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青的情人 第24章

小青的情人 第24章

时间:2018-01-30 驶往天母途中,杨小青和徐立彬同车。一开始,他们两个都沉默不语,生怕说出口的话被计程车司机听见。但小青知道,男人迟早要问,还不如自己先提,以免待会儿被他问了尴尬无法回应。于是她便以英语问他道:「你……上车前说想要好好聊聊,是真的?还是那样说给刘婧听的?」
  「当然真的啊!青,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徐立彬也以英语答话。
  「是吗?你跟王晓茹……一定是一面找、一面骂我我丢下你们几个,自己寻乐子……而把我咒得狗血喷头吧!?其实我……我……」
  「难道你……没有寻到乐子吗?……」徐立彬不解地反问。
  杨小青的头低了下去,再抬起来望着男人一面摇头时,两眼饱含了泪水;才轻声地、诺诺地说:「如果有的话,我……还会深更半夜的、又跑回银星找你们吗?……我、我……唉!……」
  小青话还没讲出口,眼泪已掉了下来。徐立彬慌忙搂住她的肩,问她:「怎么了?怎么哭了呢!?」同时拂起小青的髮鬓,在她额边吻着。
  轻轻地、像抽泣般地,杨小青才冒出一句说她被「强姦」了!……她哀怨万分地说:她跟强尼走的时候,本来还是兴高采烈的,但到了他住处,被他用大麻、和几杯酒灌醉得神智不清后,变得毫无反抗能力,就让他半强迫式地「姦污」
  了!
  一面讲的时候,小青一面仔细体会徐立彬身体的反应;发现男人果然在微微一惊之后,立刻将手搂紧了自己的肩,轻声歎着:「可怜的宝贝!」
  然后徐立彬又更贴近了小青的脸颊,在她耳边十分同情地问她:「那……那你……受伤了吗?……他……有没有弄痛你什么地方?」
  小青偎进了徐立彬的怀里,摇摇头,轻轻呓着:「还好……只是……我底下那地方……好。好不能习惯他;等他弄完……我清醒过来了以后,才发现都好肿好肿的,一直都消不掉……连现在都还。烫烫的……」
  徐立彬沉默着,原来搂在小青肩上的手,抚到她侧倚时凹陷下去的纤腰,温柔、爱怜地又摸向她突出的臀边。而小青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将小手往他裤子那儿碰触,正好就感觉到男人的鸡巴已经硬大了起来……
  彷彿不好意思似的,徐立彬在坐位上不安地挪动身子,但小青却更明目张胆地用手握住了他的肉棍。并微仰起头,附到他耳边轻轻呓着说:「宝贝!我……我知道我。好对不起你,本来讲好要跟你去宾馆的,可是…
  …可是在银星,你……你老是和王晓茹她一直跳那种舞……人家心里好难过,想气气你,才跟别人那样的嘛!……但没想到,反而遭到他……非礼跟侮辱……「说着小青的声音又哀怨起来,惹得徐立彬有点不知所措,挣出一句:」唉!我明白。……其实也是我不好,才让你吃苦的。那……你想,是否还是去……报个警比较好呢?至少……「
  「不,不!……绝对不能,一报警的话,我的名誉就更要完蛋了!……再说,从他那边出来以前,我已经擦过底下,把证据都抹消掉了……又怎么告人家?
  ……算了,宝贝,我现在只希望……你给我一点安慰就好了!「杨小青朝徐立彬深深地瞟着,牵动薄唇彷彿以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宝贝!我……爱。你!「而抚着男人鸡巴的小手也更温柔、热情了。
  就在此时,两辆计程车抵达了座落于天母山麓、刘婧所住的别墅。没想到徐立彬付车钱时,计程车司机竟调头来也以英语答了声「Thank you!」。
  令两人惊讶之余,不免极度尴尬地赶忙下车。
  刘婧兴高采烈地打开门,领大家进去。仅管徐立彬和小青为那个司机可能早就听懂他们在车上的对话而不安,但也装作没发生任何事般,跟随大伙儿进入这幢摆满了刘婧的画作、却空无一人的豪宅。
  ………………
  刘婧招呼他们在宽敞的客厅沙发里坐下后,打开酒柜,端出酒来,要大家继续饮酒、狂欢。两个大男孩兴奋地接下杯、瓶,就主动倒酒喝将起来。
  小青倚在徐立彬身旁,连连摇手说她早已醉得不行了,不能再喝了!
  刘婧也不勉强小青,走去把客厅的灯光捻暗,又开了音响,播放出极富情调的音乐。当她回到沙发边,弯腰为徐立彬和自己斟满酒杯时,一面两眼媚兮兮地瞟着他,一面还不自禁地随音乐节拍,微微摇晃她紧绷在桔色窄裙下、又圆、又翘屁股。惹得两个大男孩一同瞪大了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瞧;张开的嘴巴好像连口水都要滴出来了!
  由坐着的徐立彬和小青这儿望去,小肉弹刘婧的两颗豪乳,正好因她弯腰倾身的姿势,而更形丰圆、硕大,几乎就像要冲破她的洋装,呼之欲出!
  当徐立彬接下酒杯,和半蹲在茶几旁的刘婧举杯共饮时,他也禁不住两眼猛盯着她的乳房,几乎说不出任何话来。
  躺靠在沙发上、半瞇眼看着这一切的小青,觉得噁心透了!但她也明白,先前自己已经跟强尼有过「不名誉」的一段,现在那还有资格说别人的不是呢?…
  …毫无置喙余地,小青只有眼睁睁瞧着刘婧和徐立彬眉来眼去,同时心里不舒服到了极点。……最后实在忍受不住,便借口说要上厕所,撑起身问刘婧洗手间在那儿?就三步并两步地奔了过去。
  ………………
  掩面躲在厕所里,等候自己一大泡尿洒出时,小青心里乱糟糟的。她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从今天下午出门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出乎自己预料:想要和情人亲热,却落得在茶艺馆里跟他口交,而且,为赶去聚餐,还是匆匆忙忙结束的……
  等到了紫滕轩,又发现情人徐立彬和两个女同学都曾有暧昧的过去,害自己不停提心吊胆……而难以置信的,是跟他们到舞厅跳舞时,自己居然又惹上了陌生男人,随他回家、发生奇妙的「性关係」……弄完之后,更荒谬地跑回银星门口来找徐立彬,还竟让自己找着了他!……简直不可思议极了!
  「现在,怎么我又会跟徐立彬跑到刘婧家,眼睁睁看他们两个,在大男孩面前相互传情、挑逗呢!?……他不是说要跟我好好聊聊、安慰我被强尼『姦污』的伤害吗!……难道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幌子?都是骗我的?」
  这样胡思乱想的小青,在马桶上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她屁股肉都坐得酸麻无比,突然惊醒过来,用便纸拭擦阴部时,才发现自己两片阴唇已又肿又胀、嫩肉的内侧也润湿答答的了!……
  「我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一天下来弄得还不够,居然还会再有性慾?…
  …天哪!我……岂不已经变成了贪婪无厌的女人,非得要被男人干死、玩弄死了,才能满足啊?!……「惊歎的同时,杨小青的手已不受控制地在自己阴核上抚弄起来;喉咙里迸出嗯,嗯~!噫~啊!的哼声……
  小青把阴核摸硬了,更伸出另外一只手到屁股底下,用手指抵在自己肛门口,弄呀弄的。被那种奇异的快感逗得两眼都闭上了,脑中幻想着自己同时被好几个男人的鸡巴肏在嘴巴、屄、和屁股眼里面;被他们以强壮的躯体不断冲刺、抽肏、顶揰、辗磨着自己身子的内外,令自己由不得又要疯狂起来了!
  尤其是今天一整天,小青全身上下的肉穴,已经尝过男人、被塞满、被精液喷洒进去过的嘴巴,和被大肉茎肏得高潮迭起的屄,又开始需要鸡巴了。……
  但自己尚未经人道的屁股,却也更骚痒无比地期盼被一根又大又硬的、雄伟的鸡巴戳入,直直捣进肚子里面,把自己肏得死去活来的才行啊!
  就在这慾火熊态燃起,忍不住就要把手指头肏进自己肛门里的剎那,小青由厕所的门缝中隐约听到女人的呼唤和嗯哼声,还是以英文叫出的:「啊~!喜欢吗?……喜欢我为你们跳的热舞吗?……」
  在那阵阵传来彷彿是脱衣舞的伴奏乐声中,还夹杂了男孩的鼓掌、叫好。
  小青忍不住好奇,打开厕所门,悄悄蹑足到走廊,朝灯光昏暗的客厅里一瞧,才大吃一惊!
  ………………
  原来刘婧已经站在咖啡桌上,正扭腰摆臀地舞动着她娇小、却如肉弹般丰满的身躯,而且还对坐在沙发上盯住她看的男人们,搔首弄姿地呶噘性感的樱唇、摄魂般地勾挑起一双媚眼,彷彿像个性饥渴不堪的女人,一面哼出她身子里的需求,一面以风骚无比的扭动来引诱男人……
  沙发上的两个大男孩,兴奋得坐都坐不住了,像那种看脱衣舞的色狼,连连鼓着掌、用英语吼着:「脱啊!……脱掉呀!把衣服都脱了!……」
  「脱当然可以,但我也要看看你们……是不是也好兴奋了呀!」
  「兴奋。早就兴奋了!」男孩们嚷着,掏出了他们硬挺挺的两根鸡巴。
  「嗯~!这才是啊!……」
  刘婧淫兮兮地笑着说;同时随着渐渐急促起来的音乐节拍,将如葫芦状的身躯像蛇一般扭得更狂烈,把肥腴、高翘的屁股团团转得更兇猛。而她丰满无比的胴体,也几乎快要崩裂所穿的桔红色紧身洋装,爆炸开来似的!
  尤其是,刘婧开始故作挑逗状,以手在自己颈项和胸口上端来回抚着、假作要扯下洋装的模样。然后又两手由上身侧往下,按在臀边,磳弄窄裙,一直摸到自已的屁股后面,彷彿就要把裙子的拉炼拉下。同时她那对绷紧的豪乳,一弹、一振地上下蹦跳;如筛子般甩动的圆臀,一圈、一圈地不断旋扭;简直就像是她已经套在男人鸡巴上所作的动作了!
  杨小青活了大半辈子,却从来没见过这种女的在男人面前,作出如此淫秽不堪的动作,不禁瞧得目瞪口呆,心头如有火烧般地发烫了!
  仅管徐立彬是背向她坐,杨小青无法看到他是否也已捞出了鸡巴,和大男孩一样对着狂舞中的刘婧「打手枪」。但她可以看见徐立彬确是目不转睛地盯在刘婧身上,肩头也一振一振的颤动着。这景象令小青在窥视的兴奋中,不只感到自己的身子骚痒难当,同时也因为嫉妒而觉得口乾舌燥、忍不住连连伸出舌头去舔自己发烫的嘴唇了!
  在男孩的催促下,刘婧开始像职业脱衣舞孃似的,一边扭、一边缓缓地轻解衣扣,露出洁白的粉肩、胸脯,将奶罩罩住的两颗硕大的乳房展现了出来,然后她一面用手在双峰上揉、捏、抓挤,一面仰头哼着,又半瞇起媚眼,问男孩:「喜欢?……喜欢我的。奶子吗?嗯~?我的奶,长得好不好?……」
  「奶奶好,长得好好喔!……脱了,把奶罩脱掉吧!」
  杰夫鼓掌讚美她时,鸡巴已从开着的裤裆里,像高射炮般挺举得高高的;而两眼凸出、满脸都胀红的马克,则一言不发猛打自己的手枪。
  刘婧看在眼里,媚笑了起来,一面伸手到自己身后,缓缓拉下洋装拉炼,一面回首瞟向徐立彬,风骚地甩头、噘唇、娇嗲嗲地用中文问他:「爱看我表演吗,好哥哥?!……喜欢我在你面前……脱得精光吗?」
  「嗯!……非常爽眼,非常值得欣赏!」徐立彬点头时;肩膀还一直动。
  躲在墙角边偷窥的小青,心里喊着:「不,不!!徐立彬!你是我的啊!……你怎么可以!怎么这样龌龊!?一看到别的女人……就把我忘得一乾二净哪!?……人家。在厕所里,呆了那么久,你都不来问一下,安慰人家一下!……你好狠心喔!」
  小青心乱如麻的吶喊,当然是喊不出声的。她只能呆呆地站在那儿。她亟盼着徐立彬不会当刘婧的面,就把鸡巴捞出来,充其量只在裤子外面揉他自己而已。……她心切地期望情人不致因为看见这小妖精比的身材,就对自己的扁平和欠缺曲线而失去兴趣。
  「宝贝~!不要再看她,不要再欣赏这骚货了嘛!……宝贝!我求求你,回过头,看一看躲在这儿的人家嘛!……你。你喜欢看脱衣舞,我也可以跳给你看,让你爽眼、欣赏就是了嘛!」
  小青心里想着时,不禁也夹紧了交叉站着的两腿,屁股随音乐的节拍扭了起来;一面扭,一面感觉自己的内裤又渐渐潮湿了!
  而客厅中央的咖啡桌上,小肉弹刘婧已经像剥棕子叶似的,把她那一袭桔红色洋装脱了下来;于是,她曲线毕露的胴体,丰满肉感的乳、臀、和除了那盛不住双峰的奶罩、与紧包着她下体的裤袜,全身皓白如雪的肌肤,都完全呈在三个男人的眼前。再加上此时激情音乐的烘托,为刘婧的艳舞蠃得男孩的叫好,和徐立彬也兴奋不己表露出的讚赏。
  杰克忍不住冲动,几乎就要由沙发上站起来触摸刘婧了,她扭着屁股闪躲他伸出的手,却对他淫笑着以英文问他:「小伙子!你忍不住……想要跟姐姐玩啦?」姐姐两个字倒是中文说的。
  杰克当着众人的面,被刘婧这样调侃,突然腼腆地有点脸红,但他撑出裤裆笔直挺起的鸡巴,却不受控制一勃一勃地像回应似的点着头。惹得刘婧更咯咯笑出声来。一面背对着徐立彬,两手伸到背后把奶罩扣解了、肩膀一缩,熟稔地除下之后将它往马克脸上一扔;一面对着杰克摇甩她刚蹦跳出来的大乳房,同时更翘高了浑圆的丰臀,在徐立彬眼前团团旋扭。
  「要玩!要玩……姐姐了!」杰克亢进地吼着,用中文喊刘婧姐姐。
  于是刘婧在咖啡桌上,面对杰夫趴跪了下去,叫男孩伸手摸她的豪乳。被他两手抓住鉅大的双峰,挤捏起来时,立刻猛摇屁股、尖声娇呼着:「喔~呜!……呜~~哦!!你好会捏人家喔!……噢~呜!」
  这种叫声,不但强烈挑逗着在场的男人,就连在一旁窥视的小青也彷彿自己被年轻的手爪捏住了乳房,深深体会到被男人捏弄的刺激;更难耐地把交叉着的腿子相互磳磨,感觉自己已经肿大的肉核,紧夹在大小阴唇里,胀得更硬、也变得更敏感了起来。
  「喔唷唷~!好弟弟,别太用力啊!……姐姐的……奶子好敏感,会好受不了的啊!……喔~呜哇!……姐姐被你揉得……舒。服死了!」
  刘婧在咖啡桌上狂扭屁股喊叫的同时,杨小青也一手隔着薄衫、奶罩,捏住自己小小的乳房,又捏、又挤;另一手探到肚子底下,不顾窄裙会不会弄绉,压进两条腿间,揉弄自己的阴部。一面也忍不住嘶声歎出:「啊!……啊~呵!……喔~!!……呜……」
  但她又害怕发声太大,立刻抿住嘴,尽力抑制那种强烈的感官反应,只让自己急促的喘息,由鼻孔咻咻迸出;同时却禁不住将屁股扭得更凶了!最后,小青连站都站不住,只得半倚靠着墙边,把两腿分了开、双膝微曲、窄裙拉高到屁股上,直接将手探到已湿透了裤袜的三角部位,急急搓弄起来……
  虽然说是偷窥,但沉沦在自慰之中,小青的两眼却是半闭上的。脑海里,她看见自己像刘婧一样跪趴在檯子上,口里含着一根正玩弄自己乳房的男人的大肉茎,而身子后面,另一个男的,正两手剥开了自己的臀瓣,将鉅大的硬鸡巴肏进湿淋淋的洞穴里……
  「嗯~~唔~!……嗯。嗯……嗯~!!」小青叫不出声,只能猛哼着。
  但她心里却一直狂喊:「肏我!……宝贝,肏我!……啊~!!……」
  ………………
  当小青再度睁开眼朝客厅中央瞧去时,跪趴着的刘婧,裤袜和三角裤都已被扒下,绷在分开的大腿下膝弯里,露出她仍然随着音乐节奏高高翘起幌扭、光溜溜、白莹莹的肥臀;在垂弯了、肌肤如净雪般的背脊衬托下,更显得诱人无比。
  在刘婧面前,裤子已落到了脚下,双腿半分弯站着的男孩杰夫,正把他直挺挺的鸡巴往她大张开的嘴里送,被两片樱唇紧匝匝地含住,不断哼出享受的声音。而站立在刘婧身后,裤子也掉下的马克,双手正剥开她肥腴的臀瓣,挺着身子,将也不算小的鸡巴,往她屁股下的凹坑里阵阵戳刺……
  「唔~!……唔~~!嗯……嗯~!!」刘婧正扭着身子,闷哼不止。
  「天哪!他们竟这样不要脸的……在别人面前,干起这种事来了!……」
  小青几乎惊叫出声来。但她却没忘记注意沙发上背对自己的徐立彬。看见他居然还在那儿,注视着在咖啡桌上,承受两个男孩同时肏弄的刘婧,只是肩膀的抖动更快速、更激烈了些。
  直到刘婧吐出杰夫的肉茎,调转头对徐立彬满脸淫蕩地用中文问他:「好哥哥!怎么光看人家……演活春宫?自己却……不上来参加呢?」
  然后,又改口以英文对男孩叫着:「哎哟~!……你们两个……好鸡巴,干得人家……舒服死了!……啊~!。肏.姐姐!。肏……姐姐!……」
  有如被刘婧充满享受的叫声唤醒了,徐立彬才恍惚大悟地从沙发上转头,眼光朝厕所这边,搜寻已离去久久的杨小青。但小青一见徐立彬调转头,就立刻将身子躲入墙角暗处,而且生怕被他瞧见,心脏噗通、噗通地猛跳着。
  仅管杨小青心里明白,在场的几个人,都早已衣衫不整地作那种淫秽不堪的事了,就算徐立彬他裤子没脱,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可是,只因为现在有这么多「第三者」在场,杨小青还是忍不住觉得好自己羞耻,好龌龊、下流了!
  这时,她听到刘婧一会儿用英文对男孩叫着好,又一会儿对徐立彬喊着:「彬哥~!来,一起来玩嘛!别管小杨了啦!她……恐怕早就睡了。」
  小青躲在墙角后面,气得直打抖,恨不得立刻冲进客厅。可是却又不敢,只能屏息不作声地等着。她听不见徐立彬怎么回应刘婧的「邀请」,只觉得自己窝囊透了;明明是自己的「情人」,竟不敢与他正面相对,要像个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似的什么……这样等待他……
  刘婧也不勉强徐立彬,换了语气又妖媚地对男孩以英语唤着:「喔唷唷~!……你们两个大宝贝!……快!快弄姐姐!……姐姐的小屄爱大鸡巴。好爱大鸡巴喔!……啊呜~!好好喔!……唔。唔嗯~!」
  显然刘婧的嘴巴又含住男孩的鸡巴而不能讲话了,但随着闷哼、喘息,喉咙里迸出来那种急促而尖细的娇声,像连连不断的悲泣,却更似她内心充满了激情的呜咽,抑扬顿挫地传入众人的耳中。就连躲在一旁偷听的小青,也不禁由那阵阵的哼声里,体会此刻令刘婧疯狂不已的「快感」,也忍不住在脑海里浮现出自己被两根鸡巴同时肏弄的情景了。
  除了在淫梦里有、但从未真正和两个男人同时性交过的小青,仅仅凭着听到刘婧的哼声,就觉得那种滋味一定无比销魂蚀骨,不由得也想要极了!
  尤其,两个男孩同时享受刘婧的上下两个洞穴,喘息、吼叫声连连不绝;彷彿要小青知道一个女人的肉体,被两根鸡巴抽肏的同时,会多舒服、多畅快啊!
  这时,客厅里又传出一阵刘婧吐出一根鸡巴、却仍被另一只愈肏愈猛的肉茎戳得疯狂似的高呼、尖啼;和她接着又含往了鸡巴发出的闷哼:「啊~!啊~!!……太美了!太美妙了啊!……被你们这样……肏得我舒服死了啊!……喔~!喔~!!……嗯!!嗯~!……」
  刘婧的这种声浪,就好像她马上就要步上高潮似的。小青听在耳里,也实在忍不下去了。她倚着墙,再度探头出去瞧向客厅。
  剎那间,她看见背着光、正朝自己走过来的、徐立彬高大的身影。
  「啊……」喉咙像打了个结,什么话也说不出的小青,就呆在那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