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妻子公司里的性解放企业文化

妻子公司里的性解放企业文化

时间:2018-09-13 一个月前,我妻子安妮的公司组织到海外去旅游,他们也邀请我一起参加。
安妮在一家大广告公司工作,在过去几年里,广告公司的效益很好,员工的工资很高,干劲也很足,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几年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跳槽离开过公司。然而,我经过这次海外旅游,才明白其中不可告人,甚至是难以启齿的缘由。
我在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里做工程师,公司经常开不出工资来,而且还长期放假,所以,我有许多空闲的时间。当我接到妻子广告公司海外旅游的邀请后,便欣然答应了,可是我妻子安妮却不同意我参加这次海外旅游,她似乎不情愿我接触她的同事。其实,安妮也曾经时不时地告诉过我,他们广告公司里,男女同事之间的关係很开放、很暧昧,他们经常在工作期间打情骂俏。
我在一家设备製造公司里工作,男女同事之间的关係都很保守,甚至是很古板,我很难想像得出妻子安妮公司里的男女关係是什么样子的。我感觉,无非是开一开荤玩笑、动动手脚罢了。然而,我大错特错,在这次海外旅行期间,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只能用淫蕩来形容。
我妻子安妮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漂亮得足以让男人晕倒,她今年27岁,身材虽然不高,可是却很苗条,她梳着披肩发,衬托着一张漂亮的鸭蛋脸,她的胸部丰满、臀部结实,长着两条修长的大腿,在我眼中,她就像一位可爱的小精灵。也许是安妮没有生过孩子的缘故,她的乳房很结实,即使不戴乳罩,乳房也不会下坠。
我们夫妻俩是在大学时认识的,不久就双双坠入了爱河,我跟她第一次发生性关係的时候,惊喜地发现她竟然是处女,而且没有任何性经验,这着实让我狂喜了一把。大学毕业后,我们就立即结婚了。
我们出发的前一天,安妮漫不经心地告诉我,她买了一条小比基尼泳装,就是那种三点式的泳装。
「安妮,难道你真想在别人面前穿比基尼泳装吗?」我半开玩笑地问。
「也许吧!在外国,人人都穿这种比基尼泳装。」妻子笑瞇瞇地回答。
「难道你也要学那些外国女人吗?」我没好气地问。我不敢想像,安妮竟然会穿这种几乎半裸的泳装,在海滩上走来走去。
「老公,你太土了!」安妮笑着说:「我们公司里的女孩儿,穿的比基尼泳装更小,她们不为别的,就为了跟公司里的男同事们调情。」
「安妮,难道你也想学那些女孩儿,跟男人调情吗?」我生气地问。
「调情怎么了?老公,你犯什么傻,不光是我,我们公司里所有的女孩都跟男同事们调情。」安妮说:「不就是调情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家在一起说两句粗话、走走光,仅此而已。」
「等等,走走光是什么意思?」我嚷了一句:「难道你真的在那些男人面前走光了吗?」
「噢,亲爱的老公,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安妮哼了一声,说:「那只是一个小玩笑,偶尔,我们这些女孩儿解开衬衫让男人看两眼,那些男人们都看傻眼了。」
我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我不敢相信,难道妻子真的会让那些男人看自己的乳房吗?而且是在办公室里,这根本不像我妻子干的事情。她跟那些男同事到底有多近乎呢?难道,她跟别的男同事发生过性关係?一想到这些,我就不寒而栗。
第二天早晨,当我们拖着行李来到机场时,妻子的同事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他们向安妮挥手,安妮一一向我介绍她的同事:「老公,这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阿伦、这是我的同事杜伟、艾锭、江霖……还有几位漂亮的女孩儿,苏丽、孙婷婷、梦琳、倪昆玲……」
一路上无话,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当晚,我们下榻在一家海滨酒店里,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晨,阿伦来招呼我妻子到酒店一楼的大厅集合,然后,準备出发到海滩去。于是,我跟妻子迅速带上事先已经準备好的泳装下楼去了。
当我们走进一楼大厅的时候,安妮的其他同事已经等候在那里,总经理阿伦迎上来,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安妮的屁股,「讨厌!」安妮推开了阿伦,引来周围同事的一阵哄堂大笑。
我也尴尬地笑了笑,我觉得这并无大碍,毕竟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我并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丈夫,于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保持沉默。
海滩就在酒店的后面,我和妻子钻进更衣室,準备换上游泳衣。然而,安妮却钻进浴室里换比基尼泳装,她似乎不希望我看到她换泳装的样子。当她走出来的时候,她的上身穿着小乳罩,而她的腰间却围着一条毛巾,遮住了下身。我本想看一看她的比基尼泳装,可是她却执意不肯:「老公,让我们还是出发吧!」
我抓起一叠报纸,跟随安妮来到酒店后面的海滩上,海滩上有一处游泳池,紧挨着酒店的大楼,游泳池的四周围了一圈屏风,遮住了外面的视线,屏风上印着安妮公司的商标,很显然,他们广告公司将整个游泳池租下来了。
我看见几个英俊的小伙子,或是在游泳池里游泳,或是在游泳池边上溜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自卑感。幸好,几个漂亮的女孩儿,穿着比基尼泳装坐在游泳池边上,有说有笑,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让我感到一丝喜悦。
这时候,我扭头一看,看见妻子已经解开了围在腰间的大毛巾,我差点晕过去,只见安妮穿着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裤,在我看来那根本不是泳裤,而是一条细带,她的雪白而细嫩的臀部几乎全露出来,衬托着修长的大腿,她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
我心里嘀咕,怪不得安妮要围一条大毛巾,原来她是害怕我责怪她穿得太暴露了。正当我想对妻子说两句的时候,忽然,从游泳池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喊叫声,「嗨!大家看安妮呀!」
紧接着,几个男人鬼哭狼嚎似的嚎叫了起来,安妮向他们妩媚地一笑,然后挑逗似的摆出一个姿势,将雪白的腹部和修长的大腿展示在那几个男人面前。接着,她扭头对我说:「老公,看到了?这就是我们公司里的调情!」
我默默地点点头,我咧了咧嘴本想说两句,然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本想讚扬一番妻子的比基尼泳装,可是又觉得很荒谬,我只好自嘲地摇了摇头。『不就是穿了一件比基尼泳装么!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心里默默地念叨。
我转念一想,如果哪个小伙子向我妻子飞眉眼,那不但对我没有什么伤害,我反而觉得很自豪,因为我有一个让人羡慕的漂亮妻子。
于是,我选了一把椅子坐下,翻阅手里的报纸。此时,安妮和几个女孩儿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我竭力阅读报纸上的文字,可是我怎么也读不进去,我用眼角偷偷地监视着安妮的一举一动。
这时候,那几个男人也围到了我妻子和几个女孩儿的身边,他们不时地互相打情骂俏。最后,我实在读不下去了,我将报纸举在面前假装浏览,而眼睛却透过报纸的边沿,注视着我妻子和那几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这时候,我看见那个叫杜伟的男孩儿,取来了一箱啤酒和两瓶威士卡,他将啤酒和威士卡混在一起,倒进了一个大杯子里,然后,他在安妮的耳旁嘀咕了两句,安妮妩媚地一笑,喝光了一大杯酒。其他的男人也围了上来,跟安妮有说有笑,安妮又喝了两大杯酒,其他的女孩儿也大口大口地喝起酒来。
坐在远处偷看的我,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妻子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很显然,是那些男人挑逗她的结果。此时,安妮摇摇晃晃的,似乎有点喝醉了。我见到妻子和那几个男人并没有干出什么越轨的事情,于是,我又重新拿起报纸浏览起来。
过了一会儿,安妮走到我身边,她身上湿漉漉的,很显然,她刚刚在游泳池里游过泳,她的小比基尼泳装紧紧地贴在皮肤上,映衬出她那迷人的身段。她显得很兴奋,「嗨!亲爱的老公,你感觉怎么样?」安妮扭捏地说。
「我很好,安妮,你玩得开心吗?」我问道。我的话显然是多余,从她脸上那兴奋的表情,我一眼就能看出她很兴奋。
安妮抓起毛巾擦乾了身子,然后又回到了她的朋友身边,我低头继续浏览报纸。
突然,我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我赶紧抬头一看,只见那个名叫梦琳的女孩儿赤裸着上身,她那雪白的乳房挺立在胸前,一个小伙子手里拎着她的乳罩,在她面前躲躲闪闪。原来,那个小伙子趁梦琳不备,从后面一把扯下了她的乳罩。
这时候,梦琳用胳膊遮住她那赤裸的乳房,追赶那个小伙子,两个人围着游泳池转圈儿,最后,那个小伙子一把抱住梦琳,两个人双双跳进游泳池里。
我兴奋地望着游泳池,忽然,我又听到一声尖叫,另一个女孩的乳罩也被扯了下来,可是她并不害羞,她并没有用手遮住赤裸的乳房,而是满不在乎地挺着丰满的胸部,跟其他人继续聊天。
这时候我扭头寻找安妮,看见她躲在游泳池的一角,正在跟几个男人聊天。忽然,我看见经理阿伦偷偷地游到安妮的身后,他勾住安妮的乳罩一把扯下来,一瞬间,安妮的乳头跳跃出来。她尖叫了一声,转过身去猛拍打阿伦,阿伦一把抱住安妮,将她托出水面,此时,安妮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周围的男人都欢呼雀跃起来。
这时候,杜伟也偷偷游到安妮的背后,他一把搂住安妮的细腰,哈哈大笑起来,安妮赶紧用手拽住比基尼小内裤,她知道杜伟想要扯下她的内裤。此时,阿伦伸出大手尽情地揉捏着她那赤裸的乳房,安妮又尖叫了一声,她用力拍打着阿伦的手臂。
几个女孩并不甘心被羞辱,正当杜伟紧紧抱住安妮的时候,梦琳偷偷绕到杜伟的背后,用力一把扯下了杜伟的游泳裤,一瞬间,杜伟的大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在场的所有女孩儿都高兴得尖叫起来,其中也包括我妻子安妮。
杜伟气愤地想要一把抓住梦琳,可是梦琳却闪开了,于是两个人围绕着泳池的边沿追逐起来。当杜伟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顶到梦琳屁股的时候,梦琳尖叫了一声,「咯咯」大笑起来。
大约过了几分钟,安妮从游泳池里爬上来,她用手遮住赤裸的乳房,走到我面前,她没有作任何解释。我张了两下嘴,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噢,老公,没事,那些小伙子只是在跟我开一个玩笑,仅此而已。」安妮小声地说。
「可是,你的乳罩却不见了,你在众人面前赤裸着上身,难道你觉得这很好玩吗?」我气愤地顶了一句。
「老公,别假正经。呆会儿,我就戴上乳罩,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看看,我们公司里的那几位女孩儿,他们不都赤裸上身吗?少见多怪!」安妮气愤地说。
我抬头一看,安妮说得没有错,所有的女孩儿都赤裸着上身,她们的乳房毫无顾忌地展现在男人面前,甚至,有几个小伙子还用手揉捏她们的乳头。
这时候,安妮伏在我耳边小声地问:「老公,你跟我说实话,当你看到那些小伙子跟我眉来眼去的时候,你觉得很兴奋吗?说实话,我觉得在那些小伙子面前赤身裸体,感觉特别高兴。」
我听到妻子的话,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感觉既气愤又兴奋,然而,更多的还是一股莫名的嫉妒。当我看着眼前的一幕的时候,甚至我的阴茎都情不自禁地勃起了,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老公,你都看到了,其实,我并没有受到伤害。」安妮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你拥有我这样漂亮的妻子,应该感到自豪,我让他们看到我的肉体,其实我是在挑逗他们,让他们嫉妒。」
我下意识地默默点点头,妻子瞥了我一眼,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跑开了。我本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嚥了回去,我心里在盘算:既然那些女孩儿都赤裸上身,那么我妻子也不应该例外,也许这正是他们的企业文化。
我抓起报纸继续浏览,然而我怎么也看不进去,于是我戴上深色的墨镜,躺在椅子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几个女孩儿赤裸着上身,依然在跟那些男人们打情骂俏。
这时候,孙婷婷赤裸着上身走过我的身边,她比我妻子略高一点,她的乳房结实而挺拔,一对深红色的乳头挺立在乳房上,显得格外诱人。很显然,她没有结过婚。
我依然假装在睡觉,可是我的眼睛却睁得大大的,透过深色的墨镜,直直的盯着孙婷婷那对玲珑的乳房。孙婷婷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正在偷窥她,她依然慢悠悠地从我身边走过去。
我扫了一眼游泳池,寻找我妻子安妮,我看见几个女孩儿在跟小伙子们打情骂俏,他们互相搂搂抱抱,然而却不见了安妮的身影。
最后,我终于在游泳池另一端的角落看见了安妮,她已经戴上了乳罩,坐在游泳池边上,两只脚伸进了游泳池里;阿伦在我妻子身边,他站在游泳池里,他的手搭在安妮的大腿上,他们俩面对面,有说有笑。阿伦在不断地恭维安妮,她显得很高兴,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显然,她还没有从醉酒中醒过来。
过了一会儿,阿伦贴在安妮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安妮抿嘴一笑,抬起手慢慢地扯下她左侧的乳罩,她那对雪白的乳房一下子露出来。阿伦探出头,吸吮了一下她的乳头,然后,他抓出安妮的小手,向水里自己的大腿根部摸去。我疑惑地望着他们,心里在胡思乱想,也许,安妮正在摸阿伦的超大阴茎呢!
忽然,安妮兴奋地尖叫了一声,然后又「咯咯」地笑了起来,她似乎摸到了什么,她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阿伦贴在她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她默默地点点头,阿伦伸出手慢慢地扯下了安妮的乳罩,此时,她的一对雪白的乳房完全展现在阿伦的面前,她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了乳房,然而,她的另一只手依然在摸阿伦的大腿根部。
这时,安妮向我的方向瞥了一眼,她见到我仍然在睡觉,其实她哪里知道,我是在假装睡觉,我正在密切的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阿伦将头凑到安妮的乳房跟前,贪婪地盯着她的乳房,他的鼻子尖几乎碰到了她的乳房,他的嘴里「叽哩咕噜」地说着什么,而我却听不清,不过从安妮兴奋的表情可以看出,那些话一定很淫蕩,她似乎心甘情愿地听任阿伦的摆布。
安妮不断地抚摸着阿伦的大腿根部,可是阿伦背对着我,我根本看不清他们究竟在干什么,不过,我看见安妮兴奋地喘着粗气和她那亢奋的表情,已经猜出来,她正在揉捏阿伦的大阴茎。阿伦不时地探出头,贴在安妮的耳边嬉皮笑脸地嘀咕了两句,安妮羞臊地笑了起来。
这时候,安妮探出身子,用一只手托住她的右侧乳房,举到阿伦的面前,就像在给婴儿哺乳似的,我看见她的乳头又大又硬,高傲的挺立在她那雪白的乳房上。阿伦张开大嘴,将安妮的乳头含进了嘴里,他尽情地吸吮,就像婴儿似的。
此时,我的阴茎已经高高勃起,变得又粗又硬,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妻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裸着上身让另一个男人吸吮她的乳头。我更不敢相信,我竟然也跟着兴奋起来,就像看着一对陌生男女在表演三级片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妮尽情地揉捏着阿伦的大阴茎,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惊慌地向我的方向瞥了一眼,我一动不动地躺在椅子上假装睡觉,我不想惊动妻子,我倒要看看她究竟会干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来,然而,我心中的嫉妒之火在燃烧。
安妮确信我已经睡着了,她轻轻地跳进了游泳池里,跟阿伦面对面地站在游泳池中,她丰满的乳房贴在阿伦的胸膛上,她的手依然在揉捏着阿伦的大阴茎,两个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身体在不断地扭动着。
过了一会儿,安妮伏下身子,一把扯下了阿伦的游泳裤,阿伦抬起腿让游泳裤脱掉,他那早已经高高勃起的大阴茎,在游泳池里依稀可见。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一起,有说有笑,安妮依然不断地揉捏着他的大阴茎。阿伦兴奋地深吸了一口气,他贪婪地吸吮着安妮那迷人的乳房,安妮「咯咯」地笑着。
最后,安妮的小手在水里快速地前后移动着,很显然,她在摩擦阿伦的大阴茎,与此同时,阿伦尽情地吸吮着安妮的一对乳头。突然,阿伦紧闭双眼,紧紧地咬住嘴唇,他的整个身子有节奏地颤抖起来。安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着魔似的盯着水里的大阴茎。我凭藉男人的本能,知道阿伦射精了。
过了一会儿,阿伦舒了一口气,他重新睁开眼睛,贪婪地盯着安妮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他在安妮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脸上露出淫笑。安妮假装气愤地尖叫了一声,她用力推开了阿伦,阿伦哈哈大笑起来,他捡起游泳裤穿上了,安妮也重新戴上了乳罩。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我的妻子放蕩地跟另一个男人调情,而且就在我面前,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揉捏另一个男人的粗大肉棒。
我环顾四周,有几个人正在贪婪地盯着安妮和阿伦,他们静静的一言不发,而另一些人却摆出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我竭力保持镇静,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我的嫉妒,然而,在我的内心里,我却很难接受看到的一切。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孙婷婷走到游泳池边,她的上身依然赤裸着,她的乳房高高地挺起,她宣布,大家準备去海滩了。安妮的公司事先租了一辆麵包车,就等在外面,那些男人和女人穿好衣服,三三两两的离开游泳池。
我依然在假装睡觉,安妮走到我身边叫醒了我,我看到她身子摇摇晃晃的,很显然,她的酒还没有醒过来,也许她还沉浸在揉捏阿伦超大的阴茎的快乐之中呢!
「安妮,在我睡觉期间,你玩得开心吗?」我明知故问地问道。我想知道,她是否感到忏悔,然而,我失望了。
「老公,玩得还可以。」安妮小声地说。
「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我挑衅似的问。
「老公,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安妮有些烦躁的说:「难道你想听那些故事吗?」
「也许。」我回答道。
安妮闪烁其词的讲述起来:「老公,其实也没什么,阿伦喜欢看我的胸部,我就解开乳罩让他看了。再说了,大家早就看过我的胸部,让他们再看一次也无妨。」
「噢,难道就这么点事吗?」我轻蔑地哼了一声。
「老公,其实也没什么,我脱掉了乳罩,他贪婪地盯着我的乳房,而且还摸了两下,就这些。」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老公,难道你也想看我的乳房吗?我现在就可以脱掉乳罩,让周围的男人也一起偷看。」安妮挑衅似的说,然后就开始解开乳罩。
「行了,行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结结巴巴地说,一瞬间,我的脑子里浮现出阿楞揉捏我妻子乳房的情景。
安妮又重新戴上了乳罩,我们跟谁大家来到海滩,公司事先租赁了一处沙滩排球场地,周围围上了一圈塑胶布,遮住了外面的视线。孙婷婷和倪昆玲二位漂亮的小姐正在玩排球,我选了一个气垫躺在上面,默默地望着他们,我竭力保持镇静,然而,我依然觉得很郁闷。
这时候,安妮也加入了排球游戏,这些男男女女们尽情地嬉戏,而那些漂亮的小姐们,穿着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裤上下跳跃,她们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不时地露出来。排球游戏继续进行,而他们的谈话越来越庸俗、越来越露骨。
过了一会儿,安妮兴奋地喊:「各位,我们玩一场论输赢的比赛,好吗?」
「很好,如果谁输了,谁就脱衣服!」艾锭接过话兴奋地喊道。「噢……」几个小伙子一边吹口哨、一边兴奋地喊叫。
安妮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她的脸上露出淫蕩的笑,她喊道:「如果你们男人输了,就脱游泳裤;如果我们女人输了,就脱乳罩!」
「一言为定,你们女人千万不能反悔!」艾锭说道。我知道,她在大学时曾经是排球队的成员。
这时候,安妮跳起来发了一个刁钻的球,排球正好落在两个小伙子中间,结果,艾锭没有接到球。几个女孩儿尖声的欢呼雀跃起来,艾锭狠狠地拍了一下额头,嘴里嘟囔两句,他直直地望着安妮,然后用手指勾住游泳裤,一下子脱了下来。
一瞬间,他的大阴茎跳出来,高高地勃起在他的大腿根部上,我也伸长脖子盯着他的大阴茎。说实话,他的肉棒并不如杜伟的长,但是却很粗,足以引来那些女孩的尖叫声。我注意到,安妮也贪婪地盯着他的大阴茎,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如此兴奋地凝视过我的阴茎。
接着,安妮準备发第二个球,她尖声地喊:「嗨!杜伟,準备好了吗?我要发你这个点!」说完,她轻轻地发了一个球。
我不知道安妮是什么意思,她似乎并不想得分。杜伟不费吹灰之力地救起来球,排球高高的弹起,艾锭奋力一扣,排球正好落在安妮的身边。一瞬间,几个小伙子大声嚎叫起来:「安妮,脱光衣服!安妮,脱光衣服!」
安妮羞涩地用手遮住了脸,她「咯咯」地笑着,然后用一只手遮住胸部的乳罩,将另一只手伸到背后,解开了乳罩,接着,她慢慢地挪开乳罩……
一瞬间,安妮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露出来,她的一对深红色的乳头高傲地挺立在乳房上,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性感迷人。那些小伙子连拍巴掌带喊叫,安妮的脸羞得通红,不过她依然在「咯咯」地笑着。
安妮继续玩排球,她的乳房挑逗似的摆动着,像是在男人面前炫耀。每当她跳跃的时候,她的乳头都跟着上下跳跃。在场的所有男人的裤子都被顶起了,显然,他们的阴茎都已经高高地勃起,特别是艾锭的大阴茎。
比赛接近尾声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小伙子都脱掉了游泳裤,他们的大肉棒毫无顾忌地高高勃起着;而女孩们都赤裸着上身,大胆地坦露着乳房。最后,安妮那队赢了。
比赛结束后,安妮捡起沙滩上的乳罩,不过她并没有戴上,而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艾锭跟前,此时,艾锭正在穿游泳裤。我注意到,安妮炫耀似的挺起胸脯,她的乳房高高挺起,她的乳头正对着艾锭的胸膛,他们俩小声交谈着什么,安妮毫无顾忌地盯着艾锭的大阴茎,而艾锭也贪婪地盯着安妮的乳房。
艾锭小声说了两句,然后他将大阴茎向前一挺,正对着安妮的腹部,作出做爱的动作,安妮笑了两声,她摇了摇头,不过她依然毫无顾忌地盯着艾锭的大阴茎。
艾锭没有放弃,他又在安妮的耳边嘀咕了两句,于是,安妮伸出小手扣住了艾锭的大肉棒,摩擦起包皮来。紫红色的大龟头正对着安妮的腹部,安妮用手指摸了一下艾锭粗大的龟头,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咯咯」地笑了起来。
艾锭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伸出手勾住安妮的小比基尼内裤向前一扯,然后,他探出头贪婪地盯着安妮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安妮尖叫了一声,她的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不过,她并没有阻止艾锭放蕩的举动。
突然,艾锭猛地将安妮的比基尼小内裤向下一扯,小内裤一下子落在安妮的脚踝上,安妮尖叫了一声,引来了众人的注意。一瞬间,她的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她的毛并不浓密,贴在大腿根部的隆起上,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依稀可见。
此时,她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站在众人面前,她那羞涩的表情,让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安妮赶紧遮住了自己大腿根部的小穴,她那雪白细嫩的臀部微微地翘起,不过她的乳房依然赤裸着。安妮慢慢地提起小内裤穿上,周围的小伙子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太阳渐渐地落山了,孙婷婷宣布大家先回到酒店休息,晚上10点钟,大家伙在温泉浴池聚会。
我和安妮跟在大家的后面,一个接一个的钻进小麵包车里,江霖坐在驾驶席的位置上,而杜伟坐在副驾驶席的位置上,然而,当我们挤进车里才发现,麵包车只有七个座位,我们几个人只能勉强挤在一起,大家吵来吵去。我好不容易挤到了副驾驶后面的座位上,我本想和妻子挤在一起将就。
这时候,杜伟扭头对我妻子说:「安妮,车里太挤了,到前面来,坐在我的大腿上!」安妮笑着答应了,她甚至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爬到了前排座位上。她依然穿着比基尼小内裤,所有的男人都盯着她那几乎赤裸的臀部,她大腿根部的两片大阴唇的轮廓依稀可见。
汽车行驶在崎岖的小路上,大家有说有笑,不过我并不想跟他们聊天,我时刻盯着妻子安妮的身体,我有一种预感,杜伟会对我妻子动手动脚。我的心里充满了一丝嫉妒和怨恨,于是探出头去盯着安妮的后背。
起初,安妮坐在杜伟的大腿上,身子微微向前倾。杜伟繫上安全带,他装模作样地整理安全带,他的手不断地摸安妮赤裸的乳房、揉捏她的乳头,然而,安妮并没有拒绝。
汽车拐了一个弯,驶上一条凸凹不平的路面,车身开始上下颠簸。我一直警惕地盯着安妮和杜伟,我注意到杜伟用一只大手搂住安妮的细腰,而另一只手却在抚摸她的大腿根部,两个人依然在若无其事地有说有笑,不过我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因为汽车里噪音很大,而且几个小伙子在大声地议论着足球的事情。
其中一个小伙子还扭头问我足球比赛的结果,我敷衍了两句,此时此刻,我根本没有兴趣关注足球比赛,我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妻子安妮和杜伟身上。
路面越来越颠簸,大家不得不抓住车身上的把手。当我稳住身子,重新注视我妻子的时候,发现她正坐在杜伟的大腿上,身子不住地随着车身上下颠簸,她的臀部时而高高抬起,时而重重落下,杜伟依然用大手紧紧的搂住她的细腰。我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于是我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汽车继续向前行驶,当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红灯亮起,汽车稳稳的停了下来。然而,我惊讶地发现,安妮的身子依然在上下有节奏地起伏着,我探出头去一看,她的比基尼小内裤已经被扯到了一边,她的左侧臀部完全露出来。此时我猛然意识到,杜伟可能已经将那超大的阴茎深深地插入了我妻子的阴道内,他们在做爱,确切地说,他们在性交!
一想到这些,我就感到万分紧张,我环顾四周,人们依然在有说有笑,他们没有注意到安妮和杜伟的反常举动。
绿灯亮起,汽车继续向前行驶,我探出头去焦急地盯着妻子的身体,她的屁股依然坐在杜伟的大腿上,有节奏地一起一伏。儘管我看不到安妮的脸,可是我能从她的兴奋的表情中猜得出来,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我们终于回到旅馆的驻地,大家陆陆续续钻出汽车,而我却最后一个下车。我看见杜伟将安妮抱下车,她正準备跟杜伟和江霖走回酒店去,我一把抓住了安妮的胳膊,把她拉到一边。
我愤怒地盯着妻子的脸一言不发,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的脸羞臊得通红,甚至流出了汗。
我见到杜伟和江霖渐渐地走远了,才压低嗓音愤怒地问:「安妮,你在前排究竟跟杜伟干什么呢?」
「老公,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所指何事,我们什么也没干。」安妮假装糊涂的答道。
「什么也没干?你倒说得轻巧,我就躲在你后面,看到了你跟杜伟干的一切事情,你别想抵赖。」我紧逼了一句说。
「老公,别大惊小怪,一点度量也没有。你也看到了,杜伟的鸡巴很大,又粗又硬,而且还高高地勃起,我根本无法坐在他的大腿上。所以,他跟我开玩笑说,是否可以将大鸡巴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起初,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可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把将我的比基尼内裤扯到一边,就在此时,车身剧烈地摇晃起来,他的大巴就直直的插入了我的屄里,我觉得那完全是一个意外。
说实话,他的大鸡巴实在太粗了,撑得我的屄很痛,于是我不得不扭动身子紧紧地夹住他的大鸡巴……不然你让我怎么办?」安妮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她的泰然让我感到惊讶,她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安妮说完,她噘起嘴若无其事地望着我,甚至,她的脸上还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老公,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一个已婚的女人,也不是处女,我没有什么损失。」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老公,我跟他干那事,只是一次意外而已。再说了,他没有射精,请你放心!」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我不敢相信,她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描述她跟另一个男人发生性关係的事情。然而,我转念一想,我又有什么感到惊讶的呢?我已经在游泳池和海滩边上看到了妻子公司里的那些男男女女们,他们根本不在乎向对方袒露敏感部位,也许他们早就相互之间发生过性关係,这就是他们的企业文化吧!
「噢,安妮,谁敢保证杜伟没射精呢?你应该吃两片避孕药……不然,怀孕了,那可是大事。」我结结巴巴地说。
「老公,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当众脱掉裤子让你看!」安妮顶了我一句,说完,她假装做出脱裤子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去吃饭吧!」我不耐烦地说。
晚餐很简单,我和妻子吃了两片麵包就回到了酒店的客房里休息。我闷闷不乐地躺在床上,希望安妮能够说一些道歉的话,然而,她却像没事似的坐在梳妆台前精心打扮。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30了,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却不见了我妻子安妮的身影,于是我赶紧冲出房间,直奔楼下的温泉池。
当我来到温泉池的时候,公司里的其他人正泡在温泉池里,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说笑,我妻子安妮也在其中,原来,她根本没叫醒我,就独自一个人到温泉池去了,她似乎并不希望我在场。
我扫了一眼温泉池,看到所有的女孩儿都赤裸着上身,她们的乳房在水面上若隐若现,显得格外诱人。我傻傻的站在温泉池边,就像一个多余的局外人,我根本无法融进他们的公司里。
这时候,安妮从池子里爬上来,她摇摇晃晃地走到我面前,显然,她又喝醉了。她笑瞇瞇地望着我,然后亲吻了一下我的面颊:「老公,太好了,你终于来了……他们跟我打赌,如果我脱光了衣服,他们也脱光衣服。」安妮结结巴巴地说,她的身子依然在摇晃。
「什么?脱光所有的衣服?安妮,你疯了吗?」我惊讶地说。
「老公,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安妮回答,:「其实,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到过我裸体的样子,而且,他们也看到了我跟杜伟发生关係。再说了,如果我脱光了衣服,他们也会脱光的,这多有趣啊!这是一种多么温馨浪漫的感觉啊!」
安妮还没等我回答,她就转身走回到温泉池边上,她一下子脱下了比基尼内裤,内裤落在她的脚踝上,她抬起腿将小内裤踢进了池子里,在场的几个男人发出一阵嚎叫声。
安妮扭动身子,摆出各种夸张的姿势,她的乳房丰满、大腿修长,离她最近的小伙子紧紧地盯着她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她成了所有男人的焦点。安妮赤裸的身子走进了温泉池里,接着,其他的男男女女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安妮跟其他女孩儿聚在一起,她蹲下身子,水面遮住了她的乳房,也许她也觉得,在众人面前大胆地赤身裸体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毕竟,女人还是需要一点廉耻感才好。
我没有跳进温泉池里,而是坐在边上一边喝酒,一边茫然地望着眼前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我扫了一眼温泉池,看到梦琳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正在跟一些男人聊天,她的乳房羞涩地探出水面,暗红色的乳头点缀在雪白的乳房上,她兴奋地说笑着,引来几个男人也跟她一起笑起来。
这时候,一位小伙子贴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梦琳狠狠地捶打一下那位小伙子的胸膛,她的脸羞臊得通红,然后,她直起身子坐在温泉池的边缘上,不情愿地慢慢分开了双腿,我兴奋地看到,她的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出来,她的阴毛已经刮掉了,两片大阴唇高高的隆起,肉红色的两片小阴唇微微从沟槽内探出来。
几个男人都探出头,贪婪地盯着她的女性生殖器,嘴里不时地发出「啧啧」的讚歎声。我也探出头兴奋地盯着梦琳的女性生殖器,这时候我听见梦琳自豪地说:「我的屄非常紧,如果你们男人的鸡巴不够硬,根本无法插入我的屄里,不信你们就跟你们的女朋友比一比。」
「噢,梦琳,不要吹牛,我们得试一试才知道你的屄是不是很紧。」其中一个小伙子挑衅似的说:「不过,不管怎么说,你的屄确很迷人,我一定回去告诉我的女朋友。」
「梦琳,如果你屄真的像你吹嘘的那么紧,你就应该让他试一试。」另一个小伙子半开玩笑的说,其他的男人哄堂大笑,大声嚎叫起来。
梦琳扫了一眼面前围成一圈的男人,说:「不行,不过我可以让你们长长见识。」说完,她用力分开双腿,用手指撑开了自己的两片大阴唇,她的肉红色的小阴唇翻了出来,阴道口微微可见,紧紧地闭着,她将食指慢慢地插入阴道里,她的阴道的确很紧,几个男人发出一片喝彩声。我也伸长脖子,贪婪地盯着梦琳的女性生殖器,不知何时,我心中的烦恼和嫉妒一扫而空。’
忽然,我听见一个男人招呼我妻子的声音:「嗨,安妮,那边太挤了,坐到我的腿上来!」我抬头一看,原来是艾锭正在招呼我妻子。
安妮笑了笑,摇摇头说:「我不过去,我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想干什么!」
「安妮,还是过来吧!我们不会对你干那种事。」杜伟嚷道,其他的男人也跟着一齐起哄:「安妮,你用不着害羞,我们早就看到过你裸体的样子。」
安妮抿嘴一笑,她直起身子,她的乳房一下子从水中跳出,挂着露珠。她摇摇晃晃地走到艾锭跟前,艾锭伸出胳膀一把将安妮搂进怀里,安妮一屁股坐在艾锭的大腿上,她的一对诱人的乳头在水面上若隐若现。
艾锭伸出大手尽情地揉捏着安妮的小乳头:「安妮,你真漂亮!什么时候能喝你的奶?」身边的几个男人一听,哄堂大笑起来,安妮也跟着「咯咯」地笑起来。
几个男人和安妮攀谈起来,我紧张地盯着妻子和艾锭,他的大手不住地揉捏着安妮的乳房和乳头,安妮靠在艾锭宽阔的肩膀上,他们俩在耳语着什么。艾锭用手指轻轻地揪着安妮的乳头,安妮的脸上露出梦幻般的笑容,她微微地闭上眼睛,尽情地体验着那种难以言表的快感,整个温泉池平静下来。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里,正当我準备离开的时候,倪昆玲赤裸着身子,摇摇晃晃地坐到我身边,跟我攀谈起来,显然,她也喝醉了。我不想失礼,所以,我跟她你一句、我一句的攀谈起来。
她说安妮是广告公司里最漂亮的女孩,她们在一起工作得很快活。我一边聊天,一边不时地用眼角监视着安妮和艾锭的一举一动,然而倪昆玲却执意要跟我说话,所以,我只好把头扭过来专心地跟她聊天,而无暇顾及我妻子。
这时候,我仔细打量着倪昆玲,她看起来就像一位刚毕业的女学生,梳着长长的披肩发,鸭蛋型的漂亮脸蛋,尖尖的下颏。她的乳房很结实,腹部平坦,大腿根部贴在一层并不浓密的阴毛,我一看就知道她没有结婚。我贪婪地盯着她的肉体,也许是她真的喝醉了,她似乎并不介意我的贪婪目光,她只是一个劲地诉说着自己的事情。
「你想看吗?」忽然,倪昆玲问道。我一惊,赶紧把贪婪的目光收回来。
「看……看什么?」我结结巴巴地问。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她的意识。
「我的肚脐环,你想看吗?」倪昆玲一本正经地问道,然后她将腹部向前一挺。
「噢,当然,当然!」我连忙回答,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给我看她的肚脐环。
「看吧!」倪昆玲说,她将腹部挺起:「这是金环!」
我假装一本正经地欣赏着她的肚脐环,然而,我的眼角却紧紧地盯着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裂口清晰可见,上面贴着一层薄薄的黑色阴毛。
「噢,你真是一位性感的男士,怪不得安妮会嫁给你!」说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起身离开了,她的身子依然摇摇晃晃。我兴奋地望着她赤裸的背影,惊讶于时髦女孩儿的时尚和大胆。
忽然,我想起了妻子和艾锭,不知道他们此时此刻在做什么?我抬头一看,只见安妮的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而她的屁股已经离开了艾锭的大腿,艾锭直起身子,他那原本高高勃起、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已经变软了,摇摆着耷拉在他的大腿根部上。我的心头猛然一怔,我妻子可能刚刚跟他发生完性关係,而且他很可能把一股股精液射进了我妻子的阴道里。
这时候,安妮走到其他女伴身边,她们似乎在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女孩儿对艾锭指指点点,安妮兴奋地点点头,其他女孩纷纷尖叫,大声笑了起来。我茫然地望着安妮,心里在胡思乱想,安妮肯定跟艾锭发生性关係了,她甚至毫无顾忌地告诉其他的女孩儿她那难以启齿的性体验。
我茫然地坐在椅子里,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兴奋、嫉妒,夹杂着一丝恐惧的感觉。我不敢想像,安妮竟然会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而且她的阴道里还灌满着别的男人的精液。于是,我起身準备离开温泉池,我不想跟妻子打招呼,我要让安妮看到我的不辞而别,我要让她知道我的愤怒。
第二天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安妮正睡在我身边,她依然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床角挂着她的小比基尼泳装。我望着她赤裸着身子,不想唤醒她。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她才从睡梦中醒过来,她伸了一个懒腰,钻进浴室里去洗澡,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她裹着浴巾走出来,她坐在床边上背对着我。我本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嚥了回去,我只好默默地保持沉默,然而,我的心里充满了怒火。
「安妮,昨天晚上你在温泉池里究竟干什么了?」我压了压心头的怒火,小声地问。安妮转过身来,兴奋地望着我的脸,她一言不发,而是一把扯下了我的内裤,掏出我的大阴茎尽情地揉捏起来。
「噢,老公,你别生气。其实你也看到了,温泉池里实在太挤了,我根本没有坐的地方,艾锭邀请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当我坐在他的大腿上的时候,才发现他没有穿内裤,他的大鸡巴顶在我的屁股上,而且,他还尽情地揉捏我的乳房,我承认,我感到很兴奋。后来,他托起我的身子,然后再放下,可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大鸡巴已经插入我的屄里了。」安妮喃喃自语地说。
「我本想反抗,可是我没有勇气。他的大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快速插入拔出,说实话,作为女人,我感觉很美妙,我无法抵御这种诱惑,所以,我就让他的大阴茎留在我的阴道里了。后来,周围的几个男人都发现了我们俩正在做爱,我感到很羞愧,正当我準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艾锭却紧紧地抱住我的身子,用力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我的阴道里。
我感觉他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了一下,我知道他快要克制不住了,于是我打算起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艾锭紧紧地搂住我的身子,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我的阴道里。老公,请你原谅,求求你不要生气,说实话,我并没有打算让他将精液射进我的阴道里,可是,我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才……」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支支吾吾地说:「老公……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安妮,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实话。那么请你告诉我,你跟公司里的几个男人发生过性关係?」我问,然而我却不想听到答案。
「噢,老公。所有的男人……我至少都与他发生过一次性关係。」安妮说:「但是,那只是一场游戏!」
「游戏?」我愤怒地嚎叫了一声,安妮吓得身子一颤抖。
「噢,老公,千万别生气,这只是一场游戏。昨天晚上,我们几个女孩儿都喝醉了,我们在议论哪个男人的大阴茎更粗更长,后来,梦琳建议我们亲眼看一看那些男人大阴茎。我们跟那些男人一说,他们很爽快地脱掉了内裤,他们的大阴茎都高高地勃起,毫无顾忌地展现在我们几个女孩面前。老公,说实话,他们的大阴茎都比你的大,即使最短的也比你的大阴茎长一吋。」
安妮停顿了片刻,抬起头愧疚地望着我:「然而,艾锭却插嘴说,这种比较很不公平,因为他没有跟我发生过性关係,所以根本无法比较他的大阴茎大小;杜伟也接过话茬接着说,他虽然跟我发生过性关係,可是还没有在我的阴道里射精过,所以,他还想尝一尝射精的感觉。」
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江霖跟梦琳已经在海滩上发生过性关係,这时候孙婷婷建议,为了公平起见,我们每个女孩都应该跟在场的男孩们发生一次性关係,这样才能客观地比较谁的阴茎更大。最后,我们几个女孩儿接受了建议,依次跟那个男孩发生了性关係,说实话,老公,我不想隐瞒你,那种感觉确实很美妙。」说完,安妮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我默默地听着妻子的叙述,我显得异乎寻常地平静,就像在倾听一个陌生女人讲述她的艳遇,说也奇怪,我竟然难以置信地接受了妻子的混蛋逻辑。妻子安妮见我并没有愤怒的表情,她竟然将手伸到大腿根部,慢慢地手淫起来,我兴奋地嚥了一口唾沫,频频点头。
「老公,如果愿意你听的话,我接着讲。我们几个女孩儿依次跟在场的男孩发生性关係,首先,我跟阿伦性交,他一把将我揽进怀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大阴茎就已经深深的插入了我的阴道,并且快速地插入拔出。说实话,他的大阴茎比你的粗多了,而且感觉非常美妙。」安妮说。
我默默地望着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不知道她是喝多了在胡言乱语,还是在说真心话。
「接下来,我依次跟艾锭和江霖发生性关係,他们俩的大阴茎又长又粗,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大阴茎龟头甚至插入了我的子宫颈里,我兴奋得忘乎所以……接着,我跟杜伟再一次发生性关係。
他是最后一个跟我发生性关係的男孩,他贴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他忘不了在汽车里跟我发生性关係的感觉,这场性游戏还没有结束。说完,他紧紧地搂住了我,将他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直直的插入我的阴道里,说实话,根据我的感觉,他的大阴茎是几个男孩中最大的,而且也是最粗的!
此时,我已经跟几个男孩发生过性关係,我的性高潮达到了顶点,再加上杜伟也是最后一个跟我发生性关係的男孩儿,所以,我尽情地跟他做爱,持续了很长时间。其他的女孩儿也尽情地跟男孩们发生性关係,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害羞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杜伟将大阴茎深深地插入我的阴道里,一瞬间,他再也克制不住了,将一股股精液射进我的阴道深处。」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老公,这就是事情的全部,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吗?」
「是的,这的确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假装不屑一顾地说。此时,我再也克制不住的射精了,就在我妻子面前,我将一股股精液射到了床单上。完事后,我感觉很懊悔。我觉得自己很愚蠢,我竟然喜欢听自己的妻子跟一打男人做爱的故事,而且还兴奋得忘乎所以。然而,我不得不承认,听完妻子叙述,我的确感到异常兴奋。
「老公,你不介意我干的那些事情吧!」安妮噘嘴小声地嘟囔道,然后,她扯过床单盖在赤裸的身体上:「晚安,老公!」说完,她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我望着妻子,无奈地摇摇头,现在已经是早晨了,然而她却当成了晚上,我不得不怀疑她说的这些话究竟是梦话还是实话。
渡假结束后,我忐忑不安地渡过了一个月,我一直在琢磨妻子跟她的那些男同事干的难以启齿的事情,我尤其害怕妻子会怀孕,我知道,妻子一旦怀孕,孩子肯定不是我的。幸好,一切都安然无恙,妻子的月经如约而至,我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又过了一个月,我也渐渐地忘却了那次渡假的经历,我宁愿怀疑那只是一场梦,而不是现实,然而,我知道我是在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