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双胞胎女儿和我的性生活

双胞胎女儿和我的性生活

时间:2018-01-28 范云回到家就把窗帘拉好,重新铺好床躺在床上等待着。
今天星期六,两个女儿今天要回家了,一个星期没见面,想必她们的屁眼也与他的老二一样饑渴了吧。
双胞胎女儿林儿与君儿自从十二岁就与他玩肛交的玩意。到读这该死的住读高中已四五年了。
不过,谁教女儿读书这么好呢!一个礼拜没碰她们了,今天一定刺激。
门响了,他闭眼装睡。忽然他的老二被一把抓住。
哎唷他痛的跳了起来。两个身材轻盈,曲线优美的少女站在床边。其中的一个正抓着他的老二在揉搓。
君儿,你怎么这么粗鲁。他抱怨道。
爸爸,你想不想我们?
想!不然这里怎么会这么粗?
那是想我们的奶子跟屁眼吧?
难道你们不想这根大棒棒?
君儿一面跟父亲斗嘴一面解爸爸的裤子,而林儿已经开始脱裙子了。林儿边脱边说道:爸爸,我们学校里今天没水洗澡。你要么先让我们洗澡,要么先给我们舔干净屁眼。你选那样?
范云几下脱光衣服:给自己女儿舔屁眼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儿你先来。
林儿上床把屁股对着父亲的脸:回来前我刚大便过,你还舔吗?
他一把把女儿的屁股拉到脸前伸出舌头就往中间的菊花状的小洞里舔去。
一会儿,林儿就发出陶醉的呻吟。
后面的君儿也赤裸着把他的老二放进嘴里。
玩了一会他收起舌头,站起身让女儿们跪下撅起屁股让他玩弄。两个又白又圆一模一样的紧一模一样的滑爽一模一样的细腻一模一样的诱人的十六岁的少女的屁股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爱抚着两个屁股,屁股中两个圆圆的屁眼,下面的一丝细缝是少女的阴道,虽然他还不敢戳进阴道里,但有两个屁眼已够他玩的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娇嫩的身体怎么会任他玩弄?
他扒开林儿的屁眼就想往里戳。林儿却捂住屁股:爸爸,你先戳妹妹的好吗?
他有点迷惑:怎么你不想吗?
一个礼拜,当然想。不过我跟妹妹打过赌,如果你肯为我舔屁眼,就算我输了,就先让她戳。
他笑了,把老二顶在君儿的肛门口,然后把两个手指戳进林儿的屁眼:那我就先戳君儿的屁眼,手指戳你。
腰一用劲玉茎顶入二女儿的屁眼。老二在紧紧的屁眼里进出,他一手抱住君儿的细腰,另一手边爱抚林儿的屁股边用两根手指不停地戳入女儿的屁眼。
女儿们发出阵阵满足的呻吟。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棒儿在君儿的屁眼中进出,每次进入时,君儿的屁股都往后顶过来,屁眼上的菊花瓣都被带入里面,而一阵紧紧的挤压就从玉茎的头部滑向根部,而前面则感到肛门里肌肤的滑爽与紧抱,而抽出时那菊花则被带了出来,那圈肛门口的挤压仿佛要把他的精华挤干似的。一进一出间给他无穷的快感。
不仅如此,君儿的浑圆的屁股与纤细的腰肢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阵阵臀波起伏,又给他带来视觉上的享受。而边上林儿却双手撑床屁股高翘随着他在屁股上的抚摸与屁眼里的揉动轻轻的呻吟摇动,一对乳房微微摇晃,诱人不禁想在上面咬一口。
而在大女儿屁眼里的手指则清晰地可以感觉到肛门里肌肉的收缩与开放以及里面皮肤的细腻。他兴奋地想:臀波乳浪,今生何求。
一会,他又换了戳林儿的屁眼。君儿却不甘让父亲摸屁股,起身背对父亲坐在林儿的屁股上把父亲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来,爸爸摸我的奶子。
范云下面戳大女儿的屁眼享受着肛交的快乐,上面摸二女儿的一对浑园的乳房简直不知魂飞何处。他边亲君儿的面颊边说:我不知前世修的什么福,今生有你们着一对好女儿陪着我,让我这么快乐!
君儿是嗯嗯的享受,林儿却在下面接口:……嗯……当然……是我们……孝顺啦……不然,哪家的……女儿会跟自己……的爸爸……玩性游戏……不过,要不是……你坏……在我们……小时候……就骗了我们……今天我们才不会……让你玩……
他揉搓着大女儿的屁股小女儿的乳房问:那你们今天后悔吗?
两个女儿齐声回答:不后悔!在这一声回答中他把一股精液射进了林儿的屁眼深处。
叁个人搂抱在一起,彼此相互吻着,亲着,抚摸着。整个房间充满着爱意。两个女儿一边一个紧贴在父亲身上用乳房揉搓着爸爸的胸膛,并把两条大腿夹着爸爸的大腿。
他忽然感到大腿上女儿的两腿根部毛茸茸的,伸手一摸,原来女儿们的穴上已经开始长毛了。
他笑道:你们长毛了。君儿伸手也摸了摸父亲的棒儿:我们这儿跟你一样有毛了。
林儿接口道:爸爸,我们长大了。你什么时候跟我们戳穴,玩真正的性交?
他一下子有点口吃:我们玩的也很劲了,戳屁眼你们不是也很快乐吗?何必一定要戳破呢?
君儿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穴上:这是不一样的,戳了我们的膜,就表示你是真正的爱我们,肯对我们负责。
林儿道:我们知道你是怕乱伦。不过我们是真心相爱。要别人不知道,我们一家叁口自己的事管别人什么事。
君儿接了口:我们姐妹俩浑身上下都给你玩过了,不但屁眼连嘴巴你都用这个东西戳进去过了。一个穴你还犹豫什么?
你们俩将来都要结婚的,如果给你们的丈夫发现你们不是处女。那我岂不是害了你们。
双胞胎异口同声地笑了:我们除了穴,还有什么是处女?况且现在谁还在乎处女不处女,连我们学校里的同学都偷偷的在做爱。
他摇头道:真不象话,这么小就干这种事。
林儿伸手刮刮他的脸:你在我们十二岁不就戳我们的屁眼吗?还好意思说人。
他好苦笑着摇头,转了话题:你们俩谁去做晚饭?难道我们就饿着玩吗?
林儿跳下床穿好衣服:我吧。谁让我今天打赌输了呢。你们俩可要忍着点,别到晚上真正玩的时候没力气玩了。
君儿伸手把父亲的玉茎握在手中揉搓玩弄。他一边摸着君儿的乳房和屁股一边问:
君儿,你们在学校里想不想戳屁眼啊?
君儿笑了:当然想。
那怎么办呢?
君儿把屁股朝爸爸的头部移了移让父亲可以摸得方便一点说:开始是自己用手指戳。可是又不过瘾。后来,我跟姐姐睡到一张床上,她来戳我,我来戳她。才算解了一点渴。
他用力捏住女儿的奶子,又用手指媾进女儿的屁眼:真可怜,爸爸今天一定好好补偿你们。君儿把大腿叉开放到父亲的嘴边:爸爸你好好为我舔舔这里,就算补偿我了
晚上吃好晚饭,唯一穿衣服的林儿,洗好碗筷烧了一浴缸的水,自己先洗好澡,出来时和范云又粘在一块。
君儿说:我洗好了,你们谁去洗?
父亲拉了拉二女儿:我们一起去洗好吗?
君儿一摇头:不,你等会,我先替林洗。君儿洗澡时他就来脱林儿的衣服。
林儿顺从地让他脱去上衣,剥下裤子然后在乳房上又摸又吻。他的手顺势从小腹滑向阴部,在那芳草萋萋的部位揉搓探幽。到君儿从浴室出来,林儿的处女洞里已是春潮泛滥。
在父亲洗澡时君儿悄声问道:姐姐,你看今天是否有可能让爸爸跟我们戳穴?
林儿很有把握的说:看来没什么困难。就是爸爸再不敢,我也有办法让他就范。等会这样……
商量完,两个女孩得意地笑了出来。他正好出来:你们笑什么?说给我听听。
林儿笑道:我们在商量怎么在今天把你弄得死去活来。
不胜欢迎。来,谁先让我戳屁眼?
君儿朝天躺下把两腿用手拉到胸口蜷曲着,让整个阴部朝天∶来,爸爸,你这样戳我。
他一看,女儿的阴部便完全全的暴露在眼前∶小腹下涨鼓鼓的阴阜上几根黑色的阴毛乱蓬蓬的,下面是一粒红红的阴蒂,大阴唇微微裂开,俗称穴的阴户若隐若现,最下面就是她们经常使用的圆圆的被一圈红色皱褶包围的屁眼了。
他先在女儿的穴上抚摸了一会扒开屁眼把玉茎顶在上面说∶我的二女儿可够淫蕩的,全身可以玩的地方都露在上面了。
说着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玉茎戳入了女儿的小小的屁眼里。
屁眼里仍旧是那么的紧,那么的滑爽。女儿在父亲的抽插中发出快乐的呻吟。一会儿,林儿把他的阳具从妹妹的屁眼中拔了出来,并把父亲推倒,分开腿,扒开自己的屁眼,把爸爸的阳具插了进去。
粗粗的肉棒在娇嫩的洞眼里磨擦着,他看着自己的棒儿,在女儿的屁眼里被吞入吐出,女儿背对着自己,少女的屁股异常动人。
虽然是戳屁眼看不见整个两半圆丘,但如果是戳布就一定可以边玩边欣赏整个屁股了。
林儿开始改变方式了,不再是单纯把他的肉棍夹在屁眼里上下抽动,而是每次都把他的棒儿抽离屁眼,再坐下去。他的棒儿的感觉拭从头往下挤压下去再由根往上挤压出来。
他兴奋的呻吟着,享受着肛交中最舒服的一刻。
忽然,他感到龟头一紧,进入了一个潮湿而紧迫的洞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到龟头穿过了一道薄膜进入了一个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洞里。原来林儿趁他戳屁眼戳的魂飞天外时把他的肉棒戳入了自己的穴里。
林儿,你……想必是刚戳破处女膜很疼,林儿没有出声。转头看看正在偷笑的君儿,他明白陷入两个女儿的圈套里了。
慢慢地抬起身子,玉茎仍然紧紧地插在她的阴道里,带着女儿的身子跪在他身前。他艰难地抽出玉茎,处女紧紧的花房给他的感觉确实与屁眼不同。
掰开女儿的两瓣屁股,圆圆的屁眼下面嫩红的阴唇中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隙,从中一道血丝流了出来。扒开阴唇,他怜惜地爱抚着∶何苦你们要受这罪?
林儿呻吟着说:你刚戳我们屁眼时,我们不也很疼吗?要快乐嘛!不吃点苦怎么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