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魔王重生 第二章 天使的羽翼

魔王重生 第二章 天使的羽翼

时间:2018-01-23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5:58 编辑

  感觉得到。
  可以感觉得到那家伙在我的体内沉睡着……
  换做普通人,大概会不屑一顾,直到魔王夺走他的意识才恍然大悟;或是一副正义凛然地一死了之。
  但,这都不会是我的作法。
  既然魔王以一部份的力量让我好好享受这三天,我自然会好好地活用;但是我并不会乖乖地就这样让魔王用我的肉体复活。
  至于这种挣扎会不会成功,那就看天了。如果天要让魔王复活,让人类灭亡,我也没有办法违背。
  ----
  沉睡中,光彷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体香。
  若叶对于性的需求量并不是很大,不过昨天晚上她似乎是心血来潮,一玩就让光连洩了四次,若叶自己更是洩得几乎连腰都抬不起来才肯睡去。
  那么,这体香应该是若叶的罗?
  也不对,这体香并没有那种精液或淫水的味道,昨天玩得那么激烈,完事之后更是连澡都没沖就睡了,身体上必会残留着这种味道的。
  那,在这家里面的女性就只剩下……妹妹?
  想到这里,光立即打开双眼-果不其然,一打开双眼,就看见妹妹那已经泛着红潮的脸,加上一双毫无生气,如空洞一般的眼神。
  又被催眠了?不对,光才刚张开双眼而已,哪这么快就让玲陷入催眠状态。
  光思绪纷乱之际,玲像是在梦呓一般地说话了:「哥哥…是我的,哥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说着说着,玲整个人就抱住自己的哥哥,并且凑上嘴巴狂吻着。
  「唔……」光心中暗叫不妙:原本分身就因为早上的生理现象就已经是一柱擎天,再加上玲那已经玲珑有致的身体这么一贴,不仅分身涨得更大,而且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了。
  吻了好久,玲才满意地离开光的嘴巴,然后身体向下滑,让脸移到了光的分身处,看起来像个帐棚一般。
  「嘿嘿……」玲露出欣喜的眼神,先是将光的裤子脱下来,让光的分身暴露在空气中,然后用手,像是得到宝物一般轻轻地抚摸着。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咦?」光将头转到左手边,这才发觉到若叶不知何时已经光着身体,坐在光的身旁。
  她的眼神空洞,光一看就知道连若叶也陷入催眠的状态之中了。
  「……难不成,昨天其实并没有解除她们的催眠状态?还是说,这并不是如我所想的,单纯的催眠?」光的脑筋一片混乱之际,若叶已经跨坐在光的身上,整个阴户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光的眼前。
  看了看若叶依然一副恍惚的表情,光突然有了种恶作剧的念头:「你是谁?」
  「我…草剃…若叶。」
  「我是你的谁?」
  「我的…未婚夫…」
  「你现在想对你的未婚夫作什么?」
  「我…也要…」
  「也要什么?」
  「要…你…玩我…」说到这里,若叶不仅脸泛着红潮,而且连阴户附近也开始湿了起来。
  「那么,来求我吧。」听到光的话,若叶红着脸,用双手拉开阴唇,露出里面的红色蚌肉:「拜託,这里……」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看见若叶一副被慾望支配的样子,光于是将头凑过去,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阴户内的秘肉,顺便品嚐分泌出来的蜜汁。
  「啊…啊…」光每舔一下,若叶的身体就颤抖一下。而这时光感到分身似乎进入了一个潮湿的洞:原来玲已经用嘴巴将光的分身含了进去,用嘴套弄着光的分身。
  「啊…不行…我要出来了…出…啊~~~」突然,若叶将光整个头往自己的阴户塞去,同时身体一阵颤抖,大量的阴精就这样进入了光的嘴中。
  「唔……」光因为头被抱住,连动都不能动,只好一股脑地将若叶洩出来的阴精全数喝下去。
  「糟……」光这一分神,当场控制不住精关,当场大量的精液爆发出来,喷得玲满脸都是。
  「嘻嘻…哥哥的东西…好棒喔…」伴随着梦呓般的话语,玲将脸上的精液用手刮下来后,送入嘴中。等到刮乾净之后,玲跨坐在光的身上,然后将阴户对準光那个依然肃立的分身顶端。
  「好想要……哥哥……」脸上带着渴望,玲缓缓地坐下去,让自己的哥哥的分身刺穿自己宝贵的处女膜。
  「啊…呜…」处女膜被刺穿的痛苦让玲流出眼泪,但她还是一点一滴地往下坐,直到光的分身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好棒…哥哥的东西…在我的里面…」
  将刚刚洩身的若叶身体移到一旁的光坐起身来,不仅亲吻玲的嘴,还用舌头交缠着玲的舌头:「既然都已经作下去了,就乾脆来个全套服务吧,反正今天是星期天。」
  发觉到亲生哥哥的积极动作,玲也用双手抱着光的头,积极地回应着光的动作。
  而若叶此时也绕到玲的背后,用双手揉捏着她那起码有D罩杯的胸部和乳头。
  「唔……」被两人「服务」的玲,快感已经麻痺了脑部,只是一味地回应着两人的动作,原本下体的疼痛感也被快感所淹没,开始一上一下地套弄着。
  光一离开玲的嘴巴,玲就直喊着:「哥…我爱你…我要永远地…像这样…爱着哥… 」
  「玲……」光温柔地叫着玲的名字,下体却开始加速地往上突刺,顶得玲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玲…你好棒…你那里好紧喔…」
  「啊……啊…」被光狂顶着的玲,只能以无意义的叫声回应着。
  「若叶,也帮忙玲一下吧……」听到光的声音,若叶放开了原本放在玲胸部的手,然后身体移到一侧,将头移到玲和光交合的部分,开始用舌头舔着玲的阴核,并且用手玩着光的两颗蛋。
  「若叶姐,你这样玩,我……」原本就快达到高潮的玲被若叶这样一玩,当场眼泪和口水直流:「不行了……我要……啊~~~~~」随着叫声,玲的身体一阵僵直,光立即感到分身一阵温热。
  接着玲整个人就趴在光的身上,全身无力地喘着气。
  「……玲,怎么办?我还没出来耶?」听到光的话,玲还想要尝试动腰,但是没几下就又坐了下去。
  「若叶,帮忙一下吧。」光这句话说完,若叶起身将玲的身体扶起,让光的分身离开玲的肉洞之中,然后若叶自己跨坐在光的身上,一屁股坐下去,把光的分身整个吞了进去。
  「啊~~~~好棒…」感受到光的分身的鼓动,若叶欣喜地叫着,并且随即将下体一上一下套合着:「果然还是这样比较舒服…」
  「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淫蕩了啊,若叶?」光一边双手揉着若叶的胸部,一边开玩笑地问道。
  「讨厌啦…怎么这样说人家…啊…又顶到了。」
  「嘿嘿…」不知何时,玲出现在两人间,头停在两人交合之处,就像之前一样,玲开始舔着若叶的阴核。
  「啊啊…太刺激了…」若叶扶着着玲的头,让她的头跟着自己下体的套动而上下移动着:「玲…你舔得我好舒服…」
  「呃…我要…出来了…」光的动作逐渐加剧,若叶知道光就要射精了,也更卖力的动作:「和…我一起…」
  「呜~~」光原本想要把若叶举起来,以便体外射精的,但若叶却使劲将下体压在光身上,结果又让精液完全射进了若叶的体内。
  「啊啊啊~~~~」随着达到高潮的叫声,若叶也跟着洩了出来-但同时间,一对雪白的羽翼竟也随着叫声而出现在若叶的背后!
  「若叶,你……」望着倒卧在自己身上的若叶,光着实吓了一跳。而玲似乎还没解开催眠的样子,依然茫然地坐在一边。
  「其实……我……」稍喘了口气,若叶虚弱地说道:「虽然身体被控制住,但是神智还是清醒的。」
  「若叶,你到底是?」
  「……其实,我是为了除掉你而降生成为你的未婚妻的。」
  「降生?」
  「就如你所看到的,我是天使。神界知道魔王会用你的肉体降生在这世上,所以派我到你身边,唯一的目的就是在魔王掌握你的身体之前,杀了你。」
  「……」
  「结果……一个月前和你发生了关係之后,我被赋予的任务才自我的脑中甦醒。但即使如此,我……没办法杀你。」若叶说着,身体抱着光更紧了:「魔王的『红瞳』具有引出被视者潜在的慾望。昨天无意间被红瞳望到的我,虽然没过一秒就被你所唤醒,但是心中的慾望却已经被激起了……」
  「……难怪你昨天晚上会这么激情……」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么说来,玲的情况也就可以理解了。」
  「也许因为是天使的关係,虽然身体无法随自己的意志行动,但是意志却很清醒。
  如果是玲的话,现在就像是进入深层睡眠一般。」若叶望着茫然的玲,担心地说道:「只是……如果现在唤醒她,只怕……」
  「……只好这样了。」
  「咦?」听到光的话,若叶露出疑惑的表情-而这时光已经开始对玲说道:「玲,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听到了。」玲转头望着光,毫无生气的回答着。
  「仔细看我的眼睛。」
  「是…」
  「当我呼唤你的名字时,你的内心会对之前和我做爱的事情,除了欣喜之外,感受不到一丝的罪恶感和厌恶感。」光一字一句清楚地说着:「此后除非我直视你的眼睛,不然除此之外所说的话都只是一般对话而已,懂了吗?」
  「是…」
  「还有,无论任何时候,你都看不见若叶背后的翅膀,知道了吗?」
  「看不见……若叶姐的翅膀……」玲无感情地重複着。
  「……玲?」光一喊她的名字,玲的双眼立刻恢复了生气:「哥……?我……」
  「怎么,还没恢复过来吗?」光打趣地说道:「还是舒服地说不出话来了?」
  「讨厌啦,哥哥老是糗人家……」玲红着脸说道:「人家好不容易可以把第一次给哥哥的……」
  「好了,先去沖一下身体吧。」光拍拍玲的肩膀,示意她去淋浴。
  「……好吧,身体黏黏的怪难受的。」玲跳下床,三步并两步地往光寝室附设的浴室:「哥,浴室借一下喔。」
  「不要把浴室弄髒了。」
  「是~~」玲喊出这句话时,人已经在浴室中了。
  「……这样好吗?」若叶担心地问道。
  「以我的脑袋只能做到这样而已。」光说道:「若叶,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拜託我?」
  「……如果两天后的满月之夜,我真的被魔王夺走了身体,到时……杀了我。」
  「这我……」若叶犹豫地低下头来。
  「这不是你降生到人间的任务吗?」
  「……我知道了。」若叶勉强地露出笑脸-但她的心中却已经有了打算:(到时,我也会跟随你而去的。)