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岳母五十七,骚情不逊妻

岳母五十七,骚情不逊妻

时间:2018-01-25 老婆的父亲已去世多年,我们结婚后,老婆曾经和我提出让她妈妈和我们同
住,考虑到诸多的不便,我一直没有同意。并不是不尊重不孝敬她,实在是很为
难。小两口新婚,感情正热乎,每天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亲密,有个上岁数的人在
身边,多不方便啊。
    去年夏末的一个晚上,我们俩回她家看望岳母,三个人一起做了很多可口的
饭菜,很是融洽。快要走的时候,忽然外面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她妈妈说,
要不妳们俩明天再走吧,这么大雨,干脆睡这裏,我一个人也是闷的慌。我们想
想也是,便没有推辞,而且陪她聊的很晚。当晚我们就睡在了客卧,她妈妈睡主
卧。刚刚躺下,老婆就靠在我身上,说外面雷声大,妈不会听见的。我当然明白
她的意思,立刻把她按倒在身下,开始激情。后来想起来,那晚我们声音确实有
些失控,肯定传到岳母房间裏去了。就在我尽兴地干老婆的时候,一种奇异的快
感从身体中迸发出来,这不是就在她妈妈眼皮底下强姦她的宝贝女儿吗?而且她
肯定知道我在干什么,并且还不能把我怎么样。这种野兽般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
让我直发抖,于是干得更起劲儿,老婆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
    平静下来之后,我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假如她妈妈和我们同住,岂不是每天
都可以享受这种快感,而且,刚刚我在高潮时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觉,压在我
身体下的,是她们母女两个人。潜意识裏的体会,让我兴奋无比。第二天回家后
不久,我就和老婆商量,要不让妈搬过来住,这样她就不会那么闷了。老婆亲了
我一口,说妳怎么这么乖啊,不过以后咱们俩声音可要小些,别让妈听到。我说,
反正我是没什么声音,都是妳叫得欢。过了一周,丈母娘搬了过来。家裏增加了
一口人,的确热闹不少。她做菜的手艺比我们高明多了,下班回来经常是饭菜都
已上桌,吃过饭,老婆去玩儿电脑游戏或者加班干点活,我就和丈母娘在厨房裏
收拾锅碗瓢盆,倒也非常轻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机会仔细端详我这位岳母
大人。
    她今年57岁了,短发,眼睛很好看,仍然可以隐隐感觉到少女和少妇时代的
娇媚,身体已经明显发福,因为年轻时她比较注意保养和锻炼,看上去并不太显
老,而且,胖一点的人也要显得比实际年龄小些。我承认,对她那丰满的身体,
我有一种慾望,尽管不是很强烈,但依旧可以让我在和她一起收拾碗筷时发生不
太硬的那种勃起。有一次,她弯腰捡筷子,站起来的瞬间,臀部碰到了我的敏感
部位,我明显感到她身体轻轻一颤,可能是怕我察觉她当时的反应,她很快地又
低头去做别的事情。同住的日子是很开心的,丈母娘的到来,让我们下班后的生
活发生了很多变化,在单位忙了一天,回来马上就能吃到可口的饭菜,这种感觉
实在不错。唯一没有改变的,是老婆在床上热烈的反应和她的呻吟。我因为有了
那种异样的快感,声音也开始大了起来,而且有意让睡在隔壁的岳母听到,我在
姦淫她亲生的骨肉。
    冬夜裏的一次激情过后,我去客厅的厕所方便,路过岳母房间时,隐约听到
房裏传来很低的声音,我敏感的神经立刻兴奋起来,轻声贴在她门上,当我听清
楚那种声音的时候,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了——那明显是女人高潮时的呻吟,无论
是来自什么途径,她自己在享受高潮。几乎是在那整个冬季,这种声音被我听到
过很多次,都是在我和老婆做爱以后,我始终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老婆,因为我
知道,这也是她妈妈作为女人的秘密。而且,在同一段时间,我逐渐发现,丈母
娘看我的眼神有了很大的变化,那是一种妩媚,尽管我还没有猜透其中的意味。
不知不觉,寒冬已经过去,窗欞上的冰柱开始融化,我和她们母女俩的生活也起
了很微妙的变化。我开始有意识地看丈母娘的眼睛,而且有时都有了一种肆无忌
惮的调情的味道,她并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现出反感,我们互相之间的吸引力越
来越大,所幸这一切老婆并没有发现。我已经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衹
是个时间问题了。
    三月底的一个周末,老婆来例假,独自在床上睡觉。我一个人在外屋书房上
网,忽然桌边多了个削好的苹果。回头一看,丈母娘正冲我微笑,吃个苹果吧,
败火,我刚买的。谢谢妈!我于是拿起苹果,边吃边看电脑。妳也教教我上网吧?
妳们不在家时,我就上网看看新闻。我说好啊,那您坐下,我在后面指导。我站
在她身后,手把手教她怎么操作。
    我的头离她脖子很近,明显闻到她今天身上喷了香水,而且刚刚洗过澡。兴
奋的血液在我体内涌动着,我的双臂几乎把她上半身夹在中间,感到她轻轻地向
后仰着,我听到了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从她领口看进去,丈母娘的胸部在不停地
起伏。我把手按在她肩头,为她的颈背部做轻轻按摩。很舒服,丈母娘回头看了
我一眼。我说,妈,这些日子您和我们住一起还习惯吧,每天都要为我们做饭,
太累了。她说,没事,衹要妳们工作都好,我就高兴。
    我的手渐渐移到丈母娘的胸部,轻轻揉搓她有些下垂的乳房,她身子一振,
并没有拒绝,而且闭上了眼睛,这简直就是默许。我问,妈,舒服吗?嗯。她的
脸色红了起来,喘气更加不均匀。我索性把椅子转过来,蹲在她面前,两衹手从
她的脚开始按摩,逐渐向她的大腿内侧移动。她俯下身体,轻轻在我耳边说了一
句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到我房间去。从书房穿过卧室,就到了她的房
间。对这个房间我太熟悉了,每个周末,我和丈母娘一起做清扫时,都要在她房
间裏停留。她拉着我的手倒在床上。我问,妈,妳想?当时我的声音都在颤抖。
丈母娘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像是在冒火,妳上来吧,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我
忍受不住,这么多年了,妳别想太多,我们快一点,一会儿我闺女要醒了。这句
话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道指令,她双眼闭着,就躺在我面前。我知道,自己偷听
多时的岳母大人,此刻完全处于我的控制之下。我脱掉她身上烟色的短袖衫,除
下她的米色裤子,就在我跨到她腰上时,她的手拉开了我的裤链,我的阳物脱出,
直指着她的胸部。我和她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紧紧抱在一起。接下来的酣畅淋灕,
让我难以忘怀。
    多年没有性生活的她,尽管裏面有些干涩,但那种温暖的感觉,衹有一个熟
透的女人才能让人有这种体会。我和丈母娘长时间的接吻,互相交换口中的津液,
她把下身使劲向上挺着,迎合我的进攻,我感到她裏面逐渐在湿润和收缩。丈母
娘嘴裏轻轻唸着我的名字,我清楚这种音量绝对不会传到老婆那边。我很熟悉的
那种低沉的呻吟声,再次响了起来。妳对我女儿怎么做,就都对我做,我们还有
明天,丈母娘断断续续地说。这句话勾起我极度的快感,我双手使劲搓着丈母娘
的臀部,手指伸进她的肛门裏,把我的阳物更深地插入她那慾望满涨的肉体。我
知道,今天这个禁忌的解除,意味着今后我将在这个家裏充分享受两种完全不同
的快感,我潜意识裏真正的兽性在猛烈地爆发,一个唸头忽地窜到眼前,我不正
在她女儿眼皮底下姦淫她的母亲吗?我和丈母娘沐浴在柔和的夕阳裏,屋内的暖
色调映在她的身体上,更增添了让人回味的气氛。此刻,31岁的我和57岁的岳母,
都已忘记各自的身份,享受异样的性爱是我也是她现在的第一需要,她卧室内的
每样布置,她身上的每寸肌肤,都在勾起我超乎寻常的慾望。兴奋延续了很久,
当夕阳对这个世界投下最后一瞥,我们的高潮终于迸发出来,压抑许久的精液喷
射到丈母娘的体内深处,她满脸汗水,喘息忽然停止,眉头微皱着,下身不停地
收缩,像要把我榨干一样。
    高潮后靠在她丰满的身体上是种享受,丈母娘的手还握着我的阳物,不肯放
开。妳以后会不会再来?她问我。当然会的,衹要妳愿意。其实我已经有这个想
法很久了。我压抑了很久,想不到是和女婿。我老了,不像妳们小两口那样。她
不会发现吧?这是我们的秘密,难道妳希望被发现吗?她再次吻上我的嘴唇,不
早了,我们去做饭吧,一会儿她醒了要饿的。从那时到现在的日子,我和丈母娘
几乎每周都会寻找机会,衹要时间和我身体条件允许。半夜趁老婆睡熟,到丈母
娘房间裏和她偷欢,乃至于在厨房準备晚饭时,抓住机会享受短暂的性爱。当初
我做的决定,难道已经成为这个乐章最低回最神秘的序曲?看来,衹能让乐曲继
续演奏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