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章 柳暗花明(中)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章 柳暗花明(中)

时间:2018-01-23 和男人的斗嘴,分散了如云的注意力,早该到来的高潮迟迟未现。可月玲却是一直也没停过,「要……啊……要啊……涛……」听到美人的呼唤,侯龙涛赶忙又上了床,跪在月玲背后,拉开她的臀瓣。
  从月玲的屁股后面探出头来,「许总,等会儿再跟你聊天,我得先让我的好玲儿开开心。」「嗯……下流……啊……呀……」由于男人的推动,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使得如云的快感也回来了。
  男人不理会她的话,弯腰吻在了月玲深红色的肛门上。「啊!」月玲大叫一声,臀部猛的向前一挺就不动了,臀肉一阵颤动,终于洩身了。假龟头顶进了如云的子宫颈口,也让她有很强的感觉,可却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真是急人。
  高潮过后的女人,软软的向后倒了下来,假阳具在如云的阴道中一挑,滑了出来,粘满了她的阴精和淫液。侯龙涛抱住月玲的身体,在她唇上一吻,「好玲儿,累坏了吧?」「嗯……」女人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乖玲儿,辛苦你了,去客房里睡一觉吧。」「不要嘛,你还没疼我呢?」月玲半闭着媚眼,不依的摇摇身子。「傻宝贝,还怕以后没机会吗?你去休息好了,明早我再好好的疼你,听话。」说着,两人就接起吻来。
  如云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情话,心中真是五味杂陈,想起了自己新婚之初,夫妻何等恩爱,一点不亚于面前的男女。伤疤被揭开了,心里一阵疼痛,双眸不禁模糊了起来,眼中的男人变成了前夫,而男人怀中的姑娘则变成了自己。
  月玲知道爱人要集中精力对付如云,这可是关係到未来幸福的大事,也就不再坚持。脱下了内裤,爬上来在如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云姐,龙涛他可好了,他真的不是坏人,你对我那么好,我决不会害你的。」
  如云从自己的幻觉中回到现实,「死丫头,你出卖我,别跟我说话。」歪过头不再看她。月玲下了床,拉着侯龙涛的手,「你答应过我不会弄伤云姐的,你说话一定要算数啊。」
  男人抚了抚她的长髮,「骗你是小狗。」月玲冲他一皱鼻子,在出门的时候又回过头来,「云姐,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气我,可我希望明早咱们就能做回好姐妹。」侯龙涛跟过去,把门真正的锁了起来。
  如云把双腿并的紧紧的,一是为了遮住自己的私处,二是为了挡住床单上一大片的湿痕。虽然没能达到高潮,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真正的危机还没到来呢。
  男人回到床前,拿起扔在上面的皮内裤,先在较小的那一端舔了一下,又在大的那端也舔了一下,然后一撇嘴,「许总体液的味道和别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同嘛,怎么会不喜欢男人呢?不知道咱俩亲热的时候,你会不会有快感呢?」
  「无耻,亏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女人想尽量把话说的大义凛然,可屁股下面湿湿的,非常难受,没得到满足的阴道又痒的要命,双腿不自禁的磨擦起来。
  「受没受过高等教育有什么关係?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倒是许总,也不想想你自己现在的样子,还来教导我什么叫无耻,不觉的可笑吗?」侯龙涛坐在女人脚边,一脸不屑的说。
  「我和我的爱人在卧室里做什么都不能叫无耻。」「对对,可你的爱人也是个女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是个男人,我就无话可说了,对吗?」说着,一只手就放在了女人的小腿上。
  如云的手被铐住了,脚还能动,「别碰我。」她大叫一声,抬腿就踢。可一下就被侯龙涛握住了高跟鞋的脚心处,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另一条腿,还低头在露在鞋外的脚面上吻了一下。
  「许总好会调情啊,用这种方法让我看到可爱的小穴,真是独出心裁。」男人紧盯着因一腿抬起,而形状扭曲的艳红阴唇。「啊!你……」自己的反抗却被说成是挑逗,如云又羞又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猛的一撤被握住的脚,脱出了高跟鞋,又朝男人踹去,结果还是被抓住了。「许总的小脚丫真美啊,裹在丝袜里更是柔滑。」在脚趾上轻捏了几下,又把高跟鞋给她套上,「还是穿着更性感,是不是很想和我性交呢,要不然怎么连鞋都不想穿,要全裸相见吗?」
  「胡说,你……你……你放屁!」如云真是快气晕过去了。「呀呀呀,许总怎么说出这么难听的字眼呢?真的这么急吗?好吧,这就来让你爽。」侯龙涛说着就做出要脱裤子的样子。
  「不,不,我不要……」女人慌张的叫喊着。男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拿起一旁的皮内裤,「你不是想告诉我,你宁可要这个东西,也不要我吧?」「是。」根本没想到这话一出口,等于要求男人用假阳具插她。
  「好,就随你心愿。」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较小的那根假鸡巴已插入了她还很湿润的阴道。「啊!快把它拿出来。」「那你是要我了?」「做梦!」「那就插着吧。」侯龙涛说完就下了床,从包里掏出盒烟,点燃了一根,坐在一旁的小沙发里,静静的看着如云。
  刚刚被那根较大的阳具搞过,现在这根小号的根本没法满足她。纵使阴道内不受大脑控制的媚肉努力向内吸着它,还是没有那种充实感。这样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滋味,比彻底的空虚还要难受百倍。如云使劲的用屁股在床上蹭着,摇着,想把那东西甩出去,但紧窄的阴道却不买账,急的她出了一身大汗。
  一歪头,又看到侯龙涛正悠然自得的抽着烟,笑瞇瞇的看着自己的窘态,心中的羞忿真是难以形容,「快把我放开,听见没有,我在跟你说话呢。」男人没有回答,「恶棍!流氓!无懒!混蛋……」把所有自己认为是最恶毒的词都用上了,可男人还是无动于衷。
  不一会儿,如云就骂累了,腰也酸了,被铐着的双手又不能活动,汗湿的束腰更是紧紧的裹在身上,真是要多着急就有多着急,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你,你到底要怎么样就痛快的说出来,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我……我……我求你了。」她再也忍不了了,辱骂不起作用,也只能开口相求了。
  「我只想求许总两件事,只要你答应了,我马上就离开。」「你说。」看到男人终于说话了,也看出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侯龙涛接着就把和武大的事说了一遍,「我求许总你能高抬贵手,下个月查账的时候能放我一马,多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一分不少的把那五千万补上。」
  「我答应你。」「许总,我不侮辱你的智慧,请你也不要侮辱我的。你现在吃了我的心都有,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反悔呢?再说你还没听我的第二个条件呢。」男人站起来,慢慢踱着步。
  「是什么?」「我要许总你做我的情人,我要你爱我,服从我。」「癡心妄想!」「你看你看,这样我怎么能放你呢?」男人走到窗前,将紧合的窗帘拉开一条缝。
  看着他的背影,如云想通了,他从来也没打算和自己讲什么条件,他是一个成竹在胸的猎手,在戏耍他的猎物,直到猎物筋疲力尽为止,「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你的。」
  「真的吗?」侯龙涛转过身来,手里多了一台小型的数码摄像机。「那……那是什么?」女人惊慌的问。「没什么,就是把你和玲儿进屋开始到现在的事都记录下来了。」上次骗月玲说有证据,这回是真的有了,而且还是数子技术的。
  「你休想用这种法子让我就範,小人。」如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愤怒的看着男人。「我从小男人降为小人了,看来许总是更讨厌我了。不过我还没你想的那么没品,拍这些只是为了以后咱们欢好的时候,放出来增加点情调。我绝不会给别人看的,我的女人在床上的憨态,我可无意和别人分享。」
  「你想也别想。」「走着瞧吧,为了让你成为我的女人,第一步就是要佔有你的身体。也不早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摄像机放回窗台,对準床上,脱下了裤子,跨下的凶器已是一柱擎天。
  「不!你不要过来!滚开啊!」看到男人坐到了床上,雄壮的阴茎从两腿间翘了出来,如云再也没法强装镇静了,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缩到了床头。虽然双腿蜷起,但因为阴门内塞着根东西,不光不能併拢,还有一丝快感传来,让她「啊」的轻叫了一声。
  「你不知道你现在样子多有女人味,我一定要把你变回真正的女人。」侯龙涛伸手去抓女人的脚踝,却被踢了回来,「哼哼,许总,你是聪明人,今晚的性交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这还不像普通的强姦,就算你求救的叫声再大,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反抗的再激烈,也挣脱不了那手铐,迟早也会被插入的。你不妨这么想,总之是要死,你是要被活活的折磨,受尽酷刑而死;还是要一针过量的毒品,在虚幻的世界里快乐的死呢?」
  侯龙涛停了一下,给如云思考的时间,「我答应过玲儿,不会伤到你的身体,可你要是非要反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再斯文的男人也会有脾气的,更何况我是假斯文,在你这样的知性美女的裸体前,我不兽性大发,已经是很难得了。」
  男人说的全是事实,不由得如云不认真考虑。侯龙涛就像能看到她心里一样,「只要你不挣扎,一定会有感觉的。反正会被奸,在心灵受伤害的同时,难道肉体也一定要受罪吗?虽不能说是把坏事变成好事,但终究是能减轻一些痛苦。」
  商场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审时度势」,能正确的估量当前处境,才能无往而不胜。许如云正是这方面的行家,男人的话完全是为了引诱自己毫不反抗的接受姦淫,可很有道理,确是唯一能减轻自己痛苦的途径。
  她是过来人,对男人有一定的了解,知道男人的性慾得到发洩后是最容易放鬆的,那一刻是自己脱困的最佳时机。既然没有其它办法,也只好先委曲求全,「你去把牙刷了,我讨厌男人嘴里有烟味。」要求性生活质量的本性又在起作用。
  侯龙涛一笑,起身向浴室走去。「你要是想让我给你口交,就把你的那个东西也洗洗。」如云的话让他停下了脚步,「许总,我不是傻子,咬伤我的舌头,我还能有力量杀了你;要是命根子被咬掉了,就算我当场不死……」下面的话没必要再说。
  浴室里有两副牙刷,随便拿起一个就用,反正都是美女的。他有信心一炮就让外面的女人跨下称臣,把如云也当成了小女孩,还是那句话,「自以为是」是年轻人最大的敌人。
  侧身躺在如云的左边,上来就吻,右手搂着她的脸颊,左手直接攀上了高耸入云的乳峰,轻捏着勃起的乳首。女人面无表情的闭着眼睛,牙关紧闭,一点也不配合。
  侯龙涛揉着那一手都握不过来的大奶子,抬起头来,「小云云放鬆点,那才能美满嘛。」「别这么叫我。」听到男人无意中说出前夫最喜欢的叫法,如云感到一阵气苦。「你的嘴听你的,伸不伸出舌头来是你的事;我的嘴听我的,怎么叫你是我的事。」
  「你……嗯……」男人的唇落在了奶头上,两手还不断的将双乳向中间挤压,女人诚实的身体产生了不小的快感。灵活的舌头在半球型的乳房上舔吻着,还不时轻咬乳肉,留下浅浅的齿印。
  像揉麵团一样摆弄着满涨的胸脯,男人的头前探,在如云刮的很乾净的腋窝里舔了几下。「不要……痒……」忍不住的娇声响起,真是可爱。解开背后的绳结,将湿透的束腰取了下来。「啊……」女人不自觉的发出解脱般的轻歎,竟对正在亵渎自己完美身体的男人产生了一丝感激之情。
  如云的腰身很纤细,平坦的小腹上布满亮晶晶的汗珠,被男人一口气全舔入了肚中。黑亮的阴毛被一撮撮的含进嘴里润湿,像一座座小塔一样,立在阴户四周。
  侯龙涛一手抚摸女人白嫩的大腿,一手抓住假阳具慢慢的拉推摇动。女人的阴户喜极而涕,一波波的爱液从缝隙里溢出,被撑开的阴唇上传来男人唇舌碰触的温柔感觉。
  常言道「爱之深,恨之切。」当年如云对前夫强烈的爱,才会导致更深的恨,可如今男女肌肤之亲的快感还是让她想起了和前夫在床上的消魂感觉,脑海中出现了前夫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自己也不再是什么IIC中国的老总,而成了新婚不久的美艳少妇,「啊……老公……我要……」
  「波」的一声,假阳具被拔了出来,换成了一根热气腾腾的粗大肉棒。「嗯……」女人咬住嘴唇,眉头紧锁,脑袋转向一边。十二年来,阴道中的媚肉都只和冰冷的假货打交道,现在终于逮到一个生龙活虎、热力十足的真家伙,赶忙拚命的把它圈紧,生怕它再离开。
  伏下身,吻着如云的耳朵,「小云云,你好棒……啊……」「老公……疼我……好想要……啊……嗯……」女人转回头来,张开檀口,将香舌吐入男人的嘴里,让他细细品嚐。没想到她才刚被插入就会屈服,心中一乐,「我可真是天才,再厉害的女人还不是要叫我老公。」孰不知如云叫的根本就不是他。
  侯龙涛有心要卖弄自己的床缔工夫,凡是「男上女下」势能用的技巧他全用上了,操的女人叫床不断,浪声此起彼浮,不一刻就连洩了两次。
  高潮的没顶快感把如云抛到了九霄云外,半昏迷的状态中,一个声音在脑中响起,「这个男人的抽插比前夫的更有力,阴道里的充实感更强,更不用说持久的太多了,他是谁呢?」
  眼中的前夫慢慢变的模糊不清,另一个男人的样貌出现了,好像前夫,却又不是。他更年轻,长的更斯文,身体更强壮,更知道怎么能在床上取悦女人。
  桃腮晕红的绝色佳人星眸微张,「侯龙涛!」看着身上的男人还在埋头苦干,「他不是我的老公,他是要吞食我身心的魔鬼,他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我决不能就这么臣服,没有男人能让我臣服。只有让他发洩了,我才能有机会。」想到这,如云强挺着已经很虚弱的身体,又开始迎合。
  感到身下可人的再次迎奉,侯龙涛说不出的开心,更是下定决心要屏住精关,直到女人完全的缴械投降。如云发现男人的抽插更加强劲,看他的表情,一点也没有要射精的样子,而自己阴道收缩的间隔却越来越短,照这样下去,自己又会先洩身的。要真是那样,就算机会出现,自己也决难再有力气抓住。
  没有办法,心一横,只能试一下了,「呀……老公……你好棒啊……快射给我吧……」「别急,呼……再让你多来几次,我已经过了那种只为追求射精一刻快感的年龄了,我更喜欢看我的女人被我搞的欲仙欲死的表情。」
  一号方案不成功,再来更险的一招,「啊……啊……老公……老公啊……我要……我要摸……摸你啊……嗯……爽死了……啊……让我……抱你……老公……」「好……小云云……只要你以后都这么乖……我天天都疼你……」男人说着,就拉过一边的裤子,拿出钥匙,把手铐从床栏上取了下来。
  没有女人的小手在自己的虎背上磨挲,确是不爽,又坚信已经完全征服了她,一点也不觉的放开她的双手会有什么坏处。在这一刻,侯龙涛比起许如云来,还是嫩了点。
  如云双手一得自由,立刻抱住男人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吻,「老公……唔……换个姿势嘛……我要……啊……要你夹着我的腿……」侯龙涛当然乐于从命,把女人两条裹在丝袜里的小腿夹在腰间,双手还能摸到她的臀部。
  这样一来,如云的快感更甚,再不行动就完了。双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捏着,做出再难忍受的样子,「呀……老公……啊……要来了……吻我的脚……我要你吻我的脚啊……」男人放开她的右腿,双手托起她的左脚。
  就在男人要把高跟鞋脱掉的瞬间,如云将全身仅存的一点力量全集中在右腿上,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虽然力量并不大,但细细的高跟鞋跟刺在小腹上,还是疼的很,他又出于本能的要远离攻击物,「啊!」的叫了一声,双腿一弹,身体向后坐下去。
  这张大床前后全有不锈钢栏杆,铐如云的那头有八根竖栏,排的很密,而侯龙涛这边只有两根竖栏。床的弹性很好,他向后一弹,落下时比预料中的要远不少,屁股和大腿正好从两根竖栏中漏了出去,带动上身也向床下倒去。「砰」的一声,后脑重重的撞在那根三指宽的横栏上。一阵巨痛传来,侯龙涛一时之间只觉天旋地转,竟然没法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