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五章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五章

时间:2018-01-27 杜倩心慢慢睁开眼睛,发现一张艳丽的脸庞正近距离地观察着自己——艳奴!
  艳奴彷彿也被她突然睁开的眼睛吓了一跳,后退半步定了定神,才慢慢笑了起来:「心奴,早啊,睡得好不好。」
  杜倩心扭头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其他人,看看自己身上水痕已全部干去,身上的爪印齿痕依然清晰却已不像昨天那么疼痛,漠然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艳丽的女人。
  今天她的头髮在脑后挽了个高高的髻,脸上化了点淡妆,身穿一件淡紫色的吊带长裙,裙中35D的乳房高高挺起,尖尖的乳头和圆型的乳环透过薄薄的衣料清晰可见。
  艳奴温和地笑了笑,仰头对着空中道:「主人,我们都準备好了。」
  随着隆隆的机械声,下面的两根木柱带着杜倩心的双腿慢慢地併拢起来,然后扣住她脚腕,小腿和大腿的铁环「啪啪」连声地弹开。
  艳奴蹲下腰,用一副镣铐拷住了杜倩心的脚腕,口中道:「逍遥椅的锁扣全部由主人通过网络控制,除了主人可没人能解得开你。」
  虽然脚腕被镣铐锁住,但已不是像刚才那样一丝一毫动弹不得,杜倩心费力地活动着僵硬的双腿。这镣铐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铸成的,感觉比一般铁器更沉重,两腿的镣铐之间连着15公分左右长的锁链,限制住被拷人每步可以跨出的长度。
  杜倩心知道带着这样的镣铐,即使自己在双手自由的情况下也跑不了多快。
  艳奴站起身体,拍拍杜倩心的脸道:「笑一笑,主人正看着咱们呢。」
  杜倩心心中颤慄,知道虽然刘克帆不在这里,却依然紧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勉强地朝着对面的摄像头笑了一笑。
  艳奴重新将昨天那黑色的颈圈扣住杜倩心的脖子。
  接着房间里再次响起连串的「劈啪」声,杜倩心身上其他的铁扣一一弹开。
  杜倩心犹豫着是否要利用这个机会打倒面前的艳奴,然后将她作为人质逼刘克帆放自己离开。
  艳奴按摩着杜倩心的手臂为她恢复血脉流通,口中淡淡地道:「绑了一天很难受吧,咱们都是主人的奴隶,只要主人高兴要我死我也会快快乐乐地去死,这点你要牢牢记在脑袋里。」
  杜倩心猛地惊觉,在这些恶魔的眼里性奴只是一件东西,艳奴在刘克帆看来也许根本就不是一个能作为人质的筹码。在摄像头监视下的自己即使能打倒艳奴,带着脚上沉重的镣铐也绝逃不出这幢大楼,看来只有忍耐着继续等待机会了。
  艳奴指指旁边檯子上的一盘食物道:「吃点东西吧。」
  杜倩心犹疑着不知道又有什么陷阱等着自己,胃里却已自动地发出咕噜的抗议声。
  艳奴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心奴你现在不吃,等下可没机会吃了。」
  杜倩心走过去拿起一片麵包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味,接着放心大胆地大口咀嚼起来,她从昨天到现在近24个小时没正经吃过东西,早已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艳奴看着她狼吞虎嚥地把东西吃完,将她的双手背到背后叠在一起,用一根粗绳牢牢地绑了起来,然后重新给她带上眼罩。
  艳奴拉起颈圈上的铁链道:「跟我来,主人等着见你呢。」
  杜倩心服从地被艳奴牵着走出房间,经过走廊一进电梯,电梯就隆隆地向上驶去。
  电梯约莫上升了二十多层后停了下来,杜倩心被牵着出了电梯,又往前走了几十步眼罩被解开。
  杜倩心慢慢适应房间里的光线,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昨天的那间会议室中,刘克帆安安稳稳地坐在沙发上欣赏地看着她。
  刘克帆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过去。
  艳奴一脚扫中她的膝弯让她跪倒在地,牵着铁链向前走去,杜倩心知道反抗也是徒然,就那么服从地双膝爬行过去。
  爬到刘克帆的膝前,刘克帆拍拍杜倩心的脸蛋道:「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杜倩心无法掩饰心中的怒火,只能将头深深地垂下低声道:「睡得很好,谢谢主人。」
  刘克帆一手拉开裤链,早已昂首挺立的阳具一跃而出,另一手将杜倩心的头按向股间。
  经历过昨天的调教,杜倩心无需命令已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是股间那酸臭的噁心味道依然让她差点要呕吐出来。
  杜倩心知道自己现在只能忍受,含泪憋住呼吸张开小嘴,再次含住了恶魔的淫根。
  杜倩心运用昨天学到的技术,脑袋上下摇动让阳具在自己嘴里轻鬆地进出,舌头小心地围绕着阳具来回转动。
  刘克帆全身放鬆地靠到椅背上,这美丽的女警学得还真快,与昨天的表现已判若两人。看着她小巧的嘴巴被自己的阳具撑得鼓鼓囊囊,喉咙抽搐着压缩自己的龟头,努力地用刚刚学会的技术取悦自己,不由得心头兴起淫虐的火焰。
  刘克帆双手按住杜倩心的脑袋,屁股频频向上抬起,开始猛烈地抽插。
  杜倩心的脑袋被按得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任由恶魔在自己的口中蹂躏,每次深入都直插入她的喉咙,她脖子上的铁链仍然被艳奴牢牢地拉着,双手被捆在背后,根本无法反抗,只要努力地用舌头围绕阳具增加它的刺激,希望能尽量缩短这场暴虐的淫戏。
  刘克帆从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响声,喘息着向她的喉咙射出腥臭的精液。
  杜倩心几乎要被粘糊的液体堵得窒息,她努力地克制着呕吐的冲动,无奈地嚥下所有的噁心精液。
  刘克帆满意地拉开杜倩心的脑袋,看着她嘴角边流下的白色液体,淫笑着挤挤眼睛指着沾满了精液和口水的阳具道:「舔乾净。」
  杜倩心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伸出红色的舌尖,一点一点地舔了起来。
  刘克帆看着她仔细地将自己的阳具舔得乾乾净净,拿出一个口球,塞在她的嘴里然后将带子牢牢地扣在她的脑后,示意艳奴将她拉到一边用镣铐铐住她的双脚。
  刘克帆站起身来,绕着跪在地上的女警走了几圈,淡淡地道:「警校最美丽的校花,心甘情愿地做一个人贩子的性奴,身上所有的洞眼被插了个遍,说出去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
  杜倩心全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刘克帆在她背后蹲下,手指粗鲁地插进她的双腿之间,「身体被绑得牢牢的,这里还直冒热气,是不是又在等人来操了呢?」
  杜倩心当机立断,双腿发力一个后仰便要翻身压到刘克帆的身上,只可惜长久的捆绑加上脚下沉重的铁链减慢了她的动作。旁边的艳奴见势一拉她颈上的铁链,将她拉得歪歪地仰面摔倒在地上。
  刘克帆顺势压到她的身上,用臀部压住她不住挣扎的身体,「他妈的,还想反抗,艳奴帮我压住她。」
  艳奴应了一声,将手中的铁链栓在桌腿的铁环上,然后用身体压住她乱踢的双腿。
  杜倩心仍然不屈地在两人的身体下挣扎着,但是力量却已越来越微弱了,刘克帆从屁股后的口袋里拿出一对乳夹,拿到杜倩心面前晃了一晃,「让你尝尝这个的味道。」
  那是一对用金色链子连着的乳夹,两只紫色的鳄鱼型夹子分别居于20公分的金链的两端,金链的中间有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塑料盒子。
  刘克帆一手温柔地爱抚杜倩心敏感的乳尖,看着她无可奈何地坚挺起来,另一手压下乳夹的根部,鳄鱼嘴巴慢慢张开露出满嘴的尖牙。
  杜倩心惊恐地看着他的动作,终于明白了那东西是派什么用地,更拚命地挣扎起来,但是在两个男女的压制之下毫无效果,只能无奈地看着那鳄鱼的嘴巴离自己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