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抚慰卿心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抚慰卿心

时间:2018-01-25 午饭之后,倩公主和她的两个孪生侍女就开始忙碌起来,她们在宁素女的房间里面又摆放了一张软榻,刚刚到手的十六种药材也经过她们一个下午的精心炼製变成了一碗散发着淡淡清幽药香的药汁。
  辛西雅刺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神族的鲜血落到了还在沸腾中的药汁中,原本呈现出褐色的液体变成了一种明亮的红色,房间里面迷漫着一股令人神清气爽的幽香。
  「好了,现在一切就绪。」倩公主微微鬆了一口气,开心的说道:「这药也是我第一次炼製的,没有想到这么顺利。」
  「如果不顺利的话,会失败吗?」叶天龙忍不住出声问道。
  「那只有再来一次了。」倩公主理所当然的回道:「我以前从来没有炼製过这种药,对其中的份量和火候控制都只能是摸索大概估计的。」
  叶天龙不禁暗暗担心,不过,现在他也只有希望幸运女神的眷顾,让这个倩公主不要把什么记错了。
  「现在把这药给她灌下去吧!」倩公主转头对小春和小秋下令道。
  一听倩公主这样说,叶天龙知道自己这些人在这里已经没有别的事情了,便和辛西雅她们轻轻退出房间了,开始按照事先的安排进入各自的位置,这三天四夜里,他们一定要保证里面的人不受到任何外界的干扰。
  「叶大哥,你来一下!」
  听到倩公主从里面房间发出了招呼自己的声音,守在门口的叶天龙吓了一跳,连忙冲了进去。现在这个被倩公主用来治疗宁素女的房间外面有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布下严密防线,外间又有玉珠这个暗黑一族的高手在守护,可以说,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情吗?」
  由于门窗紧闭的缘故,里面的光源主要来自墙壁上的银灯。
  柔和的灯光下,房间里面一片宁静,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馨香,这是药香和少女身上天然体香的混合物,令人悠然而醉。
  叶天龙的心中不觉一宽,当他的视线落到站在宁素女床边的倩公主,顿时为之一愣。
  眼前的倩公主披散着满头乌黑亮丽的青丝,不施脂粉的俏脸闪动着令人难忘的光泽,浑身上下就穿着一件黑色的纱绸制肚兜,菱形的肚兜上面那个尖尖的一角上延伸出一根细细的黑色带子挂在她的雪白玉颈上,另外两根细细的黑色带子则是连在横向的两个角上,绕过那纤细柔美的小腰肢。
  最巧妙的是肚兜的最后一个尖角,刚好越过小腹遮住下面那一片美丽诱人的神秘花园,令人恨不得马上伸手去揭开这片尖角,好把里面的风景看个清楚。
  原本倩公主如玉的肌肤就粉嫩水灵、欺霜赛雪,现在又被身上这件黑色的肚兜一映衬,愈发显出了其白嫩细腻的肌肤纹理,那种雪白耀眼的感觉给人无比强烈的视觉冲击。
  「你这是……」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胡思乱想的,但叶天龙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才不解的问道。
  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还是捨不得离开眼前这无限诱惑的盛景。
  「好看吗?」
  倩公主看到叶天龙的反应,还故意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稍稍扭转娇躯,光洁无瑕的粉背,曲线美妙的腰肢,以及下面那隆起上翘的浑圆臀线,立刻填满了好色男人的眼睛。
  尤其是被肚兜压制的双峰从旁边看去那微微鼓起的一团晶莹妙肉带给叶天龙无限的遐思。
  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点头,说道:「好看,真的很好看!」
  倩公主妩媚的一笑,举步款款向叶天龙走来,小腰肢十分夸张的左右扭动,那黑色肚兜下角也随着左右摇摆,乌黑的爱草在其下探头探脑,不时显出它那令人心脉澎湃的庐山真面目。
  不知道这个刁蛮公主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好色的男人就像是一只呆头鹅般,目不转睛的望着倩公主走到自己的身前。
  轻轻踮起雪白如玉的纤足,在叶天龙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倩公主的俏脸生辉,用十分罕见的温柔话语轻轻的说道:「谢谢你……」
  叶天龙的心中微微一蕩,伸手环住倩公主的娇躯,低头找到了她那香软腻滑的樱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倩公主的小嘴一张,毫不犹豫的主动吸吮起他的双唇,吞津吐舌,丁香绽蕊,反应十分热烈。
  良久,两个人才分开,倩公主此时已经是娇颜酡红,朱唇湿润微张,一双玉丸在黑色的肚兜下面起伏不定,那模样极为诱人。
  叶天龙压下心头那蕩蕩的无名慾火,深深吸了一口气,柔声问倩公主道:「你刚才叫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娇喘稍微平息,倩公主那双灵活的大眼睛微微一转,腻笑一声,道:「把你应该得到的奖赏给你啊!」
  叶天龙摇摇头,不禁嘿了一声。倩公主像是明白他的心中所想,伸出一只白嫩柔细的素手在叶天龙的手上狠狠捏了一把,口中娇嗔道:「你就知道担心你的宁素女,怕我耽误了救她的时间吧?」
  叶天龙又是嘿嘿了两声,用手轻轻拍了拍倩公主的温润粉背,柔声说道:「应该说是你的宁素女,她怎么会是我的呢?要知道,当初可是你自己把她送到我身边的。」
  「哼、哼。」倩公主的小鼻子微微皱了一下:「居然赖到我的头上了,那么照你说来,都是我不好了?」
  「不是、不是。」叶天龙连忙含笑说道:「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正是因为她是你带来的,所以我才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算你会说话。」倩公主的小嘴一撇,伸手又在叶天龙的手上捏了一把,然后笑嘻嘻的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故意为难宁素女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我动手的时候,刚刚那些药材熬炼成的汤才给她服下去,效力还没有化开,要到午夜子时我才可以动手的。而且我一开始为宁素女施行魔力融合的法术,就需要三天四夜连续不间断的进行,不能离开寸步。」
  「哦,原来是这样啊!」叶天龙恍然大悟,心中最后一点疑问也已经消除,自然是无比的轻鬆,他望着倩公主,怪笑着说道:「你的奖赏不是就这么简单吧?」
  「还简单?」倩公主那双大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你这个大色狼……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诱人的双唇便再度陷入魔掌,这一次是叶天龙展开积极的行动。
  除了舌头在倩公主的粉嘴里面搅动之外,他的手也在她的玉背上来回抚摸,不时轻轻的搔动。
  顿时,醉人的娇吟声从倩公主的鼻子里面传出来,她的娇躯呈现激情的微颤,她感觉到好像有一种酥麻痒妙感从叶天龙的手指尖渗入自己背上的肌肤,点燃了自己心中那一团慾望的火焰,让她既感到舒服,又有些难过。
  虽然倩公主也曾经和叶天龙云雨数次,但今次的感受却完全不同往日。
  片刻,她娇喘呼呼的推开叶天龙,娇声说道:「你这个坏蛋,我已经把奖赏给你了,你还这样逗弄我……」
  叶天龙闻听此言,不禁心中暗笑,这个刁蛮的公主,既然都自投罗网了,还说这些话,想骗什么人啊?
  不过,身为花丛老手的叶天龙自然知道,倩公主说这话只不过是少女一种口不应心的表演而已,他当然要好好配合,一起来表演好这一场令人神往的好戏。
  「不会吧,你堂堂一个公主殿下,给我的奖赏居然就只是看一眼、摸一把、亲一口吗?」
  一边说着,叶天龙的脸上露出意犹未尽的神情,他的手也不忘记在倩公主的粉背上继续搔痒爱抚,甚至不时大胆的往下探索,越过肚兜带子的拦阻,到达了丰隆臀丘上方,手指尖还滑入双丘之间,轻轻的触摸。
  倩公主何曾见识过如此高超的手段,顿时娇躯一阵热一阵寒,特别是当叶天龙的手指尖触及她的粉臀深沟,有一阵眩晕的感觉冲击她的身心,全身的汗毛几乎都要立起来,小腹之处更是呼的腾升起一股熊熊的火焰,直冲她的脑门。
  一声蕩人心魂的呻吟,倩公主的双腿好像支撑不住她的娇躯,整个人软倒在叶天龙的怀抱之中。
  「你这个大色狼,真是太贪心了……」
  倩公主的双手环抱着叶天龙的脖子,将自己的整个娇躯挂在他的身上,仰起了早已霞光熠熠的娇颜,勉力睁开春情漫溢的大眼睛,对着好色的男人娇声莺语。
  「啊……既然你想要更多的奖赏……那就都给你吧……」
  一声得令,叶天龙含笑伸手,从肚兜下面探进了倩公主的酥胸嫩怀,暖香酥玉立刻在他的手心蕩漾开来。倩公主的一对玉峰坚挺尖滑,肌肤更是细嫩胜绢,用手搓揉拧挤,生恐有水溢出,令叶天龙是兴致勃勃,不由得流连忘返。
  不到片刻,倩公主已经是呻吟不断,香躯酥软,几乎要跌在叶天龙的怀抱中。
  叶天龙见状,便将倩公主抱上了里间的另外一张软榻,然后伸手轻轻揭起了黑色肚兜下面的那个尖角,顿时,粉红色的幼嫩花瓣便绽放在他的眼下。
  此时的桃花溪中早已是点点清泉涌动,阵阵幽香升腾。其上那颗小小的肉珠也不甘寂寞的探出了头,散发出艳丽的光泽。
  看着美景,闻着幽香,叶天龙心中的火焰倏然高涨,他的手指开始在倩公主的美丽花园上跳舞,幼嫩柔细的花瓣似乎一碰就会溶化,令人着迷。
  玉门关微微张合之际,可以看到里面鲜红艳丽的层峦叠嶂,幽幽蕩蕩,窄窄曲曲的花径上春雨沥沥。
  叶天龙终于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低头伸出灵活的舌头在那桃源洞口舔吸起来。
  倩公主激动得全身轻轻颤抖,一双玉腿张也不是,合也不对,小嘴里面除了不住的呻吟之外,已经说不出话来。
  捲起的舌头伸了进去,花径里面顿时发生了一阵小小的地震。
  随着那灵蛇一般的舌头在窄小的通道里面上下搅动,左闪右刮,力度绵长,温柔之中带着些许的粗野,倩公主美得是魂飞九天,整个人好像在云端飘浮,虚虚渺渺,如坠仙境。
  倏然,倩公主的口中尖叫了一声,一双玉腿肌肤猛的紧张起来,十根纤纤玉趾朝前绷紧,肚兜下的美妙酥胸一阵急剧起伏,双手用力抱住了叶天龙的头部,一股温暖的春水从花径喷涌而出。
  抬起头来,叶天龙的脸上也似有点点的晶莹,他的手指慢慢伸出来,乘胜追击。在完全绽放的花蕊深处,轻轻的一提一抽,一弯一曲,更是让倩公主心醉神驰,浑然忘我。
  等到叶天龙收手的时候,倩公主早已是香汗淋漓,浸透了身上那一件小小的黑色肚兜,纱绸的肚兜紧紧贴在她的娇躯上,好像是另外一层肌肤,那种半遮半掩的朦胧神秘感,比什么催情药物都更让男人心中的火焰狂飙。
  他的一柱擎天,早已是虎虎生威,令倩公主那迷茫的星眸顿时有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她的娇躯半跪在榻上,伸出小手轻轻握住了它,似癡迷、似害怕、似惊喜、似娇羞。
  温柔的抚摸了几下,倩公主突然发出了吃吃的腻笑,然后轻轻的宣告道:「这是给你的奖赏。」
  说罢,倩公主张开小嘴,慢慢往下沉,腻滑的香片在敏感的顶端不时扫过,令叶天龙感到无比的兴奋。
  当小小的粉嘴无法再容纳庞然大物时,倩公主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开始吮咂起来,还不知道真正技巧和要领的她,动作生硬而笨拙,但叶天龙却是特别的兴奋。
  雪玉的粉躯、黑色的肚兜、若隐若现的酥胸嫩蕾、光滑优美的柳腰圆臀,看到这一切在自己的眼下晃动,想到那身娇肉贵的尊贵身份,就足以让他涌起无比的满足感,更何况由于不熟练的缘故,更加显得这份口舌侍奉的难得和珍贵。
  片刻,开始熟练起来的倩公主不时从小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吮咂的啧啧声更是不绝于耳,这样的和音令叶天龙更加兴奋。
  他的手鼓励的抚摸着她的粉背,然后在粉腻的雪臀上停留下来。
  当倩公主难耐浑身的火热,轻轻摇晃粉臀之际,叶天龙也已经是情火如焚,粗长之物在她的揉搓吮吸之下更是坚硬灼热,好像要炸裂一般。
  跃马挺枪,直捣黄龙。桃花盛开的花园,湿润润的一片腻滑,春雨薄雾湿润着粉红色的洞府,叶天龙几乎是一冲到底,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快意的呻吟。
  随着叶天龙的快速冲击,接踵而至的快感,像巨浪一样淹没倩公主,阵阵麻痒的快感迅速地从小腹处升起,渗入她的四肢百窍中,令她完全迷失了自己,她开始发出长短不一的呻吟。
  倩公主的呻吟,让叶天龙更加亢奋。他的攻击更为兇猛,疯狂地插进拔出,速度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大。
  他的手隔着纱绸的肚兜,又揉又搓,香汗透肌,别有一番风味。
  叶天龙又把舌头伸入了倩公主的樱桃小嘴中,她灵蛇一般的丁香小舌马上与他接触了。
  叶天龙咬着她的丁香,拚命地吮吸着、舔咬着、吞噬着她的舌尖散发出的玉露琼浆。
  情火高涨之极,叶天龙的双手抓起倩公主的两条粉腿,架在自己的肩头上,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击。
  这样的冲击,直接抵达最幽深之处的幼蕊,让倩公主不禁惊叫出声。
  次次直捣黄龙洞底,记记撞击桃源花心。叶天龙时而在幽深花房中横扫千军,所向无敌,时而又像一条矫健的巨龙,在玉溪中翻江倒海,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欢喜狂热巨浪。
  叶天龙是久历花丛的老手,深知道如何让胯下的女人达到疯狂的境地。
  此时,倩公主已拚命地耸起下身,疯狂地摇动她的小腰肢,四肢更是紧紧缠住叶天龙的身躯,恨不得要将自己整个娇躯溶化进他的身体里面。
  不多时,灼热火烫的花房深处开始颤抖起来,似乎有一股强劲的漩流,要将里面的一切吞纳殆尽。
  随着一股暖融融的热流涌出,湿润酥软的快意令叶天龙享受到无与伦比的快乐,而此刻的倩公主,早已骨酥肉软,躺在那里只是剧烈的娇喘不息。
  叶天龙得意的微笑着,将倩公主抱在身上,让她享受着高潮余韵的激动,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感觉会让女人更喜欢。
  片刻,倩公主缓缓睁开紧闭的大眼睛,美眸中含着无限的满足和喜悦。
  「你还没有……」微微一动,倩公主便发觉到了,她望着叶天龙道:「要不要把小春和小秋她们两个……」
  叶天龙笑了,他看了看正在宁素女的身边看护的那两个孪生姐妹花,小春和小秋她们连忙低下螓首,但满脸通红,明眸流波的可爱模样却根本无法逃脱叶天龙的眼睛。
  「让我好好抱住你休息一下吧。」出乎倩公主的意料,叶天龙却是摇摇头,在她的粉脸上轻轻一吻,柔声说道:「等一下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她们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要做你的助手,也会很累的。」
  叶天龙的体贴让倩公主感动的献上香吻,然后幸福的躺在他的怀抱中,此刻,天下已经没有任何地方比在这个男人的怀抱中令她感到安全和幸福了。
  在房间里面守了一天半的时间,叶天龙终于还是熬不住好动的性子,决定出去看看。
  吩咐了辛西雅她们小心看守倩公主和宁素女她们的房间之后,叶天龙就连玉珠也不带,一个人溜出了无忧宫。
  在经过月如他们的主殿时,里面传来了悠扬的音乐,因为再过几天就是尤那亚的登基大典,月如他们整个班子也忙的很,自然也没有人理会他们这几个新来的小人物。
  走在艾司尼亚的街头,叶天龙蓦然生出一种旧地重游的感觉,虽然他离开艾司尼亚也不过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但现在的艾司尼亚街头却已经是物是人非,那不时从身边经过的一队队城卫营巡逻士兵更是为这座法斯特的帝都增添了几分紧张气氛。
  想起鲁图先跟他说的联繫办法,叶天龙便决定去看看自己这位一直隐身在黑暗之中的部下。
  根据鲁图先所说的地点,叶天龙先是找到了位于艾司尼亚中心区的一座石桥,从这座名叫崇法桥的石桥下去,往大南区走上一段路,前面出现了一个比较热闹的街市。
  已经是下午的申初,也就是三时左右,街市上人来人往,两边的店舖看来生意都很不错。
  鲁图先和叶天龙约定的地点是在左手边的第七家店舖,一家贩卖水果的小店舖。
  刚接近第六家的店舖门口,对面站在店舖前屋檐下的两名青衣大汉,突然举步接近,粗鲁地拨开挡路的几个行人,急跨两步便到了他面前,态度不友好。
  叶天龙心中一跳,本能的运气,但从青衣大汉的眼神中看出他们的视线不是投在自己的身上,顿时心中一宽,两大汉不是找他的。叶天龙十分机警,立刻警觉地横移两步,扭头回望。
  果然,在他的身后,是一个身穿青衫,文质彬彬,十足一个尚在就学的年轻英俊少年郎。
  这少年眉清目秀,只是脸上没有多少血色,显得有些苍白,手中拿着一把小小的桃木手杖,但是他那双明眸却是异常的明亮锐利,正似笑非笑地迎着气势汹汹逼近的两名大汉,脸上挑衅的意味相当明显,一点也不像是胆小怕事的读书人。
  叶天龙一眼便看出这个书生的破绽,心中暗笑:「原来是一个女人。」
  两个青衣大汉凶睛一翻,劈面挡住了书生的去路。
  叶天龙刚刚是站在他们的右手边,最右首那个大汉用大牛眼狠狠瞪了他一眼,像是看到了讨厌的苍蝇,不耐地伸手将他拨开,手上的力道相当强劲,叶天龙顺势连退了五步,几乎撞上了街旁的一个行人。
  「你这小狗还在啊?」另一名大汉向那书生狠狠地说道:「还以为你逃出城躲起来了呢!」
  「混帐!」小书生的星目生光,用手中的桃木手杖一指对手,冷冷的说道:「你是干什么的?」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一点都不斯文。
  「找你的。」大汉狞笑了一声,就像是一头恶狼盯上了美味的羊羔。
  「找本公子有何贵干?」小书生这句话总算带了点文味,颇为神气地反问。
  「不要再装腔作势了。」那个伸手去推叶天龙的大汉凶狠的说道:「你昨天干了什么好事?」
  「昨天……」小书生微微皱眉:「昨天我只是打了几条狗而已。」
  「小狗,你说什么?」大汉暴喝了一声,巨爪一伸,要扣小书生的右手脉门:「我要把你带走……」
  「把你的狗爪子挪开!」小书生的脸色一冷,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手中的桃木手杖突然射出了一道白光,击中了大汉的手:「当众动手,你也太放肆了!」
  大汉伸出的手突然发僵,一个人站在当场张口结舌,形状极可笑。
  另一个大汉先是一愣,突然醒悟,顿时大叫起来:「这家伙用高阶的麻痺术!」同时向前踏出一步,猛的铁拳疾飞,走中宫朝对手的胸部强攻,拳风虎虎,劲气十足,显然是一个武技好手。
  「你真是找死!」小书生的眉毛一挑,大汉居然攻击自己的胸部,这可是和女人动手的大忌,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
  一道暗红色的火舌从桃木手杖的前面吐出,正好迎上大汉的拳头。
  「砰!」的一声,火花四溅,围观的闲人顿时纷纷走避。
  但站在一边的叶天龙根本没有在意,这一点的火花,还没有挨近他的身,就被他的潜劲挡住了。
  不过叶天龙还是稍微退了一步,免得太过醒目,他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开,是想看看这件事情的结局,因为刚才那个大汉极为强横地推了他一把,让他的心中非常不快。
  要不是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早就给这大汉一点颜色看看了。
  「彫虫小技,只可以用来偷袭而已。」大汉傲然说道。
  他的铁拳劲气可以打散魔法手杖发出的火球,确实是有些真才实学的。他神采飞扬的跨步前冲,恨不得一下子将对手打倒生擒。
  「不知死活的家伙!」小书生的脸色微微一白,魔法手杖有一个轻微的晃动,顿时两道闪电一上一下从手杖头部射出,直奔大汉而去。
  大汉闹得手忙脚乱,好不容易避开了,却不想第三道闪电已经光临他的胸口。顿时大汉的身形一矮,随即砰然摔倒,像倒了一条大牯牛。
  众人的喝彩声中,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少年人,快点离开吧,他们的人很快就会过来,你斗不过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