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妈妈是忍者

我的妈妈是忍者

时间:2017-12-31 我叫暗,十二岁,出生在一个忍者的家庭。
父亲在我三岁那年执行任务时牺牲了,所以我基本对他没有任何的印象。父亲死后家里还有四个人──妈妈、大姐和二哥还有我。他们都很疼我,因为我在别人眼中绝对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而且我在忍术方面是一个天才;但我知道我是一个恶魔,我疯狂的想得到母亲和姐姐的身体并时刻寻找着杀死哥哥的时机。这一切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母亲在我眼里是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由于长期锻炼的缘故,她有着一对丰满圆润而且挺拔的乳房,小腹平坦得如少女,一般更本看不出有三个孩子;而那成熟的如挑子一般的圆臀却散发着一股母性的魅力,还有那一双笔直的双腿令人忍不住想好好把玩一番。
母亲相貌姣好,但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冷冰冰不可侵犯是样子,但面对亲人时那如春日溶雪一般的微笑足以让人心醉了。那忍者服下魔鬼一般的身材和如同圣女一般的面容足以让无数的男人疯狂,但那时并不包括我,我对母亲的爱是纯洁的。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那天下着雷雨,天灰濛濛的如同一头噬人的猛兽一般不断的咆哮着。
我静静的坐在屋檐下,这也是一种修行,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甚至好几天一动不动,如同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一般无论是小虫叮咬还是有毒蛇在身边游过都不可以有任何的反应。
我的修行还不到家,虽然我才十岁就已经隐隐的和二哥只有一线之差,但和妈妈比起来我还是一个孩子罢了。妈妈静坐时甚至会有鸟儿停到她身上,小虫也不会叮咬她,我却还是不能完全的控制自己的杀气和生气。
虽然我才十岁,手上却沾满了血腥,死在我手上的也有十几个人了。对我们忍者来说这是不可避免也是必须的,而且我并不讨厌和害怕杀虐,反而在杀人时我有一种隐隐的兴奋。别人说我是天才忍者,天生就具有着忍者必被备的冷血与决绝,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我很害怕,我知道我内心深处住着一个魔鬼,总有一天我会被他吞噬堕入那血腥的无间地狱……
一串轻微的脚步声将我惊醒,我家一般不会有人来,哥哥出去执行任务了,而妈妈的话我是发现不了的。是姐姐,我马上做出了判断。
姐姐今年十八岁,正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花季,浑身散发着令人着迷的青春气息。姐姐身材虽不及妈妈那么火爆,但也不惶多让,也是热辣之极。可能是由于胸部太大姐姐的和服太小,所以领口开得很大,露出了那性感的锁骨和那大半个圆球那深深的乳沟更是令人眼直,真让人担心会不会从衣服里跳出来。姐姐象藐不似妈妈那样冷冰圣洁,反而妩媚绝纶,上厚下薄微微上翘的樱桃小嘴和那双桃花眼无不透出至命的魅力。
「我的小天才还坐在那啊,在坐下去就变小呆子喽!今天你哥哥回来了,我们去村口接他吧。」姐姐娇笑着对我说。
我们村很特别住的大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一些武士、忍者、浪人甚至是阴阳师都有,是一个真正的龙蛇混杂的地方。
村里有很多人都打着我妈妈和姐姐的主意,但一来我们家人都是强者,上来调戏的流氓杀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二来现任村长和我死去的父亲有着过命的交情,对我们家也是特别照顾,严令别人不许打扰。这一来二去也就没多少人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了,最多也只是在背后意淫一下罢了。
村长由村里最强大的人担任,负责村里的治安和任务的发布及相关的奖赏和惩罚。村长听命与建立这个村的家族……
想着想着,姐姐已经拉着我的手走到了村口,我们就这样打着伞静静的站在村口等着。
等了好长时间,终于看到了哥哥的身影,他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在于中缓缓的走来。
哥哥看到我们后就快步跑了过来,哥哥今年十六岁,但身高近一米八,体形健壮相貌粗矿,怎么看都像三十多的人。
「嗨,姐,小弟,下这么大雨你们还站那等我什么,快一起回家吧!」哥哥笑着说。
「哼哼,你个小子可比预定的时间晚了许多啊!让我和小弟站了半天不说个理由我可不放过你哦!」姐姐说着就伸手拉住了二哥的耳多。
「哎……哎……我错了,今天雨大路不好走啊!」二哥窘迫的样子逗的我和姐姐直笑。
就这样,我们一路玩闹着回到了家中。
「泽,你回来了,这回任务怎么样啊。」一进门妈妈就问起了哥哥。
「呵呵,这回运气不错完成的很顺利,村长也夸我会办事吶。」二哥高兴的说道。
「你要紧记,我们忍者可不能靠运气,只能靠自己的实力啊!」妈妈严肃的对二哥说。
「是,我记住了!」二哥正色的回道。
「妈,二弟刚完成任务回来别这么严肃嘛。今天我们好好吃顿团圆饭吧!」姐姐打了个圆场。
「也是啊,今天我亲自下橱吧。」妈妈笑着说道 。    「那今天可有口福啦!」我拍手说道。
三人看着我都笑了,接下来的气氛就好了许多。姐姐和妈妈去做饭,哥哥则和我说着他在路上看到和听到好玩的事情。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的他眼神里有种莫名的东西在闪动,我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不安。
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二哥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瓶酒说今天要好好庆祝,妈妈和姐姐高兴的同意了。
哥哥竟先给我倒了一杯酒说什么男子汉一定要会喝酒才行,妈妈和姐姐笑着看着我们并没有说什么。我稍稍的喝了一口就吐掉,说什么也不喝这难喝的东西了。
哥哥见我不喝变拿出了一卷忍法贴对我说:「这可是村长给我的哦,是传说中的忍术哦,要是喝了这杯酒我就给你。」
「这么贵重的东西,哥哥你还是自己拿着吧!」我正色说。
「你可别听他瞎说,这的确是一卷神奇的忍术,传说是一位天才忍者前辈所作,但貌似至今为止还没什么人学会过吧。唔……但也说不定我们家小天才真的能学会哦!」姐姐笑着说道。
在忍术的诱惑下我绉着眉喝药一般将那杯酒喝掉,但脸马上就红了让他们三人看了直笑。
后来哥哥又劝妈妈和姐姐酒,她们也没怎么拒绝,都有点微微的喝醉了,两个美人醉酒双颊红晕的样子散发着无比诱惑。
吃完饭我便抱着那卷东西回自己房间睡了,直到尿急半夜起床去上厕所时,突然听到哥哥房间里传出了古怪的笛声。而我听到笛声后竞觉力气飞速退去、眼皮沉重昏昏欲睡。
我暗道不好,用力一咬舌尖才没昏倒。我用全部的力气走到哥哥房间旁,在纸上开了一个洞查看里面的情景,可正是这一看改变了。我甚至妈妈、姐姐、哥哥今后的一生……
 (二)噬魂散
我从那洞内往里一看,竟见哥哥坐在床上,而妈妈和姐姐分别坐在他两条腿上,而他两只手竟一手搂着妈妈、一手搂着姐姐!
要知道,我们家人间的关係虽然融洽,但也不会有什么过多的身体接触,姐姐和我倒经常打闹,但由于哥哥相貌成熟,心理多少也有点障碍,不会有过于亲密的动作;更不要说平时比较严厉的妈妈了。
什么时候他们关係这么好了?我心里有点怪怪的。嘟起嘴正準备把门打开,但我却马上又发现有点不正常。
哥哥竟然一手隔着姐姐的和服在她的胸口慢慢的搓动着,虽然只是慢慢的搓动,但那蕩漾的乳波却也使人头脑发热了。
我们这村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事都有,所以虽然我才十岁也没有任何性经验,但也并不是什么也不懂的人。甚至有次看见几个流氓强姦一少女也并没有上前解围,并不是我没能力去救她,我只是对男女之事好奇,想仔细观察一下,于是一直隐藏在一旁看着。
我自然也知道哥哥这么做意味着什么,难道他与妈妈也……一想到这一层我的心神猛的巨震。
彷彿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测一般,哥哥的另一只手也慢慢的在妈妈肥美的臀部上游蕩了起来……
我心中突然燃起了莫名的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竟背着我做这种事。难道是因为哥哥长像粗旷身体建壮,我还一直有点鄙视长的像大叔的哥哥呢,我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我怀着满腔愤怒和一丝莫名奇妙的期待正準备开门。这时却再起异变再生!
「桀桀……呵呵呵……哈哈哈!!」哥哥突然彷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诡异的狂笑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付出了多少?终于……终于给我等到这一天了!值了!都值了!」哥哥像是在对妈妈和姐姐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嘿嘿,村长大概死也想不到他奖励给我的噬魂散我竟会给你们吃吧。呵呵呵……」哥哥说着,竟张嘴在妈妈的天鹅般美丽的脖子上又舔又啃了起来,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姐姐的和服里,在姐姐滑腻的乳肉上用力揉了起来。
噬魂散……竟是噬魂散!噬魂散是我们村特有的一种药物,只有历代村长会製作,并且决不外传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药物。说起来,我对这种药物并不陌生,因为在我七岁那年,有敌对势力攻打我们村子,村长让我假扮无知小孩诱骗对方头目吃下噬魂散。结果敌军全灭……
噬魂散并不是什么毒药,它是一种精神类药物,它入体后并无任何证状必须以种特殊的笛子为引让它发作。发作后也并无任何异壮,如平常一般但绝对服从吹笛人的命令,就算叫他去死也不会生出一丝反抗之心,并且解毒也只有连吹两下笛子就行。药效解除后人会进入深度睡眠,醒了后也不会记得做过的任何事。说起来倒也是一种极品春药,想想,对方一切正常却不会违背你说的任何话,哪怕……
那回正是利用这种可怕的药物使对方头目连下几个错误的命令,我们才有惊无险的得到了胜利。正因为这种药的可怕,所以不到万不得以很少动用,而这回村长竟给了哥哥,而哥哥竟……
中了噬魂散后,唯一的异常就是眼里会有隐隐的泛出紫光,我定睛一看,果然妈妈和姐姐眼里都有这种紫光。
确定了妈妈和姐姐是中了噬魂散后,我心里马上鬆了一口气,并生出一种失望的情绪。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失望,而且现在已经没时间想什么别的事,我得救妈妈和姐姐。
也许是我并没喝多少哥哥拿出来的酒水,也或许由于在园子边缘的茅房并没有听清楚笛声所以我并没中招。而哥哥可能因为太兴奋把我给忽略了,或以为我已经睡死了并没有发现这点。
实在是太侥倖了,要是我也中毒了,那妈妈和姐姐的清白就给这畜生给玷污了。但其实现在的情况也并没好到哪里去……
虽说我的确有和哥哥一拼之力,但如今姐姐和妈妈也中了毒,要是哥哥叫她们把我杀了她们也不会反对,这样一来我就必死无疑。
怎么办……我一边脑子里拚命想着解救妈妈和姐姐的办法,一边死死的盯着房间里面的情景。
「呜……二弟你弄疼我了……」姐姐皱眉说道。
「呵呵呵……我的美人等下可会更疼哦,今天可要给你破处啊。哈哈哈!」
「讨厌啦。二弟你真坏……」姐姐红着脸说。
「不许叫我二弟!叫我亲哥哥!妈你得叫我大鸡巴儿子!哈哈哈……在我面前不要,装表现的骚点!」
「是!」
「是!」
妈妈和姐姐都红着脸同意了。
(什么东西嘛……那畜生!)我心里愤愤的想到。
哥哥放开妈妈,猛地把姐姐扑到了床上,双手把和服一拉,姐姐衣内那对美乳马上跳了出来,乳峰上那对粉红色的樱桃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诱人的波动。
我感到自己的心跳猛的漏了一拍,哥哥毫不客气的用两只大手在那对连他也无法一手掌握的豪乳上,搓麵团一般的搓出各种淫秽的形状。我彷彿闻到了那空气中飘逸着的乳香。
哥哥又猛得拉住了那对樱桃轻轻的撤动了起来。
「啊……亲哥哥弄得人家好舒服哦!」姐姐不由的挺起了身体浪声叫道,那一对美乳也晃了起来。
「姐姐,你不是很喜欢啦我耳朵嘛,被我拉乳头感觉怎么样?很爽吧!哈哈哈……呜……都怪你这贱人太淫蕩,我把我可爱的美肉娘都给忘了。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把屁股翘起来……我很早就想这么玩你了……哈哈哈……」
「是!」妈妈立马乖乖照做。
妈妈穿了一件皮製的黑色紧身忍服,胸口开得很低,露出大片雪白的乳肉;下面的短裙更是只能遮住小半截美丽的大腿,一双美腿还穿着性感的黑色网状丝袜。本就突出的美臀翘起之后几欲撑破那件短裙,连里面那条内裤的轮廓也清晰可见。
妈妈一把屁股翘起,哥哥的呼吸马上急促了起来,红着眼睛猛的把跨下那头野兽放出。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哥哥的鸡巴的确称的上「大」,不也许得叫「巨」了。那棒身黝黑,上面青茎突突的跳着,包皮还没退,包住了半个鸡蛋大小的龟头,直看得姐姐发出了一声惊叫。
哥哥回过头朝姐姐邪邪一笑说道:「美人,等会可少不了你的,但现在……十六年了老子从哪里出来就要回哪里去了……哈哈哈……」
「轰」一声惊雷响起屋外的雷雨下到了高潮,闪电映得哥哥的脸分外狰狞,我虽被飘进的雨淋湿也无半点感觉。
(拼了……)我默默的捏起了拳头……
 (三)惊雷
「轰」的一发雷鸣惊的哥哥的身体猛的一震,「……呜,不行啊,我为了这天付出了这么多就这么得到你的身体就不好玩了,好东西不是总要留到最后吃对吗?我的妈妈……」
哥哥又停了下来双手慢慢的在妈妈的美臀上游走着。
我也惊出了一身冷汗,现在我体内力量都被噬魂散所禁锢连站着都吃力要是强行冲进去也是一个十死无生的局面,现在我也只能静静的看着……
「嘿嘿嘿,来,两个贱人都爬过来舔哥哥的鸡巴吧!」哥哥淫笑着说到。
妈妈和姐姐双颊艳红如同狗一般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哥哥的面前,哥哥猛的把姐姐抱起来对着姐姐那性感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粗糙的舌头探进了姐姐柔嫩清香的口腔,追逐那如同丁香一般滑嫩的软舌,贪婪的吸吮着那香甜的津液,直亲的喘不过气来才放开带出一条淫秽的银线。
「美肉娘你也别嫌着啊,给我细细的舔!」
「是。」妈妈说便完伸出了纤纤玉手握住了哥哥胯下那骇人的凶兽,艳红的嘴唇在那紫红的龟头上轻轻的一点,虽然只是一点却使哥哥那东西猛的一跳。
妈妈对着哥哥娇媚无比的一笑,「我的孩子看来你真的长大了呢……」
不等哥哥答话妈妈那如灵蛇一般的香舌便绕着龟头游动了起来,在马眼处细细一扫之后慢慢往下游动,开始挑开哥哥那厚厚的包皮……
哥哥爽的混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喘着粗气说:「好爽……你怎么这么会舔啊?」
妈妈抬起头对哥哥媚笑一下说:「以前你父亲在的时候最喜欢就是这调了,每天都要背着你们来好几回呢……」
妈妈忆起那段时光时美丽的双目彷彿一潭春水一般闪动着蕩人心神的光芒,却看的哥哥双目一寒。
「哼,你这贱人明明是个骚货还装什么圣女……」
哥哥说着腰一挺把那巨棒捅进了妈妈的樱桃小嘴之中用力抽插了起来,另一手把也姐姐按到了胯下,姐姐乖巧的舔起了哥哥的玉袋。看着妈妈涨红着脸和姐姐性感的红唇哥哥爽的直抽凉气。
终于在抽了一会之后哥哥猛的将肉棒拔出对着妈妈和姐姐的脸喷出了那浓稠的精液,一边叫嚣到「都给我舔乾净喝下去!」
妈妈和姐姐脸上都如同敷上了一层白色的面膜一般,就这样跪在地上抱在一起舔着对方脸上的精液。舔乾净之后又如同两只猫一般凑上娇媚的脸蛋在哥哥的肉棒上轻轻摩擦起来。
没过一会哥哥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哥哥邪笑着对着妈妈和姐姐说:「用你们的大屁股来帮我爽一回,来……”
说着哥哥便把妈妈和姐姐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让她们用臀夹住自己的鸡巴「楞着做什么快给我动啊!」
不得不说那家伙还是很会享受的,妈妈和姐姐的臀部都是性感无比不但肥大还有着很好的弹性。在路上走时那挺翘的美臀不知道到让多少男人暗吞口水,但此时着两个完美的臀部却被它的儿子和弟弟所亵渎着。
「这白癡连妈妈和姐姐的衣服都不脱就玩臀交就不怕JJ被划伤……」不知不觉中一种叫做嫉妒的东西在我心里慢慢衍生开来。
哥哥平躺在床上妈妈和姐姐用她们美丽的臀部替哥哥服务着,两人一会慢慢的摇动屁股一会一上一下的挤压着那紫红的龟头。两人的臀部上都粘满了亮亮的津液,脸上也出现了潮红。
「我就喜欢你们穿着衣服帮我搞,我要你们脱了衣服是蕩妇穿着衣服也是我的蕩妇,哈哈哈哈……」
我双眼血红的看着里面的情形,想要阻止却又无能为力。突然猛的一个惊雷响起我被吓了一跳,衣服里的那卷忍术卷轴滚落了出来。
我马上拾起来并小心的往房里看了看,哥哥并没发觉屋外的异样还在享受着妈妈和姐姐的臀交。我莫名火起拿起那卷忍术便想丢掉,但刚拿起便发现异状。
那卷东西一直在我怀里此时早以被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我的汗水所浸透,卷轴的反面却出现了一些字符。
「此法乃我毕生心血,有缘人得之切记莫用来为恶……」
我仔细看下来却越看越心惊,普通忍法讲究循序渐进而里面所记载的却是将所有的能量在心脏处集合瞬间爆破,按常理那是马上爆体而亡。
「死就死吧!」我此时没有其他选择,默默的按里面记载的方法运做起来。
瞬间身体就有如爆炸般的膨胀起来……
彷彿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我传达疼痛的信号,我死死的咬牙忍住。终于过了一会口中缓缓的吐出一口白气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可是该死的体内还是没有一丝力量……
我抬手想檫掉额头上的冷汗可刚抬手我就愣住了,这竟不是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