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夏天的艳遇

夏天的艳遇

时间:2018-01-02 那是两年前的夏天,天气很热,和两个朋友在路边的烧烤摊上一边喝啤酒吃烤串,一边讨论着一会去那里耍,最终决定去一家有速食的KTV(相信各位都知道速食是什么意思啊)。
路上不表,开车一路狂奔到达目的地,哈哈希望今天能找到个好MM。
一进门有老闆迎上问,几个人?答曰:三个。于是开一中包。刚一进门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叫老闆找MM了。这时老闆带进一个MM,我们开始打量,MM大约有1.72米左右,长长的卷髮,身材不是很火辣,但是两条腿真是不错,很长,很长。眼睛不是很大弯弯的,嘴唇很厚,嘴角微微上翘很风骚的样子。朋友都不中意,要找老相好,我没有认识的MM,看这个MM,长得是实在是高,和本人也正好相配,本人身高185公分。于是拍拍了身旁让美眉坐下。
然后两个朋友分别找了两个MM,开始唱歌,我和美眉坐在靠边的沙发上,抱着美眉的小腰开始聊天喝酒,美眉真是很瘦很瘦,172公分,两条长腿在我眼前晃晃悠悠。时不时的把手伸到美眉大腿上摸一下,感觉没有一丝多余的肉,很紧绷。美眉说她是跳艳舞的,于是恍然大悟,难怪这么紧绷呢。
这是两个朋友分别带着美眉上去专业房间中办事了,我也很想,于是对美眉提出要求,哪知道美眉说她在这里只是跳舞,不坐高台,我晕,好不容易找了个不错的,有了感觉竟然不做,很生气,于是开始和美眉讨论,结果还是被拒绝。
美眉看我很失望,于是说:我给跳段舞蹈吧,不另加钱。这里跳舞是要另加钱的,于是美眉开始了充满诱惑的劲舞。
她一件一件的退去了身上的衣服,在我的身上挑起了大腿舞。这时我坐在包厢最里面的角落,从外面是看不到的,没有档上包厢门的小玻璃,因为被老闆看到档上了是要收跳舞钱或者是快餐费的。
美眉的胸部不大,本人不懂女人的型号,只是一手就可以掌握,RT也不是很大。在肚脐上穿着一个闪闪发光的脐环,不应该是脐钉,一晃一晃很是诱惑,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的T裤,美眉很瘦所以PP也不是很大,不过摸起来很是坚挺,阴毛不多,刚好从丁字裤里露出一点点。
由于是夏天,我穿的短裤,马上就在MM的刺激下,一柱擎天了,MM用手隔着短裤一握,笑着对我说:好大啊!这么烫!相信大家都有过这么极端兴奋时候滚烫的感觉,我的手也毫不客气的摸着MM的胸部,感觉她的RT早就很硬,下体隔着内裤也有些湿了,还是能明显感觉到的。这时MM说差不多了哥,一会他们回来了,看到了会加钱的,我想也对,MM对我说,留给你电话,回头联繫我。
看着MM微微上翘的嘴角那感觉就是想马上把她就地正法了,不过没有办法人家不让弄啊,其实我也不习惯这种快餐,要么就是很久不出来,要么就是很久没有感觉。MM穿好衣服,拿出我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她的手机响起说:有空给我电话。
一会朋友们出来了,接着就是唱歌和喝酒,期间当然少不了占MM的便宜,并且知道了MM叫文文。
本人不爱唱歌就和文文一直喝酒,谈的很投机,知道了她是东北人,来本市有半年了,只是偶尔到这个歌厅来跳舞,其实她被一个大款给包了,只有在大款不去找她时出来玩,这个歌厅有她一个比较好的姐们,所以有空了就来这里,由于不缺钱就是跳跳舞,不做高台。
本人心想不错,还真没有遇见这样的呢,也算半个良家?于是大套近乎,手号码当然是要留下的,朋友们玩的也差不多了,随买单走人,临走时于文文相遇电话联繫。
第二天下班无事,想起文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播出电话,竟然关机了,不会是让人给玩了吧,不过算是也不过是白白YY的一个晚上,也许美眉有事呢,随发一短信,想你了,有空给我回电话。
又过了一天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婊子无义么,呵呵,不料晚上下班前美眉电话来了!
原来美眉跟他的老公(当然是那个大款老公了)去了外地,今天上午刚刚回来,老公回家了,她就自由了,哈哈哈,可以有机会弄一下了,于是约好一起吃晚饭,美眉告诉了我她住的小区地址,还是不错的小区比较高档,不愧是金屋藏娇的好地方啊,有钱就是好,于是把车子留在单位,打车前往,还是安全第一。
在出租上等待美眉,不一会美眉身穿一条灰色的休闲裤,上身穿一件紧身的露脐小背心出现了,可惜胸部不大不过闪闪的脐环也很吸引人,连司机大哥都眼直了,暗喜今天赚到了。
文文上车后说,咱们去吃东北菜吧,我连连点头,吃饭不是目的么,到了一个小饭馆,进一小雅间,点了酱大骨头,和两个小菜,我提议喝点酒,文文说和白的吧,啤酒太占肚子,呵呵整合我意,于是来了瓶老白干,是那种九十多一瓶的,泡妹妹是要有点投入的么,美眉喝多了是不是更加风骚呢,于是便聊边喝,再一次印证了那句话,敢喝酒的女人真的是很能喝,一瓶见底。
文文的脸红扑扑的,是那种成熟的感觉,不过骨子里透着风骚,聊天是知道原来比我还大几个月,吃完饭决定去一个当地很好的洗浴中心看演艺,哈哈,肯跟我去那里还能放过你么!
路上不表,看演艺接近尾声时,我说上楼休息会吧,说实话一瓶酒下肚确实很晕的。
来到楼上开一标準间,与文文手拉手进屋之后就倒在床上,就连有个女服务员在傍边也不顾先来个湿吻,哈哈,滑滑的舌头真的不错,签了开房单,要了两瓶饮料。
等服务生送来后我起身锁上门,回头一看文文已经躺在床上,翘起一条腿,一手撑着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这怎么能忍啊,一下扑了过去,先来继续之前的湿吻,手也伸进了美眉的衣服,準确的抓住了她的胸,就是胸太小,遗憾啊,轻轻揉了几下,顺流之下,伸进了美眉的裤裤里,原来又是T裤,哈哈,还真是风骚,现在外面轻轻的抚摸,抓住T裤上下的扯动,摩擦她的阴部,文文也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上下套弄着我的JB。
几下把文文的衣服全部脱光,只留下T裤,文文和我面对面跪在床上,继续湿吻,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手摸着文文的PP,一手从前面扣着文文的小穴,原来早就淫水横流了,哈哈哈,真是个极品的骚货啊,今天真是赚到了!
文文已经呼呼娇喘了,我躺倒在床上,把她扶到我的身上,手也拿出早就準备好的TT,想先来个女上势,饥渴啊,就不搞前奏了,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文文从我的胸口一路亲了下去,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真是意外啊,虽然是知道她很骚但是也没想到她竟然主动的口交。
文文用她那柔软舌头舔弄我的龟头,时不时的嘴将我的小弟弟一口吞进去,用力的向里吸,然后猛的吐出,发出砰砰的声音,然后再伸出舌头舔我的龟头和阴茎,还连带添我的冠状沟,不时的用舌头在龟头上打转,竟然还来个深喉。
文文集中力量对我的小弟弟攻击了五分钟,我已经是脸红耳赤了,双手抓着文文的头,向下按了按,文文很默契的开始向下舔弄我的蛋蛋,先用舌头在阴囊上来回舔弄,又把两个蛋蛋一起含进嘴里,来回挤弄,真是爽啊。
还是头一次和小姐之外的人做爱时激动成这样。文文虽然被人包养,应该勉强算半个良家吧,还有种偷情的快感呢。
文文继续对我的小弟弟和蛋蛋重点进攻,还时不时的舔弄我蛋蛋下面的应该是会阴吧,很是刺激,虽然没有做毒龙,但是有过经历的朋友应该知道口交时对JB和蛋蛋周围的舔弄比毒龙更加刺激。
十几分钟的口交,文文的口水早就把我的大腿和小弟弟、蛋蛋上沾满了,我靠在枕头上看着文文,她还上来和我接吻,我在狂爽中早就没有顾及了,也不管她刚刚吐出我的阳具,和她热烈的湿吻着,然后轻轻按按她的头她就乖乖的回去继续口交。
找过小姐的朋友都是知道的,小姐们的口交就是为了让你的弟弟变大,好进行活塞运动,早点射出你的子孙。不像这种情人口交就是为了让你爽。
我已经在发射的边缘了,可是文文好像故意似的,特别快的吞吐一阵就在我有感觉要射出的时候,又把我的阳具吐出,脱离了她的刺激那种要射的感觉又马上回落,真是极品小骚货,他看着我爽的样子,不时的嘴角上翘的淫笑一下。这个小骚货,非要射在你的嘴里让你尝尝滋味,我用力的将文文的头向下按了一下来了个深喉,她被呛了下,用牙咬了我JB一下。
我用手抓住了我的JB上下套弄,她也知道我要射出了,很配合的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看来她準备好让我口爆了,我加快了速度,她也开始嗯嗯的呻吟来刺激我,突然感觉到精关一鬆,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喷射了出来。
文文也适时的嗯嗯起来,有些日子没有做过了,射了很多精,文文用嘴把我的精子全部都吃了进去,然后竟然向上爬了上来全部吐在了我的胸口。
我正在惊讶的时候她又用舌头舔了起来,把在我胸口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还吐出舌头让我看看,我的弟弟还在颤抖中,就感觉这只是在看A片啊,还是第一次看着女人吃精液呢,虽然看惯了A片中的吃精镜头,但是这是亲身经历还是第一次。
文文吃完了我胸口的精液又爬了下去,给我清洁JB上的残留物,我说:小淫娃好吃么。她一下爬在了我的身上说;你也尝尝。就上来亲我的嘴,我可不想吃自己的精液,赶紧的躲开了,她装作生气的样子崛起了嘴,我赶紧抱住了她,点了根烟给她,开始聊天。过了会文文去了洗手间漱口,回来后捏我我半软的JB倒在我的怀里,我说:「小淫娃想要么?」
「光你爽了,我可还没有呢!」
「呵呵,那让我来满足你吧!」
我把文文压在身下开始亲她的奶头,虽然奶子不大,但是乳晕并不黑,乳头也不不大,含在嘴里感觉不错,我的手也没有闲着一手摸着另一个奶子,一手伸向了她的阴部,褪去了她的T裤,顺着她的小腹,向下摸,这时摸到了她阴部上方大概三厘米处有一道伤疤,我起身一看大概有5厘米左右,还有些发红,看来是刚做了手术不久,我还以为是刨腹产的刀疤呢.
这时文文对我说,时几个月前宫外孕做手术时留下的伤疤,我没有说什么,直接亲了上去,双手也没有停止,一只抚摸着她的双乳,一只伸进了她的阴道,她的阴道早就淫水氾滥了,轻轻一伸就进入了两个手指,里面很热.
文文还有意的夹紧我的手指,我一路亲向下边,爬在了她的双腿中间,亲了亲她的大腿根。手指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文文激动的用上手按住我的头,我凑近了文文的阴部闻闻了她的阴道,还好没有异味,就是有点淫水的骚味,哈哈,应该是心理作用吧.
我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阴蒂,文文激动的拱起身子,左右晃动,闪亮的脐环也随着晃动,我倍感刺激,狠狠的吸了她的阴蒂一口,文文大声的喊:「啊,啊,老公,你真骚,爽死我了。」
竟然还说我骚,真是个天生的骚货。我离开她的阴部一路向下,开始攻击她的双腿,身高1.72米的文文,一双大长腿是不能浪费的,我亲的她结实的大腿,一手摸着另一条腿,一手不停的继续在阴道里抽插,文文也大声的呻吟。
我的小弟弟在刺激下也开始有了反应,处于半勃状态,毕竟刚刚发了一次,我一把拉起了文文,躺在了床上,按住了文文的头给我口交,文文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一口含住了我的阳具,开始了口交。
我把文文的大腿拽了过来,开始69势,我把两个手指很轻易的就插进了文文阴道,并不是的用舌头舔舔她的阴蒂,文文也很配合的有深有浅的给我口交,舌头也不放弃对龟头的刺激,还用手揉搓我的蛋蛋,我也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文文这是已经不再给我口交了,完全沉浸在我手指的抽插中。
「嗯嗯,轻点宝贝,爽、爽,别停,别停啊,别亲我,受不了了,好老公,好老公。」
文文突然双腿夹紧,正好我在舔她的阴蒂,一下夹住了我的头,浑身颤抖,原来高潮了,可惜没有潮吹,说实话,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没有见过潮吹的呢。
文文颤抖了一会,一下翻过身来,骑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迫不及待的要我的JB进入了,我伸手拿来了在旁边的TT,刚才没有用上,现在该它上场了,说实话我是很不愿意带TT的,但是怕人家有所顾忌呢,这时文文说:「别带了,看你出来玩就套,就知道你平时很注意,今天别带了。」
早就精虫上脑的我,一听可乐了,猛的向上一挺,一下就插入了文文的阴道里,啊,我不禁发出了舒服的呻吟,文文的阴道很热,淫水早就氾滥的那里都是了,所以一下就把我的JB插进了阴道的最深处,文文舒服嗯嗯了一声,开始上上下下的运动。
「啊,老公你的JB真大,好涨啊,爽,向上顶我,对对,好,舒服。」
「小骚货,爽不爽,顶死你。」
我们在不断的说着调情的话,文文以极快的速度上下套弄,可惜她的胸部不大,要是个大胸上下耸动就更好了。
我双手扶着文文的腰帮助她上下套弄,大约10分钟,文文累的出汗了,趴在我的胸口喘息,我也藉机休息一下小弟弟,免得刚开始就交货了,今天可得和她大战300回合。
休息了几分钟,我把文文压在身下,跪在她双腿间,举起了她修长的双腿,用舌头在她的小腿上来回舔弄,文文风骚的扭动着腰肢,我拿着JB在她的洞口来回摩擦,文文迷离的对我说,宝贝快点,别逗我了!
我猛地一挺将阳具一下全部插了进去。「啊,好棒,宝贝快干我,我的好弟弟,快快。」(虽然比你小几个月也不用这样叫我吧,看我不干死你。)
「姐姐,你想弟弟干谁啊?」
我插进阴道后故意不动,藉机挑逗文文,「干我,乾姐姐,快点,宝贝,使劲插我!」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看我插死你个小淫娃!」
我开始了埋头苦干,由于文文很瘦,每次深深的插入,都可以碰到她的阴部上面的骨头,有些痛,但是还是爽的成分居多,文文的淫水真是丰富,顺着大腿都流到了床上,我低头看着阳具在阴道里进出,以每分钟几百次的速度抽插,(呵呵,夸张点)JB上沾上了白色的淫水,因该是文文爽到极点的分泌物吧!
呵呵,还不错,我高高举着文文那双修长的双腿,想着怎么玩玩这双腿,浪费了可不好,也分散下注意力,射得早了可不好。不过怎么也没有想出应该怎么玩她的腿,那是小狼还是初级阶段,不知道怎么利用这么好的资源。
算了还是传统的吧,我使劲把文文腿按在两边,加快了速度,文文大声的喊着:好弟弟,宝贝,使劲,别停,快快,射里面,射里面!(你是在喊我呢,还是在喊我的小弟弟呢?呵呵,这个姐姐可是不错!)
我也很兴奋,更加的卖力了,汗珠滴在了文文的胸部,感觉就要射出了,突然文文的阴道一阵紧缩,一股快感也直达我的腰部,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文文的阴道。我们同时到达了高潮,一下趴在了文文的身上,文文还在不停的颤抖,阴部也在收缩,那种感觉是无法用笔墨形容的。
我休息了一下,拔出JB,向上骑在了文文的头上,把JB伸进了文文的嘴里,小淫娃一口就含住了我的JBJB,上面沾满了她的淫水和我精液,文文津津有味的吃着,我也享受着这种顶级服务。
文文帮我把JB清理的乾净了,翻身下床,进入洗手间沖洗,我躺在床上点上课事后烟,哈哈,今次真是赚到了,这个骚货姐姐可以长期培养啊,就是必要被人家大款「老公」发现,做个被二奶包养的小老公也不错吧,正在意淫中,文文躺到了我的身边,也开始抽烟。
「宝贝你真棒,爽死我了,爱你!」
「一般吧,休息会还能来!」
「是么?你行不行啊,还能来么?看我不吸乾你!」
我们打开电视便聊边看,我知道,原来她在老家有男朋友,并且快结婚了,这时发现了她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了,还是她们的介绍人,文文一气之下就和他分手了,但是当时已经怀孕了,接着就查出是宫外孕,还差点死了,做了手术,子宫切了半个,以后很难怀孕了,出院后就离开老家了.
来到了本市,和一个在KTV当三陪的老乡住在一起,三个月前被一个大款看上,并被包养了,平时只要大款有空她就陪他,大款还经常带她出差,到外地宣淫,平时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我感觉她还是比较饥渴的,应该能当长期饭票了,不过要注意不能被发现了。
大约半小时后文文开始在我的身上来回磨蹭,我知道她又发骚,问她:「你的朋友(那个大款)一晚上能弄几次啊?」文文说:「他最多就两次。」
「哈哈,那你不是吃不饱么?今天让你爽到死。」
我翻身压在了文文的身上,开始了第三次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