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七十六章 一笑了之

天地之间 第七十六章 一笑了之

时间:2018-01-30 回到碧潭飘雪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两点半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天时间,但回到熟悉的建筑和房间那一刻,却油然生一种恍如隔世的陌生和隔阂来。
  雯丽问我还想不想吃点什么东西,我摇了摇头说,「今天有点太累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听我这么一说,雯丽陪着来到她的卧室,服侍我更衣上床,然后深情地替我盖好被子。
  「下午还要和玉凤到公司去一下,今天有两个片区代理商过来谈谈,争取在东北和华东把点铺得再广一点。」雯丽低声对我说着,想到自己这几天在外面胡天胡地,能干的大老婆雯丽却不辞辛劳为我的事业而奔忙,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你也别太费心了,多注意一下身体,工作诚然重要,你的美丽和愉快的心情才是我最看重的。」我劝慰着忠心的大老婆。「别说了,好好休息一下,」雯丽一往情深的大眼睛隔着金丝眼镜的玻璃镜片望着我,两颊突然现出一丝红霞,「晚上我可想好好要一次呢!」听她这么一说,我笑了起来,「谨遵台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两天不见还会冒两句酸了,」雯丽脸上笑开了花,「又不是老邓托孤,看把你吓得。」「大老婆重要啊,一句顶一万句,咱哪里敢怠慢啊!」我一边打趣一边奉承着说。「别说那么多了,要不要叫个人来陪你休息一下,玉凤和春花这么些日子可都眼巴巴等着呢?」雯丽有些暧昧地笑着问我,「多谢了,不过我真的想好好休息一下,为了你也为我自己。」
  雯丽听到我这句,再没说什么,起身拉起了带着遮光布的窗帘,房间顿时暗了下来,她走出门去,回手轻轻关上了门……。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这几天白天玩晚上弄,身体消耗过大,儘管睡得很香,起床时还是感觉身体有些虚弱。我吞了一粒「回天补肾丸」,再加上三颗「固本还元丹」,就了杯温水嚥了下去。老孙说这些是根据以往皇帝养生的方子弄的,用的又是最好的药材原料,药效如神。效果好是好,但想想以往的皇帝要面对三千后宫,此刻对于身临其境的我来说,真的觉得那也许根本算不上什么幸福,简直是一场灾难啊!
  坐在三楼塑钢遮掩着的露台上,眺望着夜色朦胧下江陵华灯初上、清江从脚下慢慢流过,千秋万古,唯有江山如旧,心中浮起几丝怀古歎今的感受。
  玉凤陪着雯丽一起去公司了,月琴和谢娟在準备晚餐,只有春花一个人陪在我的身边。看着身边这聪明美丽的大妮子,我不由得给她讲述起这一路的故事来。讲得很零乱,没有什么头绪,想到哪里就讲到哪里,春花听起来却很专心。但讲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没了情绪,「你也去和她们一起安排晚饭吧,雯丽她们快回来了。」
  一句话支走了春花,孤独地坐着想静一下心,但心中沟壑万千、情思万缕不断牵动自己思绪,在一种强烈的慾望驱使下,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没能抗得过去,终于拿起了手机。
  「你好,」想了半天,拨通后冒出来的第一句竟然是这个,「你好,冤家。」听到她柔和动听的声音,我似有万马奔腾的心一下平静了下来。「想我吗?我的金莲?」回复了以往大大咧咧的口气,「冤家,你真讨厌,有你这么问话的吗?」电话那头传过来莉儿的声音有些嗔怪发嗲,但后面一句饱含着万千柔情,「不过,人家现在真的很想你呢。」
  「你今晚过来吧!」我毅然决然地对自己的亲亲小老婆说,「不好吧,雯丽姐肯定会不高兴的。」莉儿觉得这样多少有些过分。「你来吧,实在不行坐坐走也行。」我虽然有些举棋不定,但想见她的慾望压倒了一切。
  「好吧,听你的,谁叫你是我这辈子的冤家呢!」对方沉默了半天,终于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
  打完了电话,我的心情略微平静了一些。从裤包里摸出了一包烟,一看是「白沙」,还是在雪山酒店的餐厅买的。抽惯了「中华」的我,最近却感觉应该节约一点了。莉儿来到我身边以后,总感觉到是生命中一个新的开端,我也在慢慢改变一些原来的习惯以适应她的到来。
  点着一支烟我缓缓站了起来,站在露台上眺望着「碧潭飘雪」入口,那里一大片梅林,中午车过时发现梅花正在盛放,黄的白的粉的,煞是好看,想想明天似乎应该好好去拍两张照片,把这些美好的时光留下来。人生就是这样,该抓紧的还是要抓紧,毕竟过一天少一天。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看见一辆白色的奥迪A六静悄悄地像是滑了进来。我知道,雯丽她们回来了……。
  晚上九点过,雯丽使了个脸色,大家都知趣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走吧,死鬼,好好陪我洗个澡,要看电视我们上去看。」雯丽露出一脸的妩媚和渴望,硬拉着赖在沙发上盯看电视的我往上走,我自然是心领神会。
  回到雯丽的房间,我把原来就打开的空调调高到廿八度,雯丽笑着说,「够暖和了,何必开那么高呢?」我笑着回答说,「才从冷的地方回来,都有些冷过芯了。开暖和点好啊,等会儿可以穿得更少一点呢。」
  我们好好泡了一个鸳鸯澡,在大的冲浪浴缸里面自由自在地享受私密的两人世界,连脚指头都泡得暖洋洋的,雯丽被我又亲又摸地浑身都在发颤。
  洗了快一个小时我们才出浴,我简单套了件白色浴袍直接出来了,雯丽却在里面忙活了半天,等她出来一亮相简直让我惊为天人。
  只见雯丽身着一条粉紫色吊带低胸蕾丝边半截绸缎内衣、同色缎子长裤,细长的十厘米白色高跟包头拖鞋……她的风采一下迷住了我。
  我仔细欣赏和端详着面前的美人儿,雯丽端庄的外表下充满着对性的渴望,尤其最近在我雨露的滋润下,她的身体越来越透露出肉慾的味道。身子更加丰润美白,一双乳房沉甸甸地挺立,小巧的柳腰水蛇般柔软灵活,丰腴的屁股曲线完美,修长的大腿越来越白晰玉润,充斥着一种熟透的怒绽的感觉。在她那丰满的娇躯上我深深领略到了少妇那种媚骚入骨的风情与疯狂激荡的激情。
  「怎么,还没看够吗?」雯丽媚笑着撩起头髮看了我一眼,心中再也压抑不住的慾火一下爆发出来。我把雯丽拉了过来,迅速褪去她的衣裤,然后一把将她压在床上,雯丽早已情动,娇躯一片火热。
  我探手到她股间,蜜唇已粘腻湿润,邪笑道:「雯丽,才旷两天就浪成这样吗?」雯丽「嘤」的一声把头埋入被中,我褪去衣衫,把她的螓首转了过来,让粗壮的玉茎在她眼前跳动,笑道:「雯丽,来,给爷吹吹!公司里给爷当副总,床上给爷吹箫,两方面本事都要练好才行啊。」
  雯丽脸颊晕红,只觉得浓烈而亲切的男性气息直冲鼻端,又是害羞又是兴奋,酥胸起伏更是剧烈,凤目水汪汪的,微微伸出舌尖舔过玉茎,我微笑点头,伸手在她丰满的身子上又摸又捏,她轻轻颤抖,春情勃发,终于张嘴将玉茎含入嘴里吞吐起来。
  我舒服地吐了口气,雯丽此时神态妖媚,灵巧的舌尖不住缠上棒身,螓首左右摆动,似乎肉棒是最美味的东西,头髮也散了开来。我用手指插入蜜壶快速地抽插起来,另一手握住乳房用力揉捏,她突然吐出玉茎弓起身子蜷起双腿阵阵大力颤抖,一面曲起大腿,纤腰款摆,玉臀扭动。没料到她竟然如此兴奋,蜜壶内猛的喷出股灼热的蜜液,将床单都几乎弄湿一片。
  我对于雯丽在床上的表现非常欣赏,特别是她非常容易兴奋,敏感点很多,一触摸她的乳头,她下体的汁液就涌流不止。我最爱看的就是雯丽作爱后淫液如流的媚态,每每想到这一点,我就兴奋莫名。液体流得多的女人,做爱的时候更容易达到高潮,当胯下心爱的女人被我抽得数次登上高峰娇软无力的时候,那种征服的感觉无论如何每个男人都是引以为豪的。
  我缓缓把手指抽了出来,雯丽畅快后竟然就软了下去,我躺下去轻轻搂着她笑道:「宝贝儿,真的那么舒服吗?」她把头埋入我怀里,喘息道:「知道人家想了那么多天,还这么使坏。白秋,你这个死鬼今天好好给人家一次嘛!」
  我知道她一直情慾高涨,所以才会如此激动,欢喜地轻轻抚慰,一面温柔地亲吻,柔声道:「宝贝儿,你真好!」她俏脸微红,慢慢滑了下去,低头把玉茎再次含入嘴里,我抚摸着她的头顶,笑道:「雯丽,你转过身来!」她一怔,顿时面红过耳,忸怩万分,我再三催促,她才移过身子跨在我头上。
  我张嘴把粉红饱满、湿淋淋的宝蛤全含入嘴里吮吸,雯丽呻吟起来,再无心侍侯玉茎,只好用手套弄,我一遍遍的舔过宝蛤,再扳开蜜唇,灵巧的舌尖轻轻舔过肉缝,她难受的微微闪避,丝丝晶莹的爱液流了出来,我立即舔入口中。雯丽如熟透般蜜桃的下体散发着浓郁的女人芳香,让我更加激荡,玉茎好似烧红的铁棍一般坚硬滚烫,我用力将舌尖刺入秘道宛转舔弄,她尖叫一声,屁股不住扭动,颤声道:「爷,别逗我了,我要!」
  我停了下来,笑道:「你要什么?」雯丽用力握住肉棒回头向我媚笑,我心中一蕩,想不到她放浪起来的娇媚模样丝毫不输于莉儿和月琴她们,笑道:「那你上来呀!」
  她立即转身跨上我的腰,低头分开蜜唇把龟头引至宝蛤口,我猛地一挺,玉茎一下刺了进去,她「呀」的叫了出来,身子一颤,连忙按住我,敏感至极点。我嘻嘻笑了起来,她桃腮晕红,掐了我一下,娇嗔道:「死鬼你就爱捉弄人!」
  我轻轻挺动下腹,不时向左右挺刺,她微微抬起玉臀,瞇起凤目,舒服的不断呻吟。我伸手抚摸她丰满的乳房,笑道:「雯丽,你也可以动的!」雯丽微微俯身撑住牙床,玉臀轻轻起伏款摆,这姿势给彼此都带来甚是强烈的快感,她不由柳眉微锁,雪白的贝齿咬住鲜红的下唇。酥胸中的两颗嫣红的蓓蕾不住跳动,我不由用力握住玩弄。巨大的肉棒带出阵阵温暖的蜜液,雯丽挺动片刻,趴在我胸前不住颤抖,蜜壶紧紧含住玉茎蠕动,我抱着她大力挺动下腹,她快活的不住哆嗦,抱紧我叫道:「爷,人家真…快活死了!」
  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分开白玉般的大腿快速抽插,殷红的蜜肉被我带了出来,饱满的肉唇似乎又被我插了进去,宝蛤周围黑亮浓密的芳草湿淋淋的贴在雪白的肌肤上,桃源口兀自不断吐出粘稠的爱液。我一面挺动,一面玩弄着肥厚的蜜唇和鲜红挺拔的珍珠,不时梳理她下腹茂密的阴毛。
  雯丽不住呻吟呢喃,脸上全是心醉神驰的神情,自己抱住大腿举了起来,我压上去吻上她吹气如兰的樱桃小嘴,把舌头伸入她嘴里,她含住了轻轻舔弄,又吮吸我的唾液,香舌再缠了过来。我心中欢喜,搂住纤腰一阵快速迅猛的抽插,坚硬的肉棒似乎要把她柔弱敏感的蜜壶刺穿,她张开嘴「啊啊」的不住娇呼,却用力揉捏我的屁股。我放满速度,每次插入都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芯,再缓缓退出只剩龟头夹在宝蛤口,她更是欢喜,挺起纤腰方便我的进出,两人的下腹不断撞击,发出「啪啪」清脆的声响。
  粘腻的春水四溅,她的小腹和大腿内侧都变得晶莹一片,我的下身也变得一片凉幽幽。我大力冲刺,速度越来越快,雯丽的娇呼也越来越狂野,终于一连串的哆嗦,软了下来。我牢牢地顶到蜜壶尽头,抓住乳房,下身一阵快速激烈的摇摆耸动,她快活的连声尖叫起来,娇躯不住战抖,鲜红的指甲掐入我的手臂。这招急风暴雨似的手法给她们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我慢慢停了下来,饱含笑意地瞧着她。雯丽被我弄得欲仙欲死,彷彿要虚脱过去,瘫软着剧烈喘息,酥胸起伏道:「白秋,真舒服啊!」我看她被弄得够劲,心想弄了半天就等这一下呢。
  「雯丽,你知道吗?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观众呢,要她来一起伺候我们吗?」彻底放鬆了警觉的雯丽听我这句,浑身一楞,抬起身子往四周看着。
  我呵呵一笑,从床上下来,拉开大衣柜,将里面藏着的一个大美女拉了出来。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这个穿着紫色低胸吊带缎子长睡裙和黑色高跟包鞋的长髮美女浑身瑟瑟发抖,我哪里管她那么多,淫笑着一把将她推趴在床头,「胡莉!」床上的雯丽一看这名大美女的脸蛋一下叫了出来,此时莉儿满脸通红,乾脆将修长粉嫩的身子埋进了被窝里。
  我一看两名绝色老婆并列床头,想到今晚可以一胯子骑了这聪慧美艳的一对丽人,顿时慾火高昇,鸡巴涨得跳了起来。我一把掀开被子,两个大美女几乎裸裎相见暴露在我的面前。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好色的我今天却没有依惯例向漂亮些的女人发起进攻。
  我让才洩身的雯丽乖乖地趴跪着,白嫩的屁股蛋子高高翘起,满意的在她丰满的玉臀上打了两掌,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娇嗲的「嗯」了一声,挣扎地扭了两下颤声道:「爷,你轻些……」。
  我淫笑着一下将硬挺的鸡巴直接日进了她那湿润的蜜穴,握住她胸前因俯身而显得硕大而沉甸甸的乳房用力揉捏,一面哼道:「雯丽,你们都是是我的,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浑身一震,但随即就被我强横地彻底佔有了,感受着我的霸道和雄风,内心不由升起甘愿屈服的柔弱,颤声叫着低下了头。
  俏丽的心肝儿小老婆胡莉,此时乖乖伏在雯丽的身边一边抚摸着雯丽的奶子和屁股,一边和我眉目传着情。胡莉忍着羞辱伺候雯丽,让我很是感动,也在一起伺候起这个看似悍妇,其实对我一往情深的白领丽人起来。
  我的手没闲着,浑身上下摸遍莉儿的漂亮脸蛋、精美睡裙、修长美腿和性感高跟鞋,这绝色骚狐狸躺在一旁伺候着,精神上感觉比任何厉害的大春药都管用,光想想就冲动起来,干雯丽的鸡巴简直比铁更硬啊!
  我用力轮流玩弄着两女的乳房,下体快速挺动着,小腹重重撞击在雯丽白皙丰满的屁股,蕩漾起阵阵眩目的臀浪。雯丽无力地把头伏在枕上,强烈的瘙痒和酥麻将她团团包围,不由一会儿呻吟,一会儿歎息,有时好似在低声倾诉,有时又像是喃喃自语。
  我一面抽插,一面不时击打她白皙的玉臀,她的屁股变成火红,股间也好似一片沼泽,强烈的快感突然猛烈向我冲来,我按住她的螓首大力抽插几次,尾脊一酥,玉茎剧烈膨胀。
  雯丽感觉到我的变化,拚命挺动屁股,反手搂住我叫道:「爷,给我!」我趴在她背上大力战抖,滚烫的阳精阵阵喷出,含住她的耳垂呻吟道:「爷丢在你的里面了!」
  雯丽敏感的花心受到浇灌,不住颤抖着再度瘫软下来,探手抚摸我的屁股。良久我停了下来,亲吻着她的脸颊,她绵软地道:「爷,你真好,今天你真厉害啊!」我舒服地歎了口气,把她搂入怀里,也让胡莉贴在我的身后,两大美女夹着我,一面轻轻抚摸她们,一面向雯丽简要讲述了胡莉被我藏娇的经过。
  原来胡莉晚上在我们吃饭后出去散步的时候就来了,一直被我安排在月琴、春花的房间里,刚才我洗完澡先出来,直接用电话子机给月琴吩咐了两下,她便把一丝不挂仅穿着紫色缎子长睡裙和高跟鞋的胡莉用大衣裹着给我送了过来。我早就等在门口,等月琴将胡莉往里一推,便一把剥了她身上的大衣扔给月琴,随手关上了门。胡莉这下进退两难,穿得如此性感肯定出不去了,雯丽马上就要出来,被我逼着乖乖躲进了大衣柜,唱了一出「柜中缘」来。
  说到这里,身后的胡莉早就羞愤得粉拳在我身上不停捶打,雯丽却咯咯娇笑冒了一句,「怪不得,我这死鬼老公干我从来没有这么来劲过。胡莉妹子,原来是有你这漂亮的大妹子在当陪客啊!」
  「你不吃醋吗?」我一片真诚地问着身边的雯丽,「吃我吃得过来吗?」雯丽白了我一眼,「真是我的好老婆,来,我们再弄弄。」
  听我这么一说,雯丽几乎被吓坏了,「行了,死鬼,今天你折腾我好几遍了。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了!」莉儿也笑着说,「冤家,你快玩了一晚上了,我听都听够了,你还不肯放过雯丽姐吗?」我淫笑着说,「白便宜你听了一夜的好戏呢!」雯丽听莉儿这么一说,好像见到救星呻吟道:「好胡莉,你快来帮帮我降服这个大魔头吧!」
  我坐起了半截身子,点了支烟,真是「炮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啊!我让雯丽跪在身前,将狰狞的肉棒挺到她嘴前。雯丽白了我一眼,莉儿有些惊讶我的直截了当,她伸出食指向我羞了羞脸,也在雯丽身旁跪了下去。好像变魔术一样,莉儿手里多了一张卫生湿巾,将有些湿答答发着腥臊气味的大肉棒仔细擦拭了一遍,然后递到雯丽半张着的红唇里。
  雯丽扶着我的大腿含住龟头,摆动起螓首,口中发出响亮的「啾啾」吮吸声。我让雯丽吞吐数次再抽了出来,就势插入跪在一旁的莉儿嘴里,两女轮番吞吐,我一一指点着吹箫的各种技巧,让两女依样施为。不久两女就熟练起来,配合无间简直是天衣无缝。
  享受着美人儿的吹含侍奉,强烈的酥麻快感阵阵涌来,巨大的紫红玉茎面目狰狞,频频跳动,莉儿知道我离高潮不远,探手到我身后轻轻搔弄菊花蕾,一面对我抛个迷死人的大媚眼。我把玉茎插到雯丽嘴里,抱住她的螓首快速挺动腰肢。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雯丽也料到我即将爆发,本能似的略微挣扎,我一把按住她道:「雯丽别动,这次好好替爷全吞下去!」
  雯丽满脸通红,闭上凤目抱住我的大腿,小嘴里却轻轻吮吸。我再挺动了两下,尾脊一麻,顿时在她嘴里爆发起来。雯丽吞嚥不及,精液从她的口角溢了出来,空气中瀰漫着浓烈的腥臊气息。
  莉儿盯着从雯丽下巴滴上她丰满酥胸的滑腻精液,鲜红的樱唇微微张了开来,眼波儿也变得有些朦胧,酥胸轻轻起伏。我畅快的挺动腰肢,快速出入的棒身不住带出白稠的液体。雯丽不住喘息,下巴和酥胸涂满了精液,亮晶晶成一片。莉儿凑上来把跳动的肉棒含入嘴里轻轻吮吸,我舒服得频频颤抖,不由讚赏地抚摸她的脸蛋。
  我带着万分满足慢慢坐回床上,莉儿这才依依不捨地吐出肉棒,再搂着雯丽,凑上去舔着她嘴边的精液。雯丽桃腮晕红,微微推拒,却没有挣扎。莉儿将她口边和身上的精液全舔入口中,再吻上雯丽的小嘴渡了过去。雯丽满面通红,紧闭凤目,慢慢嚥了下去,神态娇媚到极点。莉儿放开她向我抛了个媚眼,一面握住又再昂首挺胸的玉茎轻轻套弄,我舒服得微微歎息,雯丽却惊呼着:「妹子,今晚你千万别再惹他了,白秋这个死鬼今天已经发疯了呢!」
  此时的胡莉湿润着眼睛梨花带雨显露出一片娇柔妩媚,我用手指托着她的下巴,将漂亮的脸蛋抬起来,然后张嘴无限温柔地和她吻到一起。雯丽看我们腻在一起,心里多少有些不太痛快,将她的头也凑了过来,将舌头也送到我的嘴里。三人舌头在我的嘴里来了个吴起镇大会师,终于绞到了一起,实在是太舒服了,我觉得此时的自己全身心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莉儿好不容易摆脱了这温柔的纠缠,缓了一口气笑着说,「白秋,雯丽姐真是挺不错的一个人,敢爱敢恨,直来直去,她待你可真好。你这个冤家怎么这么有福气啊?我们这么好的姐妹都心甘情愿陪着你这千顷地里的一棵苗,好像全世界的好男人都死光了一样呢。」
  听到心上人这么连带着雯丽和自己一起奉承着,我的心花儿怒放起来,「那是当然,至少我比还活着的许多无聊的男人好许多吧。」听我这么一说,雯丽不干了,连声讽刺着,「好什么好啊,你这死鬼比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更坏呢!」。
  当雯丽一说完,我和胡莉几乎同时笑了起来,雯丽看着我们笑,过了一会儿,她也笑了起来,所有的尴尬和难堪,似乎都被这一笑所化解。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恩仇,但无尽的绵绵情缘却就此展开。
  从此,我们三人的命运连在了一起,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