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能干的老婆

能干的老婆

时间:2018-02-05 媛雯   27岁

没有夸张的彩妆、没有抢眼的衣着,素净的脸上是巧夺天工的精緻五官,就算身上只是一件样式简单的T恤,但穿在她的身上,却能勾勒出秾纤合度的迷人曲线,纯白洁净的皮肤加上黄褐色的秀髮,除了飘逸动人外,更显出一份清灵气质。
美女人人爱看,像媛雯如此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走在路上,要不让人注意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过往行人经过时,莫不回头多看两眼,就算她的身边带着一个小孩,爱慕的目光并不因此减少。媛雯右手牵着的孩子,踩着地上的碎石往前走,一路上哼哼唱唱的,脸庞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一只没有,,,]
小女孩口齿清晰地唱着儿歌,媛雯则在旁边啦啦啦地为女孩合音,并在女孩咿咿啊啊跳过忘了的歌词时笑瞇了眼睛。漫步在歌声笑声中,家门就在前头了,[啊!]
忽然,小女孩的歌声停了下来,伸手指着前头嚷了声:[妈妈你看,是爸爸公司的坏伯伯!]
媛雯闻言皱起眉,她轻拍了下女儿的头。[不可以这样叫人家,没礼貌。]
小女孩摸着挨打的头噘起了嘴。[我们过去跟伯伯打个招呼,他今晚要在我们家吃晚餐,我们要很有礼貌的欢迎人家。]
小女孩认真地点头。[嗯,好乖。]
媛雯笑着摸摸她的脸,两人于是携手朝前头的我和经理走了过来。
拥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眸子,还有娇艳欲滴的红唇,一张天真无邪的娃娃脸、一副足以迷惑每个男人的魔鬼身材,她是我结婚五年的妻子—媛雯。见到媛雯以后,经理咧开嘴笑道: [弟妹,今天又来打扰你一晚!不介意吧?]
媛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经理直直地盯着她,双眼瞇成一条线打量着媛雯的好身材。[伯伯为什么昨天来找妈咪,今天又来找妈咪?]
女儿的童音喃喃低语,我铁青着脸,听着她继续说道:[我不喜欢伯伯来找妈咪,他昨天压在妈咪身上欺负妈咪,,,]
[你乱讲什么!]
媛雯拍了下女儿的脸,女儿顿时泪眼汪汪哭喊着:[伯伯明明就有欺负妈咪,我看见伯伯抓住妈咪的脚脚,不让妈咪乱动,妈妈不是说过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吗?]
女儿软软的声音抱怨着,我的心犹如刀割一般,露出略显心酸的笑容。[经,,,经理,,,我们先进屋里,,,孩子不懂事,,,给您看笑话了,,,]
媛雯抓着女儿的手怒气沖沖走进屋内,我在后头尴尬地和经理笑了笑,无奈地招呼经理入屋小憩。经理逕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量着屋里的陈设,补上这么一句:[这家可真温暖!都想把它当作自己家了!]
我替经理倒了水,忍不住在杯子里吐了口口水,[我呸!要不是为了等你离职后提拔我,我怎么会让你进我家!]
[这地方是租的?]
经理语气里带着些许轻蔑,接过我手中的水,我咬紧牙无奈地搔了搔头,垂头丧气地回答: [是,,,是啊,,,]
[有那么漂亮的老婆,早点让她出来卖,你可以少奋斗几年!]
经理说着喝喝水,无耻地笑着。强忍住心里的抽痛,我语重心长对经理说: [经理,,,我非常需要这个陞迁机会,,,麻烦经理了!]
见我低声下气的模样,经理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拍拍我的肩道:[这个嘛,,,就看今晚弟妹的表现了,,,嘿嘿嘿]
我努力抑下心中怒火,脑海里早把经理千刀万剐,[没有套子了。]
媛雯甜美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中,安抚孩子后,她打开房门对我说保险套已经用完了。我懊恼自己竟然忘了补货,[对不起,我没注意,我马上去买!]
避孕这档事我相当谨慎小心,没有做安全措施,我怎样也不敢让经理碰我老婆,我小心翼翼,就怕后患无穷。正当我要走出家门,经理叫住我,微微挑眉道: [记得买最薄的!]
我愣愣地点点头,心中就算有再多的怨恨也都隐忍下来,还不忘提醒老婆先做晚餐。[做男人,做得如此卑微?老婆让人用,还要替他买保险套,让他用在我妻子身上?]
到了药妆店,我心里咒骂着,回想当初协议好的事项,如今好像一步一步被打破。
我和媛雯、经理三人协议的事项如下:第一点,当然是不能给外人知道这件事,其中包含我和媛雯的女儿。
可是女儿昨晚似乎看见了坏伯伯姦淫她的妈咪,将来懂事后,她会记得吗?第二点,提供经理性服务,就只有一次,没有第二次。但今天在公司,经理再三要求想和媛雯再来一次,经不起他的威逼,我又带他回家享用我老婆。第三点,经理不可以脱她上衣,她不想给经理肌肤与肌肤最贴近的触感。经理为了要上我老婆,也就胡乱地答应这点,而昨晚听说他也有守这条规矩,又或者是说,经理想尝试脱她上衣,但媛雯拚死抵抗,守住这条协议才对。
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全程使用保险套,而我现在来到药妆店的目的就为这点。
[经理这浑蛋,上我老婆就算了,还想我买最薄的套子让他爽?门都没有!]
我草草挑了个普通保险套就回家,我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轻轻一转,推门而入,咦?媛雯怎么没在做饭?我正纳闷的时候,隐约听见浴室里传出奇怪的声音,我屏住呼吸、僵住一切动作,竖起耳朵仔细听,是女人的呻吟声,[保,,,保险套,,,保险套不是用完了吗?]
那一瞬间,我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我只感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跳如擂鼓,就连走向浴室门口的脚步的是软绵绵的。我轻手轻脚地走到浴室门口,侧耳听了听,没错!是媛雯厄啊!厄啊!的呻吟和经理急促的喘息。
此时我深吸两口气,然后轻轻地把门推开一道缝,屏息看过去,经理和媛雯正交缠在一起,经理从后方搂抱住媛雯,看得出他做得很卖力。两人赤裸的身上上滑下许多汗水,从我的角度望去,媛雯的样子已经很累了,经理俯身吻去媛雯眼角的泪,微鹹的水液还带着热度,[嗯!嗯!噢!弟妹你真美!]
[经理,,,不能,,,不能这样,,,你没戴套子,,,不能做!不能做!呜,,,呜,,,]
媛雯无助地落泪,经理趁我不在,强拉她进浴室性侵得逞,让她无法不露出脆弱的模样。[张开腿!张开腿!你夹太紧会害我想射在你体内!]
说着,经理拨开媛雯的双腿,媛雯听了经理一席话,没有任何抵抗乖乖顺从。[你在发抖?]
经理轻轻抽出阳具,但媛雯的花径却因为紧张而肌肉紧绷,让经理的动作难以运动,反而像被她紧紧绞住似的,[噢!太紧了!弟妹!]
经理粗长的阳具在我老婆柔软的体内动作,让媛雯不习惯极了,她曲腿想要前进离开,却被经理死死扣住臀部,不得动弹。[嗯!放鬆点!不然我会射出来!]
经理几乎难掩兴奋之情,由其媛雯此刻这么明显的青涩表现,更是大大满足了他大男人的征服欲。[噢!噢!真美的身体!夹得我好舒服!噢!好弟妹!噢!]
现场除了经理大分贝的喘息、羞辱声外,媛雯没有任何言语,只是无声落泪。在门外的我,没选择推门而入、也没破口大骂这下流的经理,我的双眼迷茫,瞇成一条缝,盯着屋内的一切,我心想,性爱不过如此,看得越重越看不清楚它的本色,其实这不就是场运动罢了?我不能说自己不难过,当下的我不敢去面对老婆被人姦淫的现实,更不敢在经理面前撒泼!我安慰自己:[媛雯只要陪人睡一觉,我就可以陞官!反正她也不是处女了,,,]
男人啊,果然是只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想骂人,但看着自己老婆被人操,却愈看愈兴奋。
随着经理的入侵,媛雯的身体也越来越热,尤其是被反覆「照顾」的下半身,更是酷热难耐,媛雯开始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她柔顺无依的表情就像是超强力的春药,[好女孩,你已经为我準备好了?]
经理满意地看着两人交合处沾染上的透明蜜液,疯狂地在媛雯体内驰乘飞奔,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高潮捲向媛雯。身为贤妻良母的媛雯哪能承受这么多的快感?没一会儿功夫她就娇喘吁吁,无力地撑在墙上。[你这样就不行了吗?]
经理轻声在媛雯耳边调笑着,看着她双眼无神的虚软模样,忍不住轻轻啃咬舔舐她的白颈,彷彿要将这白里透红的肌肤吞下入腹。[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经理的肉棒猛烈地撞击着媛雯的阴道,飞快地抽动,我清楚地听见经理的跨部撞击我老婆屁股的声音,以及他的睪丸击打在媛雯阴部的声音。很快,在经理的连续不断的进攻下,在近十分钟的高速运动中,他拚命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在媛雯的阴道进进出出,全根拔出,又快速插进,一直插进阴道的最深处之后,[嗯!嗯!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噢呜!]
经理终于忍不住下体的快感,猛然的一插!他奋力的将阳具塞进媛雯体内最深处,双手紧拥着媛雯不让她逃脱,哗啦地射出一斗又一斗的精液,经理无可自抑地达到高潮,精华的种子更是全灌入我老婆媛雯体内。
就着样经里抱了媛雯3分钟缓缓抽动,才鬆开手,这时媛雯已经没有力气,全身虚脱的她整个人瘫坐在浴室地板,经理微笑看她,欣赏自己白浊的精液从媛雯这甜美少妇阴道中流出,才满意地走出浴室。看着媛雯被人内射,我这憋屈的性格也就只敢在自己肚子里嘀咕两句,也没那个勇气揪起那内射我老婆的贱男人,和他来场昏天黑地的打斗,只因为我懦弱。
经理走出浴室和我对上眼,[回来啦?不好意思,没等你回来就忍不住先用了!]
他高傲的表情就像战胜的将军,不可一世地对我宣示,我老婆媛雯已经被他给彻底征服。[抱,,,抱歉,,,经理,,,今天,,,今天我老婆可能没办法做菜招待您了,,,]
[呵呵,,,呵呵,,,没关係,,,没关係,,,我改天再来!]
置于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看着经理喜悦的脸,旋步走出浴室,我觉得自己是如此怯懦,连老婆被人糟蹋都不敢吭一声,望着媛雯滑坐在地,痛苦地闭上眼,我的心莫名地刺痛。[妈咪!妈咪!我们可以吃饭了吗?]
女儿的叫声将我们拉回现实,媛雯擦拭了眼角的泪痕,勉强打起精神,扶墙站起,把衣服穿好。走出浴室后,她自嘲苦笑对我说: [不用担心,我很好,会回归平静的,,,]
那晚,用餐完毕我赶紧哄着女儿去睡觉,并且交代她,妈咪最近身体不舒服,别烦妈咪。小女孩懂事地点点头,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我知道,刚刚坏伯伯又欺负妈咪了,我会乖乖的!]
女儿的童言童语像把利刃,将媛雯被人姦淫的事实更深刻地刻入我脑海。回到房后,我不捨看着媛雯憔悴地模样,对上她的眼,那双盈盈水眸流露出被人糟蹋的无助与委屈,[这是最后一次了吗?]
媛雯垂下眼睫,避开我的目光,哽咽地说着。我的一颗心被揪紧,老实说,我相当清楚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但我还是安慰地说道:[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就算我不陞官也没关係,我不会再让别人碰你!]
我把媛雯柔若无骨的娇躯搂在怀里,勾起她的下颔细细地轻吻着,[好老婆,,,委屈你了,,,我不会再让人碰你了,,,就算没陞官也没关係,,,没关係,,,]
我喃喃地重複这句话,视线找不到焦点,茫然的望着媛雯,[你没升职,,,那,,,那我不是被白玩了??]
媛雯的嘴抿成剃刀般一直线,周围的皮肤因压抑的怨气而泛白。 一时间我脑海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回应她,经理曾经摸过她的手、触碰她的腿、深入她的阴道,这些过程可不能说算了就算了,见我不知所措,媛雯反到安慰起我来: [我知道这次的陞迁机会很难得,假如你推辞不了,,,就让他来吧,,,]
她的言语,让我感受到她对我的牺牲奉献,我苦着张脸看着她: [谢谢你,媛雯!委屈你了,好老婆!]
媛雯沐浴过的清新味道窜入我鼻息,稍早她被经理折磨的那一幕忽然闪过我眼前,诱引着我男性慾火。我低下头,缓缓拉开媛雯的浴巾,妒意让我想重新宣示主权,我热情温柔地吸吮着她白嫩的粉颈,慢慢将滚烫的脸进逼她的胸乳,媛雯的胸前因
呼吸急速而起伏,敞开的浴巾非但没勾起我更深的慾火,反而让我停下动作望着她,不捨全写在眼中。[经理,,,经理,,,他,,,他弄痛你了吗?]
我轻抚着媛雯的胸口,发现她雪白的肌肤上有一点一点红红的吻痕,我目光直直地看着经理印在我老婆胸前的吻痕,媛雯不自在地停下动作,缓缓拉起浴巾。[让,,,让我看,,,让我看他怎么对你的,,,]
天啊!媛雯的整片胸口,甚至连粉嫩的乳头也
红点斑斑,甚至还有经理的齿痕,可以想见经理的唇曾霸道地佔有哪些属于我的禁地。媛雯歎了一大口气,像个洩气的娃娃垂下头对我说: [老公,,,不要看了!你躺下,,,我来帮你!]
媛雯绵软的小手握捏我的阴茎,她用舌尖不断地轻碰我的龟头,一直舔一直舔,舔到我的棒身都是她的口水,我本能地反应着,拱起身子,渴望着她的吞吐,因情慾而迷濛的眼,微蹙着眉无耻地询问她:[媛,,,媛雯,,,你,,,你有帮我经理口交吗?噢!好舒服,,,老婆,,,]
她摇摇头,瀰漫在眼底的热气凝聚成泪溢出眼角。
[真的吗?]
媛雯的小嘴还没被经理的丑陋阳具给征服,就算她只是哄哄我,我也心满意足了[嗯!好舒服喔!老婆!噢!]
媛雯小嘴包夹住我整个龟头,那湿润温暖的感觉让我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气,眼里有毫不掩饰的浓烈慾望,[等,,,等等!]
我的声音虚软无力,慾望在我的血液里狂奔流窜,媛雯也停下动作问到: [怎?怎么了?]
我坐起身,伸出双手,清清喉咙说: [媛雯!我想进去!]
媛雯迟疑了一会儿答到: [可,,,可是,,,可是我身体里,,,有你经理的,,,精,,,精液,,,]
[没,没关係,,,你别闷闷不乐,,,]
她看起来楚楚可怜,此时她的确实很脆弱,我小心翼翼地让她跨在我身上,轻轻抓住她的腰,将自己坚挺的肉棒抵着她的花穴,让她靠自己的力量缓缓坐下与我结合。[嗯,,,噢呜!]
媛雯的阴道比平常更滑,更好进入,而当我插进去,拔出来之后,在交合处居然看见经理的精液布满我的肉棒,这是我第一次触碰到除了自己以外,男人的精液,并且和我的龟头相逢在我老婆的阴道里。我把媛雯拉向自己,贪婪地吻着她,大手也不安分地抚摸她娇美的身躯,[噢!好热啊!噢呜!老婆!]
我的粗壮肉棒被媛雯两瓣湿润阴唇包的密不透风,只见我插在阴户中的肉棒每一次进出,经理的浓稠精液就不断从媛雯阴道中被带出。因为长时间沉溺在老婆被人姦淫的妒意中,使我跟媛雯交合不到3分钟时间, 龟头上的马眼便强而有力地射出一股股滚烫浓精,不断溅在媛雯的子宫壁上,至此她的卵巢现在已经完全浸泡在我和经理的粘稠精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