
  「嘿嘿,干你是为了救你,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就不信今天晚上操不到你。」
  不只是小人得志,我甚至笑得无比狰狞,用脚踢了一下半昏迷的女体,发现她竟是出奇的娇小,当初也正是因此,我才判断她是个年老的尼姑,不过这样看来,灭绝的实际岁数可能很年轻。
  「古怪,看看你的真面目。」
  慈航静殿的女修行者一天到晚遮头藏脸,一个天河雪琼是这样,一个灭绝又是这样,像做贼多过修行,真是乱七八糟,落在我手里,第一个就要破除这陋习,而在我正要掀开灭绝的面纱,衣裙掀动间,她雪白的肩头却先露了出来。
  比起女人的光屁股,只是露个肩膀实在算不上什么,但我却在瞬间吓出一身冷汗,因为在那片雪白的肌肤上,有一块蓝色的花形印记,正是阿里布达冷氏皇族的血纹徽印。
  血纹徽印是冷氏皇族的独特记号,为何会出现在一个慈航静殿的女尼身上?
  更何况目前冷氏皇族的年轻女子,会有这血纹徽印的仅仅三名,不可能是月樱姐姐,冷翎兰也不会跑到这里来扮尼姑,那剩下最有可能的人就是……
  「哇!老天啊,这个玩笑不能随便乱开啊,搞成这样,这也未免太过代表作了吧!」
  典型搬石头砸到脚的痛楚,我几乎是嚎叫起来,连连跳脚,赶忙揭开了那张面纱。在面纱下的熟悉脸孔,仍旧是那么清纯可人,看来甚至带几分稚气,正是睽违已久的冷星玫,只是怎么都想不到,我那么疼爱的小星玫,居然变成这么怪里怪气的性冷感模样,什么鬼「灭绝」,这和娇俏可爱的小星玫哪里像了?慈航静殿到底是佛院,还是人格改造所啊?
  (你老母的,没事开什么玩笑嘛,见了我不认,故意把自己装成小老太婆似的,这样很好玩吗?现在搞成这样,是要怎么办啊?)
  万难想到事情会这样急转直下,我又急又气,却也没有办法,而且问题现在才开始,淫慾结界的强力催情效果,让星玫面颊酡红,虽在半昏迷中却是娇喘不已,呼出的每一口气,温度都高得吓人,再不纾解焚烧的慾火,立刻就会开始危及身体。
  现在才后悔为何下这么重的手,已经太晚,好在星玫和我并不是首次结合,快快干上一场,问题就解决了。
  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远处却发生意外变化,施布在房屋週遭的魔力感应告诉我,有一群实力不俗的武者正朝这边迅速靠近。一票人成群结队来这里,那还会有什么好事?小尼姑们派不上用场,星玫又变成了这德性,防守方面根本只剩下阿雪独撑大局,偏生我现在完全被牵制住,不能帮忙,情形真是恶劣。
  (该留羽霓在这边护法?还是让她到前头去?)
  心里几下子迟疑不定,我最后还是命令羽霓,到前头去帮忙阿雪,全力阻截侵入者,尤其是往我这边来的,全部干掉,千万不能让他们打扰到我的工作,否则我倒是没有什么,星玫小宝贝却危险了。
  羽霓应命而去,我则是马上开始工作,把星玫拦腰抱起,发觉她体重竟是出奇的轻,看来分别这些年里头,她的清修生活也很不好过。
  床上仍横躺着一具赤裸胴体,但这原本极为性感的裸体,此刻在我眼中连垃圾也不如,随脚就踢了下床,让出空间,好把星玫放平在床上。
  星玫在阿里布达时就有武功根底,又是皇室公主,补品灵药吃得多了,修为自然不是那些小尼姑所能比,在我为她解开身上僧袍缁衣时,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见我正替她宽衣解带,两眼圆睁,像是受了极大的震惊,拚命挣扎抵抗。
  「不……不要……你不能……」
  「有什么不能?我们两个又不是第一次作,你在怕什么?」
  「不行,约翰哥哥,我不能再和你……啊……」
  「说这作什么?你现在很危险啊,再不帮你疏压,到时候阴火自焚,你可能变成癡呆的。」
  星玫认出了我,但却并未因此停止挣扎,拉扯间僧袍滑脱……受袭的星玫面色倏地转白,惊惶娇呼。
  「不可以……约翰哥哥……快放……开……我……」
  星玫极力挣扎,却根本撼动不了我半分,只是令自己娇柔的美好身段与我磨擦,更激起那我的慾望。
  「别再吵了,再吵我就要用强了。」
  我持续受到星玫的反抗,儘管没什么效果,但却也替我增添了困扰,再想到外头的侵入者,我不得不断然採取决定,拿起星玫的念珠串,打绕成结,再抓过她雪嫩的双臂,用念珠把她的手反绑在背后,减少她挣扎的可能。
  清修赎罪的念珠,却成了姦淫女性的邪恶工具,这确实很有亵渎感,对星玫更有强烈反应,在过程中,她几乎是泪水狂流,哭喊着哀求,不断做最后挣扎,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娇喘呻吟更大过间歇哀求,我几乎就以为自己是个万恶的强姦犯了。
  「约翰哥哥,求求你,求求你……」
  小鸟般的清脆鸣叫,却听得我慾火狂升,心中充满暴虐的快感,但再这么拖延下去,终究夜长梦多,当我好不容易压平星玫乱踢的双腿,一把撕破那条雪白的亵裤,索性直接把亵裤塞到她嘴里。
  「唔……唔……」
  发不出声音,但却仍可以听得出星玫的急惶,我不知道她在怕什么,但此刻什么理由都不能阻止我与她的结合,当下一把将星玫的灰袍撩起到腰际,在她耳边说:「小星玫,干你是为了救你,就算你不舒服都要干一次了。」
  「啊啊啊~~~~」
  终于结合,剎那间星玫所发出的凄厉哭叫声,比第一次破身的处女更痛,彷彿是一把亮晃晃的尖刀,从她最娇弱的地方刺了进去。
  搞不清楚星玫的想法,我却突然想到一件事,当初在萨拉城内分别时,星玫就对我们的关係表现怪异,交合中甚至呕吐了出来,现在的抗拒反应当是与那有关。
  (不管是什么理由,都只能以后再说,先把该做的做好……)
  抓住星玫被念珠锁铐的双手,我缓缓吸了口气,身体向前猛压……
  外头已经整个喧闹起来,我感应到羽霓和阿雪正在与敌人交手,魔力波动、气劲交击得好厉害,敌人的实力非同小可,我必须尽快摆脱这边去指挥才行。
  心念一动,我摘下捆绑星玫双手的念珠,逕自将念珠套回星玫的雪颈,回归那应属之地,但却不是像平时那样悬挂佩带,而是如马匹挂缰绳那般,巧妙钳制住星玫的上半身,让她随着我的一拉一动,不由自主地弓起上半身,扭抖抛甩着雪白的小屁股。
  「啪!啪!」
  「啧!啧!」
  念珠化成缰绳,我眼前的景象无比刺激,让我有正策骑着一匹美女马的倒错快感,更满足了我的征服欲。
  星玫秀眉微蹙,美眸含泪,在我的挺送下摆臀挺腰,但却说不出一句完整话语,只能「唔……唔……」的哭喊。
  事实上,淫慾结界的影响,星玫也无法一直抗拒下去,在交合中途渐渐陷入亢奋,开始迎合着我的动作,当我舔着她白皙的裸背,她兴奋得抖颤起来,发出一连串愉悦呼叫。
  「这样就对了,星玫,以前我们不都是这样快活的吗?想起来吧,这有什么好抵抗的呢?」
  「哦~~~~」
  星玫被送上高潮,在那高亢入云的尖叫声中,娇小的身体爆发出好大力量,整个身体猛往前趴,居然把那串赎罪念珠给拉扯断裂,「吧啦吧啦」洒了一地,作着野马脱缰的最后挣动。
  …………我完成了这一系列过程后,整个人感到虚脱般,趴在星玫背上喘息,回想这个娇俏可爱的小美人儿,刚才化身美女野马的狂放,还有骑乘她的成就感,内心莫名兴奋。
  星玫被我压在身下,慢慢回复了清醒,儘管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依稀可以瞧见她眼里泛着泪光,低声啜泣,我刚想要与她说说话,却怎都想不到,大门就在这个时候被「呀」的一声推开来,一名不速之客闯入。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出手防御,可是进来的人却让我瞬间呆住,不晓得该怎么做才好。
  「月、月樱姐姐……」
  这真是难以解释的一幕混乱场面,羽霓和阿雪正在外头动手,一身轻便穿着的月樱却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景象:地板上倒着一个仰八叉的少女裸体,床上被褥凌乱,被撕烂的缁衣灰袍横垂床沿,而泪眼朦胧的星玫妹妹正赤身裸体,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两人的身上满是汗水,空气中瀰漫着男女交媾所营造的淫糜气息,证明了两个人刚刚作过什么。
  最重要的是,纵然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这一男一女的下半身还紧紧相连,为月樱的到来提供了一个最佳献礼!
  从没想过会有这么糗的一天,竟然给人捉姦似的撞破进来,而且对方还是我所在乎的月樱姐姐。倘若是搞阿雪或羽霓,我还不会这么难堪,偏生是和星玫交媾欢好,又是用这么近乎强姦的形式,让我真是糗到家了。
  追根究底,是月樱为了要赶着见我,特别提早了行程,所以在今天晚上秘密抵达了纽奥良。议会的议长秘密到访,而且又是身为巴菲特家族的领袖,月樱身边自然有一群实力不凡的护卫,也就是我所感应到的人。
  阿雪与月樱是旧识,见到月樱自然不会阻拦,但接受我命令不许任何人靠近的羽霓,却是谁的情面也不给,看到月樱率众而来,不由分说就出手攻击。羽霓的武功不弱,施展碎梦刀更是所向披靡,月樱身边的护卫投鼠忌器,被打得大败亏输,结果还是得由阿雪上阵,挡住了羽霓,两边魔法对刀法,乒乒乓乓,斗得不亦乐乎,月樱就趁机闯了进来,看到这无比尴尬的一幕。
  「呵,你会为这个在意啊?你不是一直都天不怕地不怕的吗?为什么会羞成这样呢?」
  「因为……进来的人是姐姐你嘛。」
  说得吞吞吐吐,就连我也为自己的态度而羞赧,怎么在外头叱咤风云,在月樱面前却像个小处男似的腼腆?不过这感觉却不讨厌,从小开始,月樱就一直包容我的每一个缺点与任性,在她面前出糗,我并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自己的心有所寄托。
  最初与月樱见面的短暂惊愕,有一半是为了惊艳;那种倾城倾国的绝代仙姿,在近两年的分别后,更是美得让人找不出称讚言词来。
  自从莱恩·巴菲特遇刺身亡,回到金雀花联邦的月樱,就以寡妇身份接手莱恩的所有政经资源,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背后更牵扯到许多斗争纠葛,但月樱却成功统合,收归己方麾下,充分发挥了我当日在她身上所感到的政治天赋。
  如今,冷月樱已是金雀花联邦国会的议长,掌握立法、审核大权,对内取得巴菲特家族的门阀势力,无数行政官吏、法官都受其影响,只手操控金雀花联邦国政动向;对外则继承莱恩遗志与声望,在新成立的国际联盟组织中,成为金雀花联邦的代表,屡屡发声,备受各国瞩目。
  虽然没有皇冠,但月樱却是一个无冕女王,在黄土大地上的权势与影响力,超过许多在位国王,甚至超越了她的父亲冷弃基,再非当日娇弱无依的长公主或第一夫人了。
  最明显的感觉,是换下高贵礼服的月樱,盘起了长长的金髮,穿着一袭剪裁合身的套装,看来既散发女政治家的自信,眼中更闪烁着身为领袖人物的智慧,较诸从前是另一种不同的美丽,但唯一不变的,却是她眼中的柔情,还有那依然美得令我屏息的无双艳色。
  「姐姐,星玫她……」
  我满担心星玫的,刚刚月樱进屋之后,让侍从女官把星玫带开,帮助她回复情绪,我无从得知后头的结果,但却不能不关心,更何况星玫的怪异表现已让我高度疑心,想要弄清楚到底有什么问题。
  当我正式提出这问题后,看得出月樱感到迟疑,但是到了最后,月樱仍选择告诉我实话。
  「小弟,现在告诉你的事,其实我们并无法完全肯定,本来我希望可以完全不告诉你们,但是现在不说也不行……无论如何,姐姐希望你保持冷静,好好听完我说的这一切。」
  月樱的话,让我高度不安,我知道月樱不是那种大惊小怪的人,而她也知道我不是,现在还会这么慎重其事地警告,这件事的背后肯定非同小可。凝望她认真的眼神,连我都开始紧张了。
  「……你大概不相信吧,但……星玫可能是你的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