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十景缎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时间:2018-01-25 两女一前一后,朝北奔了五六里路,呼延凤在一处海岬转了个弯。又过了三四里路,只见海岸边停了一艘海船。
  呼延凤来到船边,轻轻一跃,斗篷飞展,但见金光乱颤飘闪,人已登上甲板。
  小慕容无故受胁,虽然气恼,此时见了呼延凤这一手轻功,也不禁暗暗佩服,心道:「大哥说云霄派的轻功独步武林,果然不错,这女人 当真有本事。」足下一点,跟着上船,说道:「好啦,我已经来了,华家妹子在哪儿?」
  呼延凤还未回答,已见一个青衫少女自舱中奔了出来,叫道:「慕容姐姐!」
  声音甚是欢欣,娇美的脸蛋上稚气犹存,不是华瑄是谁?
  小慕容惊喜之余,又微感错愕,抱住扑过来的华瑄,笑道:「好妹子,没事么?」华瑄搂着小慕容的脖子,笑道:「我很好啊。慕容姐姐,你肯带我们去了吗?」小慕容一怔,道:「去?去哪儿?」
  只见紫衫轻摆,秦盼影从船舱走出,站在呼延凤身旁,裣衽行礼,说道:「慕容姑娘,我们想请你带路,领我们到红石岛去赴宴。」小慕 容微微一愕,随即恍然,道:「啊,是了,你们要去救一个同门,叫什么百灵鸟白月翎的。你们只管去啊,跟我和华家妹子有什么关係?」
  呼延凤默然不语,脸色微沉。秦盼影微笑道:「依令兄所言,我们可没有本领在夺香宴上全身而退,只好请慕容姑娘同行了。」
  当日慕容修出言轻狂,说云霄派西宗诸女并无本事前赴夺香宴,呼延凤自然极是不满。她一来执意亲自救出同门师妹,不假手他人,二来 也欲与程太昊等东宗弟子一别高下,当下和秦盼影、苗琼音继续东行赴海。来到中原几次交锋,呼延凤已知其余一众师妹们武功不及,难以匹 敌东宗的好手,于是约束她们不得同行,留下等候。
  文渊虽要华瑄留下,但是呼延凤等人既然动身,华瑄也就忍耐不住,一同前来。到了海边,苗琼音到镇上採办了粮食,发现文渊等人所住 的客栈正好便在左近,便回去同师姐说了。四女谁都没有去过红石岛,茫茫大海之中,也着实凶险,华瑄便觉得不如直接与文渊等人同行。呼延凤却对慕容修、文渊甚是憎恶,当下一人自做主张,把小慕容骗了过来,意思却是要小慕容带路。
  众女进了舱中,秦盼影、苗琼音和华瑄朝小慕容解释了清楚。小慕容想了一想,道:「要去红石岛,航程倒是不如何难行,但是若不跟我 大哥说一声便走,终究不妥。要是大哥一气之下,不管这事了,岂不糟糕?」呼延凤本就讨厌慕容修,当下轻轻哼了一声,道:「他不来最好 ,我们云霄派的事,本就不必外人来管。」
  忽听舱外嘿嘿几声冷笑,一人说道:「谁想管你云霄派的闲事?小妹,你就带她们去罢。要是她救得出人,回来我大慕容给她磕头。」
  呼延凤大怒,猛地抢出舱去,金翅刀一展,左右环视,慕容修已不见人影。
  不知慕容修如何跟随至此,而倏来倏去,又是无人察觉。
  小慕容见她怒气沖沖地又走回舱来,心中大感畅快,笑吟吟地道:「大哥既然这么说了,那好,我跟华家妹子就打扰啦。什么时候出海啊 ?」呼延凤瞪了她一眼,道:「再过两天出发。」说罢,一下转过身子,走了出去。
  过得两天,已是八月十三,座船扬帆,东航出海。船身并不甚大,出海不久,座帆吃饱了风,顺风直驶,离陆已远。船上并无梢公舟子,便是苗琼音在船梢掌舵。莫看她体态娇小,似乎风一吹便要倒下,居然掌得极稳,口中轻轻唱着小曲,歌声悠扬愉快,海风远远送出,飘蕩全 船。
  这一日风平浪静,秦盼影跟苗琼音轮流掌舵。次日海风不盛,直到夕阳西斜,似乎也没行出多远。只是那红石岛也不甚远,船行虽缓,但 自出发起至夺香宴尚有两日之期,实亦绰绰有余。
  小慕容走到船尾,远眺海面,只见波浪中万道金光,闪烁不定,心道:「大哥既然知道我来,那么他也会来,不必担心了。这时候,文渊 ……他……他也在海上罢?」
  她漫步到了船头,只见华瑄已站在那儿,海风拂衫,沙沙微响,极目凝望。
  此时残阳在西,东望海天相接处,一片昏暗。
  小慕容已和她说过了文渊孤身探船的事,这时见她若有所思,正要走开,忽听华瑄说道:「慕容姐姐,文师兄这几天心情怎么样啊?」
  小慕容一听,又即回身,顺口道:「还好啊,怎么啦?」华瑄转过身来,轻声道:「他很担心紫缘姐姐?」小慕容点点头,道:「当然了 ,你也知道的啊。」
  华瑄神情有些落寞,低声道:「慕容姐姐,我……我是不是太任性了?」小慕容奇道:「咦,怎么会?」华瑄垂着头,轻声道:「我…… 我的武功又不像向师兄、文师兄那么好,这次要救紫缘姐姐,说不定……说不定我根本帮不上忙,还硬要跟来……」
  小慕容拍拍她的肩,笑道:「唉呀,你这样说就不对啦。要说武功,我们还不是半斤八两?」华瑄低声道:「可是你比我聪明啊,我一个 人,好像什么都做不了……」顿了一顿,轻轻歎了口气,道:「我好像还是小孩子,没有文师兄在,什么都觉得不对劲了。」
  小慕容紧靠在她身旁,在她耳边轻声道:「别这样说嘛,我可不这么觉得喔。
  就比如说……「华瑄侧过了头,听她说话。小慕容轻轻把手放在她腰旁,忽然眨眨眼睛,捉挟地笑了一笑,手掌飞快地在她双腿间摸了一 下,轻声叫道:」这儿还是不是小孩?「
  华瑄惊叫一声,跳了开去,霎时间满面生晕,羞红着脸,跺脚叫道:「慕容姐姐,我很认真的在跟你说话啦!」小慕容掩嘴笑道:「我也 是很认真的啊。」
  华瑄更是羞得脸上发烫,一偏头,便往舱中奔去。
  小慕容伸伸舌头,追了进去,笑道:「妹子,别生气啦。」华瑄气鼓鼓地头也不回,坐在一旁。小慕容坐在她身边,笑着摇摇她的肩膀, 道:「好啦,好啦,姐姐可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看起来就让人想捉弄呢?」华瑄脸蛋胀红,赌气不肯说话。
  这时是苗琼音掌舵,呼延凤和秦盼影正在舱中。呼延凤听得两人在外头说话,轻轻哼了一声。小慕容回过头来,望着呼延凤,也哼了一声 .呼延凤道:「你哼什么?」小慕容道:「礼尚往来啰,你又哼来做什么?」
  这两天里,她和呼延凤瞧着最不对眼,两人一说上话,便有点剑拔弩张起来,想来呼延凤处处不饶人,小慕容刁钻起来也是无法无天,两 人一碰头便势如水火,那也是无可奈何。
  呼延凤斜眼望着她,说道:「我瞧那文渊也没什么了不得,你们又何必为他瞎操心?」小慕容听对方瞧不起意中人,俏眉微扬,道:「我 喜欢他,华家妹子也喜欢他,跟你又有什么关係?」呼延凤闭上了眼,微一偏头,道:「是跟我没关係。我早知道,跟男人打交道的,都没什 么好下场。」
  小慕容气往上冲,忍不住反唇相讥,道:「喂,你可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又不是全天下的男人都像那程太昊一样。难道你们云霄派西宗,就没一个姑娘喜欢男人的?「
  呼延凤向身边的秦盼影一望,浅浅一笑,轻轻抚摸着她的手,悠悠地道:「为什么要喜欢男人?秦师妹,你说呢?」秦盼影脸上神色柔和 ,微带红晕,朝小慕容和华瑄招招手,微笑道:「慕容姑娘,华姑娘,请你们过来一下,我给你们看一个挺有意思的东西。」
  秦盼影言语温和,小慕容心中倒无意与她作对,华瑄也有些好奇,便都起身走了过去,四女坐在一起。华瑄说道:「看什么啊?」秦盼影 微微一笑,挪动身体,上身朝华瑄身后移去。华瑄正要回头相望,忽觉腰间微紧,秦盼影已搂住了她的腰,垂首在她香肩之上,往她耳鬓吹了 口气。
  这口气吹得又轻又细,好似有一根羽毛搔了几下,华瑄吓了一跳,自然而然地想要挣脱,心慌意乱,叫道:「做……做什么……啊、啊! 」在她推开秦盼影之前,耳朵又传来一阵柔嫩的触感,却是秦盼影吻了一下她的耳垂。
  华瑄脸颊发热,慌忙坐到小慕容身边。小慕容也没想到秦盼影会有此举动,错愕之际,只见呼延凤微笑着招呼秦盼影过去,秦盼影满脸陶 醉,卧倚在呼延凤怀抱中,声音极之甜腻,轻轻地道:「华姑娘,慕容姑娘,像你们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感情又好,怎么会喜欢男人?这才叫 奇怪呢。照我看啊,世上可没有一个男子,能比师姐更俊美、更温柔了。要是不喜欢女人,可该喜欢谁呢?」呼延凤容色甚喜,低下头去,和 秦盼影互相一吻,情致缠绵,不言而喻。
  小慕容和华瑄都不知道她们有此关係,一时心跳怦然,都有些不知所措。华瑄想起曾和蓝灵玉有过的特异游戏,霎时满脸绯红,握着小慕容的手,低声道:「慕容姐姐,她们……她们这样,到底对不对?」
  小慕容双颊通红,偏过了头不看,说道:「管她们对不对,反正我们又不会这样。妹子,你可知道,有件事情,她们可比不上咱们的。」 华瑄一怔,道:「什么事啊?」小慕容嗯了一声,心里一阵害羞,正思量着该不该说,侧目一望呼延凤,便决定说来和她作对下去,悄声道: 「当然是……床上的事啊。你说,你文师兄跟你……那个……那样的时候,那感觉如何?」
  华瑄心中一跳,不免把文渊和蓝灵玉拿来稍一比较,脸蛋更加红了,却掩不住一副幸福的神情,低声道:「文师兄,他……他当然很好啊 .」顿了一顿,嫣然笑道:「我说呢,世上一定没有人比文师兄更好。」小慕容笑道:「对嘛。」
  朝呼延凤扬了扬首,状甚得意。
  呼延凤一见,嘴角微微一笑,在秦盼影耳边低声说了些话。秦盼影微笑点头,慵懒地撑起身来,柔声道:「慕容姑娘,你想不想来试一下 ?」小慕容一侧头,道:「试什么?」
  但见秦盼影浅笑流露,伸手解开束住长髮的丝绳,万缕柔丝披散开来,柔声笑道:「文公子的人品,当然是不错的,可是也不见得什么都 好啊。不如我们来试试看,到底是男人好,还是女人好呢?」软语之中,透着诱人的妩媚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