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一章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1-01 「本局,孙无方胜谭玉宇;本场,百花帮三战胜谭家。」
  茶话会一帆风顺地进入了第八天,候补战已在前天宣告结束,由于奇门被逐,谭家以绝对优势夺得头名,八极门、七星门、异军突起的西北马帮以及凤阳花子帮分列二至五名。
  按照新的排位战规则,初选十大和五个候补战的胜利者共十五个门派组成十大的候选门派,从排名最末也就是候补战的第五名开始依次向上挑战,直到至最终得到十大的排名榜。
  候补战的第五名至第三名,可直接挑战十大初选榜的最后一名,而头两名则可以直接挑战初选十大的的第九名。胜,则取而代之,并可继续向上挑战;败,则失去挑战的资格,而所有门派仅有一次越级挑战的机会,不过,一次越级挑战已足以让排位战充满未知色彩了。
  八极门等四派已经先后在漕帮面前碰壁而回,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得到我和慕容千秋的承诺,李展自信心大增,就连武功都奇迹般地更上一层楼,八极门尤笠、七星门樊津鹏、凤阳花子帮李非人均未能在他手下走过三回合,祗有马帮马青山竭尽全力支持下了十招,他也由此暴露了一身武功的来历——大漠金光寺,这个被唐门逐出西北已有数年的臭名昭着的恶寺凶剎如今捲土重来了。
  而漕帮坐镇二、三台的萧光和郭太平虽然没有李展那么抢眼,可一手杀手腾腾的连家刀法也小小的出了回彩,自从连家被尹观灭门、尹观逃入十二连环坞直至被杀后,拔刀诀还是第一次在江湖上公开亮相,观礼台上已有人在猜测两人的出身来历,台下更是议论纷纷。
  四战四捷,不失一局,茶话会第七天完全成为漕帮的表演,辉煌的战绩更让那些曾经怀疑漕帮实力的人闭上了嘴,大概这时候他们才明白我的眼光是多少犀利,但就在人们还在津津乐道漕帮神勇的时候,百花帮闪亮登场了。
  谭家越级挑战百花帮,谭玉碎是在从人的嘘声中登上擂台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害怕面对已经打出了气势的漕帮。
  观礼台上的蒋迟似乎是同样心思,又怜香惜玉,也不满地嘟哝起来,不过,坐在他身边的不是成了精的老江湖,就是聪明绝顶的少年俊彦,三言两语就替他解了惑。
  祗要战胜百花帮,除非发生百花帮、漕帮均战胜离别山庄这样的奇迹,谭家将一战而入围十大,面对这样的诱惑,老谋深算的潭玉碎怕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慾望要放手一搏了,更何况,眼下对上漕帮,取胜的希望更加渺茫。
  李展武功原来就胜易湄儿半筹,如今更是难以抵挡,谭玉碎必输无疑,而对上武功高过自己近两成的易湄儿,虽然十有八九还是输,但今届擂台的材质特殊,更有利于谭家武功的发挥,或许还有一线希望求和,不过,他的输赢并无大碍,妻子岳幽影和弱弟谭玉宇的胜败才是关键。
  同是第二台,漕帮彭光刀法凶悍,正是岳幽影的剋星,虽然名人榜上的位次比岳低了近十二位,但那已是去年的老皇历了,一年来他进步显着,大可与岳一战,两人很可能以平局告终;而百花帮第二台的郭奕固然神秘,但毕间是易湄儿的徒弟,又是女儿身,武功再高,也不会比当年易的大弟林筠高多少,如此,岳幽影该有七成以上的胜算;百花帮三台孙无言去年曾露过面,武功实在乏善可陈,就算一年来大有精进,大概最多跟郭太平、谭玉宇相仿,三台八成是平局,至于第四、五局,漕帮和潭家都是得到了慕容世家的襄助,慕容不偏不倚,两家和局是必然的,而百花帮虽说得九龙帮加盟,严路也有登上名人榜的实力,但慕容支持谭家的也是精兵强将,估计很可能还是和局。
  倘若岳幽影如愿击败郭奕,则谭家至少有八成把握与百花帮战成平手,虽然按照规则,输掉第一台的谭家会被判负,但它的排名将仅次于百花帮而位居漕帮之前,这和战胜漕帮得到的结果完全相同。而谭玉碎若是鸿运当头能守和的话,十大的名号就稳稳当当的落入他怀中了。
  然而,战局出人意料。
  易湄儿有惊无险地击败缺乏运气的谭玉碎自在情理之中,神仙坊开出的和局赔率是一比六早就说明了两人实力上的差距,可接下来,郭奕和孙无言的表演则完全让人瞠目结舌。
  二十一岁的郭奕给三十五岁的岳幽影扎扎实实地上了一课,让岳幽影知道了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更强的内力、更快的速度、更富技艺的攻击、更加坚固的防守,似乎在武学的所有方面,岳幽影都落于下风,结果,在第六招上被郭奕生生逼下擂台。
  校军场内一片欢呼,卓尔不凡的实力,燕炉莺惭的容颜,一如当年玲珑、齐萝的横空出世,在绝色榜上的美女纷纷嫁做他人妇的时候,江湖侠少们终于等到了他们期盼已久的新目标,终于看到了新的希望。
  我也微微有些惊讶,就算是熟悉岳幽影的谭玉碎恐怕也不能在六招之内击败她吧!心里忍不住拿竹园诸女暗中比较,虽然郭奕与萧潇、解雨相比尚有不小的距离,但绝对可以和玲珑姐妹一较短长。
  想起玲珑,我嘴角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两丫头都快成一对小懒猪了,做了少奶奶,整日里锦衣玉食,早没有在春水剑派的时候那股子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刻苦了,不是我有严令,怕是连功夫都搁下了,如今练功一半是为了保持身材,另一半则是为了在云梦阁那张足以让五个人尽情撒欢的特製碧纱厨里输得不那么难堪,照此下去,不过半年,郭奕就会超越她俩了。
  不过,届时郭奕的武功已该练到自身的极限了吧!我翻开名册,自己果然没记错,郭奕今年的确已经二十一岁了,就算她是个天才,今后大概也没有多少提高的余地了。
  正如三十是男人的一道坎,二十岁也是江湖女子的分水岭,绝大多数的江湖女子在二十岁的时候武功特别是内功已基本定型,祗有极少数的天才能在其后的两三年里仍有进境,唯一能让她们的武功产生突变的祗有女人生命中的两大关口——破身和生产,至于结果是好是坏,抑或是像大多数人那样什么事儿也没发生,祗有老天爷才晓得了。
  梅娘、白秀年逾而立,武功却能大幅度的提高,并不是她们违反了这一规律,也不是因为她们那时候才破身生产——事实上,江湖儿女的情事虽然比平常人家来得晚,但二十岁仍是处子之身的寥寥无几,她们完全是因为遇到了六娘这个名师,于是内功虽然还是原来的内功,身体还是原来自己的身体,可变换了技巧,所有的潜能得以充分的发挥出来,武功自然更上一层楼了。
  可郭奕身后并不缺少名师啊!知晓易湄儿和清风关係的我不由迷惑起来,这就是百花帮的奇兵?一年多来,百花帮一直雪藏郭奕,显然是把她当成秘密武器,可她武器虽佳,但作为秘密武器则武力未免小了点,就算仍是处子的她能得到上天眷顾,日后渡过两大难关时武功大进,恐怕还要稍逊她师姑练青霓半筹,份量依然略显不足。
  难道是百花帮另有妙手?我头转向擂台下的比武準备间,目光无意中掠过西北入口,一张熟悉的憨厚大脸映入眼帘。
  邱福?怎么是他!
  我心「突突突」陡然剧烈跳动起来,这小子不是回秦楼养伤了,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送信?难道秦楼没人了吗?偏偏把一个受伤的人派出来!这念头刚一冒出来,我心头便一阵大乱,难道是秦楼出事了?!还是竹园……
  不知邱福来意,我一时心争如鼓,忍不住欠起身来,偏偏把守入口的神机营军士极其认真负责,大概是见邱福既没有茶话会的代表证,也没有十两银子一张的当日通行证,硬是死活不让他进来,急得我恨不得飞身跃将过去,还是高光祖极善察颜观色,凑到我近处,问是不是要将入口之人领进来。
  我微一颌首,目露嘉许之色,高光祖遂悄悄下了观礼台,朝西北入口而去,我平静了一下思绪,这才觉得邱福的脸上似乎并不是戚容,仔细一看,他一脸怒气,却没有悲伤之色。
  我心头大定,不由暗自哂笑自己,真是白练了那么多年的不动明王心法!说来关心则乱,当真一点不假,自己好长时间没回苏州,自然百般牵挂,虽然宝亭六娘不时有书信传达,可总不如自己在家时候眼睛看着手里攥着那么真实,便总有些放心不下,再说,信件都是老马车行递送的,邱福可是苏州秦楼的人……
  在鹿灵犀飘然离去的当天,我就立刻托老马车行送信给宝亭,让她留意六娘的行蹤,宝亭回信说六娘有事出门不在秦楼,之后接连两封信,都说六娘仍旧未归。
  宝亭一连三封家书让原本尚有些信心的我一下子变得极度忐忑不安,害怕六娘从此一去不返,可邱福的出现,却让我骤然看到了光明,宝亭不会轻易动用秦楼力量,那么邱福是不是像上回在镇江一样,是六娘派出来的?
  患得患失的我竟难得的坐卧不安起来,我甚至忘了我正身处万众瞩目的观礼台上,其实,有心人早注意到了我反常的举止,更有数道目光追随高光祖而去,不过,场内的绝大多数人却对此毫无察觉,他们正全神贯注于甫登上擂台的一对年轻人身上。
  平心而论,和上届相比,以奇兵之姿现身擂台的谭玉宇进步神速,一式「飞花逐月」飘逸灵动变化无常,已有他大哥七成的功力,单单凭藉这式脚法,今届名人录上就定会有他一席之地,然而比起他的对手孙无言,他的进步科可以忽略不计。
  孙无言还似上届那般讷于言辞,举手投足间依旧带着几分少女的羞涩,可她的武功却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面对重重腿影,她不躲不避,双手上下翻飞,绿色的衣袖随之腾空飞舞,层层叠叠宛如片片绿叶,绿叶当中那又洁白小手结成花瓣,随即花瓣错落不停地绽放开来,开到极处,谭玉宇业已落台而败。
  百花初绽,一招却敌!
  偌大的校军场顿时鸦雀无声,半晌,才响起了本场监督武当清云宣告比武结果的声音,清云话音未落,场内已是人声鼎沸。
  满腹心事的我本来祗是用眼角余光瞄着擂台——对于这场比武,我远不如对邱福那般逼切,可余光中的这一幕却如此震撼,竟让我一时忘掉了心事!
  孙无言的这一招力道尚有相当不足,可无论是出手的时机方位,还是招式的节奏速度,都把掐得妙到毫巅,看得出,她对战局的感觉和把握极其敏锐和正确,而这绝非是单靠练能练得出来的。
  「这丫头竟是个难得的武学天才!」我兀自惊讶,这等天份,又是十七岁的花样年华,再加上清风这等名师的指点,假以时日,将来就是辛垂杨、练青霓之流的人物,可去看的她不过尔尔,怎么短短一年,就奇迹般的脱胎换骨了呢?
  仔细打量起正在向观礼台行礼的少女,说来她相貌平平,武功原本又差——六娘的情报中是说她武功颇有精进,可如此尚不足以引起我的重视——这此天就根本不曾留意过她,但此时细看,才发现她眼角含春眉毛开散已非处子了,心中若有所悟,莫非她就是老爷眷顾的那一种人,一经男女情事便心智大开,武功大进?
  虽然这理由未免牵强,可想起无瑕自从生下钰儿、玨儿后,怀玲珑时留下的隐疾便全都不药而癒,武功竟然直逼于我,女人之奇妙绝不可以以常理度之,不知怎的,忽又想到六娘变回鹿灵犀那副冰清玉洁的绝世容颜,那当是她的真实面目了,神凝眉聚,自是在室之身,倘若她……
  淫亵的念头一旦浮起,竟无法克制,我不禁又朝西北入口那边望去,却正看到站在观礼台前沿的清云盯着孙无言那隐隐有些惊疑的眼神。
  心念微转,我便明了清云惊从何起,疑从何来了。他自是和我一样,从少女这招「百花初绽」中看到了武当太极拳的痕迹。
  太极拳在江湖流传甚广,然而缺少与之相配的太极心法,江湖上的太极拳与名列武当十三绝的武当太极拳名同形似而神非,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而太极心法一向被武当视若珍宝,非是武当地位超绝者不得相传,不过,当年武当曾将一卷附有太极心法的太极拳秘谱作为贺礼由三丰真人的亲传弟子邱玄清敬献给了刚刚登基的太祖高皇帝,太祖此后将它赐给了外甥曹国公李文忠,至李文忠长子李景隆被成祖削爵抄家,不知此物珍贵的刑部小史将它作为证据附在了李景隆谋逆案的案卷中。
  当我无意中从刑部浩如烟海的历史档案里发现它的时候,我如获至宝,凭藉太极心法,我得以管窥武当内功心法的奥妙,于是武当十三绝技中至少有一半对我来说再无秘密可言,不是时间紧迫的话,我甚至有望推演出武当至高无上的绝学「老子一气化三清」的基本原理,至于胆敢放言从流传于江湖的鹰蛇十二变的前八变基础上演化出后四变来,自然也是因为有太极心法压阵的缘故。
  「百花初绽」的巧妙全在初绽二字上,柔嫩的花朵初次绽放,正如嫩芽破土,都是天下氤氲万物化生的奇妙时刻,这一刻,至柔之物拥有了至刚之力,运用得当,即可收「天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的奇效,而以柔至刚和以柔克刚正是武当太极拳的两大精髓。
  知悉清风和易湄儿关係的我一下子便猜测出,这定是清风的杰作,不过,百花拳里纵然有太极以及其他几大着名拳法掌法的影子,它也完全有资格称得上是别出心裁的创新之作,清风果然是惊才绝艳,但不明就里的清云却要伤脑筋了,到底是易湄儿突然开天眼,智力大增,以至殊途同归,悟得太极真谛,还是有人洩露武当的秘密?
  秘密本来就是用来洩露的,就像传统是用来打破的,看到清云苦恼的模样,我心中暗笑,眼珠又情不自禁地转向西北,那里,高光祖已经把邱福接了进来,两人正朝观礼台慢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