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十五章 欲擒故纵(下)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十五章 欲擒故纵(下)

时间:2017-12-31 侯龙涛急急忙忙的走出餐馆,张力也紧跟着追了出来。「侯总,侯总,我……」看着他衣服前襟上一片湿迹的狼狈样,强忍着没乐出来,「张哥,你怎么回事啊?把她弄得这么生气。」
  「我……我……」张力张口结舌,急得直跺脚。「你……你……你什么啊?你可真行。」「龙涛,你走不走?不走我们就打车了。」何莉萍站在他那辆克莱斯勒边上冲他叫着,听语气正在盛怒之中。
  「来了,来了,这就走。」又回头指指张力的鼻子,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你真是害死我了。」小跑着来到车前,恭恭敬敬的给何莉萍打开后车门,又和薛诺一起坐在前座,留下那个可怜的中年男人楞在当场。
  「龙涛,你这个同事是不是有病?」车一驶离停车场,何莉萍就开始对女儿的爱人发难了。「不是呀,他人挺好的,怎么惹您生气了?」侯龙涛给人的感觉真的好无辜。
  「他说不在乎我结过婚,也不在乎我有孩子,什么人能第一次见面就说这种话?」后座上的女人把身子前探,在男人的耳边大喊着。侯龙涛缩了缩头,生气的说:「张力这个狗东西,看我明天不炒了他的,一定给伯母出气。」
  「我才不用你给我出气呢,我和他又不认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都与我无关。倒是你,你是怎么回事?」使劲的用手指推了一下男人的后脑。
  「我……我怎么了……」侯龙涛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声嘟囔着。「你说你怎么了,别装傻。你明知道我和学军就要结婚了,你还给我介绍什么男朋友,你安的什么心啊?」
  虽然是在被痛骂,可闻着从何莉萍檀口中喷出的一股股香气,根本就不在乎她说的是什么了。可薛诺却不干了,心中也奇怪侯龙涛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更觉得母亲不该用这么严厉的口气跟自己的心上人说话。
  「妈,您别这么大声,听涛哥慢慢说嘛。」「你别插嘴,我还没说你呢,你知不知道他要给我找男朋友?」就算在自己为了胡学军和她吵架时,慈爱的母亲也不曾这么大声的吼自己,薛诺小嘴一扁,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我……我真的不知道。」
  「是啊,伯母,您别说她,我事先也没跟她说。」侯龙涛拉住薛诺的一只小手。心爱的小宝宝无缘无故的被骂,还真是挺心疼的。「我教训女儿你也要管?下一步是什么?我穿什么吃什么是不是都要向你申请啊?」
  两个年轻人也算明白了,何莉萍现在正在气头上,是逮谁骂谁,乾脆也就不出声了。侯龙涛心中却想:「你还真没说错,走着瞧吧,早晚你穿什么样的内衣就是得跟我请示。」
  何莉萍坐在后面,自己生了半天闷气,突然看到侯龙涛正在点烟,「抽抽抽,就知道抽,你自己想慢性自杀,还非要把我们母女俩拉上吗?」
  赶紧把烟从窗口扔了出去。「怎么这么没有公德心啊?都像你这样,北京还不成了大垃圾桶?」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依不饶的,想必年轻时也让不少男人吃过苦头。
  侯龙涛「啧啧」的出了两声,佯装无奈的摇摇头。这一微小的动作也没逃过身后女人的眼睛,「你摇什么头?咱俩还没完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又是一阵沉默,「你别以为一言不发就行了,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了,咱们就不算完。」车子开进了薛诺家的大院里,在她家楼门口停下,三个人都下了车。
  「行了,说吧。」刚想进楼,就被抱着双臂的何莉萍挡住了去路。侯龙涛挠了挠头,「伯母,外头多冷啊,咱们回家再说好不好?」「没那个,你不给我个说法,以后我家也不欢迎你。」
  「您……您这是……唉,您婚不是还没真结呢嘛,多几个选择有什么不好的呢?」看他的样子就把他出卖了,明显不是在说真话。虽然知道他在撒谎,可听了还是很生气,「你这叫什么话?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侯龙涛又是挠头又是搓手,一幅为难之极的表情,两个女人看着他,都在等他的答覆。「伯母,那个张力今晚是有点失态,他平时的确是个不错的人,家里条件也不坏,您就考虑一下吧。」
  等了半天,还是一堆不尽不实的话,何莉萍被气得脸色铁青,「你……你……」一把拉住女儿的手就向楼里走去,「走,不用理他了。」薛诺回过头来看着爱人,一脸的焦急。
  侯龙涛一跺脚,「等等,我说就是了。」「好,我等着呢。」何莉萍又走了回来,站在他面前。「我是想如果您喜欢上了张力,就不会和胡学军结婚了。」
  「涛哥,为什么啊?当初不也是你要我不要再反对妈妈的婚事的吗?」薛诺上前拉住他的手,奇怪的问。「胡学军……胡学军他不是好人,我是怕你妈妈受骗啊。」
  「你什么意思?」何莉萍又靠近了一点,两人之间只有不到一臂的距离了。侯龙涛摇了摇头,又不出声了。「你说不说?不说以后也不用再来找诺诺了。」
  「您这叫什么话啊?这和我跟诺诺的事又没关係。」就知道最后她得用这个杀手镧来威胁自己,该是自己也发火的时候了,男人嘛,要是老装的一点脾气也没有,那就太假了。
  「怎么没关係,我不能让女儿和一个人品有问题的男人谈恋爱。」一向对自己恭敬有加的「女婿」,居然顶起嘴来,就如同火上浇油一般,何莉萍更是气怒了。
  「我人品哪有问题了?」「你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为了让我跟你的朋友好,就在背后说我未婚夫的坏话,还不叫人品有问题吗?」气氛一下就改变了,从一个骂人、一个挨骂,变成了对着吵架。
  这可吓坏了薛诺,一个是有养育之恩的母亲,一个是心爱的男人,自己被夹在中间,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那难受劲是可想而知的,「妈,涛哥,你们别吵了,有话好好说。」可爱少女的劝解一点也不起作用,两人还是没有停止。
  「这可是你逼我说的,胡学军他根本就没爱过你,他只不过是把你当成一个人体按摩器,把你当成发洩性慾的工具,你在他心里跟一个不要钱的最低级的妓女一点区别也没有。现在他玩够了你上下前后的三个小肉洞,就开始打你的钱的主意,等他搾乾了你,就会一脚把你踢开,到时候你人财两空,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侯龙涛故意把话说得既露骨又难听,脸上还挂着轻蔑的表情,要让已到了极限的何莉萍再上一层楼。得到了预期中的回应,「啪」的一声,脸上被狠狠的抽了一个大嘴巴。
  何莉萍哭着跑上了楼,连女儿也没叫,薛诺被惊呆在当场,一双大眼睛里充满痛苦和疑惑。侯龙涛揉了揉被打的脸颊,满脸的后悔,过去将一动不动的女孩揽进怀里。
  少女抬起头,「涛哥……」心中有一万多个大问号,却不知该从哪一个问起。「都是我不好,一时控制不住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唉。」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快回去劝劝你母亲吧,我改天再登门道歉,现在我说什么她也不会听的。」
  现在的薛诺是六神无主,慢慢的向楼门走去,又回过头来,「涛哥,你没事吧?」「我没事,明天给我打电话。」「嗯。」看着少女三步一回头的消失在楼道里,真觉得很对不起她,「我一定会用加倍的疼爱来补偿你的。」
  此时何莉萍正从拉起的窗帘缝中向下看,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侯龙涛向车边走去的身影显的很沉重。女人拿起旁边的电话,按下了胡学军的手机号码……
  「侯总,您看我还有没有机会啊?」第二天一大早,侯龙涛刚到办公室,连大衣都没脱呢,张力就来找他了。「张哥啊,唉,我看你是没希望了,你说你昨天说的那叫什么话啊?还是别惦记着了。」
  打发走了失望之极的张力,曲艳进来告诉他已经约好了曲鹏,下星期一就能来公司面谈。「你没跟他说咱们要投资吧?」「没有,就是说你想见他,谈谈他申请上一些不明确的地方。」
  曲艳刚刚出去,手机就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哼哼,胡二狗,你还真早啊。」「喂。」「龙涛,我学军啊。」「噢,胡大哥,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吗?」侯龙涛脸上挂着笑,点上一颗烟。
  「莉萍把昨晚的事都跟我说了,我没得罪过你吧?你为什么要胡说呢?」「怎么说呢,胡大哥,我是个生意人,昨晚那个男的不是我的同事,而是我的一个大客户,剩下的就不用我说了吧。结果我和伯母吵了起来,一时激动,嘴上就没把门儿的了,并不是针对您。」
  「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呢?不说莉萍是我就要过门的妻子,她可是你女朋友的母亲啊。」「伯母是不是就在您身边啊?」「没有啊,我在外面呢。」这可有点怪了,听他的语气,这几句话还真是出自真心,小子真想从良了?
  「不是没出什么事嘛,胡大哥别生我的气,等您大喜的时候,我封个十万的大礼包,算是补偿您们夫妻俩的,怎么样?」「唉,龙涛啊,不是我生你的气,就是莉萍那过不去,你还得想法帮我哄她啊。你办事我还是一向很放心的,咱们都快是一家人了,以后大哥还有很多事要请你帮忙呢。」
  「好说,那是一定的,您是我未来的岳父大人嘛。」放下电话,侯龙涛一瞇眼,「王八蛋,一听钱就露出狐狸尾巴来了,连未婚妻的尊严都能出卖,真他妈不是男人。」
  中午又接到薛诺打来的电话,「涛哥,你昨晚跟我妈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啊?」「是真的。」「你怎么会知道胡叔叔他……」「诺诺,你要是信得过我,就什么都别问了,也什么都别跟你妈妈说,我会处理这件事的。」
  「嗯,涛哥,我相信你,可昨晚我妈发了好大的脾气,我从来都没看她那么生气过,你们两个都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要是你们不能和睦相处,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侯龙涛听了真是又感动又好笑,心想:「小宝贝,我会和你妈妈非常非常和睦的。」「你放心吧,你妈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终有一天,她会明白我的用意的。」
  何莉萍对自己的误解已经形成,胡学军和薛诺两方又都安抚好了,算是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拿着曲鹏的申请去见如云,两人相对坐在巨大的办公桌两边。「你看看这个申请,投资要超过两亿,我没权做主。如果我觉得可以投资,你会批准吗?」
  如云看了一会儿,「你真的觉得有投资价值?」「产品的销路可能会有问题。」把自己的理由说了一遍。女人点点头,「产品是好产品,但是……你的看法很对,就算是在欧美地区都不一定好卖。」
  「你认为这个专利值多少钱?」「现在它也就值成本价,三百元;五十年之后,人们的环保意识会比现在强百倍,如果没有更先进的技术出现,它就是无价之宝。」
  「那如果我出一百万买这个专利,不算很亏吧?」一丝笑容在如云脸上出现,「我只给了你两年时间,五十年我可等不了。」「你别老提醒我这个,我心里有数。不过你今天的意见对我很有帮助,我得好好奖励你一下。」
  如云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赶快看了一眼表,「不行,没时间了,我四十分钟后就得走,约好了去和国贸的人续签楼租的。」倒不是不愿意和他做爱,可真要干上了,两小时、三小时,就都不好说了。
  侯龙涛就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还是从办公桌后转了出去,蹲在如云面前。国贸里的暖气足的很,女职员不用人要求,一般都很自觉的就在上班后换上单裤或是裙子。如云也不例外,穿着一套耦合色的窄裙女装,白色衬衫,肉色的裤袜。
  男人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她的小腿上抚摸了,还在不断的向上移动,伸入了裙子中,在圆润丰满的大腿上又搓又捏。「老公,真的……真的不行啊,来不及的。」嘴上反对着,屁股却不听话的微微抬起,使窄裙很容易的就被推到了腰上。
  侯龙涛抓住两瓣肥嫩的大屁股,向外一拉,女人的身子一滑,饱满的阴阜就到了他的面前。薄薄的裤袜下是一条银白色的绣花小内裤,男人的鼻子用力的顶了上去,拚命的嗅着,「嗯,好香,真想狠狠咬一口。」
  一手捏着翘臀,一手抚着大腿,长长的舌头也伸了出来,隔着裤袜和内裤,在阴户的部位又舔又吻,有时乾脆张大嘴巴,尽量含住很大的面积,玩儿命的向嘴里吸。
  「啊……嗯……老公……别闹了……嗯……公事要紧呀……啊……」如云双手按在男人头上,屁股也一下一下的向上挺,但还是说出了比较有理智的话。既然是这样,侯龙涛也不好强求,就站起身来。
  可裤子里的老二正在示威抗议,只好把它放了出来,「还有半小时呢,用你的嘴帮我解决一下吧。」如云白了他一眼,刚想把眼镜摘下来,就被制止了。「别摘,戴着眼镜更有味道。」
  女人无奈的张开嘴,弯下腰,把大鸡巴纳入了檀口中。右手捋着肉棒,左手探入裤子中,从双腿间穿过,把一根纤纤细指浅浅的挤入男人的肛门里,柔软的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又在龟头后的肉沟里舔舐,将藏着的少量分泌物也吞入肚中。
  看如云口交的这么卖力,知道她是想让自己快点满足,侯龙涛理解她的用心,也就不刻意忍耐了。伸手解开女人衬衫上面的几颗纽扣,插入胸罩里,揉捏那对弹性十足的豪乳,另一手搓弄着她的耳侧。
  「小云云,你可真是个天生尤物,每次看到你,什么都不用做,我的老二就能一下直起来。改天你一定得给我乳交才行啊。」正在努力吸吮阴茎的女人听了,并没有停止服务,只是抬起双眼,从眼镜上方妩媚的看着男人。
  口交中女人的这种细微的调情动作是最能刺激男人的。侯龙涛看到这张高贵、知性的脸庞上出现如此淫蕩的表情,更感到无比兴奋。一把抱住如云的皓首,开始疯狂的操干她的小嘴。
  因为如云的小手一直握在男人的阴茎上,所以每次插入并不会很深,也就不会让她感到难过。但从肉棒进出的速率、包皮磨擦嘴唇的力度,都能觉出男人的强健。如云变的恍惚了,陶醉在爱人对自己嘴巴的征伐中。
  眼见这个绝世美人失神的表情,侯龙涛只觉一阵肉紧。就在出精的一瞬间,一个坏主意浮上心头。飞快的从她嘴里抽出阴茎,稍稍向下一按,对準了女人的身体。
  马眼张开,大量的阳精疾射而出,全打在了美女的胸口、深深的乳沟里和露在乳罩外的乳肉上。「啊!」如云惊叫一声,坐直了身子,慌忙用双手挡在自己的双乳下,防止精液顺着身体向下流,「唉呀,坏老公,你真是的,射在我嘴里不就好了,快,帮我拿纸巾擦擦。」红颜薄怒,真是集美丽和性感于一身。
  侯龙涛才没那么听话呢,坏笑着走到转椅边,右手一抬如云的下巴,左手托住她的后脑,弯下腰,让两人的四唇相接。「唔唔……」如云对这个男人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把舌头伸过去给他吸吮。
  吻了一阵之后,侯龙涛又把老二送进女人的嘴里,要她为自己清理。手也没闲着,两指并在一起,把如云身上的精液均匀的涂抹开来。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照在她身上,胸口和乳房上亮晶晶的一片。
  「粘糊糊的,怎么擦啊?你可真够能胡……」如云还没抱怨完,两根粘着精液的手指就塞进了她嘴里。「谁说让你擦了,就这样吧,老能闻到我的味道不好吗?回家再洗就行了。」
  侯龙涛帮爱妻繫好衣服,低头在她的脖子上舔了舔,「别走嘛,咱们再来一回合吧。」如云赶紧逃开,惊讶的看着爱人那再次硬挺的阳物,「你……你最近怎么这么厉害啊?」按下对讲器,「月玲,快进来。」男人淫笑着逼了过去,「两人一起来我也不怕,早说了你老公是『战神』。」
  如云最终还是被月玲救了,她离开办公室时所看到的最后的一幅情景是月玲两手撑着窗台,侯龙涛扶着她的细腰,从背后将粗大的肉棒慢慢的操入了两瓣屁股之间……
  晚上跟哥儿几个吃完时,武大一脸的春风得意,向大家发着新名片。侯龙涛接过一张看了看,XX发展银行北京新街口分行副行长。「行啊,二哥,你算心满意足了,我那一亿大圆什么时候能还我啊?」
  「你急个屁啊,放在银行里又不会丢了,也没人催你的债,还有四个月才能解冻呢。」武大就算在骂人时也是满脸带笑,这回可以好好的过过官瘾了。
  「大哥,明儿晚上的事都安排好了吗?」给大胖满上酒。「放心吧,只要你给的地址没错就行。」「别忘了把那辆雅阁也开上。」侯龙涛那张斯文的脸上又一次现出了隐隐的阴险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