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做了一次野鸡

我做了一次野鸡

时间:2018-01-29 一直以来我看不起那些做鸡的女孩,谁知我也客串了一次野鸡。
那天心情不太好,刚和男友吵完架,穿着一件很性感的睡衣就跑到了街上。躲在街边小店的灯影下,想看看那个死鬼会不会出来找我。5分钟过去,那个死鬼还没出现,我赌气在街上閑逛起来。
这时我发现不断有男人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我,我恍然大悟这条街是本市有名的野鸡街,路边有三三两两的年轻女子打扮的象我一样性感。我索性站在路灯的阴影?,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果然我停下后,周围别有用心的男人纷纷用放肆的目光无所顾及的死盯着我,完全把我当成一件待售的货物般打量。
我今天刚18岁过2天,一年多的性生活使我的身材发育的性感迷人,朋友们都说我长的像周迅,但比她的身材好多了,我也想过上电影学院,无奈学习成绩太差,根本没去想过。
我横下心决定把自己卖一次,教训一下哪个死鬼。很快我就和7、8个长的不错的男人谈过了价格,我给自己定了个800的底价,因为我知道这里的行情是300﹣400,我自问比哪些野鸡漂亮的多,而且是第一次不想把自己贱卖了。我开价都是1000,可哪些人不识货,居然给我还价200,我懒得和他们还价,再说现在才晚上10点半,我也想找个英俊点的男人。
这时一个注意了我半天的中年男子走过来,他一口答应了我的开价,并让我立刻跟他走。他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客人,但我现在骑虎难下,而且他又答应给1000块钱,我向四周望了望,希望看到死鬼的身影,可是还是没看到。这时哪男人已叫了一辆出租停在我身边,我看他不像是坏人,一狠心随他上了车。
在车上他还比较老实,除了搂着我的腰外,没有多余的动作,这令我对他比较有好感。我们在一间挺像样的酒店下了车,起初我担心酒店的保安可能会问我们是干什么的,谁知他们只是多看了我几眼,司空见惯的任我们走进大堂。以前也跟死鬼开过客房,跟陌生人还是第一次,幸好服务小姐很快办好手续,我逃也似的跟他上了电梯。酒店是三星级的,房间很不错,听到房门轻轻关上并反锁,我知道现在不可能有退路了。
他让我和他一起洗澡,我没答应让他先洗,他也没多说,一手搂住我一手在我乳房上重重的揉了几下走进了卫生间。他洗澡时没有关门,可能是怕我偷偷溜掉,我靠在床头看电视以便掩饰我此时不安的情绪。
他出来时腰上只缠了条浴巾,明显看出中间挺起的小丘,他把我压在床上双手放肆的在我身上揉弄一番,脱掉我的睡衣,我忙说我还没有洗澡,只剩一条内裤跑进了卫生间。哪可能是我洗的最长的一次澡,我不敢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事,今天晚上以前我从没想过会和陌生人做爱,并且出卖自己的肉体,天啊我真的成了过去被自己瞧不起的野鸡!
终于在哪男人无数次催促下我走出了卫生间,显然他早已等不及了,他赤裸着身体把我从卫生间门口抱到了床上,急切的撤掉我的浴巾和内裤,把我的手脚撑成了个大字,硬硬的就进入了我的身体。
这样没前奏没爱抚的做爱我是第一次经历,幸亏我的小穴是属于多水的类型,他只抽动了几下就可以整根放入一插到底。
之前我都没有看到过他的弟弟大小,但我明显感到比我哪死鬼的粗长,插到底时甚至可以抵进我的花芯小口,虽然没有爱抚仍然使我很快达到高潮,我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哼哼出来,他受我的影响力量更强大了,前次的高潮还没退,紧接着又使我升上更高峰。
连续6、7个高潮过去,我感觉他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力量更加浑厚,且每次均能深达宫底。突然就在我的高潮稍稍回落的?h那,一股火热的激流射进了我的花芯,在我体内溅开,拌随着几次间歇喷射,他终于爬在我身上不动了。
我把他抱的紧紧的,希望让他的小弟在我花芯内多留一会享受哪充实饱满的感受,但他也和我哪死鬼一样,很快就软掉抽出我的体外。
我们俩人都很累,他搂着我的胳膊明显没有刚才有力,我突然想起今天没有吃药,赶忙爬起身去小便,希望把他的精液尿出来,尿完又打开水沖洗我的小穴。
当我回到床上时,看的出他已不象刚才哪样疲惫,我小鸟依人般躺在他怀中心情已完全恢复正常。
他的手在我身上温柔的游走,舌尖也不时在我乳头上跳动,我轻轻闭上眼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翘起脚缠住他的腰,身体随着他的抚摩不时微微的颤慄。忽然他的舌尖离开我的乳头向我小腹移去,在我肚脐周围亲吻片刻后他分开我的腿舌头开始吸啄我的小穴。
阵阵麻痒舒适的快感从我花芯传到脑海,我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慄着,双手抚摩自己的乳房已平衡下体的刺激。我的死鬼从来没有为我作过口交,我从未体验过男人的舌头啄吸小穴的美妙感受,随着他舌尖不断的深入,我身体的快感象颱风中的小船,不断被抛上高高的浪尖,未及落下又沖上另一个高峰……
他转过身跨骑在我头上,双手拉住我的腿将我下身翘起俯身把头埋在我大腿中间,这样的姿势使他的舌尖更加的灵活对我的刺激也越发强烈。
他的弟弟已再次的膨胀,硬硬的在我脸上敲打,他腾出一只手捉住硬棒伸向我的口中,受他舔啄我花芯的刺激我不由得张口含住了他的硬棒。
我还是第一次把男人的命根含在口中,以前死鬼想这么做都被我拒绝了,我心理上不能接受把男人尿尿的髒东西放在嘴里的念头,可是这次意外的被男人舔啄小穴口交,使我心理接受了这种作爱的方式,并让我体会了过去从未有过的快感。
他的硬棒火热粗壮充满了我的小嘴,我上下套弄并用舌头舔硬棒的尖端,渐渐他的硬邦在我口中抽动的频率加快,也越来越深入我的舌底,我忽然涌起要吐的念头,我扭头想把他的硬邦甩出嘴里,但这时他已不可能停下来了,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我很快已无法喘气双手拼命想把他推开,终于他的硬棒刺入了我的喉咙,我的胸部不可抑制的剧烈抽搐,就在此时一股浓重鹹腥的热流自他的硬棒射入我的喉咙,我不由自主的吞下了这次以及随后紧接着射出的浓液。
他的弟弟发射过后软在我口中,被我轻易的就吐了出去。随着呼吸到新鲜空气,我意识到我平生第一次为男人口交併吞下了他的精液。
天啊,我今天是怎么了,从一次争吵发展到做鸡,然后先是同陌生人(也是我平生第二个男人)作爱,随后平生第一次享受口交并给别的男人口交,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也许我的体内原本就有一种原始的肉欲冲动,争吵只是一个引子引发了我根本不知道的我的另一个自我,一旦冲破了道德、责任的界限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知是要把我带入天堂还是引入地狱!
我漱过口,躺在浴缸里,缓缓洗刷着身上混合了俩人的体液,思索着今天的行为。中年人也进了卫生间,我这时才第一次看清他的身体。他看起来好象40岁了,保养很好的身体非常白净,头髮随有点乱但髮型明显是名师的手笔,他的肚子已不可避免的发福,但还没有成难看的孕妇肚,底下吊着的小弟弟已缩成了一团毛茸茸的小黑兔。
他和我一起挤在单人浴缸中,我只能座在他的身上,屁股正好压在他的弟弟上。他抱着我一边按摩我的乳房一边亲吻我的脖颈,我也双手伸向脑后反楼住他的头。
小姐贵性啊?他在我耳边问。
反正不性焦,我学着死鬼的黄段子调皮的回答。
他哈哈笑了起来,把我抱的更紧了。
你是第一次出来做吧!他突然叮住我的眼睛说。
我一惊,浑身打了个冷颤在他怀?座直身子,我感到我的脸开始发热。
他看到我的反应满意的搂紧我亲吻我的乳房,在他的爱抚下我回复了平静。
你怎么知道呢?我小声的问他。
哈哈!,他笑到当你站在街上时我就看出来了,你虽然穿着睡衣但并没有化妆,真正出来卖的小姐都化的一看就是野鸡!
我一想没错,我本来是洗完澡要和死鬼上床的,谁知忘了为什么事吵了起来跑出门,确实没化妆。
我讨厌你叫人家野鸡!,我掐了他的大腿一下。
哎呦,对不起!他补偿似的又重重吻了我的乳房和嘴唇。
就这些?我怀疑的问。
当然不止,你开价1000又不和哪些人还价,说明你当时在犹豫做还是不做。
他又亲吻了我的眼睛接着说:真正的小姐会还价到400﹣500就做的,而你显然不缺钱也不急于卖掉自己,哪是为什么呢?他反过来问我。
我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他把我当时的心理观察的这么准。
为什么呢?他得意于我的表情,又问。
我转过身,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捶击他的胸膛:你坏死了,人家是想找个靓仔么!根本没想把自己卖掉!我的脸又热了起来,把头埋入他的胸口。
后来怎么会答应我呢?他饶有兴趣的追问。
你好坏!你一开口就答应1000又不讲价,想反悔也不敢呀!不过人家看你象个好人,才跟你来的。
哎呀!我想起个重要问题:死了死了,会不会怀孕呀,要是让我朋友知道,怎么办呢!
哈哈哈!他忽然笑了起来,我生气的坐起身。
他又搂紧我,重重的吻过我后才说:当然不会,我早就作过结扎手术了。而且在你洗澡时我看过你的衣服?没有藏着避孕套,就更证明了我的判断!
什么判断呢?我放鬆下来问。
你是一个良家少女啊!还是第一次上街拉客!他得意的笑着说。
拉你的头,我是生气才跑上街的!看着他呢得意的笑脸,我忽然有种内疚的感觉。虽然我早不是处女了,而且第一次就给了我哪死鬼男友,但背着他和别的男人作爱,心?有种对不起他的感觉。
对不起!对不起!他看出他的话伤了我的自尊心,赶忙给我道歉。
接着,他又再次搂紧我,舌头在我全身游走,舔得我浑身又开始泛起舒麻的快感。女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再强的意志也会屈从于肉体的欲望。刚才的内疚开始烟消云散,我又一次投身于淫欲的海洋。这次我们来不及擦干身体就双双倒在了床上,由于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我们彼此熟悉了对方的身体,配合的非常默契。
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作爱的刺激,加上酒店客房舒适的席梦丝,带给我的远远超过我哪死鬼带给我的感受,我是否从此踏上做鸡的生活呢?我不敢给我下结论。
我们疯狂的做爱,从床上滚到地毯上,从他在上面换到我在上面,换过很多种姿势,有的我还是第一次经历,我惊讶于他的花样百出和旺盛的战斗力……
突然,几道刺目的手电筒光射在我们身上,原来在我们忘我的高潮中,房间沖进了查夜的员警。
顿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当房间的灯光开亮时我仍然赤裸着身子。中年男人穿好衣服跟一个员警离开了房间,我醒悟过来撤来一条被单裹住身子,泪水忍不住浸湿了床单。
员警检查了房间,还仔细的翻看我的睡衣、内裤,并把我的胸罩反复查看。我羞耻的低下头,心中一片绝望,我还从没被员警抓过,今天被抓我以后怎么见人呢,哪死鬼肯定不会要我了,现在我真正感到我心中对他的爱,不敢想像离开他今后的生活怎么过,我还有脸见老师、同学、亲戚、朋友吗!
这时房间?还剩2个员警,那个翻看我胸罩的员警把衣服递给我让我穿好,然后叫我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等待处理。这时,我听到走廊里不断传来开门、关门声,不断有人被带出房间问话,也不断有女孩子被带走发出的叫喊。
忽然,房间的门又开了,原先出去的员警和哪个中年人又回到了房间,哪个员警向房内的两个员警轻声说了些什么话,走到我的跟前。他和气的叫我坐起来,然后递给我一张纸,让我把姓名、住址等写在纸上,并警告我不许撒谎,否则就抓我去游街,直到有人认出我为止。我当然不想被游街,老实的写下了名字、地址。
哪个后来的员警把我写的纸交给了哪个中年人,中年人看了看,取出打火机把纸烧掉,然后跟检查房间和我衣服的两个员警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后来的哪个员警。我不知他要把我怎么处理,连声哀求只要不要告诉我的家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哪个员警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起身去把房间的门反锁上,然后很快的脱光下身,命令我躺到床上。我听话的躺好,他坐在我身旁,掀开我的睡衣,熟练的脱掉我的内裤并卷成一团把我的小穴擦拭乾净。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现在我身为鱼肉只有任他宰割了,我也希望他会因此设法为我开脱。
我主动的分开双腿,亮晶晶的阴毛环绕着的小穴暴露在他面前,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翻身跪在我的大腿中间,用手托住他的火红坚硬的小弟在我小穴口画了几个圈,把他的硬棒头沾湿,然后就见他跪起身,趴在我身上翘起屁股用力刺入我的小穴花芯。他的硬棒没有中年人的粗,但很长,每一次刺入都深打宫底,我明显感到体内好象有两片肉随着他的冲刺不时的含住他的肉棒,就象在口交一样。
他抽送的频率很快,我几乎立刻就感受到高潮的滋味,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无法叫出声来,嘴里只剩下呼呼的喘气声,渐渐连气也喘不过来了。突然他的身体打了个冷颤,同时一股热辣的精液射进了我的花芯,我的花芯竟然象喝水一般将他的精液尽数吸了进去,并且蠕动着直到他的小弟弟软了下去。
可能是怕别人发现,他在我身上仅用了2分钟就射了,不过这也是我难忘的2分钟,一是我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快的抽送速度和最深的进入,其次从小在我心目中光辉的员警叔叔的形象就此蕩然无存,还有我发现我居然可以利用我的身体做交易,这到底是我的不幸或是大幸呢?
当我们穿好衣服后,他拿出一张名片让我背熟,上面是一个男人的名字、职务、位址和电话,原来哪中年人居然是本市一家有名的上市公司的副总经理,我很快的记熟并背给他听,反复几次无误后,他又交代我一些事情。原来他是让我冒认中年人的情妇,这样大家都不会被当作卖淫嫖娼者被抓,我当然愿意这样做,答应了他的要求,当他带我走出房间时,我偷偷的记住了他的警号XXXXX108。
果然,当我被带到派出所后,按照他给我教的回答,很快就被释放了。哪个副总也在等着我,当108将我带出门时,他们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然后副总拉着我的手上了一辆宾士车。副总让司机陪108们去吃宵夜,亲自开车送我回家,路上他说不巧碰上扫黄让我受惊了,还说下次带我去海南玩,补偿这次的惊吓。
我在离家1个街区远的路口下了车,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住的地方,下车前他塞给我一个漂亮的小包,我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街角才转身回家。
到家时已是凌晨5点钟了,天空已微微有些发白,平时我也有快天亮回家的经历,所以父母并没有感觉奇怪,反正他们也对我这个女儿丧失了信心,只求我找个好婆家嫁了算了。要是他们知道我早在17岁就和男朋友在家做爱失身,并且现在竟然做了野鸡,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打死我而不会手软。
我轻轻的回到自己房中,轻轻关好门,打开台灯,我发现副总给我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蛇皮小坤包,上面还有金黄的装饰扣,华丽典雅,令我爱不释手。
打开小包,里面竟然有整整3000元崭新的钞票和一张我刚才看到过的名片。看着洒落床上的钞票,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本已经绝望的我竟然会有峰迴路转的好运,不但没被抓去坐牢,还得到了这么多财物,我仿佛是在梦中一样。
我决定用这些钱先给自己买一件心仪已久的裙子,再给死鬼买一双漂亮的皮鞋,就当是补偿他戴绿帽的损失吧。
于是我怀着美好的愿望,收拾好钱和包,甜蜜的睡去。
第二天中午,我终于醒了,父母都去上班了,家中只有我一个人,我一边刷牙洗脸,一边慢慢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仅仅从一次吵架就引出了这么多事,我不但做了一次野鸡,还学会了口交,并且利用自己的身体和员警做了场交易。
如果没有后来的被抓,我是否会喜欢上做野鸡的生活,我不能给自己答案,不过幸好后来发生被抓的事让我心有余悸,痛下心来决心以后好好做人,好好补偿对死鬼的内疚,再也不做鸡了。
想通这一切,我又回到了往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