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廿八章 道高一尺

玲珑孽怨 第廿八章 道高一尺

时间:2018-01-02 成进心事满怀,草草在霜灵身上发洩完了,倒头又睡。
  随后几日,成进连去老屋的心思也没有了,吃饱便睡,心中只是苦苦作战,却就是狠不下心来。偶尔跟霜灵和云儿颠鸾倒凤时也是浑没心思,以往大把大把的花样竟是一样也没用上。霜灵跟云儿奇怪之极,觉得他近日好像温和了许多,只道他将为人父,野性有所收敛,哪里猜得到他的心事?好在也少受了很多罪,自是不敢多问。
  闷了几日,成进无聊之极,这天便走出府去透透气。
  晴空万里,明媚的阳光照得成进暖烘烘的,但他的心里可不是那么回事。成进面色阴沉的四处乱走,不知不觉走到东林。
  「他妈的,我怎么竟婆婆妈妈起来了!难道……难道见了姐姐就真的对我影响这么大吗?那小贱人我以前要她圆便圆,要她扁便扁,现在却居然会心软!他奶奶的!」找了一处阴凉处卧下,双手叉着枕在头下,眼睛直望着头上的绿叶成荫,阳光从叶缝中斜射过来,正好在成进胸前映成一个圆圆的光圈。
  成进胡乱想着心事,从前他是如何地心狠手辣,现在却变得优柔寡断起来。
  呆呆地躺着自个儿出神,突然跳了起来,大声叫道:「我是坏人!我是坏人!」
  心里只想强行压下刚刚又萌生出来的一丝仁慈之心,还他暴虐的本色。
  忽听背后轻轻一声冷笑:「你难道以为你是好人?」几块小石头疾飞而来。
  成进不及转身,听得风声疾劲,忙飞身跃起,石头呼呼地从他脚下飞过。
  成进喝道:「谁?!」转身一看,前面几丈处人影一闪,又是几块小石头疾飞而来。成进闪身避过,一路提防,向发石之处慢慢走过去。
  走没几步,前面树后闪出一只手,又是一把石子掷来。成进一声长啸,纵身而起,向那人扑去。那人一听来势不对,飞身便逃。一边逃还一边投击暗器,迫得成进一时难以近身。
  成进认得那人便是阿琪,骂道:「臭婊子想暗算我?」足下更快。阿琪的石子好像用之不尽,一把一把地打来,力度也自不小。成进不敢大意,小心避过。
  不过他轻功本来便不及阿琪,如此一来,更是难以追上。
  成进本来就心中烦闷,这下竟有人惹上门来,更是暴跳如雷。喝道:「臭婊子有种就来大战三百回合!」阿琪在十几丈开外转过头来,道:「你这坏人,我蓉姐姐是不是给你抓去了?」也忌惮成进武功了得,不想跟他近身搏斗。
  成进哈哈大笑,道:「嘿嘿,是又怎么样?她现在每天都翘着屁股等着我去插她的骚穴呢!哈哈!你是不是想去陪她?」阿琪脸上一红,怒斥道:「胡说八道!」又是一把石子打过来。
  成进闪身避过,心想这阿琪的容貌比方漪蓉只好不差,笑道:「她在等你去陪她呢……」话音未落,阿琪忽然飞身扑来,双手齐舞,几十枚石子疾向成进全身上下袭来。
  成进不料她这一扑便迫近数丈,石子距离太近,猝不及防,大惊之下翻身滚在地下,耳听得疾风在耳边擦过,小胫上一痛,已给一枚小石头打中。
  阿琪石子出手,拔剑跃近直刺过来。成进小胫上一阵钻心剧痛,不及察看,忙抽剑跃起迎敌。他腿下移动不便,一拐一拐地勉强应战。肚里暗骂:「你这小子也太不小心了,上次给方漪蓉暗算差点没命,今天居然也犯同样的错误!」忍着疼痛,使出生平绝学,沉着应战。心想这小妞剑法不及方漪蓉,自己只要不顾忌伤痛,尽能打得过。
  阿琪见他招数渐趋厉,脚下移动渐渐如常,暗暗心惊,不敢恋战,挡了几招后转身又逃。成进即使没受伤轻功也不及她,知道追不上,恨恨地大喝一声,眼睁睁看着阿琪的身影渐渐不见。
  成进心情本来已是甚差,给阿琪这一下挑衅,蛮性又生。当下怒沖沖走向大屋,心想:「给你这臭娘们跑了,好,我就去拿你的姐妹出出气!」
  一到大屋,里面却是毫无声息,成进也不理会,向里直奔而进。到了房外,见房门虚掩着,成进一脚踢出,「砰」的一声响,撞开房门,逕直而入。
  只见虎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睡眼惺忪,却是从梦中给惊醒。赵霜茹和方漪蓉一丝不挂地给捆成一团,并排吊在空中。
  虎子一见成进,鬆了一口气,道:「小少爷你吓死我啦!」成进「嗯」了一声,走到方漪蓉身边,一手猛揉着她的一只乳房,一手抓起她的头,道:「你的姐妹刚才居然敢暗算我,就拿你来消消气吧。嘿嘿!」
  方漪蓉双手贴着后背给绑在身后,大腿给屈到胸前,从膝盖处绕着几圈绳子绑在身前,身体给捆成一团,在樑上吊了半天,早已是手足麻木。成进的手一上来,便拚命挣扎,骂道:「臭贼!放开我!」
  成进在她凸出来的屁股上狠狠一拍,中指戳在她的菊花口探了一探,便用力插入她的肛门。方漪蓉一声哀号,屁股扭来扭去,但却不能阻止那根手指对她屁眼的挖弄。
  成进道:「这贱人还是不乖吗?」虎子苦笑道:「是啊,强得要命。我搞了这么多天还是这个样……对了,小少爷你这几天跑哪去了?可担心死我啦!我刚刚还在想,要是你今天再不来,我明天就得跑去看你了……」
  成进道:「我没事。」姐姐的事也不想说,问道:「这贱人这几天还没爽够吗?」
  虎子道:「嘿嘿,她那天给我们干得骚穴都肿啦,今天才算好一点了。他妈的,她就是不听话!」成进笑道:「肿了你还干?」虎子微笑道:「我跟她说听我话就暂且放过她,可她就是不听啊,所以……嘿嘿!我算温和的啦,只是慢慢地插……」
  成进道:「是吗?」中指在方漪蓉屁眼中挖弄,道:「这儿还是紧得很嘛,夹得我手指都有点痛呢!」方漪蓉羞耻地低哼一声,屁眼中不停收缩着,苦于身子难以动弹,只是咬牙自个滴泪,听任他肆意玩弄。
  成进「嘿嘿」一笑,拔出手指,手掌在方漪蓉光溜溜的股丘上用力一拍,方漪蓉一声低呼,吊着的身子轻轻一蕩,屁股上留下五个紫红的掌印。成进又是一声冷笑,使出连环掌,双手在她屁股上「劈劈啪啪」连续猛击,把方漪蓉的身子打得在空中蕩来蕩去。
  方漪蓉咬紧牙根,忍受着屁股上火辣辣地刺痛,被轮姦之后还给赤条条地捆作一团吊起来抽打,只感羞耻无地。却听成进一边打还一边骂:「你这小贱人给打得爽不爽啊?他妈的,你们姐妹两个三番两次想暗算我?不叫你尝点苦头,难消我心头之恨!」
  成进越说越是上火,心想:「他妈的,老子这两日老是婆婆妈妈的,我就不信做个坏人有这么麻烦的!对灵儿就算还有一点情份,对这想杀我的臭婊子还多想什么!」掏出肉棒抵到方漪蓉屁股上,双手抓紧她的屁股,用力一拉,耳听得方漪蓉又是一声哀号,肉棒已深深插入她的肛门。
  目标命中,成进更不打话,双手抓着方漪蓉的腰一推一拉,让她蕩在空中的身体去迎合自己的肉棒。方漪蓉本已给绑得手足麻木,给这么一蕩,绳子勒得更紧,屁眼中剧烈的抽痛几乎使她的神经都麻了,强烈的耻辱感使她粉脸涨红,头低垂着,口里喃喃骂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成进冷笑道:「你说对了!」心想我就是要做一个衣冠禽兽。一边推拉着她的身子,一边挺动下身,一下一下都直插到底。方漪蓉没几下已是气喘吁吁,不一会双眼翻白,昏死过去。饶是她自幼练武,身体壮健,但这几天以来,被没日没夜地折磨和强姦,已使她耗尽体力,虚弱不堪了。
  成进大感没趣,双手伸到前面紧捏方漪蓉一对嫩乳,肉棒继续不紧不慢地磨动着。转头看了同样给捆成一团吊在旁边的赵霜茹一眼,见她闭着眼睛在微微喘气,不敢看他辱方漪蓉。成进笑了笑,叫虎子放她下来。
  赵霜茹一脱离束缚,整个人在地上瘫作一团,手足酸麻之极,一时却爬不起身来。成进伸手抓起赵霜茹的头髮,将她拉到身前,把从方漪蓉屁眼里抽出来的肉棒塞到她口里。赵霜茹勉强撑起身子,她四肢虽然乏力但头部还能自由运动,兼之看出成进这会儿明显火气甚大,更是使用全身气力调整着姿势,小口不敢怠慢,认真地给成进套弄着肉棒。
  成进看着她狼狈地硬摆出下贱的模样,胸中油然蕩起一股复仇的快意,而姐姐所受的辱却又在他脑海中浮现。成进心中又是一苦,抓紧赵霜茹的头按在胯下,冷冷说道:「我要撒尿,含紧一点,别弄髒了地上。」
  赵霜茹一愕,随即身子微微一颤,唇上却是丝毫不敢鬆驰。口里的肉棒退了一大半出去,一股又腥又热的液体直射到喉咙上。赵霜茹嘴唇紧紧含住那龟头,她的口腔渐渐地容纳不下这些液体了,只好听任这些尿液通过食道流进自己的胃里。只见成进还是冷冷地看着她,赵霜茹心中一阵酸痛,两行清泪自脸颊缓缓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