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不如死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不如死

时间:2017-12-31 我斜躺在床上,左右搂着妖冶的月琴亲嘴,放浪的璐瑶摸奶玩着,而最漂亮高雅的名女人玲玉曲身在我的下面,张开她那红艳艳的小甜嘴,用舌头安慰着、口水滋润着我的小弟弟,为它作着战前总动员。
  而此时华英和亚丽则掰开了玉凤两条粉嫩修长的美腿,扯烂她的裤袜,剥了她的丁字内裤,用舌头和小手舔弄挑逗着她的下面两个洞,这时候的玉凤可真是有苦难言,恨不得能够立即死去。如此让人狎玩身上最神秘的地方,除了羞辱外,还有那种前所未有的麻痒,使她通体酸软,犹其难受。
  玉凤开始显得还很矜持,但后来愈来愈难以忍受这样非人的折磨,摇晃着脑袋。我见这样,逕直走过去抱住了乱动的美人头儿,没抱多久,经不住她头上的芬芳香味刺激,那里散发出来的米兰香味,浸人心肺。
  我扯开她封口的纱巾,掏出湿漉漉口水浸透的月琴那条小内裤,手指往她的嘴里插去,但她紧紧咬牙闭着嘴巴显示着心中的怨气。我见状狠狠掴了她一巴掌,然后紧紧捏着她的鼻子,玉凤不能呼吸,最后只有张开口,我立即将中指塞进去,此时的玉凤悲愤欲绝,一口咬下去,痛得我怪叫起来。
  我愤怒至极,扯着玉凤秀美的长头髮:「啪啪啪啪」的掴了她四巴掌,玉凤这个小妖精的面颊都被打得有些红肿起来,嘴角渗出血迹。
  「璐瑶,把东西拿来给这个小妖精上了,看她还敢不敢反抗来着。」我有些激动到命令着璐瑶,上次的快活膏这次的绒毛手铐,还有马上要用的这个东西,都属于璐瑶準备开发的新的利润增长点~~情趣SM用品,她拿了很多回来想在「媚惑」销售看看反应,但被我发现后先截留试用了起来。
  璐瑶虽然因此更加获得了我的宠幸,但这也为她以后的失势埋下了祸根,我这个淫魔用上这些残害女人助兴的东东后,如虎添翼地在女人们身上佔尽了便宜、尝足了甜头,但先是玲玉,然后是玉凤,除了老大老二以外,我身边的女人们先后吃够了这些SM情趣用品的苦头。对我她们只能是畏惧有加,但这笔帐,最后却全部算在了璐瑶的身上。
  璐瑶递过来的是一条环式情趣口枷,口塞部分为环形,直径约3CM,非常适合中国人的口型。环形口枷部分为铁质,外面包有光滑的皮革,使用更安全,皮质部分为红色。口枷的繫带部分为经过柔化处理的真皮,活扣设计,使繫带的鬆紧可调,使用起来更方便。这东西在SM虐恋中使用,可以大大增进性爱情趣,但显然现在的玉凤绝对不喜欢含着这个。
  玉凤咬完我伸进口中的中指之后,已经知道必有更严酷的惩罚,正深感懊悔。面对着凶神恶煞的我,不禁低声下气向我求饶:「对不起,爷,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但我哪里听她的,打开繫带活扣,将口枷置于玉凤张开的口中,繫带繫于颈后,调节繫带鬆紧至合适的地方。在口枷的强制下,玉凤只能无奈地张开口任我处置了,看着她那柔软的红红的小舌头和慢慢流出的口水,没有男人不想着将自己的阳具放入她的口中呢?被反锁双手上了口枷的玉凤,怎么都无法反抗了,此时的女大学生,不过是头任人宰割、任人玩弄的漂亮淫具了!
  「好,真乖!玉凤你这个漂亮的女大学生,来,用你的小浪嘴替爷含着,小舌头替爷磨磨枪,磨好了爷好弄你。」被玉凤这具完美的胴体撩得慾火高涨的我淫笑着,胯下的阳具欢呼着就要扑进向她张开的小嘴中,我深知除了软软舌头的抚慰,没有任何阻碍,就可以直接捅进了这漂亮女大学生喉咙的最深处。
  玉凤只能瞪着恐惶迷人的眼睛,用眼神表达她内心的全部感觉了!泪水从她的大眼睛中一滴滴滑落,口水也从口枷中慢慢流出,这时她的神情是那么惹人怜爱,但却更加激发了我的征服慾望。
  梨花带雨的光屁股女大学生,想尖叫但叫不出来,想挣扎着挣脱,但双手被扣死在绒毛手铐里,而双脚却被华英、亚丽死死压住。她绝望地放弃了抵抗,悲哀地抽泣着听天由命。此时这名高傲的女大学生只是一个绝对服从的奴隶,一具让主人满足邪恶慾望的玩具,她从未这样后悔过为什么长得如此漂亮清俏。
  你别说,也就是两三年以前,我还没有飞黄腾达的时候,除了在录像上以外,我几乎没被漂亮姑娘正眼看过几次,当然更没见过全裸的漂亮姑娘,更别提扒光按在身下为所欲为了。
  漂亮女孩,尤其是玉凤这样漂亮的女大学生,总以为她们拥有什么特权,可以到处乱发脾气,对任何人都颐指气使。今天我就要教训这个漂亮女孩子,让她为自己干错的事、走错的路后悔终身。当然,我非常喜欢看着原本不可一世的骄傲任性的女大学生,跪在我的脚前哭得死去活来。
  口枷把女孩子的下颚撑到了极限,口水不由自主的淌了出来,骄傲的女大学生悲哀地张大着嘴巴,看着我挺着肉棒走到自己面前。怒斥的龟头对準自己张大的小口顶了上来,美女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她可以闭上眼睛,却抹不去自己嘴唇舌尖的触觉。一个滚烫而坚硬的大家伙,狠狠地插进了她那被大大撑开的小嘴。那是我的肉棒,现在正放肆地碾过她的舌尖、擦过上颚、最后狠狠顶到漂亮女孩柔软的喉咙。毫无防备的胃部立即疯狂抽搐起来,一股酸液涌上了喉头。
  幸好,肉棒这时退了出去。但她胃里的抽搐还未停止时,肉棒居然又冲了回来,而且这次更为深入,硕大的龟头已经进入了她颤慄的喉管。
  被剥得赤精条条,仅剩下脚上的丝袜和像牙白前包头细高跟鞋的玉凤悲哀地发现,几乎是一丝不挂的自己对这样的凌辱无能为力,她只能从鼻孔里凄惨地呻吟着。
  我站在前面不紧不慢地一下下前面姦淫姑娘漂亮的小嘴,这当然不是我享受过的最好的口交。漂亮女孩玉凤虽然早就听天由命,任人宰割,舌头却死了一般,一点也不主动,更不用说那些勾魂摄魄的吸、吞、舔、嚥了。不过,强姦毕竟别有一番风趣。你看,几个小时前被情人灌着迷汤搂着抱着,享受性爱飘在云端的漂亮小妞儿,现在不是被老子一下打入地狱,干得泪流满面、哀啼连连?
  用口枷的好处的确非同凡响,鸡巴可以没有任何阻碍地直接插入女孩子的深喉,一旦进入深喉,女人配不配合、主不主动都不那么重要了。还有哪里的刺激能比得上既柔软又坚韧,既有力又火热的喉管呢?而且,那时女人喉咙的本能反应对肉棒的刺激,都要远远超过那些舌尖加吮吸的「勾魂大法」啦。
  果不其然,勉强抑制了胃部痉挛的高傲的女大学生,现在不由自主地收紧喉头,一副要把肉棒吞进肚中的样子。这样好受些,虽然她马上就想起,吞嚥动作是口交中对肉棒最大的刺激。让我舒坦是没她最不希望的事,但孤零零一个弱女子,她哪里有得选择?她只想活下去。只想凌辱早些结束。
  其实我身边的女人真以姿色排起来,还是要分好几个档次的,最高级别的当然是我那亲亲二奶绝色大妖精潘莉,超一流的大美女,对于男人来说才真正是「毒药」。潘莉有时候光一个大媚眼就可以弄得老子面红心跳,光看她穿着制服蹬着细高跟鞋儿、踩着空姐步在前面扭着小屁股走路的窈窕背影都可以弄得我鸡巴铁硬。和她做爱让我感觉简直是抱着一个天仙美人儿在干,云里雾里的梦幻享受。唯一的遗憾就是她太漂亮太将就我了,还有现在里外当家有时操劳得很累,让我实在捨不得对她下重手。
  月琴、璐瑶、玲玉这几个属于一流大美女,脸蛋儿漂亮耐看,身材修长动人,奶子是奶子、屁股是屁股的,漂亮风骚、美艳放浪、俏丽甜美都极具女人韵味,再加上天性好打扮,衣着精美讲究,再穿上性感的高跟鞋高跟靴子,简直就是天生「春药」,往老子面前一站就起性。在这三个绝色小老婆面前,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想让她们穿什么就得穿什么,想让她们摆什么姿势就得给老子摆出来,想怎么干她们、糟蹋她们都可以随心所欲地玩她们,真说起玩女人就是这样的女人才最好玩。当然妩媚动人的小狐狸精谢娟论姿色也满可以排进这一类,但她毕竟一直跟在二姐身边,少了许多争宠的机会。
  雯丽其实只是属于二流的美女,美女虽然还可以称之为美女,但姿色上多少要逊色一些,不过好在她征服我的不是这些,选妻选德,选妾才选色。潘莉可以说是德色双馨,世事无完美,只能给我当有些尴尬的二奶。雯丽的才智是不用多说了,德和色上面似乎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但配我这个小混混是绰绰有余了。玉凤其实也是属于这一类的,她的优势在于学历高是女大学生,气质出众,美女当然是美女,但就说不上绝色了。至于小妾春花和仙娇,姿色动人但身材气质上差了些,好在温顺听话,也属于二流美女的範畴内。
  其余的苏香萍、李晓红、沈桂华,或脸蛋俊俏或奶子高耸,都有几分姿色,给我当暖脚丫头供我左右使唤还是够格的,不过她们算我胯下的三流女人了,至于有些失宠的华英和亚丽,也都归在这堆里。
  对于青云直上、有钱有势的我来说,眼光和品味和以前相比都不可同日而鱼了,暗地里制订了「扩大一流、控制二流、压缩三流」的十二字方针。
  我生性酷爱穿着丝袜高跟鞋的打扮高雅的漂亮女孩子为我口交,这是我每次性交正餐前不可或缺的甜点,有时甚至以此充饥。有需要就有市场,跟着西方三级艳星观摩学习后,又在我手把手耐心细緻的调教指点下,我身边很有几个尤物心有灵犀、口技出众。
  我喜欢插漂亮女人的嘴巴,其中最喜欢奸的就是月琴、璐瑶和玲玉这三个绝色标緻的大美女的樱桃小嘴儿。但说实话,口交的时候虽然我在享受,但其实我是被动的,而她们是主动的。
  这几个风情万种的一流大美人,马趴在我胯下用小嘴伺候我时,都有法子让我乖乖地听任她们的摆布。她们挑逗我就像逗弄馋嘴的小狗儿,绝不会让我一下就吃到骨头,甜头要一点点给。欲擒故纵,欲拒还迎,经常弄得我两眼冒火、满嘴口水,一脸的急色相。虽然大美人儿看似臣服埋头于我的股间,但她们还是几乎掌握着一切,从节奏、深度、时机,除了射在哪里由着我的性子之外,其余的都凭她们的喜好。
  但是现在,干玉凤这次就彻底不同了,她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一丝不挂地随我凌辱。月琴等三女在用口舌刺激我上经验已经很丰富了,但即使这样,玩深喉的时候,她们也总得花上几分钟,才会完全让胃里和喉头放鬆下来。而现在我对玉凤的小嘴简直可以用强姦来形容,没有任何适应过程,没有什么她可以控制的,她完全无能为力,只能傻傻地张大了嘴等着我干她。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就扑扑直跳起来!
  玉凤优美忻长的脖颈被肉棒贯穿,似乎连龟头形状都模模糊糊看得出来。漂亮女孩子不由自主的吞嚥动作,让喉部的肌肉紧紧地挤迫着不断进出的肉棒。对龟头侧稜的刺激尤为强烈。这倒是让我受用极啦。
  我突然发现骄傲的女大学生开始翻白眼了,她可能被干得快闭气了,我可不希望这样干死了她,毕竟还是我MBA班的漂亮女同桌呢。我连忙抽出了肉棒,在女孩酡红的面颊上不断拍打着。玉凤无瑕顾及这种羞辱,只是贪婪地吞进空气,充满了男根味道的有些污浊的空气。此时绝处逢生的心情,居然让她再次泪光涟涟。
  看她缓过劲儿来,我又重新开始动作,玉凤竭力配合我的抽送,终于又给自己找到呼吸的空隙。不过此时的她只想祈祷上苍让这一切尽快结束。
  终于,我感到鸡巴已经很硬了,口枷的直径还是有些太小,摩擦得有些不爽,得换个地方了。想到这里我抽出了玉凤嘴里的大肉棒子,龟头面沾满了漂亮姑娘的口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接着我取下了她口里的口枷和锁手的绒毛手铐,并示意华英和亚丽别再压住这个可怜的漂亮女孩儿。
  「噢……」玉凤如释重负般的大声呻吟出来,因为长时间的紧张,下颚的肌肉依然僵硬,娇艳欲滴的嘴唇还像刚才那样张开着,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下巴上。
  然后她的噩梦还远没有结束,看着羞愤的玉凤甩着被锁麻了的双手,粉腿上的珍珠白前包头尖楦带袢细高跟鞋伸伸曲曲挣扎着想站起来,我的兴致一下高涨起来,鸡巴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猛然挺立。
  我扑了过去,将刚爬起身的玉凤又扑翻在大床上,将她的两条长腿扛在肩上,火辣辣的鸡巴抵着牝户,磨弄了几下,大鸡巴一下日进她有些湿润的蜜穴里,不禁兴奋地怪叫一声,奋力地冲刺起来。
  此时玉凤嘴里传出一声惨叫,我知道,那是被狠狠插入的哀啼。玉凤绝望地闷哼着,俏脸扭曲汗如雨下,身下传来撕裂的痛楚,她知道珍如拱璧的肉体,又一次被这个我这个野兽给霸佔了。
  随着肉棒穿透肉洞,时缓时急、忽高忽低的婉转哀啼声,穿过洁白漂亮的牙齿,在房间里蕩人心魄地迴绕。身体下部同时传来的疼痛感和愉悦感唤醒了几乎被干昏过去的玉凤,巨大的愤怒和屈辱化做了悲痛的泪水,但她那紧窄柔嫩的阴道已被我插入,漂亮的女大学生只有被动地承受这强加的性交了,她所有的意识都集中在了肉唇上。似乎无穷无尽的快感在那里堆积着。她的脑子已经乱作一团,唯一知道的,就是一个强烈的高潮已经越来越近……
  我那兴致勃勃的鸡巴被漂亮女大学生的阴道热热紧紧地束缚着,几乎要达到销魂的云端,一身的蛮劲全化作了欲仙俗死的快感,连魂儿都恨不得一起化入胯下这迷人的胭脂马中。
  当我低头轻咬玉凤发硬耸立的乳头时,心智已乱的美丽姑娘终于彻底崩溃了,大声哭泣着达到了高潮。肉洞壁腔狂野地抽搐着、跳动着。无可抵抗的快感像狂潮一样,一波波贯穿她的全身,从脚趾到头顶。高潮如此强烈,所有的意识都被肉慾淹没了。
  此时我那巨大的肉棒也疯狂地插到尽头,然后在她颤抖的身体深处猛然爆炸。我野兽般地「噢噢」叫着,滚烫的精液一股股有力地喷进她的体内。
  「噢,天呀……啊,啊。」漂亮女孩子忘乎所以地大声呻吟着,哭泣着,疯狂地颤抖起伏。高潮实际上因为子宫四壁涂满了我滚烫的精液而更加强烈。当一切终于结束后,细小的汗珠涂满全身,她闭上眼睛,急促地喘着气。
  「咕」的一声,倒光精液的大肉棒从玉凤迷人的肉洞里拔了出来,她感到我那白浊的精液,不断地从自己饱受摧残的肉洞里溢出来,顺着大腿内侧向下滑落。她全身瘫软,心中充满了悔恨和耻辱。她痛恨自己的身体,痛恨自己被强姦挑起的慾望和随后的高潮。她轻轻哭了起来……。
  「又香又软的白屁股。」我从趴在枕头边翘着屁股任我玩弄的女大学生的菊洞中拔出手指,戏弄地拍打着姑娘赤裸的臀丘,那里充满了弹性,手感真是好极了。这样的形状和弹性,在女人身上可真不多见。
  我斜躺在床头,左手搂着漂亮凤骚的月琴亲嘴咂着舌头,胯下趴着当过女报幕员美艳的璐瑶和甜美女歌星,她们正张着两张名嘴用柔软红嫩的小舌头轮流服侍着我那刚姦污过女大学生的有些发软的鸡巴。
  「试试才知道。」骚货月琴吃吃地笑着,浪浪抛了一个大媚眼过来,这活「春药」真是深知我心啊!我的鸡巴一下又在玲玉嘴里硬了起来,她连忙含舔吮吸了几下,让它更加振作起来,不愧是甜歌皇后的名嘴儿啊!
  对玉凤的凌辱还没有结束,现在我这个淫魔又想摧残玩弄她了。刚刚才饱受蹂躏的肉洞灼热难忍,我的手又摸上了她光溜溜的屁股。「畜生、禽兽,白秋,你让我死了吧!」不顾女大学生要杀人的眼神和垂死挣扎般的叫声,我让她马趴在床上,捏开她的下巴,拿起那个红色口枷又塞了进去深陷羞耻之中的漂亮女大学生。此时的她只能暗自伤心,祈求让这一切尽快结束。
  这次我的目标显然不是充盈着浊白精液的肉洞,玉凤发觉自己丰满的臀丘被抓紧,用力掰向两边,我又长又大的肉棒顶在了她的肛门上,在她的屁眼上顶磨了几下,被强行撑开的嘴,发不出她惊恐的哀求声,布满汗珠的身体绝望地挣扎了几下,大美女在心里哭泣着:「用、用、用前面吧……」。
  不顾她在身下发出惨烈的呻吟声,此时淫性大发的我当然毫不怜香惜玉,最重要是自己舒服了。我的鸡巴粗暴地使劲硬闯进去狠刺了两下,发觉再也进不了,才让鸡巴留在紧凑的洞穴里,享受里边那种妙不可言的压逼。
  骚货月琴说得很对,心高气傲的漂亮女大学生玉凤最不喜欢我崩她的屁眼儿:「肛交」这个骯髒的词彙光听着她都几乎要发吐。这么变态的东西,似乎天生属于下贱淫蕩的月琴、璐瑶还有我那些不入流的女人们,似乎只有她们才会张开屁股亮出臭屁眼供我这个流氓取乐的。
  我的肉棒缓慢而坚定地刺进了她少有被侵犯过的菊洞,当龟头艰难地穿过肛门四周的那圈紧张得几乎痉挛的肌肉时,漂亮的女大学生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哀嚎起来。我根本不管美人儿的死活,肉棒尽根而入,一下干进玉凤那紧窄嫩软的小屁眼里,肉囊撞击着她红肿的肉唇,沾满了从那里溢出来的精液。
  看见身下的玉凤脸如金纸,出气多入气少,我生出异样的兴奋,桀桀怪笑道:「玉凤我的儿,爷会干得你苦尽甘来的!」
  菊洞被撕裂的痛苦几乎让玉凤发疯,她尖声惨叫着,早就没有多少力气的四肢徒劳地在我胯下扭动着。惨叫声渐渐变成了低声啜泣,上气不接下气,随着我的动作时断时续。我不紧不慢地抽动着肉棒,愉快地姦淫着身下姑娘的菊洞。报复总是甜蜜的,尤其这样娇滴滴、水灵灵任谁都忍不住要咬一口、摸一把的女大学生。
  除了生理上的痛楚,心理上她也受到极大的屈辱。她是这个屋子里学历最高气质最好的女人,女大学生大班花啊,在学校在社会上随时随地都受大家景仰的天之骄子,此刻却被我当着众多女人的面插着她全身最隐秘的洞穴。这时,玉凤好像连叫苦也没有气力了,才喘了几口气,我猛然动了起来,下体的剧痛,使她惨叫一声,螓首一摆,两行清泪沿着面颊流下。身心俱疲、心力交瘁的她几乎要被干得失去知觉了。
  「爷,很紧吧。」骚货月琴在旁边为我助兴,一只小手抚摸着我光溜溜的后背和屁股,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奶子和骚逼,时不时咬着小舌头抛两个迷死人的媚眼过来,看着我的肉棒在玉凤的股间进进出出,似乎馋得她直流口水。
  「没错,月琴我的骚心儿…玉凤鲜嫩的屁眼又软又紧又烫,干起来真过瘾啊!」胯下这名穿了肉色丝袜和珍珠白高跟鞋儿娇滴滴赤条条的美人儿,丝毫也无法反抗的漂亮女大学生,从头髮梢到脚趾头,全在我手里,听任我为所欲为。想到这里,我的生理上和心理上都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而璐瑶和玲玉、春花和仙娇、华英和亚丽此时都被这淫靡香艳的活剧给弄得春情大发,互相搂着虚凰假凤地发洩起来,一屋春色洋溢令人发疯啊!
  女大学生的惨叫声声入耳,渐渐地,女子的悲鸣变成喘息、喘息中还交杂着让人心跳加速的呻吟。我脸上浮起邪恶的笑容,心里快活地喊着,野兽般哼哼着,听着美女的淫叫疯狂地扭动着屁股崩着她粉嫩的屁眼,在漂亮姑娘的哀啼声中,把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喷进了她的直肠深处……。
  距离刚刚开始奸弄她,已经过了两个半小时,我坐在床上喘着气休息。漂亮的女大学生玉凤此时头上还戴着口枷,口水一滴滴流下,下身更是一片狼藉,我的精液灌进了她的阴道和肛门,此刻正慢慢倒流出来。肛门因剧烈的性交流出血水,衬着白色的精液、透明的淫水,更显得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