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采花行 第五章 神药

采花行 第五章 神药

时间:2018-01-25 一个月,说长不长,俊杰因为心无旁骛,专心练功,在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过去了。俊杰除了功力继续增进以外,他自己隐隐感觉到,那话儿的硬度、热度、大小,似乎都增进了。尤其是当他运气集中在那话儿,对抗『玄冰烈火床』的忽冷忽热时,变化更是明显,简直像是烧热的铁杵似的,又硬又热。
  这天,梅兰竹菊四剑婢一同来到这『冰火洞』。梅剑手上拿着一箱木箱,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兰剑则是拿了两个瓶子,一瓶似乎是蜂蜜,另一瓶却看不出是什么。而竹剑和菊剑则是一起推着一个斜台,一直推到他面前。
  兰剑道:「一个月又到了,我们该进行下一课了。你準备好了吗?」
  俊杰道:「是的,下一课是什么呢?」
  梅剑道:「你先乖乖的躺到檯子上,手脚张开。」
  俊杰闻言,便依言躺到檯子上,张开手脚。四剑婢靠上来,每人或抓手或抓脚。俊杰正纳闷,她们到底要做什么时,忽然,不知他们从哪里按了机关,俊杰的四肢手脚都被一道铁箍锁住。
  俊杰叫道:「喂!你们做什么,放开我!」
  梅剑道:「放开?哪有这么容易,放开你下一课就不用上了。那就没什么好玩的了。」说完还露出一副很诡异的笑容。俊杰看见梅剑诡异的笑容,不敢再问她,转头看兰剑。他知道,兰剑一向比较温柔和善,希望兰剑能告诉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兰剑微笑道:「你别怕,我们不会害你的。这是为下一课所作的準备,因为怕你受不了,乱抓乱骚,所以把你铐住。」
  兰剑提起那瓶蜂蜜,竹剑却一把抢过去,说道:「这事儿,让我来就好。」竹剑打开蜂蜜,倒出一些在手上,伸手就抓起俊杰的小弟弟,手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俊虎的阳具便整个被涂满蜂蜜,阳具受到刺激,自然而然的抬起头来。梅剑看竹剑玩个没完,不耐烦的说:
  「喂!你好了没呀!玩个没完没了的,还上什么课。」
  竹剑很不甘心的放开手,说道:「好嘛!该你了!」
  梅剑道:「这还差不多。」拿起刚才她所抱进来的木箱,对俊杰又诡异的笑一笑,说道:「你可别鬼叫鬼叫的喔!」
  俊杰才刚要说,他不会鬼叫的时候,梅剑已经打开木箱,一股脑的倒在俊杰的那话儿上。俊杰还搞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便已经受不了的大叫出来。
  「哇!那是什么东西啊………哇………是……是蚂蚁………哇----」
  一大群的蚂蚁,在俊杰的小弟弟上,恣意的游走,而且还不时啃咬着俊杰的阳具,俊杰感觉一阵阵又麻、又痒、又痛的刺激,直冲脑门。他把对抗冷热的本事拿出来,运气想要减轻刺激,可是一点用也没有。蚂蚁根本不受影响,仍然恣意肆虐。
  梅剑在一旁看的眉开眼笑,兰剑、竹剑看俊杰这么叫,觉得有些不忍。而菊剑则是害羞的躲在其他人后面,根本不敢看。
  「哇---快拿走啦--啊--我受不了了啦………」
  梅剑还觉得不够,不断把蚂蚁挑到那话儿上面,玩得可开心了。
  兰剑柔声道:「你忍一忍,这就是这一次的功课了,等到蚂蚁吃完蜂蜜,再帮你涂上这一瓶,本谷这特製的秘方,你的本钱很快就会突飞猛进的。」
  俊杰哀声道:「可是实在受不了了!啊!---」
  兰剑续道:「忍一忍嘛!这瓶丹药叫『炼金方』,包含了蝶翼上的磷粉、山椒、细辛、狗胆汁、蛇床子、鹿茸等,可以使你的那话儿,更加威猛、耐力更好,成为金枪不倒。这一课完了之后,就可以正式练神功了,你一定要忍住。」
  俊杰认真听兰剑说话,反而感觉那话儿不再觉得那么刺激,心里道:『原来把注意力分散,不要专心于那话儿的感觉,就不会那么刺激了。』心中想到就做,便开始和梅兰竹菊聊起天来,聊到高兴处,几乎都忘了那话儿的传来的刺激了。
  过了小半天,终于蚂蚁把蜂蜜吃完了。兰剑刚想要拿起『炼金方』涂抹那话儿,竹剑又是一把抢过,抢着涂俊杰的那话儿。俊杰心中偷笑道:『这小妮子,平常就爱玩我的小弟弟,有事没事就偷抓我一把,现在有机会光明正大的玩,当然不会放过。哼!要是这个梅剑,我才不给擦,平常没事就爱整我,有机会一定要报仇。』
  俊杰转头看到菊剑躲在兰剑身后,又想道:『菊剑最害羞了,平常看都不敢正眼看我,要是让他来擦药,那可好玩了。不过给兰剑涂药,大概也不错,他对我又温柔又体贴,好像妈妈一样照顾我,无微不至,嗯………』
  「哇!竹剑你干嘛!痛啊!」
  原来,竹剑看俊杰心不在焉,便调皮的用力抓了一把。俊杰当场就痛得较了起来。
  竹剑道:「谁叫你心不在焉,胡思乱想。」
  俊杰抗议道:「我胡思乱想你又知道了!」
  竹剑道:「看看你的贼眼,在我们姊妹身上乱飘,就知道没安啥好心眼。」
  俊杰虚心的反击道:「胡说八道!不理你了。」俊杰刚才确实有在幻想,和四姊妹上床的滋味,因此,也是有点心虚,讲话都没那么大声了。
  兰剑道:「不要胡思乱想,我知道你想什么,别急,等你要开始练神功时,就有机会了。我们走吧!」前面和俊杰讲完,接着后面是跟梅竹菊剑讲。转身四个人就走了。
  俊杰大叫:「喂!你们还没把我鬆开呀!喂---」
  竹剑头也不回的说:「还不能放,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完,四人已经消失在石屏风外了。
  俊杰低头看着涂满丹药的阳具,觉得实在是很可笑。正想笑时,突然感觉小弟弟跳了一下,可是眼睛看着它,它并没有一丁点变化。接着而来的是更大、更多、更密集的跳动,然后又是阵阵的麻痒。愈来愈厉害的刺激,俊杰可是痒到心里去了,偏偏手脚又被困住。俊杰这才知道,为何她们不放开他了,因为要是放开他的话,他一定会把小弟弟抓烂的。
  俊杰忍不住又要开始大叫、大骂了。可是,四剑婢早就不知躲到哪儿去了,骂又怎么骂得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