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人母女丼

美人母女丼

时间:2018-02-01 我是一个公立大学心里系助理教授,在学校任职3年,预计明年升副教授。
未婚却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国外留学期间,我花了大把的钱。
由一个邪恶的催眠大师身上学了高深的催眠术。
课后来到研究室,里面6女1男开心的欢迎我。
将她们的报告交给我后,我告诉她们接下来4天连假不用来研究室,虽然,早已预知,她们仍是相当高兴。
7人一起离开了。
问我为什么没对学生下手,心里系学生有太多机会,接触会催眠的人。
我并不想冒险。
回到学校宿舍(一人一间透天平房),开门后两个裸女,由房间走出欢迎我,大一哲学的小小,跟大一外文的小玲。
身高165的两人都有着C奶,放下头髮,简直像是姐妹花。
她们帮我脱下衣服,跟着三人上床的。
我让她们两人,面对面拥抱,彼此挑逗。
而我由后方轮流进入。
两人都是上个月,才破处的阴道依然很紧,我却没了性趣。
抽插5分钟后,拔出。
要她们清理一下家里。
之后,回家。
我穿上衣服离开教师宿舍。
来到校外的咖啡店,我点了杯咖啡。
负责泡咖啡的女学生,相当可爱,胸部大约有D。
正在打算如何下手。
门口进来一个身高160左右带着大太阳眼镜的女生,我看到她的上围马上想起她的名字。
是M国来的歌手,MIn。
我对她点了头,跟泡咖啡的女生说:先泡她的。
没等她们回应,就夺门而出。
到附近唱片行果然看见她的专辑,只是很明显的没什么卖。
回到咖啡店,小Min 坐在角落边沈思,咖啡没喝。
我拿着我的咖啡来到她的隔壁桌。
假装看了她几眼,拿出CD,走到她的桌边。
小声问:请问妳是Min吗?她吃了一惊说:是。
我笑着说:我的学生每天在研究室放妳的歌,听我称讚家。
今天还送我一张,可以帮我签名吗?她惊呼:你的学生。
我由口袋拿出名片。
她更吃惊了,心理系助理教授。
她开启手机寻找我的名字,果然在学校网页看到我的资料。
小Min比了比手机中我的照片跟面前的我。
说:真是太巧了。
我笑着说:那可以请妳帮我签名吗?她急忙说好,顺便邀请我跟她坐同一桌。
签完名后,她说:黑大哥,你看起来才2十出头,一点都不像教授耶!我笑了笑,小声的说:Min妳是不是有苦恼的事?可以说给我听听。
她叹了口气说:我来R国也半年了,除了发张专辑,就是跑跑通告。
薪水虽然比在M国多,却一直红不起来。
我拿起她的CD说:我真的觉得妳的歌声好听,只是包装很差。
黑大哥说个直接的妳不要生气,我感觉CD包装只强调妳的身材,而且印象中没看过妳打歌。
她突然落泪的说:现在唱片公司是她经纪人霞姐的朋友开的,本来就有一个形象相近的女生。
其它公司有人来接触她,条件都是…. .她哽咽了。
我拿出西装上的手帕递给她。
有点生气的说:可恶的潜规则。
我对Min说:我帮妳个小忙,不过可能要改变形象或跟人组团喔!她疑惑看着我。
我打了电话,说:王叔叔。
电话那头的人说:小黑啊!好久不见。
我跟王叔叔详谈后,将电话交给了Min。
电话那头的王叔叔说:小Min ,小黑他前几年在国外,可是帮4个默默无名的轻熟女,摇身变成全国都爱的姐姐团体。
妳要把握喔!小Min吞了口水说:K国姐姐团传说的华人幕后企划就是你?我笑了笑说:应该没有别了。
她的眼睛像冒出星星。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她起身到店外接电话。
我走向可爱的女服务生说:我的朋友说:咖啡太苦了,可以要一包糖吗?拿了糖包回到座位,打开倒入她的咖啡,真正的糖包已被我收入口袋,倒入的是我的特调,兴奋剂、春药加少许的迷药。
剂量很少,只是为了帮助进入状况。
过了一会她回来了,兴奋的说后天她姐要来,星期六她妈要来。
她们準备陪她在这里扎根。
我开始对她解释,我的计画。
2人,3人,4人的团体。
她听的津津有味,也慢慢喝下咖啡。
明显的观察到她开始出汗,我对她说快5点了。
要不要一起吃饭,她说要请我被我拒绝了。
要她开始赚钱在请我吃顿好的。
她笑笑同意了。
开车带她来到渔港旁的田园餐厅,食物尚可,却有很多独立包厢。
跟Min来到包厢中,她已经香汗淋淋。
她脱下外套后,坐在我的左手边,我说:要不要来点汽水。
她害羞的说:今天太开心了,想喝点啤酒。
我点了两瓶,说:一人一瓶。
酒不要喝太多。
她举手说好。
不久上菜了。
她边吃边问我的资料。
我也大多如实回答。
直到她问我是否有女友时,我沈默了。
她有点惊慌的说:不要说没关係。
我说:我在K国念大学时认识一个同年级的K国女生。
本想毕业后就娶她,没想到毕业前发现她跟系上学长有染。
被我抓到后她还说,我只是个穷外国人。
她急忙说:我问错了,自罚一杯。
瞬间将啤酒喝完。
我用左手食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说:妳只是想喝吧!她吓的退了一小步,看我没有后续动作。
才鬆了一口气,继续跟我聊天。
我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心想该不会赚到….我决定下杀手。
对min说:再几天我们就是同事了,今后我的外快就有劳妳了。
她笑笑说:没问题。
我由脖子上拿出一条镶着红宝石的项鍊,放在她的眼前。
min的眼睛一亮,说:我不能收。
我放缓音调说:小min妳看,这个项鍊是不是很漂亮,她闪烁的红光,跟热情活泼的妳,感觉很像。
我轻轻摇动项鍊,说小min妳看仔细这个项鍊,是不是很漂亮。
她缓缓点头。
我在说:妳很喜欢对吗?她继续点点头。
这个宝石是妳最爱的人送给妳的,min说:我最爱的人。
我继续说:他会保护妳,帮你完成妳的梦想。
妳也要对她付出一切。
min说,付出一切。
我将宝石放到她的手上,说:将它带上,这是妳珍爱的宝贝。
妳也深爱着送它给妳的我。
现在闭上双眼。
我将手指放在她的鼻头,说:当你听到“暗黑帝王”同时闻到这个体香,妳会对有这体香的人完全服从。
自愿奉献一切。
现在我由5数到1,妳的记忆会由拿到项鍊开始。
5、4、3、2、1。
Min张开了眼,看着手中的项鍊,轻轻带上,抬头看我。
她的眼神变了,完全是看向男友的眼神。
和她吃完饭后,说要送她回家。
她家在一栋大楼的13楼,附近都是平房。
送她进屋后,我假装跌到,说:头有点晕。
她急忙扶我进客厅。
她帮我泡了热茶后,说要洗澡。
要我在沙发休息一下。
我起身将门反锁。
躺在沙发静静等她。
洗完澡的她,穿上小可爱及短裤,白皙纤细的四肢及丰满的E奶展露无疑 她的脸蛋通红,我说要借一下厕所。
进去后立刻寻找架上,她刚换下的内裤。
果然湿了一大片。
出厕所后,假装走的不稳,整个人将她压在沙发上,她突然将我推开,力量之大。
我整个人撞到沙发旁的小桌子。
背痛的起不来。
她也吓了一跳。
连忙来扶我说:黑哥哥,对不起。
演艺圈太多色狼,我已经自动会反击。
我撕牙裂嘴的笑说:妳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Min说:我跟一个泰拳的女师傅学了3年。
师傅是女子组的长年冠军。
温香软玉的她在身边,我忍不住了。
将手指放在她的鼻前说:黑暗帝王。
她突然跪下说:主人。
我摸着她的脸蛋,她直发抖。
我问她对我什么感觉。
Min说:虽然是初次见面,心却跳动很快,下面也一直溼溼的。
我再问她:那为什么要推开我,她说:妈妈一直提醒我们姐妹,不要让男人轻易的得手,除非确定彼此深爱最后一道防线要守住。
可是我刚却想你插进来,才急忙将你推开。
我笑着说:我是妳的爱人,也是妳ˇ的主人,对主人奉献一切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她轻轻点点头,我再加强暗示的说:妳深爱着主人我,而我也深爱妳。
无论我要妳做什么,妳都愿意。
我脱下衣服,带着她来到她的房间,全粉红系列真的很适合她。
我抚摸她的短髮说:妳喜欢主人,只要她触碰妳,妳就会有3倍的快乐。
接着我要她脱衣,很快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四肢纤细白皙胸前却是挺拔的E乳,看到我在凝视她的裸体。
她居然全身颤抖,接着下体流出透明的液体。
她潮吹了。
我吻向她甜美的嘴唇,说:怎么这么快就潮吹了。
她红着脸说:我没让男生见过全裸的身体,主人你色色的看着。
我受不了。
我说:主人要开始享用喽!Min红着脸说:Min的一切都是主人的。
我让她分开双腿,将小穴用手指撑开,清楚可见蜜穴不远处的薄膜,我拿起手机对着她的处女膜及脸蛋猛拍。
在闪光灯下,她又再次潮吹。
拍完后将资料传到网路硬碟。
放下手机,趴到她的身上,勃起的阳具顶到她的阴道口,Min她伸手抓着。
我问:怎么了,Min说:主人的好大,我好怕我含着她的奶头,边舔边说:女生总要痛一次,主人会轻轻温柔的做。
妳愿意吗?她放开我的阳具,双手环抱我说:主人,我爱你。
让我变成女人吧!我慢慢爱抚她的双乳,舌头交缠。
下体慢慢深入。
好紧,比小小,小玲紧上许多,若不是充满淫水,只怕是寸步难行 。
Min不停发出嗯!嗯!嗯,的娇喘。
终于龟头顶到处女膜,在这缓慢的前进下,初经人事的Min,已经全身发红。
不停索吻。
我也一一回应。
双手更不停揉捏巨乳。
我对她说,宝贝我要让妳变成女人。
她纤细双脚盘上我的腰,说:来。
我阳具用力一插,居然没能攻破。
Min却痛的双手推向我,此时我说:Min 我爱妳。
她的双手由推转抱,大腿往我的臀部用力一压。
顺势贯穿她的处女膜,还直接插进子宫颈。
子宫颈像是张小嘴,半含着龟头。
Min流着泪说:主人大功告成。
我轻抚她的脸颊说:妳辛苦了。
Min问:主人,你喜欢吗?我吻了她说:最爱了。
接着缓慢进出她的子宫颈in由开始的疼痛渐渐苦尽甘来。
开始轻声哼着,啊!嗯,啊嗯。
我也将中心由阴道移回她甜美的脸,跟圆浑的美乳。
在不停的舔弄乳房及慢速抽插下,小Min又高潮了,被这温暖的淫液一沖,我也放开精关。
大量射了进去。
两人相拥入睡。
Min 睡了3小时后醒来,我早一步解开她的催眠。
看看她会如何选择。
她醒来后发现,自己除了身上的红宝石项鍊,居然一丝不挂。
下体的疼痛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掀开被子,看到仰躺的我,龟头上还带着她一丝纯洁之証。
她举起手想打我,放下时却变成轻抚我的脸。
她的眼泪滴在我的胸膛,我再也无法装睡。
睁眼抱着她说:对不起,妳太美了。
我一时忍不住。
她用纤细的手不停捶打我的胸,眼泪没有停过。
我摸着她的脸说:黑暗帝王。
说:等下我的触碰会让妳由3倍的快感,妳会渐渐忍不住。
求我干妳。
数到1时,妳就醒来忘记刚发生的事。
只记得身体的反应?5、4、32、1。
我抱着她说:对不起。
还是全裸的她乳头和我的胸口无缝接触,她想逃离,却因被我抱紧。
反像是主动用奶头磨擦我的胸口,没一下子,闻到淫水的味道。
她下体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我的阳具勃起贴在她的大腿旁,Min的鼻息开始变的沈重,脸也开始泛红。
闭上眼紧咬下唇。
我退了一小步,伸手摸着她甜美脸蛋问:妳怎么了,她的娇躯微微颤抖,我将额头贴了上去。
她的头好烫,她突然张开眼说:黑哥哥,你爱我吗?我的视线像是要贯穿她的灵魂,说:最爱妳了。
Min鬆了一口气,说:我本来不相信一见锺情,但是昨天在咖啡厅遇见你就感觉亲近,身体还慢慢热了起来。
我轻抚她的短髮,心中出现了想好好疼惜她的想法。
这感觉在小小跟小玲身上从未出现过。
我吻了她的嘴。
她躺了下来说:黑哥哥,抱我。
我将头枕在她的的奶,说:会不会很重。
Min笑笑说:不重。
黑哥哥,很喜欢对吗?我转头疑惑的看她。
Min说:你醒来后,不是看我的脸,就是看我的奶。
黑哥哥好色喔!我舔了她的耳垂说:我的小Min脸蛋跟胸部都那么美,哥哥我太喜欢了。
牙齿轻咬耳垂,慢慢磨着。
Min抱着我的身体说又要来啦!颤抖的射出阴精。
抖动将近3分钟才停下。
未免刺激过度,我仅是抱着她。
平静下来的Min,突然双腿夹住我的腰,一个翻转坐到我的肚子上。
Min将她的白皙美腿夹住我的脸,说:黑哥哥,你看看。
我的腿是不是太细了。
我伸出舌头舔上她小腿。
说:很美压,又白又嫩还甜甜的。
Min突然跳离我的身体往浴室冲。
她的房间很小,浴室也仅是一步之遥。
跨入浴室后发现她刚开了水龙头,在沖水。
另一手挤了些沐浴乳在手上。
我由后面抱着她说:怎么了。
Min说:一整天没洗澡,髒。
她的耳朵都红了。
我伸手抹走她手上的沐浴乳,开始在她身上游走,说:黑哥哥帮妳洗乾净,她在我的怀ˋ瘫软。
脖子,丰满的双峰,美背,翘臀,脚指,小腿,大腿,最后连大腿根部都失守。
被我的食指探入清洗。
当然我只是揉捏外围。
抱着她沖洗乾净,接着清洗她的脸及短髮。
洗完的她靠在我的身上。
细长睫毛不停跳动 。
贴近的身躯。
能感觉她心跳无比快速。
休息一下后,小妮子开始帮我清洗身体。
才160的她,要我半蹲着让她抹沐浴乳。
她像在清洗一件艺术品般,专注小心。
直到洗到勃起的阳具。
因为她青春白皙的身体,加上童颜巨乳。
我的阳具早已立起。
6-7公分的龟头,跟25公分的长度。
虽然,不是什么巨屌。
对刚变成女人的她,仍是十分有震撼。
特别是她对于3-4小时前的做爱,除了跟我肌肤相亲的感觉还在,对于其他印象都很模糊。
她的手停了下来。
我说:这里我自己洗吧Min笑了,脸红红的说:这可是我的宝贝。
我帮你洗。
超慢速下,她将阳具抹上沐浴乳。
看了看自己的手跟小穴。
自言自语的说:怎么进去的啊!我打开水龙头将两人身上的泡沫沖乾净。
又拿起洗面乳和洗髮精帮她清洗短髮及俏脸。
接着帮她将全身擦乾,过程当然持续毛手毛脚。
将她的美丽身材藏入浴巾中,推她出门吹头髮。
自己洗了脸后。
由于大毛巾只有一条,只好裸着身子出去跟她要另一条毛巾。
她略湿的短髮贴在头上,蹲在床边剪棉被。
她将她的处女之証剪成一个爱心。
放下剪刀后,开心的拿着看着。
我问:那么开心啊!她收拾着爱心跟剪刀,说:当然,能把初夜给喜欢的人,我好开心。
等她放好后,我抱着她说:我可不只要初夜喔!此时,她的肚子发出咕噜的声音,她害羞的问:黑哥哥饿吗?重冰箱拿出一小碟生菜。
说:一起吃吧!我笑笑说:等下我再找别的吃。
妳饿了吧!先吃 她幸福的笑着,坐在床边吃起生菜。
看她银牙咬食着生菜,真是相当可爱。
她发现我在看她,索性脱下了浴袍。
让我看个够。
耳朵却再次红了。
她很快吃完生菜,我拿起吹风机要她过来,她窝在我的怀里。
我开始帮她吹头髮,Min的头髮很细,又是短髮。
很快吹乾了。
看她瞇眼享受的样子。
忍不住亲了一口。
她睁眼笑着说:路口有家清粥小菜。
应该还开着,你要吃吗?我穿衣服陪你去买。
我拉住她说:我要吃这个,将她扑倒在床。
张嘴含着她右边E级的巨乳。
不停吸允。
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不停的娇喘。
我伸出左手摸向她的嫩穴。
已经流满淫水。
被我一摸更是叫了除来。
啊!……..我问:还痛吗?她略带哭腔的说:黑哥哥,我好奇怪…想你插进来。
我插了进去一路到子宫颈,她变得很兴奋却不知所措 。
我立刻大力抽插,先退到洞口附近,再戳到底。
Min她性奋的大叫: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喔!喔!喔!。
她的双手乱捏着我的身体,抽插近200下时。
她突然阴道紧缩,我知道她要来了。
更是努力的抽动。
在她的俏脸巨乳跟紧实阴道的刺激下,我先射了进去。
她也瞬间到达高潮,全身泛红,娇躯不停颤抖。
我将她小心翻转到我身上,她睁开快阖上的双眼说:好舒服,谢谢黑哥哥。
我吻了她说:谢谢小Min。
她沈沈睡去。
我小心将她移回床上。
起身调整空调,拿起被剪破一个洞的棉被。
将两人盖上后,一起入睡了。
早上醒来,小Min已经起床。
穿好衣服,我问她是否还有工作。
她说连假最后一天才有。
等下十点要去看房间。
她妈妈姐姐来住,太小了。
我说:我陪妳吧!她笑着抱着我的手,说真的吗?乳间的鸿沟卡住我的手臂。
我伸出魔爪摸向她的乳头说:我的陪看费很贵喔!她抓着我的手深入奶罩里面,说:肉偿可以吗?我吻了她说:当然好。
嬉闹一下,我们出门了。
早上她约了4个房仲,不是价格太高,就是太小。
毕竟这是首都。
中午用餐时,她很没精神。
突然电话响了,是她姐。
她姐说:工作提前结束,晚上八点到机场。
接完电话,她由开心的脸突然趴下哭了。
我将她抱紧,说我有办法。
她抬头看着我,说:真的。
我点点头说:不过是30年的老房子喔!跟Min坐捷运回到学校附近。
穿过两个巷子,来到一间5层楼的新房子。
我带她走了过去,到信箱取信。
她说:这不像30年啊!我笑着说:这是我在K国从商的父母4年前盖的,怕我工作不顺利的后路。
不过已经全部出租了。
领着她走到紧邻的平房,走了进去。
里面大约25坪。
我介绍说:靠新大楼这间是超大浴室,打开一看,Min笑了,说:怎么有那么大的连身镜跟按摩浴缸。
我说:还不是我老妈,喜欢泡澡。
她每天至少1小时在里面我指向浴缸靠门一侧说:那还有个内镶的电视。
接着介绍房子,2个卧室,一个书房,客厅及厨房。
不过3年没住,累积不少灰尘。
我问:还满意吗?她说:好棒哦!可是…..我说:不用租金。
我的就是妳的。
她急忙摆手说:怎么可以。
我将她紧抱在怀里深情吻了十分钟,说:这个月房租付好了。
还是还想附订金?她脸红的说:可以先整理吗?晚点你想我付多久的,都可以。
我笑笑的拿出尘封的两台扫地机器人,插上电后 。
拿了水桶跟抹布给她,说:请妳擦一下灰尘。
我把我家的东西都塞进书房。
她没接过,笑笑看着我,接着将门窗全都确实关上。
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放到包包上 。
白皙肉体,丰满上围跟纤细四肢。
展现在我面前。
她红着耳朵说:开始打扫吧!她开始擦拭沙发上的灰尘,我也收拾起我家的衣物书籍及杂物。
每次走出看到她的样子,心都跳的飞快。
于是我也将自己脱光。
发觉她不时偷看。
下午4点终于都整理完了。
我抱着Min说:辛苦了。
她抱着我倒向沙发,伸手将阳具塞入她的阴道。
30分钟后,我在她体内射精。
她抱着我颤抖的说:谢谢黑哥哥。
我吻着她说:谢谢小Min。
回到Min的宿舍,本来就没有太多东西。
很快将必要品打包,开车载Min出发,去机场。
由于时间尚早,我绕去珠宝店买了礼物要送给Min的妈跟姐。
我挑了一个蓝宝石跟一个绿宝石的项鍊,拿给了Min说:如果是我送的她们不一定会要。
由妳送给她们。
Min开心的收下,小嘴在我脸上啄了一下。
抵达机场时已经是8点。
Min姐应该还在通关,跟Min聊着彼此的身世。
我是背对机场的门,突然听到一声:大黑哥哥,我回头一看,一个168小麦色的冰山女神,由自动门走出。
看到我回头,立刻鬆开行李箱。
向我扑了过来,抱紧我后大声的说:好久不见。
一旁的Min笑着喊姐。
我小声的说:贝儿?怀里的贝儿跳开说:大黑哥哥。
一点都没有刚刚冰山的样子 。
我回想起4年前,贝儿的模特公司跟姐团合作拍广告。
第一天5个女生,4个上吐下泻。
跟翻译回M国。
剩下的她,模特公司请我帮忙,我安排她去姐团的宿舍挤一下。
没想到她跟姐团爱运动的拉拉变成好友。
只是在我面前仍是冷冷的。
还好她对所有男人,包含导演都是这个态度。
镜头前后两个人。
直到广告拍完,模特公司给她两天假,在K国逛街雪拼。
她却感染重感冒。
刚好姐团参加实镜农村节目,4个都不在家。
只好由我带她看医生,买菜帮她煮营养粥。
帮她放水。
除了帮她洗澡外,简直是个全职保母。
因为她病的瘫软,看医生是由我公主抱上下车。
还好要回M国前,已有较为好转。
帮她check in及写好需要资料后,说:贝儿记得回M国,要带药袋再去看到好。
她哭着抱着我说:谢谢大黑哥哥(姐团取的绰号).Min将蓝宝石项鍊拿给我,说哥哥送吧!我轻轻敲了她的脑袋,说:妳早就知道了喔!她装可怜看我。
我摸摸她的头说:原谅妳啦!将项鍊拿给贝儿,说:好久不见。
送给妳 。
贝儿连忙说:太贵重了。
Min探出头,拿出躺在乳沟的项鍊说:我也有喔!黑哥哥的心意,妳就收下吧!贝儿害羞的收下。
将贝儿的东西拿上车,两姐妹坐在后座开始叽叽喳喳的聊天 。
带她们到大卖场吃饭及採买棉被,枕头等用品。
回到我的老家已经,11点了。
帮她们将东西搬进房后,转身离开。
Min冲了出来,亲了我一口。
说:谢谢,大黑。
接着跑回房。
我将车子移动两条街外。
走侧面进入,老家旁的宿舍。
走进一楼的监控室,在桌上敲打着固定节奏。
右边墙壁打开,同时监控室门后又出现一道铁门。
走进打开的门。
里面是一坪多的小空间。
有一个小沙发。
上面还有耳机。
沙发前是一面连身镜。
我坐在沙发上,没一会镜子那头,出现一个短髮女孩。
她睡眼惺忪的在镜子前脱下衣服,虽然已经干过好几次了,着么完整的看她的裸体还是第一次。
耳边听到她说:姐好像也喜欢黑哥哥,怎么办呢?她看像胸前的红宝石。
像是由其中看到我似的,说:黑哥哥我喜欢你,你的每次触碰都让我好舒服,她开始在镜子面前自慰。
喔!喔!喔!再进来一点。
看童颜巨乳的她想着我自慰。
嘴角不禁露微笑。
她很快把自己弄上高潮,淫水喷到连身镜上。
门外的姐姐突然发出声音说:别洗太久会着凉。
Min吓了一跳,赶紧洗净身体出了浴室。
我在椅子上继续等,没想到一等等了1小时。
厕所的门才再次打开。
贝儿已换上短裤短袖,也没穿内衣。
自言自语的说in也真是的,一定要我陪睡。
她边说边脱着衣服,一对D奶由衣服中跳了出来。
接着她脱去内裤外裤。
身上是小麦色的,胸部跟下体附近则较白皙。
她摸着自己的身体说:又看到大黑了,还是这么帅。
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应该还没结婚吧!她眉头一皱说:可是Min好像很喜欢他,虽然她们才认识一天多。
说起话却像是情侣。
我也好想当大黑的情侣。
她也开始自摸,相对Min的含蓄。
贝儿是坐在浴室的小椅子上,将双腿劈开近180度,伸手摸着自己的阴核。
168的她双腿修长笔直,下体毛髮稀疏。
几乎可见粉红的肉穴。
她略带哭腔的说:从爸妈离婚后,我就无法相信男人,直到大黑你的出现。
好不容易再遇到你。
可妹她为家里付出那么多心力。
小贝妳该怎么办,她哭了出来。
我有点心疼。
看她的美丽身体没入浴缸。
我也走出监控室。
思考着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