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二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二章

时间:2018-01-02 气氛愈来愈热的大厅里,表演台地板上狼藉的遍布秽物,空气迷漫呛鼻的异味,但从这些平日养尊处优的上流社会人士脸上,却看不出有任何不适或嫌恶的表情,反而每人都兴奋得脸红耳赤,美丽有丈夫的少妇遭凌辱时羞恨的模样如此动人心弦,让人强烈感受到她的屈辱和不甘,不仅享受到性虐美女的快感,也充份满足男性强佔他人妻子的卑劣慾望。
  这时小依已被JACK从表演台上解下,不过鬆开狼狈的捆吊前,JACK又在她肛肠里注入一些甘油和大量的清水,还残忍的堵住肛门,说是要清理她的肠子,小依肚子里的东西才刚刚泻光,现在又被注满另一种浣肠剂,这次连想泻都泻不出来,肚子酸涨得十分痛苦,染到肠液的括约肌也像火烧般灼涩。
  JACK双臂从后面穿过腋下将她架起来,两条匀直的玉腿软绵绵的站都站不住。
  「呜……不行了……肚子……肚子好难受……」小依迷人的脸蛋痛苦扭曲。
  这种模样看在一群变态狂眼里既心疼又亢奋,滨临窒息的折磨已使眼前一片晕黑,她不求能去厕所,只要能让她将肚子里满满的酸液拉出来,就算要在这里当众解放也无所谓。
  「现在不行……等你完成另一项工作才可以去上大号……」JACK从背后紧紧抱住她,两张大手恶虐的捏揉饱嫩的肉球和酸涨的下腹。处在煎熬中的少妇肉体显得更迷人了,在男人强力拥搂下娇怜的冷颤,痛苦使她滑嫩的肌肤流遍汗浆,还起了密密的鸡皮疙瘩,乳房不知怎么也鼓胀起来,两粒尖尖的奶头髮硬的翘着。
  「啊……不……不要那么用力……」
  小依感到体内的压力无处发洩,还被JACK这样子挤压,她用力的收缩臀肌,想把堵住肉洞的东西挤掉,但这种特製的塞子遇水就膨胀,想靠肛肠收缩将它挤出来似乎是不可能!
  「别再白费力气了!没我们的许可,你是拉不出来的!来,听我的话,张开嘴……」JACK手指沾了些许不知名的白色粉末,送到小依唇边要她含进去。
  「唔……」小依虽没尝试过那种东西,但想也知道那是某种迷幻药,要是碰了这种东西,接下来自己就会心神迷乱的和他们作出更乱七八糟的事,因此拚命的转过脸躲避。
  「别害怕!只有一点点不会上瘾的,药效也不强,只会帮我们大家玩得更快乐而已。来!我吃一半你吃一半!」JACK自己舔了一半粉末给小依看,接着硬掰开她的牙关,将剩下的粉末刷在她嘴里。
  「不…」小依本能的想吐掉,JACK比她快一步摀住她的嘴道:「给我乖乖吃进去!你要是敢吐掉我就用打针的!知道吗?」
  小依噙着泪瞪着这个追求过她的男人,虽然眼中流露强烈的恨意,但若一定要被奸辱,她还是宁可选择JACK,总好过被到其他那些肥丑不堪的男人动手欺负。其实在所有曾强佔她肉体的男人当中,小依就只对JACK不打从心底感到嫌恶,芳心深处甚至已对这男人产生爱恨难分的複杂情愫。
  JACK和那些人不同之处除了长得不噁心外,熟悉女人心理的他总让受屈辱的小依得到适时的抚慰。和玉彬一起被掳去奸辱的那些天,JACK虽然和他们一起轮姦凌虐她,但有时又会变个人似的对她很温柔,小依想或许JACK还是爱她的,只是嫉妒她嫁给别人才这样对她,但如果JACK仍对她有爱意,又怎忍心看她遭其他猪狗般的男人轮番糟踏!
  「难道他只把我当成和别人合伙取乐的女人吗?」每每想这件事就让小依芳心又委屈又激动,她没查觉自己不知不觉已沦为JACK的俘虏,当她受这些男人欺负时,就会忍不住期待起JACK也来加入、期待得到他事后的爱抚,这时对JACK纠缠矛盾的依赖远超过玉彬,不过她怎么也不会向自己良心承认,对一个婚前追她的男人产生不正常的情愫,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在丈夫面前夺去她贞操、对她和丈夫进行残忍奸虐的共犯之一!
  此时女主持人拿了一只装满琥珀色液体的大玻璃瓶要小依双手捧住,迷幻药的效力逐渐发酵,小依开始有点天马行空的感觉,但JACK给她的药量很少,因此还能保持着理智,只是精神恍恍惚惚难以集中。JACK手伸到前面帮忙扶着玻璃瓶,防她失手掉到地上,瓶子里满满的液体都是新鲜的纯蜂蜜,她脚步踉跄、被半推半架的来到欣恬跪趴的桌子前,JACK要她将瓶内的蜂蜜淋到赤裸的欣恬身上,小依用力的摇头拒绝。
  「你们这些变态!到底还想作什么!」饱受羞辱的欣恬双眸闪着泪光、愤恨的抬起头怒骂。
  儘管她百般不甘和不愿,却没人理会她悲惨的处境,包围她的都是贪婪索求的目光,唯一怜悯她的小依却也是身不由己的受害者。
  「不……我不要作这种事……」小依虽然愈来愈不胜迷幻药的力量,却没完全失去理智,她怎忍心帮这些人来欺负欣恬。
  那个女主持人又来到旁边,这次她的助手抬来一只透明的大压克力箱,里面有数百只乱飞乱撞的蜜蜂。
  「你们想作什么!不要乱来!……你们要是敢……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欣恬看到他们抬来的小动物早已吓的俏脸惨白不住发抖,只是个性倔强的她仍不肯向这些人低头。
  这时在场的男人都喷上了防蜂螫的特殊药剂,唯独全身光溜溜的小依和欣恬没有。
  WILSON忍不住问道:「这两个妞全身皮肤又白又嫩,要是被蜜蜂叮上几口,那……不是让人有点心疼吗?」
  「嘿嘿……我会忍心让她这身细皮白肉受伤吗?放心吧!被蜂螫到只要擦个药,几分钟后就OK了,死不了也留不下疤痕的,听说还能美容呢……嘿嘿……只是没上药前比较难熬就是了!」裘董淫笑着道。
  这时女主持人一手捏着女王蜂的翅膀,另一只手在欣恬美好的肉体上东摸西摸,看来是想找个地方安置它。
  「不要!你们这些禽兽……别那样!……」欣恬已经害怕得快晕过去,她从小就怕小昆虫,更何况是会叮人的蜜蜂。
  但她反应愈激烈,那些男人就愈兴奋,女主持人最后残忍的将蜂翅黏在她肛门上去一点点的地方,任由活生生的蜜蜂躯体的在菊丘上挣扎抓爬!
  「不……不要啊……救命……呜……」
  说不出的恐怖淹没欣恬大脑,在肛门口激烈挣动的蜂虫使敏感的方寸地陷入无边的煎熬,那种摆脱不掉的痒意、彷彿会钻进骨子似的难受,可怜的欣恬害怕被蜂螫不敢挣扎,只能缩紧肌肉抗拒钻肤蚀骨的折磨,全身毛孔都难受的要张开了!
  这时男人全挤到她屁股后面观赏,只见被刺激的放射肉褶不由自主的缩张,欣恬只隐约听到他们在讨论「这女人的屁眼如此灵活」、「一定很淫蕩」之类下流龌龊的话。
  「你也来点这个吧!狂欢才开始而已呢……嘿嘿……」
  裘董和另外一个男人撬开了欣恬的嘴,强迫她吸食下少量迷幻药,接着就要JACK让小依在她身上浇蜂蜜。
  捧着蜜瓶的小依这时比刚才更无法自主了,身后的JACK不知何时也把自己脱了精光,一根火烫的阳物抵在她光嫩的裸臀上不停顶弄,搞得她两条光溜溜的腿更加虚软无力。
  「哼……哼……不……不行……」小依如梦呓般的呻吟,一脸辛苦蕩漾、无力偎在JACK身上的媚态,明眼人早看出她沉沦在药力和男人强壮身体的双重快感下。JACK轻按着她捧玻璃瓶的一双玉手,引导她把瓶子移到欣恬辛苦抬扭的屁股上方,慢慢倾倒而下!
  「呀……不要……」
  可怜的欣恬一阵哆嗦,冰凉的蜜泉直接淋上她屁股,淹盖过雪白的臀肉和粉嫩的耻阜,流进嫩红的肉缝再溅落到桌上,不一会儿功夫下半身已裹满了蜜汁。
  「好了!把蜜蜂都放出来吧!」
  女主持人抽掉箱匣,一团黑影即刻蜂涌而出,迫不及待的都往欣恬的下体集中,在雪白臀肉上铺成奇特的内裤。
  「咛……不要……好痒……啊……」受海洛因影响,神智也渐渐迷乱的欣恬反而没刚刚那么惊恐,只觉得好像有几万只虫子在她屁股、肉阜上爬动,连耻缝里也挤满了蠕动的小东西,争相的想钻进阴道里头,可能把那里当成了蜂穴吧!虽然痒得很难受,却又有种异样的酥麻。
  「这里也要弄!」JACK扶着小依的手,继续朝欣恬脚底倒上蜂蜜,最后还涂抹在她白嫩的乳房上。忙碌的蜜蜂爬满了这些裹上蜜糖的敏感肌肤,浑身搔痒使她趴跪的胴体不停扭动,看在男人眼里是说不出的煽情诱惑。
  「唔……啊……好痒……好难过……」肉体的淫痒加上迷幻药的摧残,使她不仅放浪形骸、还语无伦次的胡乱哼叫,那种介于天堂和地狱间的折磨,简直连骨头都要软掉、浑身都要烧起来的感觉!
  他们这样足足折磨了欣恬一顿饭的时间,直到她完全没力气再动、玉体香汗淋漓,才用特製的燻烟将她身上的蜜蜂熏死,桌上和地面都是从她身上掉落的蜂尸,但却还有几只半死不活的蜜蜂夹在湿红複杂的肉缝内蠕动。
  JACK搂着软绵绵的小依,推她到欣恬屁股后面,把一根软皮鞭交到她手里,要她把夹在欣恬耻缝和唇片里的蜜蜂打掉。
  「朝这里打知道吗?把肉缝里的蜜蜂打下来!」裘董剥开欣恬红黏黏的耻缝指给小依看。
  「不……不行……」小依儘管脑海一片迷乱,仍觉得朝眼前这光洁美丽的屁股动鞭是不对的。
  「来,我教你!」但不管她愿不愿意,JACK已抓起她握鞭的玉手,向那可怜的美丽肉缝挥下鞭条!
  「啪!」一声轻响,欣恬抽搐了一下,随即悲惨的叫出来。
  剩下的几只蜜蜂都被鞭子打掉,但有一只当场被打死的蜜蜂,蜂针竟刺进娇嫩敏感的阴户肉壁里!
  「好可怜!被蜂螫到那里了!很痛吧?」淫计得逞的裘董得意的淫笑着,一边捏起死掉的蜜蜂和黏在肉壁上的蜂针。
  才一会儿功夫,整片红色的嫩肉已翻肿出来,不仅阴唇扭曲,连阴户都被挤得只剩一条密缝。
  「对……对不起……我……」小依不知所措握着鞭子,看着欣恬痛苦的伏在桌上蠕动挣扎,让她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这时JACK突然从后面攫起她腿弯、粗暴的抬高一条玉腿,她还来不及反应,强壮的龟头已顶住柔软的肉瓣中心,正企图往内挤入。
  「啊……」小依紧咬玉唇,肚子里难受的酸胀在长时间煎熬下已经麻庳,但要再接纳JACK胯下巨物实在有相当的困难。JACK感到龟头在滑灼的洞口遇到强大阻力,顶了几次都往外滑开,最后才勉强挤入一点。
  「不……不行……ㄠ……太大……」她痛苦的摇头哀求,其实不是JACK的肉棒变大,而是她腹中满满的浣肠水、全身力量不由得集中在下腹,才会导致插入时加倍辛苦。
  「真好……这么紧,没开苞过的少女也没有这么紧吧……」JACK喜出忘外,没想到干起来滋味如此美妙。
  由于小依今天月经来潮,因此朱委员和WILSON都有顾忌,但JACK并不忌讳,反而还觉得经期间温暖湿润的洞穴操起来更爽,如今又加上她用力紧缩的阴道,简直乐坏了他的大鸡巴。
  「我要进去了!放鬆……」
  「不行……真的……啊!……」
  JACK一把搂起小依、一手将她的腿抬得更开,霸道的硬往内顶入,小依哀求声未尽,肉柱已强行挤开缩紧的防线进到体内。
  「拔……拔出……来……唔……不……行……」她感觉肉洞紧紧夹住一条烧红的铁条,超出负荷的肌肉开始抽筋!
  「呃……好……好舒服啊……」相对于小依的辛苦,JACK却爽的脑袋一片空白,又热又湿的黏膜像生橡胶、一圈一圈的紧紧缠住亢奋的肉棒,更妙的是整条阴道还会扭曲收缩,像小嘴一样拚命的吸吮入侵的巨物。
  「来……来这里……」他顶着小依的屁股,强迫她爬到欣恬面前,要她双臂扶在桌缘、抬起屁股让他干。
  「哈……真好……好舒服的感觉……」JACK慢慢抽送起血淋淋的怒棒,被紧穴咬住的阳物,表面弯蜒的青筋看起来更加暴凸可怖。
  「呀……咿……」小依用力抓着桌缘、不时发出忍耐痛苦的呻吟,然而随着JACK一次又一次的攻势,穴心也开始传来阵阵甘甜的颤慄。
  「哼……」痛苦扭曲的脸蛋微微舒展,她和欣恬面对面的距离不到一公分,彼此热息不断吹拂对方的脸。
  这一边裘董也脱下裤子,着保险衣的鸡巴正顶着欣恬肿胀的耻阜磨擦,欣恬不但没抗拒,遭蜂螫疼痒难耐的肿穴反而无比受用,在药性迷乱下,她哪还管得那根棒子是不是亲爱男友的?一心只求它别停下来就好!裘董把她逗弄的娇喘连连,潺潺的穴水从紧闭窄缝一直泌出来。
  「差不多了!也该让你更爽了!」
  这时蜂毒已完全扩散,欣恬半边私处肿得活像红包子,连肉豆都立在外面,屄穴被挤得只剩细细一道缝,裘董稍一用力、紫亮怒张的龟冠推开两侧胀肉、顺利没入阴道里!
  「呃……」欣恬浑身难以控制的颤慄起来,那种感觉太强烈、太美妙、太複杂,被磨擦到痒处的快感简直无法言喻。裘董也捨不得一次将肉棒插到底,阴道里出乎意料的柔软,火热的肉膜从四面八方围挤过来,龟头彷彿要被融化掉。
  「哦……我的好欣恬……你的身体……真美妙……我终于得到你了……」裘董亢奋不已,享受着将整条肉棒送到最深处的每一吋过程,还发出满足噁心的呻吟。
  「哼……好舒服……用力……动起来……求求你……」欣恬也不知耻的求裘董插送她炙痒的嫩穴。
  「既然你求我……那我用力干到你这小骚货升天吧!」裘董两张大手抓揉着白嫩的臀丘,开始加快速度抽插!
  「呜……好舒服……啊……再用力……啊……」被一波波猛烈抽插搞得痉挛的欣恬,从没经历过这么彻底淋漓的快感,除了药性迷乱她的羞耻心外,遭蜂螫的耻肉也渴望被用力操弄,最好能激烈到磨破剧痒的黏膜。
  这时另一头的小依也快被JACK送上顶峰,两名惨遭奸辱的女子面对面、一样被男人从后面粗暴顶撞着屁股。由于距离太近,唇片不时会相互碰触到,随着男人愈顶愈凶,两张可爱的小嘴接触也愈频密,到后来竟黏在一起没再分开,她们从鼻孔和唇隙发出嗯嗯的满足喘息,粉红滑溜的香舌相互纠缠,饥渴的舔着对方珍珠般洁白的齿床、吸吮彼此多汁的嫩舌和津液。
  「干!这两个骚货……被男人干到爽歪歪,竟然搞起女人亲女人的游戏。」
  「真他妈过瘾精彩!心脏快受不了了。」
  ……
  这些男人看得目瞪口呆,一颗心哽到了喉咙。
  「唔……我快到了……」裘董泻精将至,卯起来猛干,欣恬像暴风雨中的花朵,任凭她厌恶的男人蹂躏摧残,还意识不清的愉悦哼叫着。
  「起来……换我亲嘴……」JACK也已到最后关头,喘着气扭过小依的脸强迫和他接吻。小依激烈渴求的吸住了JACK的嘴唇,嫩舌大方的送到他嘴里面。
  吻了一阵JACK已撑不下去,再度放开小依做起最后冲刺。
  「ㄠ……我也……要出来了!」他发出野兽般满足的嚎叫!
  「JACK……你……好棒喔……射到……我身体……里面……啊……好舒服……用力……呜……人家……要死了……人家……爱你……」神智迷乱的小依在狂暴快感中吐露潜藏意识里的不伦念头。
  「不要脸的婊子!看我干死你……被我强姦还说爱我……对得起……你的男人吗!」JACK愈骂愈亢奋,彷彿从羞辱小依中能得到更多的高潮快感……
  小依终于在JACK注入滚烫的浓精后晕死过去,JACK边擦着沾满精血的鸡巴,一边用力拔出堵住她肛门的塞子,黄色的秽水「噗」一声从张开的小肉洞大量喷出,小依只轻哼了一两声,身子不停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