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调查员的不幸遭遇

调查员的不幸遭遇

时间:2017-12-31 烈日当空,今天的工作是搜集和调查目标人物日常生活的资料,我和志宏负责调查这工作,根据有关资料显示,目标人物因工作受伤关係,向前僱主提出诉讼,并向保险公司索取巨额赔偿,但公司一般对于巨额赔偿的个案程序,是会先暗中调查申索人的日常生活,是否和申报索偿的资料吻合,确定后才会作第二轮的程序。
已见到目标人物,我和志宏暗暗地从后跟着,资料显示目标人物应是手部已丧失了百份之六十的工作能力,但此时的他却进入了一个建筑地盘,似是到来上班工作,志宏先拿相机在远处拍了目标人物数张照片,跟着我们便在地盘四周视察着,根据经验,目标人物应是夸大其受伤程度,目的是向保险公司索取更多的赔偿。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工场重地,闲杂人等是不可进入的!」地盘内的人正向我们说着,「对不起,我和女朋友刚在这附近拍着照,看见这里,一时好奇才进来看看吧,我们马上便走了!」志宏牵着我的手,假装真的是情侣般,地盘内到处险峻,我小心奕奕地一步一步离开着,这时,一群地盘工人看到我们,七咀八舌地大声说着,「怎么这里来了一个美女,是否来找我们寻求慰藉呢?」另一人说着,「样貌真的不错,虽然比较矮小,但这正合我意,靓女,快来给哥哥打个洞吧!」我羞得加快步伐离开,一不留神,我被地盘的杂物伴着跌到了,一群工人马上朝到我的方向看着地上的我,「快快来吧,有好东西看!」志宏赶忙搀扶着我,刚才跌到时裙内的春光正被这群工人看到着,我羞得快要死了,我忍着脚部扭伤的痛楚,一拐一拐地被志宏扶着便离开了地盘,终于到了街外,志宏扶着我到附近的公园坐着,「琪琪,是否仍很痛吧!」我看到志宏的一脸关心,心中着实有点甜丝丝的感觉,「应是扭伤了脚部,但应没有大碍的吧!」志宏听到后,一脸放心的样子,「我们今早已拍了他上班的照片,待下班时再拍多一次,用作时间証明,这便有足够的証据推翻他的巨额索偿,但距离下班还有多着的时间,我还是先陪妳去看医生吧!」
往跌打医馆敷了药后,志宏和我吃过午饭,跟着便往公园内坐着,等着地盘下班的时候,我和志宏并排地坐着,说真,和他共事多时,心底里早已暗暗地喜欢着他,但他对我却只像普通同事一般看待,始终是女儿人家,我又怎能先开口地向他表白,看看手錶,距离地盘下班时候还有三个多小时,我百无了赖,开始有点倦意,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少时候,我发觉我已把头枕在志宏的肩膀上,志宏正拖着我的手在我大腿处,我的心有点儿仆仆跳,我微微自顾地笑着,轻拖着他的手在我大腿上擦着,志宏察觉到我已醒来,我们坐的地方比较隐敝,我微微地张开着腿,牵着他的手慢慢移到我的大腿内侧继续擦着,我俩的呼吸声开始低沉着,志宏放开我的手,此际他正抚摸着我的大腿,我轻轻按着他的手,慢慢推到我短裙内胯下之处,志宏的手已碰着我的胯下尽头,只见他的手指正隔着我的内裤和丝绒地轻轻撩拨着我的缝隙,我拥着他的双肩,伏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我感到下身已被他撩拨得湿漉一片,志宏开始吻着我,我索性拥抱着他,两舌已互相交叠着,志宏另一只手已隔着衣服地揉捏着我的胸部,真的很舒服,正值办工时间,公园内四野无人,加上此处较为隐敝,我大着赡子,摸着志宏的胯下,跟着伸手拉下他的裤鍊,志宏伸手掏出了他已硬得发涨的硬物,我看看四周,确定无人经过,我小心地站了起来,跟着拉下自己的丝袜和内裤到大腿处,我按着身旁的树干俯着身子,志宏已急不及待,站在我身后一挺而进,「呀~」我不敢太大声地叫,长长的硬物在我身下正急速地进出着,体内充实的感觉牵动着全身的神经,加上处身在公众地方,很快我已到达了高潮,志宏亦碍于被人发现,只见他加快进出的速度,一阵颤抖过后,我们便飞快地清理和整理着衣服。
碍于脚伤关係,志宏独个儿往地盘为目标人物拍照,我则在公园内等着,怎么过了那么久还不见志宏回来,我按着电话给他,电话不通,天色逐渐昏暗,我拿起皮包,索性走出去看看,到了地盘附近,我再致电给志宏,电话仍然不通,忽然,我看到路边有一部手提电话在地上,电话已跌得破烂不堪,「这不是志宏的电话吗?」我的心有一种不详的预兆。
我四处看着,突然,一辆残破的客货车驶至我身边,车门开了后,只听到车上的人叫着,「就是这个女的!」我看到志宏头上淌着血地在车上被几名大汉挟持着,突然身后有人把我推到车上,跟着车门迅速关上后便开动了,「妳们在调查着我,还拍下我不少照片!」眼前正是我们今早监视着的目标人物,我强装镇定地说,「你们不要乱来,快放了我们,否则我们会报警的!」车子朝着郊外方向,天色已黑,我看不到这是什么地方,车子行了不知多久,终于驶到一间石屋前停下。
我和志宏被押往屋里去,「你们想做什么,不要乱来,香港是法治之区,我不怕你们的!」我故作大声地说,其实只是想掩饰心中的害怕,目标人物拿着志宏的相机看着,只见他不断按着机上的掣,相信是正取消着我们所拍的照片,「幸好你男朋友下班时折返回来,否则便被妳们坏了我的索偿大计!」我和志宏被几个大汉看守着地站着,志宏此时开口说,「照片是我拍的,与她无关,妳们便放了她吧!」目标人物瞄了志宏一眼,「你们都是一道的,今天的情况如给你们如实汇报,我的索偿恐怕便会告吹了!」目标人物想了一会,跟着说,「倒是有一个方法会令你们守口如瓶,你们这样喜欢拍照,现在我就用你的相机为你们拍一个照,这样保証你们会为我保守秘密吧!」
众人已色迷迷地注视着我,我看到后掩着胸前大惊,志宏挡在我身前向他们说着,「你们不要乱来,如要硬来,我保証把你们全送进监狱去!」这时几个大汉冲上前把志宏制服,只见他们正向着志宏身上拳打脚踢,跟着强行扯下他的衣服,另外的大汉开始朝着我而来,我吓得掩着胸地退到墙角蹲下,我大叫着不好,但他们已疯狂地拉着我的脚,我被拉得跌在地上,这时众人正合力把我抬到床上,七手八脚地扯下我的衣服,我吓得疯狂地挣扎着,就像正被强姦似的,短裙和上衣已被脱去,我掩着已露出的乳房,紧揪着内裤头,众人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誓要扯下我的内裤不可,其间各人正在我身上乱摸着,一只手已在我胯下隔着内裤地挖着,我大声叫着非礼,我捲着身子地扯着内裤,此时他们索性粗暴地撕毁我的内裤,我下身经已完全暴露了出来。
「不要,你们不可以这样做,鸣~」我大哭着,此时,闪光灯不断地闪着,我捲着身子掩着面,这时,众人把我的手脚捉着并强行拉开后,再把我的头强行抬高向着照相机,闪光灯再度闪着,我哭得泪如雨下,志宏同样被他们这样拍着,拍了不知多少张后,目标人物示意众人一番,跟着他们竟把我双腿拉开,「呀,不要,不要!」私处正要被他们拍着,我惊恐地把大腿努力地夹着,但仍被他们强行拉开了,罢了,闪光灯已向着我的正面闪着,众人把我放开后,我捲着身子瑟缩在床上一角哭着。
这时,数个大汉正站在我跟前注意着我,我已吓得紧抱着身子,这时,一名大汉突然说着,「大哥,我忍不了,这妞儿留给我享用吧!」说着便跳到我身上强吻着我,我大叫地哭着和挣扎,「救命,不要,不要!」志宏正要爬起来阻止,但被众人按着地殴打着,众人此时合力捉着我的手脚强行分开按着,只见大汉正脱着衣服,跟着爬到我的身上压着,「今早看见妳后,我已想了妳一整天了,今夜不和妳打个洞,妳休离开此处!」胸前正被大汉大力地揉压得发痛着,一张臭咀强行吻着我的面额,我不断摇着头躲避,这时,大汉的下身已开始有所动作,我已知被侵犯在即,眼泪已如泉涌喷着,这时,恶梦开始发生了,被紧压着的下身已给硬物强挤了进来,我嚎啕大哭着,大汉粗暴地抽插着我,众人在旁正打气地吶喊助威着,这时,闪光灯又闪亮了几次,我脑里已一片空白,不知被侵犯了多久,禽兽终于离我身体而去,我捲着身子在床上呆呆着,目标人物向我们说着,「今天的事情如被我发现洩露了出去,妳们的照片便会在网上疯传吧!」说罢便和众人上了客货车后绝尘而去,四周回复一片死寂,屋外间中传来昆虫的叫声,此际,志宏拿着衣服爬到我身旁给我盖着,我呆呆地看着他,志宏也拥着我痛哭着起来。
志宏为我穿回衣服后,跟着扶我走出屋外,我俩身上已没有手提电话,我们在黑暗中沿着小路向前步行着,突然,我坚定地向志宏说,「我们马上往警局报案,我不要下半生活在这群禽兽阴影之下!」志宏看着我,跟着点一点头,我们行了不知多久,终于在这里附近居住的村民协助下报了案,我俩被送进医院去,警察为我们落取口供后,经我们提供了资料,很快便把那目标人物一众等人拘捕及取回相机的照片,不久后,志宏亦不缣我这过去,决定和我挽手共渡下半生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