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妖异之味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妖异之味

时间:2018-01-01 「这……这是什么……」
  看清楚两个身影之后,叶天龙的身体猛的一震。
  是两个女人,高的是身材高挑美好的美丽女子,细细的脸庞充满智性的美感,雪白晶莹的娇躯上穿的是一件用黑色皮带连接而成的连身衣,三分宽的皮带之间的空隙十分宽,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和黑色的皮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让人称奇的是,连身衣的前面露出的丰隆高耸的双峰,乳房硕大却不下垂,从皮带空隙之间露出的乳尖骄傲的向上翘起,樱红的乳珠好似宝石一般。修长的双腿根部,皮带的空隙之间露出的,是雪白的小腹和光滑粉嫩的蜜缝。
  而矮的那个,则是一个身穿卑猥的奴隶服饰和黑色高跟皮靴,四肢着地的金髮女人。她那雪白的玉颈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皮质项圈,上面扣着一条细细的金链,金链的另外一端,便被她身边那个女子的右手握着。
  黑色的胸围其实是两圈细的皮带用同样缕细的带子连起来,令女人的硕大玉峰和粉红色凸起的乳尖全部毫无遮掩的露在外面。
  在她的纤腰位置上有一道银色的链子圈住,链子上垂下四条缕细的链子,分别从前后延伸往玉胯的深处。
  黑色的高跟皮靴一直套到膝盖的上面,紧裹贴身的设计,最大限度的强调了小腿的优美曲线和大腿的修长。
  随着牵金链的女子向前迈步,奴隶女发出轻轻的呜咽,纤细有力的腰部左右大幅度的摇晃着,慢慢爬进了小花厅。
  月如从牵金链的女子手中接过金链,将金髮女子牵到了叶天龙的跟前。
  「星奴,向你的主人问安。」
  双眸闪闪发光的月如发出命令,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妖媚感。
  四肢着地的金髮奴隶女高耸的粉臀比爬行时更大幅度的摇晃起来,同时低头去亲吻叶天龙的脚尖。
  没有什么言语可以来形容叶天龙此刻心中的震撼,尤其是当月如拉起金链,金髮奴隶女被迫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张熟悉的粉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虽然在金髮奴隶女爬进来的时候,叶天龙已经有些发觉,但那时还有一些半信半疑,生怕是自己看错了,可此刻就在他的脚下,让他看得十分真切。
  金髮奴隶女就是被月如要过去进行调教的邪女神战士星娅。
  从叶天龙的角度看过去,邪女神战士的胸前双峰只能用波涛汹涌来形容,尤其是被黑色皮带束住乳峰的下围之后,雪白如玉的肉团益发的膨胀丰硕,甚至连肌肤下的青筋都隐约可见。
  见礼完毕,邪女神战士在叶天龙的脚前坐下,月如十分得意的伸手抚摸着星奴的金髮,对叶天龙说道:「我说过一定会把她调教成最好的奴隶女,陛下您现在还觉得满意吗?」
  还没有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叶天龙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傻傻的点头。
  月如微笑起来,笑容充满了让男人为之堕落的妖艳,道:「她是我从东倭带来的调教师,也是此地的主持人,名叫裕美。」
  随着月如的介绍,牵着金链的女子向前迈了一小步,跪在叶天龙的脚下,恭声说道:「奴婢裕美叩见陛下。」
  「裕美是我最得力的帮手。这一次调教星奴,她就负责了日常的训练。」月如向叶天龙说道:「以后陛下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做的,也可以直接到这里找她。」
  「她也是和你一样的吗?」
  心神稍定,叶天龙开始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
  这等倒错的世界,以前他从来就没有真正接触过,而且一直以来,他总是认为,美女是用来疼爱和怜惜的。
  可是,现在看到这种场面,他已经慢慢觉得有些喜欢起来,对于其中的那种刺激感更是让他的心涌起充满黑暗的兴奋。
  这不能不说是魔化带给叶天龙的影响,这也是于凤舞所担心的,所以,她才会想尽办法要解除叶天龙心灵的魔化。
  「裕美她原本是东倭的巫女,因为在一些事情上得罪了倭王,要被处极刑,是我救下了她,所以她就跟了我,并成为我的好帮手。」
  虽然叶天龙没有明说,但月如却已经明白他要问的事情,于是她就向叶天龙简要介绍了一下裕美的来历。
  说起东倭,叶天龙不禁想起了小雪,那个在自己府上躲了一段时间的女忍者,自从在青州突然告辞之后,已经好久都没有她的消息,有时在闲谈的时候,于凤舞她们也不时说到她。
  叶天龙正在思忖之际,月如已经转身对裕美说道:「你先出去,这里就由我来招待。好好準备一下,等那两位客人到了,马上就带他们进来。」
  裕美十分恭敬的应声退出小花厅。被月如如此神秘的举动弄得有些迷惑不解,叶天龙忍不住好奇的向月如询问起来。
  「是什么客人,要在这个地方和我见面啊?」
  「因为他们也是非常喜好此道的人士,相信在这里,大家会谈得非常愉快。」
  月如嫣然一笑,并不多说其他的情况,而是开始向叶天龙展示她调教邪女神战士星娅的成就。
  被牵着金链在叶天龙跟前转个圈后,星娅背身朝向了叶天龙。
  确切的说,应该是星娅裸露的粉臀以及笔直的玉腿朝向叶天龙,以四肢着地的方式,腰部尽量往下压,自然会使得雪白丰美的粉臀高高耸起。
  从叶天龙的方向看过去,深深的臀沟因双腿的左右打开,完全暴露出里面濡湿的菊花,由不住收缩的菊蕾往下,是一条小径直通至秘密的花园,两片柔软粉嫩的花唇也在轻轻的颤抖。
  直到这个时候,叶天龙才发现,从星娅腰间垂挂下来的那四条缕细的银链,端部都扣在穿过柔嫩花唇的银环上。左右被拉开的花唇中间,幼嫩粉红的花瓣和鲜艳的蜜壶,完全展现出来。
  「这个女神战士是我调教过的最佳奴隶女,本身的潜质极其出色,加上她体内又具有了邪淫的血液,所以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就取得了很大的成果。」
  说到这里,月如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对叶天龙说道:「这个事情应该感谢一下尤那亚,是他给星奴埋下了邪淫的种子,又把她的身体进行了改造,所以,我调教起来非常顺利。」
  说着,月如取过一边的细鞭子,「啪」的一声落在星娅高举的粉臀上,红色的痕迹立刻凸现在羊脂白玉般的臀丘上。
  「看,她的体质多么敏感。」
  听到月如的话,叶天龙望向前面,果然见到蜜壶里溢满而渗出的春水,把两边的粉嫩花瓣弄得粘湿湿,亮晶晶的反射出淫靡的光辉。
  「只要挨到鞭子,你就会高兴,对吗?」
  月如含笑问道,同时用手中的细鞭前端,在星娅的秘缝之中肆无忌惮的滑动。
  「是……受到鞭责……我就会兴奋……」
  星娅用力点头,同时向叶天龙和月如用力摇摆起裸露的雪臀,如蛇舞一般的动作,充满了淫靡的味道。
  「呵呵,陛下,这是她想要鞭责的动作。」
  一边说着,月如挥舞手中的细鞭,打在双臀中间的深沟处。身躯一颤,星娅猛的抬起头来,发出了悦虐的叫声。
  看到眼前如此倒错的一幕,叶天龙心中也不禁涌上一阵不同往日的兴奋。
  「陛下,您就尽情的玩弄她吧!以后她就是您身边的牝奴隶。」
  月如的声音中充满了魔性的诱惑,她适时将手中的细鞭和金链交到了叶天龙的手中。
  「星奴,向你的主人献上效忠之舞。」月如十分严厉的对邪女神战士说道。
  星娅连忙应了一声,开始大力扭动腰肢,雪白的粉臀在空中划圈,臀波阵阵,她慢慢转过圈来,酥胸前沉重挂下的硕大双峰,也在不停的摇晃着,极具重量感。
  赤裸的胴体靠近了叶天龙,星娅一边扭动着腰肢,一边开始用沉甸甸的玉峰摩擦着叶天龙的大腿。
  「这个时候,再加以鞭责的话,她的表现会更好。」
  一边含笑观看的月如发出了带有魔性的建议,圆润甜美的声音中透出令人无法抗拒的魅惑。
  「啪」的一声,叶天龙兴奋的挥鞭落到星娅的粉背上。
  「呜……」
  邪女神战士呜咽了一声,果然她的动作变得更加妖美,高耸的粉臀不停的扭着摇着,引得叶天龙着魔似的,不断挥鞭落在那分割两边浑圆臀丘的深沟处。
  「啪,啪,啪!」
  当第四鞭落下,发出的响声带着一种怪异的水声。当鞭梢在空中划过时,甚至还可以看到一点亮晶晶的光芒。
  「这个卑下的奴隶女,居然如此淫蕩。」
  月如在一边的取笑,让星娅更加忘我的扭动,肥白的肉丘上,已经烙上了火红的蛇痕,她将自己的粉脸贴在叶天龙的大腿根部,开始厮磨起来。
  看到星娅不时伸出粉红的舌尖,在嘴唇上舔着,叶天龙豁然明白到她的意思。
  「那么,就给你奖赏吧!」
  不知不觉,叶天龙的语气也学的像月如那般,充满了支配者的味道。一旁的月如发出了一丝会心的淡淡微笑。
  让星娅跪坐在自己的跟前,身子前倾,伸长玉颈,叶天龙开始享受她那经过月如精心调教的口舌侍奉。
  腰身挺直的姿势,自然使得酥胸前那两座玉峰看起来更加向前挺突,小山般的丰满美肉在男人的眼前傲然挺立着。
  黑色的皮质细带圈和雪白的柔峰美肉,形成鲜明的对照,那种艳姿,的确会让男人产生血脉膨胀的感觉。
  不愧是经过精心训练的奴隶女,深知深喉咙的要领,片刻的功夫,叶天龙的粗长玉柱完全消失在星娅的小嘴里面,柔软的香唇套在了玉柱的根部。
  望着满头大汗的邪女神战士因吞下玉柱之后,秀气的玉颈变得鼓鼓的样子,叶天龙感到兴奋无比。敏感硕大的尖端被喉咙的软肉紧紧圈住,随着她的呼吸一鬆一紧地夹着,那感觉真是飞上天了。
  随着叶天龙兴奋的扭动腰身,星娅那弯弯的柳眉痛苦的扭曲着,可是从鼻孔露出来的哼声,实实在在地传达出她心中的喜悦和兴奋。
  正在此时,室内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玉鸣声。接着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直到了小花厅的门口。
  「我们的客人来了。」
  月如微笑着,向叶天龙轻轻示意之后,走向了小花厅的正门。
  得到月如的暗示,叶天龙也就毫不客气的端坐在软榻上,继续享受邪女神战士的尽心侍奉。
  门被打开,一前一后,进来了两名身材伟岸,脸如冠玉的青年人。
  只见这两人一身品质极佳的上等衣袍,黑油油的长髮挽在顶端,用一支白玉髮箍缩住,加上了一根青丝髮带,剑眉入鬓,大眼睛黑多白少,神光炯炯,均是令人过目难忘的英俊青年人。
  「如姬小姐,今天……」
  前面那个身材稍高一些的青年人,一边进门,一边向月如含笑说道,但话刚刚开头,看到小花厅里面的叶天龙,不禁一下子收了口。
  「您们来的正好,我来给您们介绍一下吧!」
  月如浅笑盈盈,将两个青年人让进了小花厅。两个青年人相互看了一眼,便戒备着坐到叶天龙的前面不远处,两双眼睛不住打量着叶天龙和星娅。
  「他就是我的上司,法斯特的新皇帝叶天龙。」
  月如说出了叶天龙的身份,两个青年人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们坐下来,我又不是什么老虎,难道会吃掉你们吗?」
  叶天龙抬起头来,十分威严的说道。虽然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两个青年人的真实身份,但是月如只要他尽量表现出率性和霸气来。
  两个青年人不觉相对一笑,重新回到位子上坐下。
  那个高个对月如苦笑道:「如姬小姐,您可真会作弄人,怎没事先说一声?」
  「说了的话,还有什么意思呢?」
  月如娇笑着,开始向叶天龙介绍起对方的身份。高个的是鲁甸的太子旦,还没有说话的那个则是英西帝国的七王子高奇。
  这一下,轮到叶天龙感到震惊了,月如居然会请到这样两个人,要不是因为星娅正在他的胯下努力侍奉着,他也会像太子旦和高奇那样惊得跳起来了。
  「大家都是此道中人,应该说是臭味相投,我想您们会有一些东西要交流的。」月如笑嘻嘻的对叶天龙等三人说道。
  虽然被她这样的嘲笑,但是太子旦和高奇都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快,反而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一接到如姬小姐的书信,就赶来艾司尼亚,本来就想和陛下您会面的,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大家的确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下。」太子旦含笑望了一眼月如,然后对叶天龙说道。
  叶天龙虽然感到被月如戏弄了一下,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月如的安排非常巧妙,在这种地方会面,的确是最安全和机密的,而且以他现在这种样子,又会让深知此道的太子旦和高奇感觉到自己的诚意。
  下面的会谈十分顺利,其实月如目前也没有什么大的事情,只是想让太子旦和高奇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使得鲁甸和英西承认叶天龙的地位。同时,也让叶天龙和太子旦及高奇交个朋友。
  三人的会谈很快结束,分手的时候,叶天龙和太子旦、高奇已经变得十分熟悉。
  「真羡慕陛下您,居然有这样一个奴隶女。我们就不打扰陛下您享受了。」
  和叶天龙道别之后,高奇依旧恋恋不捨的望着星娅,一边的太子旦也是满眼的羡慕之情。
  「您们二位殿下,自然也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奴隶女。」
  月如一边说笑着,一边招来裕美,让她带着太子旦和高奇到别的房间享受。
  「以后我们用到这两个人的机会还很多,我想陛下您先和他们建立一点关係。详细的情况,我想等我们回到无忧宫之后,我再向陛下您解释。」
  含笑说完这些,月如也走出了小花厅,便随手关上小花厅的门,留下叶天龙一个人好享受星娅的身体。
  因为长时间用深喉咙,星娅的眼中都泛起了泪水,脸色也有些苍白,但是当叶天龙退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发出不捨的呻吟和呜咽声。
  「真是厉害,月如的调教手段真不错。」
  叶天龙一边将火热的玉柱滑进那臀丘间的深深肉沟里,一边喃喃的说道。他不禁想到,如果把那个海娜也像这样调教起来,一定很好玩的。
  感到叶天龙的火热,星娅使那妖媚的菊花蕾发出极具媚惑力的蠕动,像婴儿的小嘴般一张一合,似在招呼着叶天龙的进入。
  「你这无耻的淫奴,给你最想要的东西吧!」
  拉着金链,叶天龙兴奋的叫道,同时火热的玉柱像是滚烫的铁棍一样猛的冲进了濡湿的菊花蕾。
  「喔……啊……」
  星娅陶醉在被虐待的情慾中,仰起头,发出了喘呼呼的呻吟。令她目眩的电击贯穿了菊花的花蕾,玉柱插入时带来如此强烈巨大火热的触感,在里面好像要将她的肚子贯穿刺破。
  叶天龙一边用力地扭动腰部,一边拍打着正在接受肆意进攻的雪白屁股。
  星娅张嘴发出火热的喘息,不住地扭动自己的屁股,配合着叶天龙的冲刺。奇妙的快感,强烈的充满着她的全身,连同那隔着一层薄薄粘膜的蜜壶都火热颤动起来。
  「你这个牝奴,现在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吧!」
  热血沸腾的叶天龙使劲地挥手,作着让丰满肥嫩的肉丘不住颤抖的掌掴,使刺激的电流传达到娇嫩的菊蕾及星娅体内的最幽深之处。
  星娅感到自己的乳头也产生奇异的快感,她发出哭泣般的喘息。在叶天龙狂野的冲击之下,极有重量感的玉峰肉团,鼓涨如球,在不停的摇晃。
  终于,星娅啜泣着发出哀号,她的双眼像是失去了焦点一般,双手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整个上半身倒下来,硕大的雪峰被压扁,在地上不住滚动。
  「我不行了……啊!主人……我……不行……」
  「那你就死吧!」
  叶天龙兴奋的大叫,越发用力地冲击着娇嫩敏感的菊蕾,同时伸出一只手到前面的火热蜜壶。
  僵硬凸起的肉珠,在手指的揉搓下,益发硬挺,粘稠火热的蜜汁更是顺着手指流下来,滴到地上形成一个水洼。
  快感的火焰多次从受到折磨的菊蕾冲向身体深处,直到脑门,再倒流下来,传遍全身,星娅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张大嘴巴,像做梦一般的哼哼,嘴角还流着口水。
  当快感冲到颠峰时,星娅猛力地夹紧菊门,全身的美肉都在跳跃抖动,从花瓣大开的蜜壶里喷出一股股的粉红玉液,有力地打在叶天龙的手上。
  「哦!这是……」
  叶天龙将手从星娅的两腿间抽回,意犹未尽的粉红色液体随着蜜壶的猛烈缩张抽搐,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落在两尺远的地方。
  叶天龙第一次看到粉红色的玉液,而且还可以喷到这么远的地方。
  而此刻被绝顶的高潮弄得全身无力的星娅连话也说出来了,只是将粉脸贴在地上,张口急剧地喘息着。
  被引发心中黑暗慾望的叶天龙,毫无怜惜之情,不等星娅缓过气来,便再一次对星娅展开了彻底的凌辱,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直到星娅失去意识,像个被玩坏了的玩具一般倒在地上,叶天龙才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