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在做保姆的日子里 上

在做保姆的日子里 上

时间:2018-01-26 我姓刘,叫刘美华(父亲告诉我是美丽的华容的意思),小名美美,出生在湖南岳阳华容的一个小镇上,刚读完初中,就被亲戚介绍到岳阳交通局一个远房亲戚家里当保姆,那年我才十五岁。我曾经在亲戚家里做了将近五年的保姆,期间与主人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至今我还深爱着我的男主人,虽然我已经结婚,但是我们至今都保持着很好的关係。
我对电脑的学习和掌握是在当保姆的闲暇日子里学会的,也正因为这样,我在网上才看到了欢欢这个网络两性文章交流站,知道了很多姐姐妹妹们的秘密,为了表示感谢,我把我的保姆经历也写出来,给大家评论,虽然水平有限,请大家不要见笑。
一、对性的初步了解
由于我出生在农村,加上家乡教育落后,我对性可以说知之甚少。虽然农村那时性也乱(在我们这里,结过婚的女人一般都被叫做男人的公共汽车),经常听到那个女人偷了那家的男人,那个男人经常偷了那家的女人,或者那个又被那个日屄了(噢,忘了告诉大家了,不知各地是不是这样称呼,在我们这里把性交叫日屄、搞路、偷人,有的叫打豆腐、肏巴,男人的阴茎叫鸡巴、腩子,我们女人的乳房叫奶子,阴部叫麻皮)。但是,那都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是不能够听的,更不用说是我们女孩子了。
记得童年,也许是7岁或是更大一点,和同院里的一个8岁的小男孩玩「医生」游戏,偷着从单位医务所里拿出的玻璃注射器(没有针头),和他傻傻的躲到院子不远的小山草丛里。只知道是玩游戏啊,所以他和我都会毫不在乎的脱下裤子,让「医生检查」,学着大人的样,朝屁股上打针。现在想起来就很好笑。当我发现我和他的那里完全不同的时候,觉得很奇怪呢!他会把那里的皮翻起来,露出里面的一个小眼眼,让我看,并朝我笑笑。问为什么我和他不一样?我好奇的随手用草茎去碰那里…其他的记不得了,只知道后来那个小男孩回家后说自己那里一尿尿就疼,还去看了医生。想是我把他弄伤了吧!那时我居然傻的去问妈妈,为什么自己和他的不一样,结果被妈妈警告了好几天,意思是女孩不可以让外人随便摸那里,不可以和男孩单独在一起什么的。
在今天,白白的乳房是我身体上觉得最讨厌的部分了,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天,它们就像是两个永不散热的地方,又涨、又热、又闷,胸前流出的汗水把内衣沾的很湿,却又不能脱掉衣服,好烦人啊,真羡慕男孩子。而且它们还不听话,只要稍一触动,就会不自觉的痒痒疼疼,没人时候还可以揉揉它,捏捏它,可要是在人多的场合就只好忍耐了。唉,难怪连古人都说女人的乳房是个「多事之丘」啊。
现在,我下身那里的分泌物好像永远没完没了一样,特别是经期前后,像水一样,很粘的东西从阴道里流出来,粘到内裤上,一整天都是湿湿的,风吹进裙子的时候就冰凉。有时候更多,要是忘了用卫生巾,中午都不得不要换一条内裤,很麻烦。月经的时候就更不舒服,心情烦躁的不得了,有时还特别的疼,请假回家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换下的内裤上粘着浅浅的黄色分泌物的痕迹,有点骚的味道,旁边还沾着几根黑色的毛。
我是13岁的时候来的第一次月经。那是我最难堪的一次了。还是在学校下课的时候,坐在后面的全校出名的坏同学跑到我的桌子前,对我说很下流的话,当时我真不敢相信他那么的坏。我没理他,但也觉得身体怪怪的,全身发烫,有些晕。上课后我就很不舒服,感到小腹下面一热,什么东西从那里面涌出来,热热的,好像尿裤子一样,我把手伸到裙子里一摸,吓我一跳,是血啊!虽然我知道这是月经初潮,但心里很慌乱,感觉自己受伤了,很疼,就俯在桌上哭起来。后来好像是同桌举手告诉了老师,老师马上让我回了家。第二天,好些同学都关心的问我怎么回事,病好了没有。可也很多男同学取笑我挖苦我,甚至那个调皮的同学还问我是不是B骚的流了血,和许多一些噁心的话。当时我很气愤羞愧,但也不好意思去告诉老师,只好委屈的忍着。
真正对性的了解不是在学校,因为我们那时学校不知什么原因,在上生理卫生课中,把性这一章省略了。我对性的了解,是在做保姆时,通过网络了解的。那时聊天时,有个网友给了我一个网址,打开才知道是「贴图城市」,里面有很多图片,而且很清楚,这使我知道了男女的差别,特别是知道了男人的阴茎是以黑为好,以龟头大为爽,以长为佳,而且知道男人的精液可以美容和润滑我们的奶子。(这里顺便还告诉女性朋友一个使乳房和我一样饱满挺立的方法:冷热水交替沖乳房,每次大概5分钟。我从17岁就这样弄,不好意思,呵呵,天生喜欢,那么大的时候就在网上看过很多丰乳的杂誌。)
第一次实实在在地触摸男人的鸡巴
我是经人介绍来到岳阳当保姆的。男主人叫李强,我一般称呼他为哥哥,在岳阳交通局上班,单位条件很好。女主人叫何娟,我称呼她为娟姐,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
那时,因为工作原因,他们夫妻俩经常不在家,特别是娟姐经常一出差就是10天半月。不过,我通过观察,发现他们的关係很複杂,感情不是很好,主要原因好像是娟姐在外面可能有人,不过,他们俩对我都很好,俩人经常给我买一些时装,娟姐穿过的好衣服,不要了也都给我,一直把我当做小妹妹来看待,因为那时我刚好满16岁。我虽然来自农村,但是我经过一年左右的打扮,已经不像农村女孩子了,特别是娟姐送给我丰乳霜擦了后,我的奶子已经非常坚挺,我自己都非常满意,我知道自己的身材开始有了少女的吸引力,因为从强哥经常仔细打量我就可以看出来。这样相处了一年都平安无事,不过,我对他们夫妻的了解也更多了。因为那时他们家里住一楼,房间很小,我住在客厅,可以通过阳台。由于房子旧,我经常听到他们在房间里面吵架,主要原因好像是娟姐不让强哥搞什么的,强哥也因此而经常摔东西,有时还冲出去喝得醉醺醺的回,有时俩人经常不说话,就靠我当传话人。强哥好像很可怜,经常上网看录像不睡觉 。知道强哥可怜,是我还发现一次事情:有一次强哥出差了,要三天才回,那天白天娟姐带回来一个很标緻的男人,进了他们的夫妻房间,娟姐跟我说是单位领导,要我泡茶后带好毛毛,不要再打搅他们,他们要研究单位里面的事情。于是我就带毛毛在客厅里面玩球。由于毛毛一不小心,球滚到了他们的门边,我去拣球时,突然听到里面有象手掌拍击的啪啪声,还有娟姐的呻吟声:「啊……啊……亲爱的,轻点戳,不然,美美会听到的……」,之后,就听到那啪啪声变小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没有理会,继续带毛毛玩球。后来他们走后,我在收拾房间时,发现床单湿了一大片,上面还有几跟毛髮,这事情我没有告诉强哥。
从那以后,我开始关心强哥起来。有一次,强哥在执法过程中被扭伤了腰,膝盖也摔肿了,动弹不得,便在家里修养。由于娟姐出差了,我只好每天照顾强哥,帮他擦药、洗身子。
有一次,我正在帮他擦洗身子时,他突然退下三角裤,我猛然看见了他下面已然勃起正阵阵震动的阴茎,像雄鸡一样高高的昂着头,我的脑海里立刻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名子:大鸡巴!这是十六岁的我第一次看到男人成熟的阳具。我的目光立刻避开了那个东西,羞的满脸通红,没有做声,我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了!他却像没有什么事情一样地对我说:「美美,没有关係的,你以后结婚也要看到这东西的,你就帮忙也擦擦吧!」。我仍然没有说话,但是手开始帮他擦洗他的鸡巴起来,眼睛也开始正视这东西:那东西好长,根部长满了毛,中间一截黑黑的,上面有很多鼓起的筋,顶头也就是龟头,红的发紫,像一个大大的香菇头。以前听别人说男人的性器很像香菇,现在第一次亲眼看到,那蘑菇头看起来比中间大很多,中间有一个小孔,好像有些湿湿的东西,整个这根家伙矗立着,很威武(我们小时候常听大人说男人的东西漂亮,女人的东西是丑陋的,)在鸡巴下面,还有一个软软的肉袋,上面皱皱的,黑黑的。
这时强哥叫了我一声,他以为我不知道怎么下手擦洗,于是他便将男人性器官的构造,龟头、睪丸、阴茎等一一介绍给我认识,我听的不由的脸红不已,惊声连连。我按照他教的,用毛巾握着他的鸡巴上下套动擦洗起来,这时,我才感觉这东西很粗壮,随着我套动的速度加快,我感觉它越来越硬,越来越粗,突然强哥「啊……」的大叫了一声,从龟头的小眼里面砰射出来很多白色的液体,由于我的脸离得近,有些都喷射到了我的脸上。
我以为把他弄痛了,连忙说对不起,他说没有关係,这是正常现象,还说他因为刚才从我的领口下看到了我的奶子,一冲动就喷射出来了,并告诉我他喷射的液体叫精液,壮年男人每隔几天就得喷射一次,不然,鸡巴就涨痛得很,本来如果夫妻关係好,经常肏巴的话就会很轻鬆,可惜娟姐做不到,因此,他也为此而感到难过。
说完,他又求我一件事情,问我愿不愿意经常用手帮他排精,看到他渴望和可怜的眼神,我点头答应了,也许是同情他吧,也许是觉得自己喜欢看他的东西……
我把喷射在他肚皮上的精液擦乾净后,正準备去洗脸时,他还告诉我,要我不要马上去洗,说这精液可以美容的,要我均匀地涂抹在脸上,等快干的时候再洗,我听了他的话照做了,感觉脸上很舒服(后来上网我也看过介绍,知道这东西可以涂抹在乳房、脸上、身上,有美容、滋润肌肤的作用,因为其中含有大量的澱粉和蛋白质,而且还可以吃呢)。
第一次亲身享受男人对我奶子的爱抚
从那次我帮他洗擦鸡巴后,我就经常帮他洗了,而且,每次都帮他把精液排出来,但是后来帮他排精时,他开始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也就是在第四次帮他排精的时候,我坐在他的旁边,他过去不动的手,开始抚摸我的手臂,并慢慢的将手伸到我的背后,抚摸我光滑的背部。第五次又从我的背部将手探到了我的胸部,先是隔着我的奶罩轻柔我的奶子,之后,他将手从我的乳罩下面,整个手掌握在了我的奶子上。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拒绝,也没有反对,只是长长的「嗯……」了一下,或许是对他的同情,也许是自己有种莫名其妙的渴望吧。但是,我感觉到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全身猛然感觉潮热,平常自己洗澡时也有摸过,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我套弄他鸡巴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缓慢下来,好像开始细细品位这摸乳的感觉。他的手开始并没有像别人说的那样,去使劲地磋使劲地揉捏,相反,他的手掌在我的整个奶记上面覆盖着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始抬手用他的掌心轻揉我微微鼓起的乳头,那种轻触让我酥麻不已,我开始全身乏力,支撑着床的左手开始发软,我不自觉的望了他一眼,他正含情的看着我,我的脸一阵绯红,这时他的手稍微用力一勾,我便倒在他的身边。
他开始抽出手来,解开了我的衬衣,并将我的胸罩整个拉到了我的颈下,可想而知我的整个双乳已经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男人毕竟是男人,我发现他死死地盯着我那对鲜嫩的奶子,眼睛都直了,怔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开始用双手从我的奶子四周向我的乳头中央环捏过来,我明显感觉到他非常激动,心跳加速,因为他的手在抖动着。他用手轻抚着我的乳房,那种感觉很奇怪,我的乳房从发育以来还从没有被异性抚摩过,我曾幻想过很多次,那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和我的幻想差了很远,真的很舒服。
他仔细地欣赏着我的奶子,然后,双手轻轻用力,将我的双乳往中间揉挤,全神贯注地看着我在他的揉挤下变形后的乳形,之后他又一会儿将我的奶子向两边分开到极限;一会儿又使劲将我的奶子抓紧,让乳头更加挺立;一会儿又用手指夹住我的奶头轻轻向上拉扯;一会儿又将我的奶头摁进乳房中央,再让它弹出,这过程中,他始终好像在欣赏我的乳形的变化,那神态是那样的着迷,我那里经得住这般挑逗,我感觉全身燥热,呼吸也明显加快,胸部起伏不定,身子也不自觉的开始扭动。
他肯定是个玩乳高手,由于我的反应,他更加冲动,他开始用手沿着我的乳头边划圈,那种悉悉的酥麻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地全身颤抖,轻轻划过后,他又开始一会儿轻,一会儿重地揉捏我的奶子,像搓麵团似的,在他的揉捏下我也在轻微疼痛和酥麻舒服的感觉中变换着。
之后,他伏下头来,开始沿着我的奶子周边划圈式的用他的舌尖轻触舔吻,然后用舌尖挑逗我的奶头,用嘴含吸、吮吸、吞吐、顶触奶头,时而轻咬,甚至还用他粗短的鬍鬚触碰扎弄我的乳头。他好像坚持公平一样,玩完这只,接着就玩那只,有时乾脆将我的双乳挤捏到一起后,将头埋在那双乳形成的深深的肉沟里面,享受那令人窒息的感觉,或者左右摇头,左右舔吸。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奶子在男人的玩弄下会有如此爽快飘然的感觉,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变化都触动我的神经,让我慾望高涨,全身崩溃,我真弄不懂以前父母或者别人为什么要把他说成是如此可怕的东西,说男女之间的东西是那么的丑陋,到现在我才知道那都是谎言,这种感觉舒爽的让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甚至觉得大人们很卑鄙,自己一天到晚享受这天伦之乐,有如此美妙的感觉,而且乐此不彼,反而告诉我们不要触及这骯髒的东西。
我在激动和爽快的感觉下,也开始用手再次摸寻到他的鸡巴,我感觉他的鸡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粗壮,我一把抓住他的鸡巴快速的套弄起来,弄了一会儿,他突然抬起身,将鸡巴移到了我的胸前,拉开我的手自己握着,用他的已经通红的龟头在我的两粒乳头上面磨蹭、刮擦、挤弄,有时甚至用他的鸡巴敲打我的乳头。这让我感觉招驾不住,那发烫的肉茎,比手的感觉更加舒爽,更加令人陶醉。这样玩了一会儿,他再次示意我握着他的鸡巴放在我的胸前套弄,他则随着我套弄的节奏,有规律的抓捏我的奶盘,随着我的速度加快,他突然一下狠劲的抓住了我的双峰没有放鬆,就在我感觉胸部疼痛时,他「啊……」的一声,他的鸡巴中央开始向我的乳房上面喷精,每喷一下,他的身子就抖动一下,手也使劲的抓捏我的奶子一下,他喷了很多下才停下来,我感觉到这次他比任何一次喷得多,我的奶子上面到处都是,之后,他用手掌将我奶子上面的精液均匀地涂抹……
第一次亲眼看到别人在房间里肏吧(性交)
有一次,娟姐出差回来,刚好李哥在家,不到十点钟,他们就关了房门睡觉了。大约十一点左右,我由于心烦,睡不着,便一个人来到了阳台上面。当时,我见他们房间里面亮着灯,窗户没有关,出于好奇,我走到了他们的窗前。由于窗帘没有拉,我一下子就看到了里面的全景;只见李哥是光身子一条三角裤,娟姐穿的是一条宽大的睡裙。 李哥正把右手伸到何姐的胸脯上,隔着衣服在玩弄娟姐的奶子,毛毛仍然在一旁大睡。
我见李哥玩了一会儿,便挽着娟姐从床上坐起,一手扶住她,一手从她屁股底下抽出睡裙的下摆,慢慢地往上剥起,肚子露出来了,奶子露出来了,脖子也露出来了,就在李哥要把睡裙从娟姐头上套出来时,娟姐按住了领口。
李哥又拉一拉裙摆,娟姐不鬆手,李哥不再坚持,而是轻轻的把娟姐放平了躺好。娟姐平躺在硕大的双人床上,头上蒙着睡裙,身上除了一条低腰窄裆的三角裤,再没有别的遮掩了,由于平躺的缘故,胸脯上的二个奶子没有那么大了,而且还微微向二旁耷拉,有点像是一对犄角,本来有点微微外突的小肚子现在却是微微的下凹了,由于内裤小,她的屄毛又长得高,已经露出到裤腰上面了。但是她仍可以算得上是个睡美人。娟姐头上蒙着睡裙,连嘴也蒙着,亲嘴是亲不成了。亲不了嘴,李哥就亲她的奶奶,李哥在她的二个乳房上轮流亲吻,一会儿用舌尖轻轻的拨弄奶头,一会儿象婴儿似的吮吸,亲了这个亲那个,来来回回不停的忙活,嘴忙,手也不闲着,在娟姐全身上下不停的游走抚摩,开始的时候肚子后背屁股大腿,抚摩的面积很大,后来就渐渐的集中到了娟姐的凹屄及附近,手掌隔着三角裤在娟姐的凹屄上来回摩挲。
此时的娟姐,还处于安静状态,好像在默默的酝酿自己的情绪,从我这边看过去,她显得非常的被动,除了不时的移动一下肢体,调整一下姿势,很少有迎合的表示。但是只要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娟姐的每一次调整,都使李哥的爱抚和刺激更加轻鬆和容易。 不过,他们双方很少有语言交流,完全依靠默契和暗示。
我看见,在李哥的爱抚下,娟姐白皙的乳房渐渐发红,乳晕大了一圈,明显的突显出来,刚刚还有些凹陷的奶头现在已经完全挺立,颜色也从咖啡色变成了暗红色。可见娟姐还是有反应的。
李哥的嘴离开了娟姐的奶头,手也离开了娟姐的凹屄,转而把二手放到娟姐的腰间,手指插进娟姐的裤腰。娟姐稍稍抬起屁股,小小的三角裤滑下屁股,划过大腿,滑出脚腕,非常顺利的脱离了娟姐的身体。娟姐没有了任何遮掩,完全袒露在李哥面前,当然也完全袒露在我的面前。此时的我,也非常好奇,跟李哥一样,把眼光集中到了娟姐最隐秘、最害羞、最诱人的地方,这个地方大家都明白,就是娟姐的凹屄。 我主要是想看看她的屄与我的屄有什么不同。
娟姐的凹屄已经暴露出来了,李哥拎起娟姐的双手放到身体的两旁,轻轻分开娟姐的双腿,顺手从床头拉来他刚刚枕过的枕头,折成二叠,右手箍住娟姐的腿肚往上拎起,左手熟练的把枕头塞进娟姐凌空的屁股下面,等到放开右手,娟姐的凹屄已经完全暴露出来,整个凹屄向上突出。接下来李哥双手把娟姐的双腿轻轻往二边掰开,让她变成曲膝外展的姿势,这种姿势跟女人接受妇科检查时的姿势很相像。屁股垫高了,二腿展开了,娟姐的凹屄已经暴露到了最大的限度,以至本来相对扁平的凹屄有了一种向外弓出的感觉。 李哥展露娟姐凹屄的过程,娟姐没有任何抗拒,也没有明显的响应。李哥脱下自己身上的三角裤扔到一边。我看到他的屌儿已经有些肿胀,但还没有达到完全勃起的程度。李哥丝毫不理会自己软弱的屌儿,回到刚才的位置,继续专心致志的玩弄娟姐,重新在娟姐的奶奶上下起了工夫,甚至连手也加入了对乳房的爱抚。李哥爱抚的时候,身体在娟姐的右侧,我的视线丝毫不受阻碍,看得清清楚楚。
刚开始的时候,娟姐真的象躺在妇科检查台上那样,展开双腿安静的暴露凹屄,好像在等待医生的检查,随着乳房持续手到李哥的刺激,渐渐地不安稳了,双腿合拢了又张开,伸直了又曲起,李哥明知娟姐的反应,就是不理睬她,直到娟姐握住了他的右手,李哥才把手放开她的乳房,开始在她的后背、肚子和大腿间游走,每当走到娟姐凹屄的位置,李哥总是轻轻跳过,开始几次一点不碰,后来几次是轻抚屄毛,再后来是手掌贴着凹屄滑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掠过凹屄的次数越来越多,频率越来越高,接触越来越实在,最后终于把整个手掌贴在了娟姐的凹屄上,把她的凹屄整个的遮盖,并且按住了不再动弹,李哥手掌按住娟姐凹屄的时候,我听见娟姐轻轻的嘘了一口长气。
李哥右手按着娟姐的凹屄,一动不动,继续刺激娟姐的乳房。过了一阵,右手慢慢开始活动,,先是张开食指中指在娟姐凹屄的外沿与大腿接触的沟里前后滑移,再用手指捏着娟姐的阴唇,拉起来,鬆手,再拉起来,再放开,李哥一鬆手指,娟姐的阴唇啪地弹回原样,发出一阵颤抖。渐渐地,李哥把手指转移到娟姐的屄缝里滑动,随着滑动,娟姐的凹屄不断的变形又不断的复原。李哥手指的滑动範围越来越小,最后终于集中到了娟姐的屄,他的手指在娟姐的屄里面轻轻按摩轻轻撩拨,速度越来越快。随着李哥的刺激,娟姐渐渐地头部左右摇摆,双手无目的的移动,双腿也不时的曲伸。
李哥把食指移到娟姐的阴道口,蜻蜓点水似的按压她的阴道,似乎要挤进去,却又退了出来,来回重複,引得她不时的往上抬屁股,想要把李哥的手指套进阴道,每一次李哥都是快速的逃开。娟姐嘴里发出「恩恩」的声音。终于有一次,李哥不再逃,一下把食指捅进了她的凹屄,捅进去的一剎那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呼声:「呵」。
窗外的我在胡思乱想,屋里李哥也仍然在不停的玩弄和刺激娟姐。娟姐在李哥的刺激之下已经渐渐进入状态,身子的扭动不断加剧,呼吸渐渐急促,自己动手扯掉套在头上的睡裙,我见她已经是双眼紧闭一脸的潮红,凹屄也在手指的奸日之下越来越湿,到后来可以清楚的看到淫水顺着会阴流溢到凹屄外面,更多的淫水则被奸日的手指从凹屄洞里带出,沾染到阴唇及整个凹屄的各个角落,湿润的凹屄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幽幽的光亮,从凹屄溢出的淫水刚好落到屁眼,给在屁眼里抽插的中指以润滑。随着手指的抽插,娟姐的凹屄不时发出「唧唧」的响声,
现在再来看李哥那鸡巴,已经是粗壮形状,令人不寒而洌。他此时已翻身骑到娟姐身上,两腿往后一伸就要爬到娟姐的腿裆中间去。 此时娟姐却从枕头底下取出一包显然是早已经準备好了的避孕套递给李哥。李哥带上了避孕套,伏下身子,抬右腿进腿裆,再抬左腿再进腿裆,就来到了娟姐两腿之间的凹屄门前。李哥抬起右腿的时候,我又一次看到了他已经怒髮冲冠的粗壮屌儿。只见李哥手持自己粗大的屌儿,上下摆动,好像是用屌儿在娟姐的凹屄里滑动,滑着滑着突然停止,紧接着看到李哥的屁股缓缓下沉,随着李哥挺屁股的动作,我再一次听到娟姐发出的那种有气无声的短促呻吟:「呵」。 奸进去后,李哥一动不动,把屌儿静静的留在娟姐的凹屄洞里。娟姐同样的也是一动不动。
他们保持着人叠人的姿势,李哥的屁股开始了前后摆动,我看到他的屁股缓慢的上抬,抬啊抬,抬到鸡巴似乎已经脱离娟姐凹屄的程度,突然快速下沉,猛烈地戳入娟姐的凹屄,停一停,又慢慢退出,然后再一次猛烈的戳入。我真的为娟姐担心,我以为这么大的鸡巴肏压这么猛,她肯定很痛的。但是,从娟姐的感觉来看,好像很舒服。怪不得我们老家有这样一句话:只有踏死的鸡,没有压死的屄。女人是压不死的,承受男人沉重的冲击和压迫,是女人对爱的一种显示、抒发和享受。
李哥快进慢退戳了几十次,间或有几次是快退慢进反过来戳。之后,李哥放慢了日屄的节奏,日得轻鬆自如得心应手,阴茎在娟姐的凹屄里进进出出,胸膛枕着娟姐柔软的奶奶,双手在她的脖颈后背游走抚摩,还不时的亲吻她的面颌与香唇。不一会儿,李哥改变了姿势,双手撑起上身,同时稍稍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此时他们的身体除了阴道和鸡巴还连在一起,其他部位已经分离了,娟姐不再承受李哥的压力,身体随李哥的抽插而动,李哥日进去,娟姐往上退,李哥退出来,娟姐往下回,循环往复,贴在胸脯上的两个奶奶也随之上下摇滚。当娟姐退到顶时,没有丝毫的缓冲,只能硬生生的接受李哥一下下猛烈的冲撞,每一下,好像都是硬生生的、扎扎实实的戳到凹屄的最深处。女人啊,真是奇怪,柔弱娇嫩的凹屄竟能承受如此大力的冲撞,不痛苦反快活,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哥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并伴随着开始嚎叫起来。随着这种嚎叫,臀部的冲撞更加猛烈更加疯狂。与此同时,下面的娟姐也是全身极度紧张,双眼紧闭双拳紧握,仰头梗脖全身僵硬,连呼吸也几乎屏住,脸胀得通红,呻吟声更加急促憋闷。突然,李哥顶动的屁股停了下来,双手死死地握捏着娟姐的两个奶子,拉着,奶子被拉得好长,变了形状,整个人好像静止了一样,只有屁股在不停的抖动。一阵疯狂过后,李哥瘫软了,无力的趴在娟姐身上,两手吃力的换位,把娟姐的双腿放开。娟姐顺势伸直双腿,紧握的拳头鬆弛开来,两手无力地外展。两人好像从极度的紧张中渐渐地解脱出来,叠在一起喘着沉重的粗气。
他们人叠人的躺了有二三分钟后,李哥撑起上身,有离开的意思。娟姐双手在蓆子上胡乱摸索,最后在枕头下面摸到了李哥给她剥下的三角裤,用手捏着塞到他们交合的地方,李哥慢慢的撅起屁股往后退。我看不到,但我猜,此时娟姐正用自己的三角裤包裹着他的屌儿,在慢慢往外抽出的同时,娟姐已经把他的屌儿擦乾净了。李哥翻身离开娟姐,娟姐同时把三角裤按在了自己的凹屄上,她把三角裤塞一部分在屁股下,其余的盖住凹屄。
这会儿,李哥已经渐渐的恢复过来,又有些不老实了。他翻身爬起,撩开娟姐盖在凹屄上的三角裤,想要接着玩耍,娟姐去抢夺,哪抢得过李哥,轻易的就让他得手了。他从上面掀开三角裤,仍让它垫在屁股下,身子趴在娟姐的腿间,好像在观察和欣赏刚刚被他日过的凹屄,还时不时的用手指在凹屄画弄。李哥玩了一会凹屄,重又躺到一边去了。这边娟姐盖凹屄的三角裤就摊在屁股下了,我这边看过去,刚刚被戳过的麻皮红肿湿漉一片狼籍,一丝精液从屄门慢慢溢出。我第一次看到我们女人被奸以后的凹屄,让我产生无限的回味,刚才所看到的日屄过程不由得在脑海回放。我感觉我心跳不已,我的下身已经完全湿了。一会儿,娟姐起身到床边的痰盂里小便,我听到「嗵嗵嗵嗵」好大一泡。解完小便,娟姐站着用三角裤里里外外仔细的擦拭了麻皮,李哥也起身小便,完了到门旁把照亮他们整个日屄过程的檯灯给关了。
就在李哥把手伸向开关的一剎那,我赶紧离开了窗户,我知道,关了灯,里面黑暗,弄不好我就要露馅。 离开他们夫妇的房间,我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夜,我沉浸在回忆之中,一幕幕精彩的镜头反覆地在脑海回放,我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